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三十三章 「太上道」

正文 两百三十三章 「太上道」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白衣终究是没有和那个神秘莫测的乌禅师动手,放过了柳青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但是那种无可奈何的憋屈,依旧在他心头徘徊,那一刻,他不得不承认,无所顾忌的他也终究有了所忌惮的事物。

    他不曾害怕那个老不死的,却忌惮他口中所叙述的天命。这个世界当然有人知道天命的存在,而且他相信不止有一个,包括一直信任他的公主殿下。

    “在想什么?”与自己同坐一辆马车的缘木忽然开口问道。

    或许是因为那一次的疏离,又或许是因为对于他身份的惊诧,除了天依,墨水她们再没有找他说过话。然而渡过龙江之后,缘木却主动要求和他同坐一辆马车,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说。

    个唯一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白衣的心绪也有些复杂,他并不清楚自己当时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可是有些时候,面对美好,却也由不得自己不心动。这是人的性情,也是他所追寻的。

    “你听说过‘一尾红’吗?”白衣叹了口气,木盘起的长,不由自主地靠她近了一些。也许天依最明白他的心意,可是他仍然无法拒绝自己对于缘木的亲近,或许对于天命的忌惮已经深刻到了他的骨子里了吧。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缘木并没有抵触白衣的亲近,曾经和他一同饮醉的她才明白面前这个少年最真实的模样,所以才能够明白他们从来都不会是敌人,也不会成为敌人。

    “你说的是那个前些年展露头角的杀手组织?难道说,那个柳盟主就是其中的一员?”几乎转瞬,缘木就猜到了这个问题的缘由,或许天依可以全然信任少年自己去处理这些事,可是她孤身一人的时候,也不免多了一些担心。

    龙江虽然烟波浩荡,但是对于上三品的缘木而言,其实并不能阻隔她的视线。白衣孤身一人应对暗杀的始末,她全然眼里,自然也那个前些时日一直跟着她们的徽州道柳盟主。

    “京城的那些人真的已经把手伸进江南了啊,老太爷的威慑恐怕已经淡了很多了。”缘木忽然叹息,然而白衣茫然的眼神,她轻笑着解释道,“铄金曾经和我说过,她查过‘一尾红’这个杀手组织其实是北方太上道的分支。江南多世家,北方多门派,而太上道正是驻扎盛京的三大道家门派之一,他们的人都已经混迹成了徽州道的盟主,这徽州道里面还能有多少武盟的人呢。也难怪,这临近北边的三道会在那一天逼宫,想来,三道的情况实际上都差不多吧。”

    “这一趟盛京之行,比我想象的还要危险。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白衣了然地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了缘木的意思,他们这一趟所面对的困难,并不仅仅是那些一直暗藏在南边的世家余孽的阻拦,就算是北方那些门派,也不曾欢迎他的到来。

    “盛京城给小姐的加封,是实封的公主,甚至可以调动驻扎在江南十九道的诸多军队。那些人自然不愿意这样大的好处从自己手中溜走,就算他们知道当今陛下存心不良,也不会放弃的。所以白衣你的处境比预想的还要危险的多。”缘木的眼中浮现着一丝丝担忧,她虽然知道面前这个少年是不老不死的存在,而且天赋卓绝,可是这种担忧却从来不曾断绝过。

    她并不知道自己心里何时有了他的身影,可是这种感觉其实并不坏。她需要一个人能够让她依凭思恋,木属的藤蔓,岂能独活。这依凭曾经是一起长大的小姐,可是如今却换做了他。

    “你在担心我吗?”白衣闭上了双眼,侧身躺在了缘木的腿上,半是惬意,半是释然地叹息着。

    “这一路多风雨,可是我们却没有办法照顾你。我当然会担心,毕竟你是我们未来的姑爷,是小姐选中的人。”缘木轻轻地抚动着少年额前散乱的头,柔软地藏起了自己的心思。

    “前十年,小姐的心思我猜不透,虽然是小洛府的管事。可是为了应对三老爷的手段,我已经耗尽了心力,武盟的事,老太爷不话,我们也是无从插手。或许这些事情,姐姐很清楚,可是她对你的态度,从始至终,不曾有过变化。想从她那里寻求帮助,恐怕也是不太可能。”

    这些心事细细软软,像是蒲公英飞散的毛尖,惹得人鼻头酸涩,略显伤感。其实这些年,缘木的处境也不是很好,一方面是洛远山名正言顺的逼迫,另一方面也是与自己亲姐姐见面却不得相认的怅然,她会选择自家小姐作为爱慕的对象,也并非是全无缘由的。

    对于墨水她们而言,她是姐姐,那么她就必须撑起整个家,哪怕再大的压力,也只能咬着牙硬挺着。可是,谁又来体谅她呢?

    白衣忽然明白了,为何在自己刚入洛府的时候,她会那样对待他,而现在却毫无保留地依凭着他,恐怕一开始,她对于天依选择自己这件事,就半是喜悦,半是愤恨吧。

    逞强了那么多年,终于可以松手,这当然会喜悦。然而一朝放手,不仅仅失去的是责任,也失去了自己坚持了那么多年的价值,自然也会愤恨。不过到头来,妥协于这样的命运之后,自然也就会安然谅解,再不反复。

    人心可以坚硬,也可以柔软,但是坚硬和柔软都不可能持久,方才生出了变化,有了破绽,有了爱恨,也方才是一个人。

    “别担心,就算前路再坎坷,我也不会失败的。”白衣睁开眼,望着那抹春风拂面的柔软眼神,带着淡笑安慰着,“我可是天命的亲儿子,又怎么可能会失败。”

    “这一路虽然千难万险,可是我总会走下去。人在路上,总会挡了别人的出路,无烦恼,无忧愁,这种事情,总不能强求。但是我现在倒是有了一点小小目标,我不想让你再这样担忧。所以我不会再以身犯险了。”

    缘木的眼神有些羞怯,但是她的手掌却执着地贴着白衣胸口那道破损的剑伤,哪怕颤栗着,也不曾放开。

    “你知道我是为了这件事?”

    白衣的目光敛去了锋芒,按着胸口那只柔嫩却纤细修长的玉手,坦然回应:“那当然,我向来很聪明。你放心,如果不是想要试探一下那位神秘莫测的乌禅师,我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顿了一顿,少年再次肯定:“这种事,不会再有了。”</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