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124章 张翼德怒攻袁术

124章 张翼德怒攻袁术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华飞谋划下,张飞被激得暴走。而驻扎于,下蔡县与龙亢县之间的平阿县城的袁术,同样的也不能幸免。

    在这一个寒冷的夜晚,袁术是辗转反侧得睡不着觉。出身名门的他,早已习惯了锦衣玉食、妻妾成群的美好生活。

    这一到了夜晚,没了********在怀,反倒有些不习惯了起来。只觉得小腹处的,这一股子邪火,烧得他这浑身上下,那都不太得劲。

    这也让得他异常的气恼,竟然先一步就把所有的人,迁得连一个都不留的华飞。害得他别说是美人儿了,就他娘的,连母猪都没能寻到一头。

    他又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就不知道要带几个美人,相伴着出征呢?就这般的胡思乱想着,转来转去的,直到了大半夜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正当他在梦中,好不容易的才与美人相会之时,突闻得有亲卫轻声的唤道:“主公,主公您快醒醒,城外有使者紧急求见。”

    “谁呀?”袁术不耐烦的,紧拥着温暖的被子叫道,“这大冷的夜,求个什么见?你们就不会问问有什么事,明天再处理不行吗,还非得把本候叫醒?”

    “主公!来人说他们乃是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刘备大人;麾下的张飞派来的使者,非要找您答话不可。”

    “刘备?”袁术略有诧异的暗问了一声,乃暗暗想到:“听说这家伙,现在替徐州的曹豹,领军镇守在符离城外。他派人来做什么?莫非是有关于华飞的,紧急军情不成?”

    想着,他回头看了一眼外面黑漆漆的夜色;“啧!”的一声又咂了咂嘴,才万般不情愿的起身;冒着刺骨的寒风,赶向了城墙边上。

    袁术刚到得城墙边上,已有亲卫大声对着城外唤道:“呔!城外的人听着,大汉左将军……徐州伯在此,你等有何事可速速道来,休让我主久候。”

    黑漆漆得看不到边的城外,先响起了一声冷“哼”,又有人高声叫道:“我等乃是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

    “啧!说人话。”袁术一听又是这个,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来使的话头。

    城外又“哼!”了一声,却叫道:“刘大人麾下的张飞将军,闻得尔等擅自攻城夺县,特令我等来此有一言相告,尔等可听真了。”

    “混帐东西!原来竟只是,刘备的一个麾下派来的人。”袁术闻言,心中暗自怒骂。乃不悦的沉声叱道:“说!”

    城外之人答道:“张将军言,这汉家天下乃是刘家的天下,我主刘备乃是金枝玉叶。与当今天子,是同宗之人。正当替当今天子,收复失地。”

    袁术闻言,脸色愈冷。

    却听得那使者又续道:“张将军念尔袁术,先祖数代皆为汉家天子所驱使,颇有为奴为仆之微功。看在此事之上,不来与尔等计较。特命我等来命尔等速速退回淮南去,让出城池……”

    使者叫声未毕,袁术已是怒极大叫:“张飞何如人也?本候连听都不曾听过他的名号,想来不过是个村野匹夫,焉敢如此无礼,竟敢辱及先祖?”

    城外拉长了声音,冷声曰:“听你这意思~~是想抗令不遵,不退回淮南,交出城池喽?”

    “不退又如何?”

    “张将军有言在先,若是尔等不退,那待他亲自领兵前来时,便把你这匹夫给千刀万剐了去!”

    “哇呀呀,气煞本候也!那张飞匹夫何在?”

    “你待如何?”

    袁术咬牙切齿的恨声道:“本候先把他给千万剐了去!”

    城外闻言,沉默了一会,鄙视着道:“我家张将军现就在蕲县,就怕你这只会叫的无胆鼠辈,有种叫却没胆来。”

    说着,数十人扬声“哈哈”大笑着,叫道:“无胆鼠辈!我等只在蕲县等着你,你可千万别做那只会叫却不敢来的孬种,徒自惹人耻笑。”

    袁术只气得浑身尽抖得,连头上都冒起了白烟,却是险些就三花聚了顶也。随即下令全军造饭,清晨便要出发,随他前去蕲县剐了那张匹夫。

    而华飞在得到回报后,转着微温的佛珠,暗自分析。龙亢县城正处于两城之间,与两城皆是相距不足六十里路程。

    而那张飞与袁术又都是怒火中烧之下,定然会命全军急行。因此,当在午时之前便会这附近交会。

    想着,他抬头问道:“子义!埋伏的人员,可有把握混入敌军之中?”

    青甲白袍的太史慈,抱拳答道:“主公放心,一切皆已就绪。”

    “很好!如此一来,敌军想不打起来都难了。子义下令全军,撤往西北方向的蒙城一带。我们且去,坐山观虎斗去。”

    太史慈等将,扬声“哈哈”大笑。随即跟着华飞,率领精骑们急向西北方向而去。

    在路上,华飞又得到刘备在山桑县的消息。遂驻马暗思了一阵,于凌晨时分命令数骑扮成败军的模样,策马急向离龙亢县城百里上下的山桑县而去。

    近午时分,奉令率一万精兵急速前行的纪灵,在龙亢县之西,与率军急来的张飞相遇。

    纪灵见得将要接敌,乃急命大军扎住阵脚。又命人迅速向后军去,急报与袁术知道。

    刚扎住阵脚之时,凌晨时分被人一通鄙视加狂骂的张飞;见得这袁军大旗,早已怒火冲天的,率军而至。

    在如刀的寒风中,似毛之细雪内。身长八尺、威猛无比的张飞挥长矛、策乌稚而出。

    立马扬矛的,在两军数万人阵前,放声大叫道:“燕人张翼德在此,袁术匹夫速速给你家张三爷,上前来受死。”

    纪灵立马军中转头向后看去,见得后军数万人已黑压压的到来。乃急忙,策马提刀便出。

    心中只怕慢了一步,让这袁术听到有人在骂他,而自己却站着看的话,非得剥了他的皮不可。

    张飞见得有人出阵,乃按照单挑的老规矩,挥寒光闪闪的丈八长矛,厉声问曰:“来将何人?可速报上名来,张三爷矛下不捅无名之辈。”

    纪灵挥三尖两刃刀,指张飞叱曰:“无知屠户,今日某便叫你做个明白鬼。只纪某便是淮南上将,纪灵是也。”

    “恁娘!老子不就是卖个猪肉吗?犯得着总提这事?”

    张飞大怒,对着纪灵张虎口就是一声怒吼:“死!”其声直如惊雷于耳旁炸响,直震得两军皆惊。

    纪灵首当其冲,更是被震得耳朵都‘嗡嗡嗡’的一通乱响,就边脑袋都不由得,为之一蒙。只这一下,他可就吃了大亏了。

    常言道,人借马力是马助人威。这纪灵一蒙之下,站在原地就,就站了桩了。而张飞却是策马急奔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张飞声方响、马已至、一柄比别人都长上三分的大粗矛,已直奔纪灵的空门刺至。

    惊觉锐风袭胸,纪灵心惊之下,放声大叫:“给俺开!”急挥宝刀“当!”的一声巨响,震开张飞长矛。

    随即,反手便想要,反手一刀向着张飞攻去。奈何,这张飞却比他快上了一丝,其矛尖方荡,锋利矛尾已再次扫至。

    纪灵眼见得一道寒芒,电光石火间便直奔自己脖颈而至。心中不由得大惊,万幸他的武艺着实不低。

    即便在失了先手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不招不架的,用了式‘灵猴缩身’,在马上全身猛的一缩,‘唰!’的就矮了半截。险之又险的避过张飞急袭而至的,夺命矛尾。

    顺手把宝刀当枪使,‘咻!’的一声把尖头向着张飞刺去。张飞却挥矛,‘当!’的一声架开,随即把反便捅。“叮叮当当”一阵急响声中,两将错马而过。

    众军卒见得这两将一个回合,对攻数招。乃尽挥手扬臂的于寒风中,纷纷放声呐喊。

    “好!打得太棒了,张将军加油,弄死那……”

    “干!打得太得劲了,纪将军加油,快一刀劈了那黑厮当柴烧……”

    听得众军呐喊助威,两将的心情,却是决然不同。纪灵心中是暗自叫苦,他不明白这世上的高手为何会,如雨后春笋般的,突然就多了起来。

    他暗叹道:“老子好不容易躲开了陈到,偏在此处又碰上了黑厮。入娘的!莫不成,今年是老子的太岁年不成,这分明是有些流年不利呀!老子可得当心些,千万别功没捞着,反把小命给送在这了。”

    张飞一个回合间,便抢攻了纪灵好几记。自然是在众军的喝彩声中,得意洋洋的勒转马头,叱喝着挥矛向着纪灵便攻了过来。

    纪灵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连忙打马挥刀应战。众军士但闻得得那场内“呀呔!嚯哈!”之声大作;霎时,‘叮当’巨响连声的震天阶响起。(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