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43章颍水河畔酬知已 求支持!

正文 143章颍水河畔酬知已 求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悍勇伍德在粹不及防之下,中了张飞的第一绝——‘大嗓门神功’,只一愣神间,张飞的丈八长矛已至胸前。

    好个伍德,真不愧是身经百战之辈,间不容发之际在马背上猛的一个闪身,‘哧啦!’声响,锋利的长矛穿破护身甲紧贴腋下而过。

    伍德只觉得腋下一寒,随即便是强烈的刺痛感传来。他心知自己已经负伤,浓郁的血腥味中强烈的疼痛感,却更加激发了他的凶性。

    “死!”大吼声中,他不管不顾自己肋下的锋利长矛,猛的挥刀便向张飞脖子砍去,竟是不管不顾的要拉着张飞一起走。

    张飞被这种打法给吓了一大跳!他见过浑人,可他没见过这等完全不要命的混人。

    “找死!”雷鸣声扬,张飞吼得伍德再次微愣,自已却双臂急速一个收缩,沥血长矛闪烁艳红之色‘唰!’的,迅速自伍德肋下急速收回。

    锋利两开的矛尖自伍德肋下收回时,顿时带起一逢飞溅的艳红血雨,伍备的肋下登时血肉模糊。强烈的疼痛感,刹那间刺激得伍德发狂。

    “啊……给俺死!”

    寒风里、白雪内、伍德晃头乌发乱飘、咧嘴大叫声中,双目尽赤的一刀狠狠劈落。

    然而只缓得一缓,张飞的长矛已收,但见其手臂急抬间‘当!’的一声金铁交击声响,暗红色的火星在飘飘白雪中四溅。

    “匹夫受死!”

    张飞架开伍德奋死一击,迅速策马拉开距离,长矛挥动间只管以长击短,利用家伙比人家长的特点,招招直取伍德要害。

    “无耻匹夫,有种莫逃!”

    伍德厉叫声中拖半身的艳红;带漫天的腥味;只管策马挥刀力架长矛,只********的要逼近张飞,去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阵后总指挥陈登,见得伍德带伤,急令徐开上前相助,又命麋竺在后以弓箭支援二将。这才堪堪的敌住了张飞。

    奈何这边阵势刚稳,寒冰微结的颍水东岸刘备见得二弟威猛,已拦下敌军大将,乃急挥剑叱令全军渡水。

    陈登转目处,见得伍德、徐开、麋竺三战张飞,犹自拿之不下。更让他心惊的是,他见得伍德手臂、肋下、大腿数处皆红,显然已是身中数矛。

    虽然悍勇无比的伍德,犹自狂吼力拼;然而在这般失血又力战之下,却显然是再也无法支持得了太久。

    陈登身边已无一将堪用,他眼望前方刘备已挥剑当先的渡河,自己麾下的精兵们缺少了猛将坐镇,必然死伤惨重。

    伍德势危、麾下将伤、陈登眼望寒空,漫天尽是冰凉!

    “主公别了,鹏展保重!”暗道声中,慷慨陈登怒拔剑,北风寒、悲歌起、陈登弹剑高声作歌:“漫天冰雪逼汝南,一腔热血洒颍水!徐州陈登捐躯去,不负情义酬知已!”

    苍凉悲壮的歌声中,麾下万余精兵人人心生感慨。

    陈登挥剑大呼:“弟兄们!今日汝南危急、主公危急!尔等若有念主公往日相待之情、赏识之厚者,可随我陈登死战不退,拼将一死护住主公后撤之路!”

    “杀!死战不退!”

    “拼了,不负情义!”

    众军声嘶力竭的吼声中,陈登挥剑引身边警卫精英,冲阵而出,先临颍水。刘备大军涌上,两军奋力厮杀。

    心存死志之下,陈登奋死力挥剑怒战刘备,身中数剑犹自死战不退。凄厉惨叫声中,漫天箭雨飞射,被红血腥风刺激得发狂的众军,狂吼怒战。

    霎时,滚烫的热血泼洒着,冰寒的颍水西岸!陈登等人虽然奋力死战,终究难敌刘备势众,在刘备三兄弟带头冲击之下,华飞军渐渐的军阵混乱起来。

    蓦然‘呜……呜……’阵阵号角长鸣,旌旗招展中两列精骑在‘轰隆隆’的闷雷声内,冒着冰寒如刀的北风到来。

    “刘备贼子,安敢伤我兄弟!众军听令随我杀光贼子,为兄弟们报仇!”

    怒吼声中,子义挥枪;恨叫声内,陈到策马。六千精骑见得自家兄弟死伤累累,登时恨欲狂、怒满胸膛!

    ‘梆梆……’弦响,皆是怒气崩发,‘咻咻……’连声,尽为复仇之箭!风如刀、箭似雨六千精骑放箭策马,紧随着太史慈、陈到冲阵。

    颍水河边、万马奔腾、十万军内、两虎扬威!子义弓开月满月缺,虎将箭发疾赛流星!只一轮弓弦急响,十二枝白羽尽出。

    “呔!”力吼声扬,武圣挥刀;‘叮当’声急,青龙御风;“哼!”闷哼声起,关羽着箭。

    青龙刀重难抵急箭,关羽怒睁凤目,张嘴怒叱:“贼子无耻,竟用暗箭伤人!”

    “伤你又如何?杀我兄弟者,死!”

    怒叱声内双目尽赤的太史慈负雕弓,执银枪、一马当先而至。掌中四海游龙枪动,霎时,枪如电闪、势化惊涛!

    “吾岂惧你!”咬牙痛恨声起,关羽弃了许褚,挥青龙、策瘦马、拖一条受伤的左臂,挥刀怒战太史慈。

    许褚见状挥刀欲攻,太史慈大叫:“仲康速去宰了那刘备匹夫,这个胖子让给我来,我今天非得弄死他不可!”

    许褚闻言提刀策马,睁怒目、张阔口:“歹贼刘备受死!”虎吼声中,带一身凛凛虎威直奔刘备杀去。

    另一侧,陈到见得伍德全身尽红,一时他的双目亦是尽泛红光。其心情之激动程度,却是可想而知。

    只是他为人素来寡言少语,当下一不吼、二无声、只管马到枪出‘咻咻咻……’的枪出如电,扬手照着张飞就是一通疾扎。

    察觉劲风临体,听到破空声急,张飞大惊之下慌忙挥长矛急挡。

    ‘叮当叮当’的好一阵乱响,张飞边手忙脚乱的急架着,陈到的连绵不绝攻势;边放声大吼:“呔!无耻鼠辈,就只会以打少呼?有种和你家张三爷单挑!”

    “挑你姐、单你妹!”

    陈到心中怒骂,手上不停。只一味把手中的宝枪,使得疾如万蛇吐信,天星乱坠般的全力埋头狂攻。

    张飞连挡数枪之后,被陈到攻得大怒,狂性暴发之下放声雷吼:“竖子!你家张三爷和你拼了!杀!”

    怒吼声中,他舍了重伤的伍德和打游击的徐开,不管不顾、不招不架的一矛直奔陈到咽喉刺去。

    陈到紧闭双唇、眼神发冷、双臂动处宝枪倒转,‘呜’的一声闷响,枪势划圆、枪尾‘当’的架开张飞矛尖;

    陈到手臂动处,顺势拧雄腰、送力臂,‘哧!’的一声轻响,锋利枪尖疾如电闪般的划破长空,急奔张飞刺去。

    这一式‘顺水推’形格而势短,突兀又忽然,直惊得张飞环眼瞪得滚圆。他大叫一声:“呔!”抖动长矛便待招架。

    好死不死的,远方的麋竺却正好一箭射至;打游击的徐开也一矛刺来;更可恨的是,已倾向于迷糊中的伍德,竟也狠狠一刀挥来。

    悍勇无敌的张三爷,一瞬间就要在这,三般兵器一枝利箭的夹击中跳舞……

    好个张飞不愧是被后世人称之为‘万人敌!’,森冷长矛舞动间,挡住大刀、扫开利箭、顺带着还拦下了徐开的疾刺。

    忙乱中却听得‘噗!’的一声刺肉声响,随即便闻得张飞“嗷!”的一声虎吼,腥味起处、热血飞溅、竟已是受了一记枪伤。

    却是这陈到的枪法,那当真是又疾又快、既阴且险、他见得张飞长矛舞动,紧守身上各处要害,枪至半途,竟然中路变向的向张飞大腿刺去。

    张飞在忙乱之下,着实拦之不及,被陈到一枪狠狠的捅入大腿之中,登时血流如注。

    剧痛之下张飞张嘴咆哮,挥长矛便待要寻陈到见个死生。却听得寒风中,传来关羽惊惶至极的惊呼声:“兄长当心!”

    张飞闻声大惊,且顾不得抽枪自退的陈到,急抬眼望,正见得许褚挥刀急如风、猛的似虎的向着双剑舞动逼得陈登步步倒退的刘备而去。

    刘备有几把刷子,他张飞的心里,那可是清清楚楚。要说打打陈登或是一般勇将,那还是可以的。可要是对上许褚这等猛将,那可当真是送羊入虎口也。

    “兄长速退!”

    张飞只惊得亡魂皆冒的放声大吼着,策马挥矛的带着一路的血迹便向刘备奔去。

    陈到一个不慎,竟然拦之不及,乃在后策马扬枪急追,口中大喝:“兀黑厮!且留下命来再走不迟!”

    张飞心急刘备之危,哪里有闲功夫搭理于他,只一味打马吼声如雷的急奔刘备而去。

    刘备正在大战中,突闻得两个兄弟的连声急叫,急抽空抬头望去,正见许褚怒目挥刀将至。

    刘备不久前却刚在那符离城下吃过许褚的大亏,见得他杀来,不由得便心生慌、意便乱、其心中自知绝不是这许褚的对手。

    乃大喝一声逼开陈登,急急抽身退入大军之中。许褚策马杀到,挥刀便把刘备众军杀得如切西瓜般的,艳红一片。迅速杀开一条血路,纵马挥刀直取刘备。

    而此一时,在汝河之北的西平县城,为了抢夺华飞麾下的军工坊,却有另一番大战,已经展开。(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