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四十八章 「十二楼」

正文 两百四十八章 「十二楼」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来者何人!”白衣冷着面庞,骤然怒斥。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M

    “平天大圣牛百万!”对方坦坦荡荡地喊出了自己的名号,如果去掉后面一个字,白衣觉得这个名号还是很不错的,起码能够媲美自己的“白衣少侠”。

    但是面对这样震耳欲聋的喊声,白衣收剑,戏谑一笑:“没听说过。”

    “嗯?”自称平天大圣的牛百万骤然惊怒,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他指着身后的一片大山,“你从老子的地界过,竟然还不知道老子的名号,你的胆子真的很大。”

    “缘木,你知道?”白衣回头望了望身后神情淡漠的佳人,若有所思的模样,以为她知道些内情。然而当他问出口,缘木也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认得这个穷山恶水之中的刁民。

    “平天大圣牛百万?你是十二山寨的?”带着玉质狐狸面具的特使倒是知道些什么,问到了重点。不过她的问题似乎更加引了那个古道热肠,仗义出手的牛百万的愤怒只听见一声响彻山林的咆哮与呐喊!

    “老子是十二山寨之!”

    这声呐喊蕴含着多年积压的愤怒与不甘,喊出了“只要心意澄澈,敢叫天地换新颜”的大勇气,大毅力,以及周围几道略显鄙夷和“就降低了我的智商”,“这是个傻子”,“他的嗓门真大”的目光凝视。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不是还有一个子鼠么?”虽然被对方所救,可是特使依旧毫不犹豫地给予了一记沉重的响彻心灵的暴击。

    “不要提什么鬼山寨的,我们先说说现在。”白衣收回了自己的锈剑,背在身后的手掌有些不自觉的微颤,“你为什么要挡住我的剑?”

    “这婆娘长得漂亮,老子要拿住她当压寨夫人,怎么能被你这小白脸一剑杀了。”牛百万理所当然地冷哼,然后一脸羞怯地才给予他心灵暴击的特使,“小娘子,大爷有的是银子,来做大爷婆娘啊。”

    “喂喂喂,你这是在招女支么?”白衣几乎要去了,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人。虽然白衣并不在意对方到底有多不要脸,但是这么愚蠢且不要脸的模样,这样下去,他怎么好意思再无所顾忌地甩开自己的颜面,松懈自己的下限。那不是代表他竟然和这样的人处在同一水平线么?

    兄弟,你这样,我压力真的很大啊!

    “没事,你这小白脸不懂,女人嘛,有哪个不爱银子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天下的婆娘都一样,爱的是财,老子就是有钱,哪怕老子没钱,谁有钱,老子就去抢,老子不就比谁都有钱了。”牛百万语重心长地和白衣阐述他的人生哲学。

    似乎是很不爽白衣这般不开窍的小白脸,于是牛百万又深入浅出地给他详细解释了一遍,顺便准备给白衣做个成功范例。

    “妞,大爷有钱,给大爷笑一个。”牛百万如是说道。

    然而隐藏于玉质狐狸面具下的特使脸色虽然,但是她毫不犹豫地纵身上了树梢,然后挥手给了牛百万一道暴烈的掌风。

    妞他喵的不想理你,顺便给了你一巴掌。

    这个动作在白衣眼中是这样的解释,然而到了“十二山寨之”平天大圣牛百万眼中,却成了对方心动了,却不好意思,只能欲拒还迎的表现。

    随即,牛百万就从自己的蟒袍之中掏出一叠厚厚的飞钱,上联银号“墨家存银”,每一张都是以万计数的。他分外自信地随手一扬,暴躁地吼道:“爷有钱,爷家财万贯,怎么样,有没有被爷的霸气所震慑,有没有想要投入爷宽广无比的怀抱,有没有湿了?”

    哪怕脸被隐藏在了玉质的狐狸面具之下,白衣也能知道这位特使的脸上会是什么神色,然而白衣并不等待特使作,反而诚心诚意向那位牛百万请教。

    “兄台霸气,你是怎么妞漂亮的呢?”

    “你丫就是眼拙,你胸,你身段,你比例,满有眼色的情况下,老子教你一个乖。这婆娘,就要胸大臀大好生养,虽然你身后这个也不错,但是那毕竟是你的。老子从来不要别人的破鞋,老子就是顶天立地的牛百万,要就要原装货。”

    牛百万的嗓门响彻云霄,特别是再说最后一句的时候,万分自豪。

    前这个憨货,白衣眼角微抽,他有些难言的尴尬,自己犯二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么?简直太可怕了吧。

    想到这里,白衣痛定思痛,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而这位“十二山寨之”的平天大圣牛百万着实是伤害到了白衣已经平息的心情,他倒是真没有想到,竟然能够在这条路上遇上这样的人。

    世事无常,也许比他想象的要有意思的多,该放下的已经放下,该拿起的,也是应该拿起了。也许面对铁壁一般的世俗,白衣所能做的,和那些凡俗之人也是一般无二。

    他所谓的活出最真实的自己,顺从自己的心意,难道不该是坦坦荡荡地做出来吗?何必非要强迫自己做一个能够随时随地犯二的神经,他所害怕的,他所忌惮的,他所仇视的,终有一日会解决。

    “你闹够了?”白衣忽然淡漠了声音,个豪气冲天的牛百万,露出了自己标志性的冷笑,冷得淡漠如血,冷如长川。

    他本来就是一个微冷的人,何必非要强迫自己合乎时宜,他该做的只不过是仗剑而刺,流血五步方止,又何必扭转心意呢?

    锈迹斑斑的长剑在这个白衣少年的手中寒意深重,将一片夏夜凝结成了肃杀的秋冬,他的心意寒彻,高居九天之上,俯瞰的尽是尘世的纷乱烟尘。

    “老子就说,最你这种假惺惺的小白脸了。怂货,吃老子一拳。”牛百万一声大喝,拳出如龙。他那一对标志性的沙包大的拳头,像两只锋利且坚硬的牛角,硬生生冲向了白衣挥出的剑光。

    寒意如霜,不仅仅是字义上的如霜,而是真正的凝结成了秋霜,霜寒所凝结的不仅仅是那个一腔悍勇的牛百万,还有那片包含野兽草木,山花飞鸟的漫长山岭。

    他这一剑,冷彻了时光!</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