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四十九章 「七绝崖」

正文 两百四十九章 「七绝崖」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漫天的飞雪都化作了别样的虚无,所谓的时光冷彻,便是天地之间诸生灵全然静默,无所思,无所想,无所逃离,无所躲避。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Ω Ω Ω. M

    白衣并不曾喘息,也不曾游离过自己的目光,他就这样定定地些被时光所静默的人们,绝然出一声喟叹。

    “世事洞彻如棋,世人皆是棋子而已。你所谓的挣扎,又在何处?”

    不曾有人应答,也不曾有人驳斥,白衣的剑轻轻巧巧地穿过牛百万厚实的胸膛,手腕翩然扭动,就是割裂与分开。墨水嘲讽他喜欢做冰雕,那只不过是他给将死之人留下的一点尊严而已。

    世间,死生之事大矣。既然都已经能够控制自己的剑,为何还要去羞辱别人,他没有这样的爱好,也并非这样的人。

    他于这世间无所求,却安然希望一切自由安好。不过,这终究是无人可以做到的伟业,哪怕穷尽无数人的一生。因为在你的对立面永远有数不尽的敌人,善与恶在宏观的意义上皆是等量的,因为无穷永远不可能大过无穷。

    “有人经常会问我,你想要什么。我觉得那是别人强加给我的意义,我不喜欢这样的问题。因为这世间并没有我想要的,只有我不想要的。而我不想要的就是被人束缚的不自由。”

    面对特使已经全然僵硬的身躯,白衣贴着那张面具,无比接近地直视着那双蕴含着怨恨恼怒与恐惧的眼眸。

    她会怨恨,自然是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怨恨白衣的强大,脱了她所掌控的范围。她的任务是失败的。

    她会恼怒,自然是恼怒自己的无能为力,恼怒白衣的不恭敬,对于至高无上的帝王没有半分应有的畏惧。她的任务便不存在成功的基础。

    她会恐惧,自然是恐惧自己的无能为力,恐惧白衣的杀意。她无比清楚面前的这个清清白白的少年,杀起人来,真的像传说中的一样,从来不眨眼睛。他是一个真的会杀人的人,而且从来不手软。

    面对这样的人,有谁能够保持平静如水的心态呢?

    “你究竟想做什么?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你告诉我啊!你告诉我啊!”特使歇斯底里地厉吼着,她的双手无端地簒紧了,手掌心的汗水像是泉水一般流淌溢出而下,也许这不仅仅是汗水,还有从脸颊之下滴落的泪。

    平静地微笑着,白衣说出了自己的意思:“天依是我的妻子,这是已经定下的名分,所以我不想有什么七月试了。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她不是一件货物,不用待价而沽。”

    “这是威胁么?”特使咬牙切齿地问道。

    白衣则是给了她一个无比肯定的答复,他歪着头,笑着说:“没错,这就是我的威胁。神境之下,没有我杀不掉的人。无论他是皇帝,还是别的什么人物。”

    “你这逆贼!”特使的声音有些微弱,却还是坚定地传递到了白衣的耳朵里面。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现你们这些人,从来不明白什么叫做好好说话。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了,我是从来不吝啬杀人的。从**上消灭自己的敌人,是最根本的解决方式,从没有一个方式比它还要便捷快。”

    “你会后悔的。”

    “我从来不会后悔,哪怕最后的结局是悲伤的,我也绝不会后悔。有时候,人总是要坚持着什么东西才算是活着。你们坚持追逐名利,而我的坚持则是不后悔。”

    “其实,你挺漂亮的。我知道,可惜,我已经有妻子了。”

    白衣的语调万分淡然,像是和老友告别。他对于那种仇恨的眼光熟视无睹着,像是面对一只并不会去在意的猎物。

    “这样做真的好吗?”缘木虽然没有阻止白衣的行为,但还是表示了自己的担心。她并不太能够理解白衣的所思所想,但是她无比明白自己的立场。她从前站错过一次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也只是个凡人而已。

    去掉那些春花秋月的浪漫,她对于白衣最真实的感受,其实也只不过是畏惧而已。你越是靠近这个人,就会越感受到他心中的峥嵘与可怕,他从未在意过这世间任何一人的性命。如果说高居九天之上的仙神,在人们的印象之中,大抵是这样的模样吧。

    他们无感,所以可以肆意游戏人间。

    他们不在意,所以可以怅然千年时光流转的短暂。

    他们脱了,所以可以凝视那些蝼蚁的卑微。

    自惭形愧,这种词汇一直埋藏在缘木的心中,却从未开口提及过。自从那一次宿醉之后她便明白,有一种危险,越是可怕便越是鲜艳,但是这种鲜艳也是最令人着迷的地方。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一口咬下的诱惑,永远令人无法自拔。

    “这样做很好,其实没有那么多好想的。有些人我,他们觉得我是个会畏惧的人,我只是教会他们,什么叫做永远都无所顾忌的疯子。”

    “然而一个无所顾忌的疯子或许并不是最令人畏惧的,但是一个能够有能力杀人的无所顾忌的疯子却是最招引仇恨,也最可怕的。”

    “我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但是有些人不太清楚。”

    指尖摩挲着自己的掌中的剑柄,白衣隐去了掌心还没有消退的寒霜,那一层白雾似的霜结像是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却微小得难以令人察觉。

    也许,从一开始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的心肠,其实从来都没有炙热过。

    冷漠才是他唯一的心念。

    山间的野花开放繁华,面对一脸担忧的铄金,白衣却愉快地和她打了个招呼。

    “我们继续向前走吗?”天依笑眯眯地问道,似乎并未在意白衣去做了什么,或者说无论白衣去做了什么,她都是支持的。

    她永远是这样的妥帖,像一团无缝契合的面团,可以包裹一切能够包裹的东西,黏糯却并不痴缠,温香软甜,永远可以是最好的口感。

    “如果继续去盛京城,我们要去哪个方向?”白衣的意思很明确,他依旧打算让天依接受公主的册封。他的威胁只不过是他的意思而已,之前为天依所制定的计划他依旧不曾觉得有什么好改变的。

    如果皇帝陛下只因为他的一句威胁,就撤销了这个册封,那么他也坐不稳这个位子。

    “这样不太好吧?”缘木还是有些担忧,她不太懂为何白衣不畏惧皇帝陛下,反而畏惧那些江南的世家余孽。他一心希望借助天依的册封铲除那些威胁,这种行为在谁人都算是一种忌惮与畏惧。

    哪怕轻微到没有多少人察觉。

    “人心是多变的,其实皇帝陛下只不过是一人而已。而江南则是整个江南,一人之力永远会有穷尽,他身处高位的时候,就会有无数枷锁缠绕着他,令他永远不能随心所欲,轻举妄动。他无论做什么动作,都要面对这些枷锁的掣肘,这样的人永远不会令人畏惧。就像一个行动迟缓的巨人,虽然很强大,但是他的动作太慢了,打不中人,也是无用。”

    “然而江南的那些余孽却是狮子身上的虱子,你纵然比虱子强大,但是你总不会动用自己的爪牙一个个去咬死它们。那样太麻烦,也太脏了。”

    形象地比喻了一下他们的处境,白衣似乎真的在做最真实的自己,他并不惮于解释自己行为,也不会再沉默。面对自己不想要的东西,就算是他,也会按照正常的方式去做出自己的努力。没有人永远不会改变,白衣也是这样,但是改变应该是越来约好的,就像天依所希望的那样。

    那才是最正确的事。

    “继续往前走的话,我们会经过一个名为七绝崖的地方,听说那里有十二山寨的人。”缘木提了一句,虽然一直在江南活动,但是毕竟作为江南武林之,也不可能完全不关心北方的局势。所以对于那些需要在意的地方,缘木那里都会有一些备案。

    所谓“十二山寨”也是如此,相比于江南的大盗匪,北方的这些盗匪更喜欢拉帮结派,他们往往都是好几人聚集起来,将各自的地方互相勾连,然后划分出地盘和势力范围,对于他们而言,往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朝廷的正规军,还有各大门派行侠仗义的少年英杰,以及那些闲的没事可做的站在少年英杰身后的神境高手们。

    如果不团结就没有生存的余地,纵然盗匪这种东西永远不可能抹消,但是也不是每个盗匪都是好做的。

    “十二山寨?如果都是刚才所见的牛百万那样的人的话,我大概不太能理解这样的势力怎么能够活到现在的,难道就不会有神境的高手觉得这种盗匪十分碍眼么?”白衣兴致盎然地问道,他确实很好奇这样的事情。

    虽然这压龙山一片到七绝崖的山脉是南北分界的边境,属于比较偏远的地区,但是想要行侠仗义的热血笨蛋们,往往不会察觉路途遥远这种困难的。

    “十二山寨当然有他存在的理由,毕竟那里面也有神境的高手。虽然不确定具体有多少人踏足了神境,但是他们的大头领子鼠,就是一位成名多年的神境高手。当年老太爷去盛京的时候,也曾与他交手过。”

    “老爷子应该没有输吧。”

    “但是也没有赢。”

    听到这样的事实,白衣却没有半分畏惧,他越性质盎然起来,甚至显得十分狂妄地问了一个问题。

    “如果我杀了他,那么这一条路我们应该不会再遇到什么刻意的阻碍了吧。也许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呢?”

    “你在开什么玩笑!那可是神境,就凭你这种臭虫,还妄想能够杀掉一个神境高手吗?就算老太爷也不曾有过这样想法,你还真是敢想啊。”

    “为什么不敢想呢?毕竟到现在我还没有真的和神境高手交过手,谁会知道最后胜负的结果呢?也许,这一路会有一个或者数个神境高手不是败给天命的寿数也说不定呢。”白衣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有些莫名的信心。

    “我才不想管你这只臭虫,最好那天有人真的把你给杀了。我会去坟头,哼!”墨水对于白衣的狂妄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她似乎心情有些不好,之前的报仇确实也还是对她有些影响的。

    此间的树林里面静悄悄的,天依只是坐讨论着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她所欣喜的只有眼前的美味,和白衣越来越好的改变。

    她当然来,白衣自己也在努力,她的温柔并非是毫无作用的,她应该继续努力。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许能够改变她梦境中所见的那个悲伤结局。

    有谁会喜欢悲伤呢?大概谁都不会喜欢的吧。

    她当然也是这样,或许再别人眼中她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公主殿下,但是她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她所拥有的,和别人所拥有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她也希望永远不会改变的美好呢。

    时光会将一切毁弃,但是总有些东西永远不会被磨灭。

    她是这样相信的,也会一直这样相信着。

    “小姐,我们真的要继续前进么?”烛火忽然在天依耳边低声询问着,她盯着那个一直笑着的白衣少年,“我总觉得,他身上有点不对,就像放开了枷锁,打开了牢笼的野兽。那是一种渴望的杀意,我觉得很危险。”

    “夫君永远不会是危险的,危险的总会是那些不懂他的人。”天依狡黠地笑着,然后轻轻戳动了烛火的额头,给了她一个轻轻弹指。

    “那些人总不会明白,有些人要的东西总是很少,很容易满足的。反倒是那些觉得这些人欲壑难填的人,自己本身就是那种欲壑难填的人,他们所要求的往往更多。人是一面返照的镜子,你所认为的别人的模样,往往都是虚境的假象,而真实则需要的一点点探求。”</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