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126章 但凭能忍破奇计 写得好累,努力中

126章 但凭能忍破奇计 写得好累,努力中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勇猛无敌的张飞,正挺着蛇矛立马于一个,手使双剑的汉子之旁。勿用多说,此人自是引军来援的刘备无疑。

    却说这刘备,又为何会出现在这,山桑县到龙亢县的路中呢?

    这便要自华飞于撤退的路上,接是刘备拿下山桑县的情报时说起。华飞在接得情报后,料定在自己的谋划和派人挑拔之下。

    就凭袁术和张飞这两个货的性格,那肯定是要打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而张飞虽勇不可挡,可袁术是兵多势众。

    再加上他早有安排,因此他料定张飞是必败无疑的。张飞是刘备的兄弟,他吃了败仗,那这刘备,他便必须得为张飞出头。

    否则,这小弟都让人给揍惨了,你这老大还不出面,那就算是对着手下们,他也说不过去。将来,誓必难服兵心。

    因此,华飞就想反正玩都玩了,何不干脆玩他一票大一点的。就这么的,他派了三个机警的下属,化装成张飞派去求援的使者。

    便在上午时分,急速的打马奔至山桑县城的南门外。

    凄惶至极的放声大叫:“快!快去报知刘兵曹大人,张飞将军在龙亢城外,突然遭到袁术六万余大军的围攻。请兵曹大人速速发兵救援,迟了,只恐来不及了也!”

    刘备闻报,大吃一惊!急拔脚便向城边跑来,边跑边问道:“尔等何人?姓甚名谁,自何处加入我军的?”

    那三使者,见得刘备动问。皆暗自心道:“这刘备果然厉害,竟想查我等的底。幸好,主公早有安排。”

    乃分别抱拳相续扬声叫道:“小人曹流、小人卑地、小人庆粮。”又齐齐的大声叫道:“参见主公!”

    言毕,两人闭嘴,那曹流却放声道:“我等三人原是徐州人氏,早就已加入徐州军中。后来奉命前来支援符离,乃是兵曹拔我等于张将军麾下,兵曹如何反而忘却了也?”

    刘备浑然不知道,这三人名字的谐音加起来,乃是:“操刘、备地、亲娘。”这六个字。

    浑不知自己被骂了的他,还只管拧着眉细细打量着,城外血污满身的三人。无奈他刚接手大军不久,且又是一口就吃成了胖子的,掌管着五万余人,又如何能人人皆识?

    正迟疑间,那曹流回顾左右一眼,乃挥手大叫道。

    “我三人自到张将军麾下后,蒙三将军看重,把我三人当兄弟看侍。眼下我三人禀报军情已毕,你二人可愿与我再回去,与三将军并肩死战?”

    卑地闻言,抢先竖眉怒目的大叫道:“我虽是个粗人,却也知道何人待我如兄弟,我待那人似亲兄,眼下张将军大难临头,我自然是要去帮的。”

    庆粮更是高声叫道:“但叫义之所在,虽千刀加身吾亦往矣!你又何须多此一问,走!”

    言讫带转马头,“哈!”的一声大叫,便头也不回的毅然,向着西南方的龙亢县城策马急奔。

    曹流与卑地,“哈哈”大笑的,同时扬声大叫:“好一个,但叫义之所在,虽千刀加身,吾往矣!”随后策马跑了个,烟尘滚滚。

    刘备挥手欲叫,无奈这三人早已跑远。回首处,便见得身边的众军们,竟皆已是胀得满脸通红的,紧盯着自己。

    他略微一愣,便随即领悟。军中之士,素来便多是义气为先之辈,众军想是皆已被,方才的那一句豪迈无边、却又义气当先的话语,给激得皆动了想去救人之心也。

    他反应极速,且也着实关心着这个三弟。随即便下令留军五千守山桑县,又急令人前去东北方向寻关羽告知此事。

    最后,率领全军以急行军的方式,全速奔向龙亢县城,去支援张飞。关羽乃是极重义气之人,接得情报后,自是没有二话的全军尽动。

    于是,才有了一两枝大军一前一后的,急奔龙亢县城之事。而当,袁术与刘备的大军交会的时候。

    领军在前的纪灵,见得敌军阵势严整、杀气凛然!乃急挥刀,止住了奔行中,行伍混乱的众军。

    刘备素有大志,曾打小就想过要当个皇帝,他的才智却是不低。他在接得张飞时,早已问明了事情的经过。对于袁术夜半遣使威胁之事,他深感有些蹊跷。

    见得袁术大军到来,对袁术的心性早有耳闻的他,乃放低了姿态的,策马上前双手抱剑高声叫道:“徐州兵曹从事——刘备,参见左将军,阳翟候、扬州牧——袁大人。”

    不一时,袁术闻报赶至。他听说这刘备自称兵曹从事,而不提他汉家宗室的身份。乃策马出见。

    刘备见得袁术出马,高声曰:“备在此代主公曹豹,先谢过袁公援手徐州之恩。”

    袁术自鼻孔中“哼!”了一声,眯起眼睛抬着下巴的,对刘备厉声叱道。

    “刘备!你既知本候对你主有恩,却为何胆敢纵容麾下,夜半遣使要本候退回淮南。且言语中对本候的先人,多有侮辱之言?”

    刘备见了他这傲慢之态,似乎一点儿也不生气。倒是张飞睁圆了环眼,放声怒吼:“匹夫!你焉敢对我兄长无礼?”

    吼声起,策马提矛的自刘备身后冲出,便要突阵斩杀袁术。其声如雷,形态威猛已极,倒把个见过他武勇的袁术,给惊得马鞭都扔了出去。

    袁术惊叫道:“拦住他!”其麾下纪灵连忙策马往前,便要与张飞死战。却听刘备扬声大叫:“翼德且慢!”

    张飞闻得刘备出声,乃勒马收矛。于战马的‘灰律律’叫声中,瞪了一眼满脸苦色的纪灵,策马自回。

    刘备喝住了张飞后,又对袁术抱拳曰:“我这三弟素来鲁莽,却是个忠勇之人。方才他对袁公都有得罪,备在此向袁公陪礼,还望袁公大人大量,莫要见怪才好。”

    “他忠勇却关本候屁事?又不是本候的人。吓了本候一大跳,你这不疼不痒的说上两句,就想要本候不见怪,刘备啊刘备,你倒也是想得真美!”

    袁术在不忿的暗暗的嘀咕中,抬眼见得,这张飞在刘备身后兀自瞪目怒视。他有心要教训这不知高低之分的,村野匹夫一番。

    又见纪灵一脸苦色,且人家的兵力也有近四万之众。现在他虽然兵多,却是无人能挡那张飞之威。

    袁术低头自思:“这要是打起来了,自己这一方怕是没有多少好果子可吃。”正患得患失间,忽闻得刘备的声音,在刺骨的寒风中传入耳际。

    “备有一言想告知袁公,还望袁公垂听。”

    袁术抬头又望了一眼,威风八面的张飞一眼,乃开声道:“玄德有话但问无妨。”张飞见他称刘备的字,眼中神光却才稍敛。

    刘备却抱拳道:“备于我家三弟处听说,此番两军冲突的起因。乃是因袁公夜半遣使,威胁我家三弟退回符离县城,且使者极为无礼。我三弟不忿方才引兵攻击袁公。”

    袁术挥手大叫道:“哪有此事?尔等休要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推卸责任。”

    刘备微笑着,又对袁术一礼。高声道:“我细想这事情的经过,心中已有些明白了,这件事情其中必有蹊跷。”

    袁术兀自不忿的挥手叫道:“有什么蹊跷?若非你纵容下属无礼,哪有今日之事。”

    刘备拱手道:“袁公息怒!我弟对我素来诚实,他既说不曾遣使,那便是绝不曾做此事。而袁公亦言,不曾有派遣使者的事情。那么……”

    袁术闻言心中一突,乃急声问道:“如何?”

    刘备苦笑着摇着头道:“备只怕,我等皆中了那狡诈华飞的,挑拔离间之计了。”

    袁术闻言“嘶!”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自知以华飞的多智,自己今日只怕真的是中了他计、上了他的当了。

    然而,他和张飞的这一番大战,麾下的士卒们,被这张飞给杀伤了无数。却让自来骄横的他,如何能消得了心中这口恶气。

    想着,他偷目往刘备瞄去。自思这刘备处处谦让,对自己明显有求好之心。那么自己,何不在他的身上找回,此番所受的损失呢?

    想着,他抬头“咳!”的一声轻咳。挥袖对刘备道:“你说得虽然有理,然而,你弟对我无礼在先,此乃事实。且此次我军损失不小,你若想要两军和好,当有所诚意才行。”

    刘备闻言尚不及答话,其身后的张飞,早已怒声大叫道:“你说什么?你的损失不小,要俺赔偿给你?那俺的麾下死伤了五千余人,却向哪个索赔去?”

    说着他挺矛策马至阵前,瞪环眼、矛指袁术的叱道:“你要赔偿是吧?来来来,张某便在此处,你大可放胆的,上来索赔便是。”

    袁术闻言,脸部好一阵的抽搐。正下不了台时,却得刘备喝止了张飞。正于此时,袁术见得刘备军后,烟尘大起、马蹄声作、竟然又有一队军马来到。

    当先一将,生得身长九尺,策马奔腾间一部长须随风微拂,显得异常的威风凛凛。正挥刀策马的高声叫道:“兄长!可曾接应得三弟?”

    刘备见了来将,面露微笑的招手高唤:“云长莫惊,三弟已在为兄此处。”

    袁术却见得,本是满脸怒容一心要战的张飞。突然,眉开眼笑的侧身对那将,挥矛大叫:“二兄!翼德在此。”

    袁术闻言,知道这是刘备的另一个兄弟,领兵前来。他见得刘备军势大震,兵力已高达近五万之众。

    袁术不由得,暗自的爆了句粗话:“恁娘的!”

    他低头沉思了一番,乃抬头对刘备高声道:“玄德!既然你我两军皆中了那华飞的奸计,又皆有损伤。那么这责任,当然应该算在华匹夫的身上。”

    刘备本就,抱着息事宁人的心态。闻言乃高声道:“袁公言之有理,叵耐这华飞竟如此歹毒,挑得你我两军交战,致使弟兄们死伤无数。此仇,正当急报之。”

    袁术闻言,想起自己屡屡中了华飞的奸计。乃咬牙切齿的道:“不错!此仇正当急报之。”

    刘备道:“既如此,备便想恳请袁公引军攻其南面诸县,而备与二弟引军攻其北面诸县;你我两军合力,早日平定汝南,除却此獠。不知袁公,意下如何。”

    袁术大叫曰:“此计甚好!”

    于是,华飞的引虎相争之计,在取得杀伤敌军有生力量,近万人的成绩后。便在刘备的再三忍让解释下,为之破解。

    刘袁两军,划分了攻击目标后,再次对着华飞的汝南郡,虎视眈眈。

    而不知道刘备和袁术,是不是会依自己的所愿,打个你死我活的华飞。却在蒙城之西的利辛县城中,正自愁眉不展。

    因为鲁肃已令人传来急报,曹操亲率大军,兵进西华县城;正与陈登许褚镇守的汝阳县城,在隔河对峙之中。

    又曹操别令其麾下的大将夏候渊,兵驻临颍县城,威胁着漯河县城的金城所部。又令夏候惇进驻陈县一带。

    其三路大军共计十万之众,兵锋甚锐!而陈登兵仅数千、将唯三员。恐怕,实难以抵挡得住曹操。

    一旦汝阳县城一带的防线有失,则十万曹军便可突入,颍水之西南方的汝南郡内,则汝南郡危矣!

    鲁肃深知,若是汝南有失,则华飞必失其根基,成为无所依偎的乱世浮萍。况且战乱一起,百姓何辜?苍生何辜?

    因此,鲁肃急调徐盛所部,逆流北上屯扎于汝河的西部上流口,协助金城镇守漯河一线。又八百里加急的,恳请华飞早早做出决定。(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