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三十七章 「两道童」

正文 两百三十七章 「两道童」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人生不过倏忽一光影,转瞬而逝。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Ω .M白虹贯日也是如此,往往就在不经意间,一道白虹就创造了这样的奇景,然而人们却始终没有注意。

    哪怕是一柄锈剑,在这样的剑意之中,也是可以割裂最坚硬的山峦,可以破碎最柔软的湖泊,更何况凡人躯体呢。

    直来直去,不曾婉转,迅猛轻灵,不留踪影。这样的剑术相比于那一招从天而降的炽烈“彗星”,更加令人惊诧。

    可惜,这样诡异莫测的剑术却被金大王硬生生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当锈剑的缝刃刺中他的身体,那件金丝道袍骤然撕裂,然而里面紫金色的身躯却刚硬如斯,让这一剑不得存进。

    “蛮厉害的硬功。”白衣有些惋惜,原本还打算留下第三剑的,没有想到这次的对手确实有些可怕的过分了。不是说好刚出场的boss不会这么难打么,这遭遇纯粹是不讲套路的基本法。

    坦然收剑,白衣打量了一会儿金大王那一身紫金色的皮肤,然后不得不承认,这一身紫金色确实是很扎眼,很酷炫,是充了钱的他确实破不了防。

    “好快的剑,如果不是本大王的紫金葫芦功大成,恐怕也挡不了这样快的剑。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不过现在,你也该放弃抵抗了吧。本大王已经厌倦了这样的游戏了。”金大王眉目里面暗藏着森冷的目光,虽然他确实是挡住了那翩若惊鸿的一剑,可是这一剑也令他真正察觉到了某种源自生死的威胁。

    一或生,一或死,简简单单,却是格外令人心生悸动,神念枉然。

    可是白衣并不打算如他所言,就这样放弃,他还有一剑,或者说,他的手段可决然不止于剑术。不过,纠缠争斗到此时,确实也该分出个结果了。

    指尖在绸布包裹的剑柄上轻轻弹动,白衣丢下了自己左手上剑鞘。虽然双手执剑,对于他而言,并不困难。但是剑术终究是一心一意的事,分出了别的心思,自然就没有了那种漠然专注的意境。

    人们常说,“不疯魔不成活”。自然只有一心一意的剑客,才是最强大的剑客。剑刃割裂了四周的肃风,出了犹如鹰啼的轻啸,头顶的烈日烧灼着人心,却不想顷刻被一道身影所遮蔽。

    “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

    白衣如今就是那只翱翔于四野苍穹之上的鹰,他生冷眉宇间无有悲喜,世间冷暖,不滞于心。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清浅的白袍随着肃风飘荡,不知是往何处落去,纯黑的短褐紧随白衣的身影,像是苍鹰不羁的翎羽。

    金大王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受,他从未见过如此臻至化境的剑术,因为这样神鬼莫测的一剑,刺杀的,是人的心。

    常常会有贤者思索,究竟肉身的死亡是死亡,还是心智的死亡是死亡,然而对于白衣而言,这两者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凡人终究是脆弱的,无论何者死去,都会是真正的死亡。

    在周围的杂鱼们的围观之下,交战的双方似乎都身处凝滞的时光之中,他们惊讶于自己竟然某种惊诧莫名的幻觉。他们竟然从那个白衣的少年眼中,一只苍鹰翱翔而出,硬生生撞进了金银大王的躯壳之内,令人不由得浑身战栗,心间冷。

    这样的少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你现了?”

    过了好半晌,金大王凝滞许久的身体终于有了动作,但是却是原本粗壮坚实的双腿骤然下弯,猛地跪在地上,从口中喷出了一片浓稠的黑血。

    “当然,其实我也会奇怪,明明两个人都是九品大圆满,可是为何非要选择这样的配合方式。明明分开的两个人对于我更有威胁,所以我觉得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白衣坦然作答,没有因为对方是敌人,就遮掩自己的想法。

    “所以你那第二剑就是在试探,你刺得不是我,而是我的师弟。我却硬生生挡了下来,所以这就是我的破绽。”金大王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命不久矣,也不再说什么癫狂的瞎话。他脸淡然,毫无喜悦的白衣,像是曾经的师父,他们都是一样,自己的偏执。

    “再亲近的兄弟也会有龌龊,再亲密的爱人也会有分歧。世上不会存在那么默契的两个人。所以你身后的那个所谓的师弟,不过只是一具毫无生息的傀儡,而他定然是死在你的手上。”白衣淡漠地下着断言,而金大王并没有反驳他,因为他所说的正是事实。

    “我不想他离开我,从小到大,都是我在保护他。可是他为何要离开我呢?”

    “我是兄长,他是弟弟,兄弟不应该生生世世在一起吗?既然可以同生共死,为何他要离开?为何他要背叛我?”

    金大王的眼中没有了坚定,全然是憎恨和迷茫,他从执迷之中生,也将在执迷之中死。然而他不愿意这样死,所以他望着白衣问道:“你能告诉我吗?”

    可惜,白衣只是摇头,只是怜悯地:“你不过是想要找个人赎罪而已,你杀了他,所以想要为了保护他而死。你不是已经做到了吗?”

    “虽然并不愿意承认,但是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到他已然死去。我以为那是你的命门,所以那一剑仓鹰射的是他,你却挡了下来,自然是已经还了他一条命。你又何苦令自己这么痛苦呢?”

    “是了,是了,我欠你的,我已经还了。”金大王没有将自己背后的师弟拿到面前,他似乎是没有了那个气力,又或者为自己这虚伪的逃避而羞愧。

    紫金色的肤色渐渐消退,纵然白衣那一剑杀灭了金大王的心神,可是他依旧支撑了一会儿,像是要对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师弟说完最后的告别。

    “从来没有什么金大王,银大王,因为你曾经和我说过,你只是想要做个山大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行侠仗义而已。可是,阿银,我们都不过是师父坐旁最平凡的两个小道童,又怎么能够有这样的痴心妄想呢。”

    “不要怪我杀你,阿银,不要怪我。”</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