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三十二章 「一尾红」

正文 两百三十二章 「一尾红」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隔着薄如蝉翼的冰墙,持剑的女子漠然凝望,她的眼中无悲无喜,哪怕这落寞的失败也没有让她的心起半点波澜。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M如果白衣没有亲眼所见,也不会相信这个女子就是之前一直跟在他们身边的,那个被徽州道推选而出,当做替罪羊的柳青衣。

    一个唯唯诺诺,一个淡漠孤绝,怎么不会联想到是一个人。

    “你很适合做一个杀手。”白衣坦然赞叹,类比过去的自己,也一样做不到这个地步。

    然而她却直截了当地驳回了白衣的赞叹:“我本来就是一个杀手,他们都叫我一尾红。”

    “就这样告诉我你的名号,恐怕不大好吧。”白衣顿时迷惑了,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对方竟然还会做这样的事情呢。作为一个杀手,不是应该越到绝境,就越坚定么?不应该对他说“就算你打死我,我什么也不会说”吗?

    或许是有所依仗吧。白衣暗自思量着,虽然他并不清楚对方到底有什么未曾现的底牌,可是这种时候疏忽大意,也总是不好的。

    “我之前听到了你的话,你并不是这个世间的人,所以就算我报出了自己的名号,你也不会了解一尾红到底是什么意思。”柳青衣的语调淡淡的,却显露出了掌控局势的信心。她十分沉稳笃定,就像孤身一人的白衣依旧是她网中的猎物,而她,只是在等待白衣因为挣扎而耗光气力。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你的意思是,我一定会死?”白衣有些自嘲地反问,他的手在剑柄上摩挲着,“毕竟只要我回到那边的船上,我就一定可以知道一尾红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你到底是谁的人。唯独只有我死了,我才会一无所知。”

    “可是,你能够杀掉我吗?”

    简单直接的问题之后,伴随着最简单直接的回答,自称“一尾红”的杀手,却骤然响起了十几道或苍老,或年轻,或低沉,或厚重的声音。

    “能!”

    漫天激射的梅花镖,笼罩周身的袖箭,甚至还有一条飞驰而来正对面门的流星锤。这不是一次孤身的暗杀,而是一群杀手默契非凡的伏击,就像四神君一定有五个,那么“一尾红”也决然不只是一人。

    嘴角带着莫名的嗤笑,白衣拔剑,然而他的身形却没有半分动作,依旧孤直地立在原地。些漫天而来,淬着幽幽蓝光的毒镖暗器,他的剑尖却没有半点拦截的意思,只是固执地对准了自己的脚下。

    任你万千如蜂群袭扰,我自“空山为陷”。一剑落下,迟滞了所有,也迟滞了他脚下那刚冒出头的暗杀。

    正所谓天杀机,移星易宿,地杀机,龙蛇起6,人杀机,天地反复。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他们能做到的,该想到的,都做了,然而终究还是被白衣的剑意所凝滞,给了他喘息的时机。而这一喘息,便是逐个击破。

    骤然腾跃,白衣的足尖踏中了那个刚冒出的头颅,然而这样简单的一脚,便是如同山岳镇地,断了那个人所有的生机。也不去脚下转瞬溢出的血泊,白衣的剑骤然面对那飞驰骁勇的流星锤,带起了浩荡的长风。

    然而这一剑却与那四棱八角的流星交错而过,并无半点交集,难道是白衣的剑迟了?然而并不是,他这一剑长风所面对的并非是那颗迅猛的流星,而是流星之后细密的毒镖。至于那流星,白衣只是微微偏了偏自己的脑袋,空闲的左手擒着空无的气劲,一把扯住,便再无威胁。

    一剑破了漫天的暗器,一手擒住飞驰的流星,按理说,这应该是白衣最得意,也最无暇他顾的时候。可是当柳青衣的剑碎裂冰墙之后,以一往无前的直刺过来的时候,白衣却淡然地笑了。

    他在笑什么?柳青衣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一个杀手理应信任自己的决断,信任自己的剑,既然刺出了,就断无更改。

    此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出乎意料的,柳青衣的剑毫无阻碍地刺破了白衣的心肺,如同寻常人一样骤然喷薄的血雨,她却油然升起了一股虚无的感觉。明明已经刺破了要害,明明已经灌输了自己的内气,可是他为何还在笑呢?

    “你觉得你杀了我吗?”白衣忽然开口问道,这悠哉的语调却没有半点受伤之后的虚弱,或者将死之前的彷徨。他些惊诧的暗杀者们,淡淡喟叹:“可惜啊,就算是我自己,也杀不了自己啊。你们又如何能够杀了我?”

    擒住流星锤的左手骤然力,白衣的剑一瞬刺穿了那个略显壮硕的身躯,虽然对方拼死抵抗,可惜依旧没有什么结果。

    剩下的那些杂鱼自然不比多论,他们的武功并不高,平常完成任务也是靠彼此之间精密的配合,却从未遇到这种无论如何也杀不死的人。轻身迅影,不消半刻,都成了白衣剑下染血的亡魂。

    “现在你明白了?”后剩下的那个女子,白衣颇为欣赏地问道。

    就算心性坚毅,心冷如铁,柳青衣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惊诧:“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该我问你的。”白衣撇了撇嘴,虽然他知道这一切十分骇人听闻,可是这位女刺客的表现还是着实令他有些失望。原来这个世界的杀手和自己原来世界的杀手也没有多少不同,依旧还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忧生惧死的凡人。想到了这里,留下这个人的兴趣倒是消减了几分。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颇为嚣张地己面前这只落网之鱼,白衣命令着,顺便还装出了一副阴狠的表情,“如果让我察觉了有什么不对,你要知道,有时候令人生不如死,比让一个人死的方法要多得多。而且很不巧,我对此十分了解。”

    “如果少侠想知道,不妨让老朽来告诉你,如何?”略显熟悉却苍老的声音在龙江边飘荡,身着蓑衣的乌禅师笑吟吟地望着白衣,仿佛正在等待他的回答。

    眼角微微抽搐,白衣无视了这个阴魂不散的老不死的,然后他的剑锋却被那双苍老的手掌握住,在柳青衣的眼前定格。

    “老不死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老朽孩资质不错,想收个徒弟。如果少侠想要知道那些事情,老朽也可以亲自告诉你。但是还请少侠高抬贵手,放我这徒弟一马。”

    “为什么非得是我?”

    “那为什么又不能是你?”

    “没有为什么,我不喜欢。”

    “没有为什么,这是天命。”

    “天命?呵,天命!”</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