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136章 并力战所向披麋

136章 并力战所向披麋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张得梅无奈,只得急速翻身落马,避过孙策长枪。这一落地,登时就显出张得梅的身手不凡来。

    众军但见得,她‘唰唰唰’的连续几个翻身纵跃,目不移睛间,便疾奔脱手飞出的宝剑而去。

    本待再复一枪,便制住她要害生擒于她的孙策,只看得睁一双星目,都愣住了神。他万料不到这落了马的人,居然还能跑得这么快?

    眼见张得梅拾剑在手,孙策急忙挥枪大叫:“哪里走!”策马扬枪的,便急奔张得梅赶去。打算着,再把她的宝剑打飞,这一回定不再让她有机会逃跑。

    却不料,张得梅非但没有走,反而是倒持宝剑的放步,便疾奔着袁术的位置而去。竟是要给袁术来个,擒贼先擒王!

    袁术眼见得她身轻真如燕,踏雪似无痕的向着自已奔来,可不敢想这小蚌娘,是想对自已投怀送抱来了。

    急挥手跳脚的连声尖叫:“给本候拦住她,快给本候拦……”其身边亲卫急急行动,刀盾齐出的拦了个水泄不通。

    张得梅势如雌虎,挥剑力战袁术亲卫。这一刻,其掌中七星宝剑之利,一对上这普通的刀盾,登时,便显示出了削铁如泥的锋利。

    但见银光闪处、艳红血溅、张得梅锋利剑锋过处,众军衣甲平过,千军辟易。

    然而,敌军终究人多势众,更兼这袁术的亲卫,那都是非同小可的精英部队。张得梅仅冲得数步,便已是身陷重围。众军之外,孙策又已挥枪策马赶来。

    正在此时,那一溜船只靠近颍水东岸。一员站立在船头的猛将,眼见得形势危急,等不得众军架板。

    乃负刀于背,伸双手于马腹之下,但闻“呔!”的一声力吼,奋巨力竟抱马跳船登岸。

    倒把个船只给蹬得斜立而起,险些就此侧翻。众军惊叫声中,那将已执刀在手、翻身上马、寒风中张阔嘴一声虎吼:“呔!贼子受死!”

    ‘赤啦啦’声响中,寒风拂动衣襟,‘咻唰唰’劲音内,刀气斩破寒空。该将单骑挥刀,直冲入袁军阵中,只一轮刀光闪处,粹不及防的袁军顿时惨叫着,飞的飞、翻的翻、为之大乱。

    孙策扬枪策马,急奔那将而去,嘴中大叫:“许仲康有种便冲着孙某来!休寻那小卒晦气。”

    “许某正要取尔首级,好胆你就休走。”许褚扬声回话,却策马扬刀只顾乱砍乱劈,直杀得袁军惨叫连天。

    孙策大怒,于马上扬枪再叱:“你当孙某惧你不成?尽管放马过来,看孙某一枪扎死你个莽夫。”

    “你个只会打女人的贼子,给我拿命来吧!”

    虎吼声中一刀扬,许褚在船上见得这孙策逼迫张得梅甚紧,早已心中大怒。见得他挥枪策马奔近,更多不多言,只管舍了众军,扬刀照着孙策便劈。

    “恁娘!难不成只能她打我,却不准老子打她?”

    孙策暗骂一句,愤怒之下,不管不顾的挥枪‘当!’的一记硬接,刀枪相交之下,艳红火光四溅。

    孙策只觉得双臂好一阵的发麻,暗自暴叫道:“操!我真是气糊涂了,颠倒忘了这厮力大无比!”

    正愤怒间,许褚“呔!”的一声大喝,刚刚反弹而起的宝刀,气挟风雷的再次猛劈而下。孙策连忙闪身避过。

    却不料,许褚刀至中路,突然,“呀!”的一声虎吼;双臂一旋,‘呜!’的转劈为抹;森冷刀尖疾孙策腰间抹来。

    孙策避无可避,乃急挟马腹驱马向前,却把枪当桨向后一划‘当!’的扫开许褚宝刀,两将于乱军之中,错马而过。

    各拔马头,怒叱声中打马再战。劲风暴响声中,烟尘急卷而起,众军急护着袁术,仓惶向后退去。

    张得梅一袭黑袍血迹斑斑的,挥剑于乱军之中杀将出来。挥剑问道:“仲康!主公何在?”

    此时,许褚正虎吼连连的挥刀,与孙策刀来枪往的杀得性发,根本就没听到她的叫声。

    却听得颍水岸边,一员小将挥枪率万余精兵登岸,扬声大叫:“主公引骑军将至!兄弟们!好儿男建功立业正在今朝!诸军听令,可随我琅琊徐盛,并力向前。杀!”

    “杀!”

    “杀!”

    “杀!”

    声嘶力竭的怒吼声中,徐盛长枪前指:“众军听令!列破敌锥形阵,全军推进。”

    在亲卫层层护卫之下的袁术,见得敌军声势如虹,连忙挥剑大叫:“众军听令,速速列阵拒敌!”

    徐盛令下,华飞军纷纷急动。刀盾在外、长矛紧随、箭手在内。霎时组成了个巨大的三角形军阵。

    徐盛拽步挥枪,急速来到军阵之前,长枪挥处:“杀!”放步引军急向袁术大军杀去。另一侧张得梅眼见得伍旭犹自战那纪灵不下,乃挥剑疾纪灵而去。

    徐盛兵行迅速,奔近袁军两百步内,徐盛略顿挥枪:“青为天之色!”

    “风催箭速行”众军齐声大吼,止住前进的脚步,中间盾牌分处,‘梆梆梆……咻咻咻……’连声中,一轮箭雨直奔袁术军中。

    “不好!”见得箭雨凌空袁术挥剑急叫,“竖盾,快竖盾防御!”

    其麾下闻声,倒也真想竖盾,却奈何,这手一拿起来……但见得一溜长矛,根根直指长天。

    众军欲哭无泪间,黑压压的箭雨袭来,刹那间‘噗哧’声大作,艳红热血飞溅;“呃啊”惨叫里,阵阵腥味乱扬。

    只一轮箭雨突袭,袁军阵脚大乱,徐盛乘势挥枪:“杀!”化身为锥尖,长枪展处,点点白芒带出道道艳红。

    “杀!”刀盾兵齐呼,挥盾紧随徐盛挤入袁术军中;

    “杀!”长矛急随而上,根根锋利吞吐间,刹时洞穿肚肠;箭兵无言,仅以‘梆梆’弓弦呼应、根根利箭直如雨急。

    正在此时,‘轰隆隆’闷雷声响,陈到引精骑自侧后杀来,马末至、箭先落、‘咻咻咻’连声之中,袁军遭遇前后夹击。

    两将引军奋勇冲杀,仅仅一瞬间,袁军就乱成了一锅粥;纷纷乱跑乱蹿着,无头苍蝇般的夺路而逃。

    袁术跳脚大叫:“别慌!都别慌!速速给本候,列阵迎敌速速……”叫声未毕,突见得一将挥枪策马,直奔亲卫拥卫中的自已而来。

    “恁娘!是那陈到小子,撤!”袁术大惊之下,策马引军急向慎县而去。

    力战双将的纪灵,却被张得梅一剑刺中其腰,“啊”的惨叫声中,带一道鲜红,刀刺马臀而逃。却是弄了个,人血并马血齐流。

    孙策眼见大势不妙,急挥枪‘噌噌噌’连续数枪逼得许褚舞刀急架,乘机亦打马急奔走脱。

    是日,军备不整的六万余袁术军,被华飞两万余大军前后夹击,直杀得大败亏输。

    徐盛乘机扬声大叫:“杀者不杀!”众军呼和之下,袁术军降者无数。

    太史慈与许褚、陈到、张得梅、伍旭等将,引领众精骑紧缀着军心已乱的袁术大军,一路追杀而去。

    却说袁术在众亲卫的护卫下,亡命逃回慎县。忽见前方一军摆开,中间一将挺枪跃马,拦住去路。

    袁术见得这将身长八尺、青甲白袍、手仗四海游龙枪、腰悬艳红宝雕弓、只惊得宝剑落地,失声惊呼:“东莱虎将太史慈!”

    太史慈闻声望去,见是袁术亲至,“呔!”的一声虎吼,挺枪跃马直奔袁术而去。

    只惊得袁术空手连呼:“快,给我拦住他,快拦……”

    其声犹未毕,孙策与纪灵双双打马而至,孙策扬声大叫:“可速奔下蔡!孙某断后。”

    袁术心方稍定,急忙引军夺路向东南方向而奔;其后纪灵急急打马相随而去;太史慈挥枪赶来,孙策挺枪相迎。

    两将正枪来枪往的大战之间,袁术麾下大量的败军边狂叫着:“快走,敌人的精骑追过来了!”;边迅速的涌了过来,冲散了两人的大战。

    孙策乘机拖枪打马的引着败军,向东南而走。太史慈追之不及,乃于马上引弓射之,去皆被有所防备的孙策挥枪隔过。

    是日袁术军大败,华飞麾下诸将全力抢夺马匹、兵器、旗帜、俘虏等物。最后华飞命诸将,各自引兵依令而行。

    张勋闻得西南大乱,正于慎县上急张观望之时。忽见得西南方,太史慈引弓策马;西门前,许仲康跃马挥刀;西北方,陈叔侄挥枪策马;三将各自引军驱使降卒,漫山遍野而来。

    强勋见状大惊,急率军奔东门弃城而逃,华飞遂兵不血刃的拿下颍水重镇——慎县。

    随后,华飞急命陈到统军驱使俘虏们打扫战场;并在徐盛的协助下搬运物资过河;重镇颍上县城。

    自己却与太史慈、许褚、张得梅、伍旭、引速度快的精骑们,迅速渡河北上,疾奔兵力空虚的固始县城而去。

    万幸的是,当华飞引军奔回固始县城时,浓烟依旧、一切不变。

    刘备和引军来援的夏候元让,一如华飞所认定的,两个和尚抬水吃一样的谁也不肯吃亏。并没有派人探查情况,而只是一味的固守新阳县城。

    华飞见状冷笑一声,转头吩咐道:“子义!派人去通知子仲,我军的目地已经达成。命他继续纵火放烟,为叔侄多争取些时间,一旦敌军有动静不要冒险,马上收兵回来。”

    太史慈奉令自去安排。

    是夜华飞正转着佛珠自思,此番大战之后,依袁术睚眦必报的性格,必然会再调精兵北上,来报复于我。

    只不知,那刘表会不会乘势发兵,攻夺袁术的庐江郡,以达成本次目标所在的——分敌之势?”

    却听得张得梅急步到来,抱拳禀道:“主公!叔侄派人送来,本次慎县大战的情报,经我等统计,本次大战的所有情报,已全部出来了,您要不要听一听?”(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