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四十六章 「玉面狐」

正文 两百四十六章 「玉面狐」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一阵争吵之后,墨水似乎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Δ┡.M她早已经想要忘掉那些过去了,她是小姐的小水,是洛府四神君的玄武神君,是最为犀利的毒蛇。现在如此,过去如此,未来也将会如此。

    轻轻试去了锈剑上沾染的露水与草屑,白衣水愤然离去的身影,却骤然露出了某种诡异的笑容。他当然是故意的,他还有一个人不知道是谁的人要见,又怎么可能留着墨水来坏自己的事情呢?

    “你来了?挺早的。”撇了撇嘴,白衣找了一句最能展现自身风度的台词。

    然而对方却没有半点想要接话的意思,只是定然地站在高处的树梢,然后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俯视着这个肆意放纵的白衣少年。

    “我们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的手下,就是这样一个模样?”伸出食指,白衣分外嚣张地指向那个随着晚风浮沉的身影,抛出了一句最有力的的威胁,“你也,那个傻和尚是怎么死的。你信不信,你的死法和他差不了多少。”

    “你不会这么做。”空灵的声音从玉质的狐狸面具之下传出,对方终于开口说话了,只不过那语调依旧是高居九天之上的傲然孤寒。

    “那么你又凭什么肯定我不会这么做?”白衣歪斜着自己的眼睛,用最鄙夷的那种颜艺面对着那个不知身处何处的神秘人。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对方似乎并没有多少在意,反而说出了一句白衣意想不到的话。

    “因为我很漂亮,而你是个色胚。”

    “请不要随便定义我的性格,我的人设之中并没有过这样的设定。”白衣眨了眨眼,表示自己根本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可能是个色胚,这种词对于他这种风流少年还是拥有很大的杀伤力的。

    “皇城司对于你的一切都有过详细的调查,他们认定你一定是一个好色之徒,否则不会在明白自己处境的情况下,还继续跟随着公主殿下去参加七月试。所以他们便让我来和你交涉了。”

    空灵的声音随风逸散,但是她所说的那些话,却让白衣莫名地觉得有些好笑。到底是谁这么自大,竟然敢说已经他的本性。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就让你到底会不会漂亮到让我这个‘色胚’神魂颠倒吧。你来这的目的,不正是这个嘛。”白衣握着锈剑,不再仰头,某种被人轻视的愤怒在他心中涌动着。

    做了那么多准备,结果别人却全然没有把你当成一回事,想想也是蛮好笑的啊!

    所以说,是他杀的人还不够多,还是说他所谓的那个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已经认定了他已经没有别的出路了呢?

    是的,他自己分析过如今的局势,很多人都想他去死,而那些人认为他所依仗的剑神老爷子得坐镇江南,也不会出手帮他。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所以他就应该是孤立无援,所以他就应该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被别人赶来赶去,所以无论是谁都可以打他的主意,都不曾顾及他是否还有余力,做些令他们不开心的事。

    也许,他所传递的那些意思是示弱的求援,毕竟,一般先开口的都是输家,不是么?

    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应,白衣也并不想要再等对方的回答,他屈服于天命之下所为何物,不就是想要肆意妄为么?抛弃了他最为珍视的自由,旁人却想着得寸进尺,将他的尊严和性命也一并剥夺了?

    开玩笑,本少侠的后台可是天命,你们准备好了迎接这一场洗礼了吗?

    “你很想杀人?”面对白衣肆意而出浓烈杀意,就算是久经风雨的神秘人也无法熟视无睹,她似乎开始诧异了。皇城司的那些人这一回恐怕真的一些事情了。

    “不,我只想杀你。”

    锈迹斑斑的龙渊长剑虽然依旧是一柄破剑,但是自从破损之后,还是第一次在白衣手中开始搅动风雨。他长身而起,白虹一般的剑光所至,不过瞬息。

    玉面的狐狸面对直刺人心的锋芒也不得不骤然逃避,她从来没有想到一个还没有到神境的人,出剑的度竟然能够快到她半点都不曾反应。

    那是流霞之下孤直的白虹,说要杀你,就不会有丝毫偏移。白衣很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地出剑了,哪怕到刚才,他也还是迷茫的。

    谁能甘心向绝望低头呢?他更是不会。然而不低头,他也全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一直以来,扮演自己所认为的自己,却从来没有现过自己到底应该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所谓的坚持,所谓的权谋,在别人眼中不过是可笑的笑话而已。

    虚假是一种令人流连忘返的狂欢,而自欺更是。

    可惜他已经不再愿意活在谎言之中了,天依对他的期望,缘木对他的温柔,还有他所认为的家人们,也是很努力地在适应和忍耐这样的他。

    他又怎么好不再做出回应?

    “或许我以为我洞彻人心,然而全然只是惹人笑的自欺而已。所以我现在明白了,有一个道理是亘古不变的。”

    白虹的剑光穿过层云,直至九天之上那个依旧孤高的身影,或许白衣在对方身上,自己曾经的影子,又或许他只是单单纯纯的愤怒于别人对自己的轻视。

    他终究是个高傲的人啊!

    这一点全然没有什么改变。

    “什么道理?”玉面的狐狸那一双丝绸环绕的玉手忽然幻化而做折兰状,氤氲流转的气劲巧妙地卡住了白衣流光溢彩的白虹剑光,她也并非是个小角色。只不过一开始是打算试探一下面前这个声名鹊起的少年,却没有想到,莫名地激起了这个人的斗志了。

    他不是应该很能忍耐的吗?为什么却和炮仗一样一点就着?

    玉面的狐狸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一个人怎么会有如此判若两人的变化,从头至尾都笼罩着一层无法漫长迷雾,哪一个片断的行为都不曾是一个正常的人。

    可惜,他的剑术还是不够精妙,没有达到破除气劲的地步。</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