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四十五章 「且报仇」

正文 两百四十五章 「且报仇」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风声萧萧掠过耳旁,白衣却没有抬头,他此时不需要也不必再宝相庄严的宝象僧的表情。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M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是清楚的,所谓天命在身,是何等可怕的神秘与威严。

    细数这世间,神境之下绝对没有一个人可以接得住他一拜。

    为什么他自言是神境之下,全无敌手。

    为什么就算对方比他强了太多,他也丝毫没有动容。

    正是因为世间最不讲道理的强大,就是人设上的强大,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天命所定,我就是比你强,你又为之奈何。

    虽然世间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可言,可是这种令人绝望的不公沦落到某个人的身上时,他所面临的,又是怎样的绝望呢?

    这种处境,白衣觉得自己应该是深有体会。世间的爱恨从不是没有缘由的,世间的争斗与对抗也从来不会没有导致其展壮大的基础的,一切都会是从起始到终结,从来没有什么例外。

    所以,白衣自己自然也是如此。

    “现在你明白了?”

    淡漠的声音在宝象僧身边回荡着,原本一身月白的俊俏风流和尚,如今却成了一个被鲜血脏污所浸染的血人。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他的周身布满层层细碎的裂痕,满溢着淋漓的血。

    当白衣拜下的时候,宝象僧便已然明白,自己到底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金身无用,琉璃佛光无用,纵然心中无挂碍,可惜他依旧是这个世间的人。没有到达神境的彼岸,他依旧还是个会生老病死,有喜怒哀乐,并且被世间无情的铁则所层层支配枷锁的凡人。

    既然是凡人,就要认命,任何挡在天命的意志之下的人,都会被这个世间无情地碾做稀碎的粉尘。拥有无可匹敌的实力,谁又会温情脉脉地说着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有道,什么是无礼。

    当初白衣所面临的绝望,如今宝象僧感受到了,也顿悟了。

    “贫僧所以为的牺牲,在少侠面前,果然不过只是一个笑话。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有大慈悲的心肠,还是因为他有这个资格。”

    勉强地合上了自己的双手,没有顾及剧痛,没有留心血污,宝象僧面对这白衣,也还了他一礼。他的眉目在血色的浸染之下却依旧没有戾气和狰狞,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已然明白了自己的结局,只不过,有时候,除了天命,还有别的东西也会让人身不由己。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俗世的无奈纷扰繁杂犹如菩提生,无论何时都不会停下蔓延生长的脚步,佛说让人放下,大概也是因为那洞悉了这凡人无解烦忧的大智慧吧。

    宝象僧如是想着,望着山间呼啸而过的一阵风,夹杂着不知名的花草香。

    可惜,白衣不是个雅人,或者说,他是个不知“雅”为何物的人。从前不知道,现在不知道,未来也不会知道。怒了要杀人,愁了要喝酒,遇见美人想占有,遇见绝望也不肯轻易低头,是非对错,入眼而过,无非黑白二色。

    然而,人如果不常常对自己进行一下善意的欺骗,又怎么能活?

    身后那个不知所云的傻和尚,权当他是个疯子好了。白衣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墨水却在这个时候,动了手。

    “你记得我吗?”笑着将手中的长剑毫无阻碍地送入宝象僧的后背,墨水轻声询问。她的脸上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快意笑容,仿佛从小的阴影终于消散,而此时便枷锁全无。

    “你是谁?”感受着体内暴虐肆意的气劲,宝象僧还是问了这一句,或许这是他最后的遗言,然而他确实是想知道,这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他于何地听过。

    含着满腔的戾气,墨水猛然拔出了自己的染血的长剑,流水一般的剑刃划过半空,留下一道血色的长虹。找人寻仇最没奈何的是,你大仇得报的时候,对方却已经全然忘却了你的存在。

    “我姓墨,叫墨水。或许你会记得,我的父亲,我父亲叫莫生。”墨水的脸上的快意渐渐消散,然后刃之上血色褪尽,忽然空虚。

    “你是莫生的女儿?”宝象僧没有多余的力气回头再望她一眼,他只是淡淡地回答,“可是,我杀莫生,却不是过错。”

    “魔人自然人人得而诛之,怎么会有错?”墨水嗤笑了一句,却不在理会那个将死的和尚。她的这一剑只是为了复仇,如今既然已经报了仇,她也不再有心思再理会一个将死之人的胡言乱语。

    “小水同学,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哈?”突然拍上了墨水微微颤的瘦弱的香肩,白衣忽然对着猛然回头的她做了个鬼脸。

    “你要死啦!”墨水骤然咆哮,她才不是一个脆弱的人!起码不会让他个脆弱的人!

    可惜白衣却没有什么闲情雅致估计她的心情,他只是指着自己手中还沾着草屑的锈剑,颇为不满地质问着:“你就这样把本大侠的上古宝剑这样丢到草丛里了?”

    “你吵什么吵?是我报仇重要,还是你那把破剑重要?”

    “你想我说实话吗?”

    面对这个问题,墨水自然明白了白衣的意思,他是全然不在意的。可是这般不在意的他却是最真实的他,一如她所曾经所认识的模样。

    墨水冷冷地瞪着全然不曾有半点同情心思的白衣,他依旧是那般恶劣的人,全然不会顾及任何人的心情,随心所欲,放浪形骸。

    “说实话!”

    “你报仇还真没有我的剑重要,你仔细想想,被我那一拜之后。这和尚早已经没有了活路,他自己都的事情,你又何必脏了自己的剑呢?”

    “你怎么知道是我脏了剑?本姑娘告诉你,本姑娘现在高兴得很,本姑娘大仇得报,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你这个不要脸的臭虫,竟然会对这个败类行礼,还真是没有亏待虫子这个称谓呀。我跟你说,这件事我一定会告诉小姐。你给我等着!”</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