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我是白衣少侠 > 正文 两百五十五章 「虎鹿羊」(上)

正文 两百五十五章 「虎鹿羊」(上)

作者:春寒知年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对于墨水口中恶名远扬的家伙,白衣忽然间就有了一探究竟的心思。.*M虽然白衣对他们的第一面的印象也不是很好,但是却没有那种杀之而后快的冲动,大概是因为白衣是个很爱好和平的人吧。相比于墨水,白衣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一个脾气很好,很温和的少年,一点儿也不暴躁。

    “你们真的不想出手?”白衣问的不只是墨水,还有依旧端坐着的缘木和铄金,但是他的所得到的答案出奇的一致。四神君一起表示,这种小角色,就交给你料理了吧。

    面对这样的场景,白衣回想起了之前教训那个伪装成监察使属下的男子时,自己所说的话。所以说,无论年长年少,还是温柔暴躁,只要是女人,大多都是记仇的么?

    夏日的烈阳高悬于天空,白衣跳下了车辕,三个奇形怪状的道人,颇有些喜感。他的剑依旧锈迹斑斑,但是却透着一股子割裂一切的锋利氛围,让人不禁汗毛倒竖,昭彰着莫名的危机。

    “你已经说完了遗言了吗?”虎目跛足的道人粗声粗气地,忽然咧嘴笑了,“要不我们哥仨再给你留半个时辰,让你留个种,免得以后祭日不曾有人给你上香。”

    白衣漠然,不说话。

    “一道,这个毛头小子哪能用得了半个时辰,一炷香都算是我鹿力高。”娃娃脸的道人歪斜着眼睛,其中满是讥讽。

    然而白衣依旧是漠然,不说话。

    “虎哥,鹿哥,这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怎么能够领会你们俩这么高深的意境。现在这呆样,简直就是个硬都硬不起来的怂货,何必给他多留时间呢。”捋着自己短小的山羊胡,那个额头纹路深重的道人煞有介事地反驳着。

    他们大概真的是想要激怒白衣,毕竟在他们就算白衣的名声响彻江南,但是他依旧只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年。而面对一个少年,该如何击败他呢,自然是用自身丰富的阅历,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成年人的世界。

    不过衣那毫无表情的漠然,虽然三个道人并不在意自己的策略,也是稍微心中有些火大。开了嘲讽,却拉不住怪的仇恨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挥手一阵粉色烟云,虎目跛足的道人也不愿意再等待,于是抢先出手。他这“桃花损人瘴气”可是多年春闺之中修行,药性浓烈,无论何等意志如铁,只要沾上一点,变会成了只会情的畜生。这么多年来,百试百灵,屡试不爽,所以他在江湖上的恶名便是由此而来。

    那一片粉红色的迷障,白衣大致是了解到了四神君集体拒绝出手的理由了,面对这样的功法,确实是足够克制她们的。毕竟,但凡还有一些羞耻心的女孩,面对这种东西,多半会敬而远之。

    这已经无关于武道修为的高低了,这只是纯粹将下三滥的手段挥到极致了而已。

    迷障如烟尘般逸散,渐渐近了白衣的身旁,三个道人烟尘,然后抱臂而立,不再出手,他们大抵是自信自家兄长的这套绝招的。如果这少年是神境,那么自然这瘴气奈何不了他,可惜他不是。这一点三个道人在自己的雇主那里,得到了无比肯定的答复。

    如果他是上三品,内气凝练如罡,可以外放护身,那么这瘴气就派上了用场。要知道虎力道人的“桃花损人瘴气”,可不仅仅有催情的功效,面对罡气也是如同春水融冰,十分有效。可惜,他也不是。

    虎力曾经打探过这位声名鹊起的白衣少侠的经历,也钻研过他的功法特性。这位以剑法意境称雄的白衣少侠,从来没有用过内气外放成罡的手段,虽然他所面对的那些人,罡气在身和没有罡气并没有多少区别。但是一个三个月前只有下三品的无名乞丐,哪怕是天仙转世,也不可能一次性突破了内气的三段关隘。

    再如果,这6白衣连上三品都不是,只是凭借身法和剑意才能够越级挑战,那么这样一动不动地等待瘴气沾身,那便只能是自寻死路了。

    哪怕他百毒不侵,不畏惧毒物的侵蚀,可这曾粉红色的迷障又不是全都是毒。

    虎鹿羊三个道人心中盘算得清清楚楚,他们全然不打算给这少年留下活路,这么多年的江湖阅历,谁又会像愣头青一样毫无准备就结下仇敌。

    虽然以他们三个的手段,多少不会惧怕别人的报复,但是人总有个疏忽大意的时候,就算是像他们一样阴险无耻的下三滥,也大抵不会承认世间没有人比他们还不要脸了。人的下限总是没有止境的,虎鹿羊三位道人不断刷新自己的极限之后,多少有了这样的领悟。

    “心火灼然,凝练秋霜。”于粉红色的迷障之中,白衣低吟了两句,语气依旧漠然如斯,没有半分勉强。一阵无所起的凉风拂过,烟尘断开,仿若天地割离顿挫,开辟了乾坤。

    不知为何,虎力的绝学全无作用,那些屡试不爽的桃花损人瘴气对于白衣毫无作用,就像是平常的迷雾,只不过遮挡了一会儿视线而已。

    “这就是你们的手段?就凭这手段就像让我死?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白衣的问题好似连珠炮,一句句砸在三个道人的心上。

    面对这样淡然的白衣,他们多少有些畏惧,但是依旧佯装着强硬。

    也许是对方有抵抗药性的手段,虎力大约是这么想的,他用眼神示意鹿力动手,给药性挥拖延时间。相比于寻常人,三个道人倒是有着默契,彼此眼神之后。鹿力上前,冷笑着说道:“虽然你破了我大哥的手段,但是你还没有见识过我的,我保证这一次,让你生不如死。”

    “这一次,我们来比赌术!赌注就是你的手脚身躯!”鹿力分外有自信,言语中大抵是激将的意思。虽然白衣很淡然,但是一个少年嘛,怎么可能没有血性,怎么可能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没有一点挑战的心思。

    “我为什么要跟你赌?”白衣的话瞬间像是给了他一记狠狠的耳光。

    “你为什么不跟我赌!”鹿力显然没有想到白衣会是这样的回答,他有些焦急,面对丝毫不受激将的白衣,他抛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你要是不和我赌,我就脱光了衣服恶心你!”

    “我还要向所有江湖同道宣扬,你是个喜欢男人的变态,每次都喜欢用后入式。我会彻彻底底搞臭你的名声!”

    面对这样的叫嚣,白衣只能用一种“你宛如智障”的眼神关爱着他,然后淡漠询问:“有人会信吗?”

    “那是当然,毕竟人家也是倾国倾城的容颜呢~~”突然脱了外面的道袍,鹿力用一种妖媚的口气娇滴滴地说道,那一身布料稀少的异域风情舞衣,再加上那种矫揉造作的神态,实话实说,放出去都会令不少人觉得自己还是瞎了的话,会比较好。

    果然是不折不扣的恶人呢,白衣撇过头,后车驾已经拉上的帘幕,突然感觉自己真的是被人耍了。

    “你穿上衣服,我和你赌。”抬头七十五度角望着天空,白衣也不怕对方趁着这机会偷袭自己,毕竟他的剑意绝对要比他们的身法快得多。

    “早这样不就好了。”鹿力显然很高兴,不知道是因为白衣答应了他拖延时间的请求,还是因为解放了多时不曾显露的本性。身边两个兄弟绝望的眼神,白衣觉得大概两者都有吧。

    力从衣服里面取出了花样繁多,形形色色的赌具,白衣皱了皱眉:“你要赌什么?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听到这句话,鹿力心中大喜,他大概是觉得这句“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是因为白衣要压制身体里面的药性,所以才会说自己没有时间了。可是他也不敢真的使劲拖延,毕竟不要脸这种事情产生的抗性是双重的,要是白衣真的不顾瞎眼,执意杀了他,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他们三兄弟实际上武道修为并没有多高,行走江湖大多只是凭借着一门绝技和全然不要脸而已。虽然不怕一般的上三品高手,但是面对白衣这个可以和神境放对的奇葩,他们还是多少有些畏惧的。

    上三品的人可能有假货,但是神境绝对都是实打实的,那是真正的武道通神,无论哪一个,都不会因为大意疏忽这种事情丢掉性命。

    “我们来赌色子!”鹿力终究选出了一种,用的却是最通俗的手法,“就比大小,赌注就是四肢躯干。只要赢一把,就要自斩一肢!”

    “怎么样?敢不敢?”鹿力多年赌徒的目光斜视着白衣,像是正在打量,白衣身上究竟可以切下多少零碎的部件。

    白衣不想说话,握住色盅,随手一摇,就要揭开。

    “你不多摇两下?”鹿力不太能够理解白衣的做法,一个从未接触过赌术的新手,怎么敢这么大胆。难道他根本不愿意履行赌注吗?

    “难道你想炸赌?输了以后不打算履行赌注?原来名扬江南的白衣少侠,也是一个言而无信,食言而肥的小人而已!”

    力分外仇恨的表情,白衣依旧显得淡漠:“第一,我从来没有说过话,不存在什么言而无信,食言而肥。第二,虽然你们是小人,但是我也不打算违反规则。真要输了,我一定会动手,你尽管了。”

    不等鹿力再多说什么话,白衣随手将色盅揭开,里面的三粒色子,虽然排列散乱,但是向上的一面,确实齐刷刷的六点,仿佛在说“老哥稳,六六六”。

    鹿力简直不能够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对方是在扮猪吃虎?明明赌技精湛,却非要装成一副从来没有赌过的样子,实在是心机深沉!

    可是白衣的手法,鹿力实在是什么窍门,明明他只不过随手一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思衬半晌,鹿力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手段,就算白衣摇出了三个六,可是他不知道,赌局之中还有一点,叫做庄家通吃么?

    就算这白衣少侠摇出来的点数和自己一样,自己坐庄,也是自己赢!

    郑重地抓起色盅,鹿力十分虔诚地开始摇动,他的耳朵微微颤动,似乎是在思考其中规律。作为一个赌技精湛的老赌鬼,鹿力对于这门赌术基础的把握还是十分有自信的。

    摇了一会儿,鹿力放下了手中的色盅,十分有自信揭开大喊:“六六六,豹子!”

    然而预想的欢呼声并没有出现,他睁开眼所只有白衣淡然的目光和自己两位兄弟的吃惊神色。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是三个六!”中一个缺了一点的色子,鹿力显然不能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他指着依旧一脸淡漠的白衣,“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趁我刚才闭上了眼睛,所以偷换了点数。是不是!”

    “二弟,虽然不想说,可是他确实没有动。”虎目跛足的道人有些为难,虽然他也想不要脸到底,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规矩的。毕竟他也害怕,若是他们自己不讲规矩,这位白衣少侠会不会也开始掀桌子。

    真要打,实话实说他们一个也跑不掉,都得死在这里。

    “你打算食言而肥?”白衣不曾理会鹿力的质问,只是淡淡的说道,手中的锈剑锋芒毕露,似乎已经按捺不住了自己的杀意了。

    面对这样的威胁,鹿力感觉一阵莫名的寒意凉彻了他的周身,他回头自己的两个兄弟,又白衣手中握着的剑,努力地咽下了一口吐沫:“我砍!我自己来!”

    从腰间抽出一柄尖刀,鹿力战战兢兢己躯干四肢,虽然他明白不动手的结果只有死,但是他依旧很难下定决心,这毕竟是陪伴自己多年的四肢,真要自己动手砍掉,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下决心动手的!

    然而最后他还是咬了牙,刀光一闪,血色满溢······</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