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44章颍水退西平战起 求支持!

正文 144章颍水退西平战起 求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刘备闻言大喜,急向着关羽倾上身问道:“哦?二弟有何妙计,可速速道来。火然?文???w?w?w?.”

    关羽看了一眼在右,俯身至刘备耳旁,一阵窃窃私语。直听得刘备是眉开眼笑。

    而此一时,张飞正因又接到敌袭的消息,而气得“哇哇”大叫着,引军直奔符离县城。

    太史慈所率领的两千精骑,一路往东疾行。铁骑狂潮所过之处,不时有黑烟冲天而起,刘备的运粮线受到了,空前的致命打击。

    华飞的谋划,正在顺利的进行中。以骑兵之精锐打这些个运粮的杂兵,那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异样的痛快感,也使得太史慈和精骑们,都是感到异常的兴奋!均觉得,能跟着这么个主公,当真是修来之福!

    然而,他们不知道,一张针对着他们,想置他们于死地的大网,正在悄悄的展开。

    曹操,接到了刘备的急报。在得知华飞设下了,假冒他的麾下抢刘备粮草,想祸水东引给自己后。

    吃过不止一次亏,上过不仅一次当的曹操,只气得一张白脸都为之胀红。心中也更加的坚定了,坚决铲除华飞这奸诈小子的念头。

    随即,他便把情报说给随行的荀攸听,并询问荀攸的意见。

    荀攸略作沉思之后,张嘴就想说:“主公!可答应刘备的要求,派出精骑追杀太史慈所部。”然而,话至嘴边,他却又硬生生的止住了这个念头。

    他是个智慧极高的人,很清楚的知道追杀,固然能使得敌军受损严重,却不一定会致命。

    曹操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乃伸掌看着他问道:“公达!你有话但讲无妨,却为何吞吞吐吐耶?”

    荀攸又侧头,沉吟了一会,才抱拳对曹操说道:“攸正有所思,累主公久等了。”

    曹操一挥衣袖,道:“无妨!却不知公达所思何事?”

    荀攸戟指踱步的沉吟着道:“攸最近听说,这华飞麾下的骑兵们,可个个都是善骑射之辈。而我军中虽也有精骑,却大部份皆不谙骑射。攸只怕要是整不好,那指不定……”

    “嘶!”曹操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即领悟着也戟指地上,接道:“你是说,偷鸡不成蚀把米?”

    荀攸点了点头,却不说话。

    曹操收指负手的皱眉,沉吟了半晌。才缓声说道:“公达言之有理!可是,我军现与刘备有同盟之义。他来相求,若是不助的话,只怕说不过去呀!”

    荀攸与他相处日久,见其形而知其意。心中知道他恨极了华飞,乃至于进而有所忌惮。所谓助刘,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当下他也不拆穿,看了眼左右,乃趋步上前至曹操耳边,轻声道:“既然刘备前来求助,主公何不……”

    曹操听完,“哈哈”大笑着拍掌连赞道:“妙计呀妙计,公达果然厉害!”

    荀攸退步抱拳,口中连道:“不敢当主公之赞,主公您过奖了。”

    曹操随即袖叫曰:“来人!”

    当夜,数骑令兵带着刺骨的寒风冲出曹营,疾奔新阳县城而去。刘备得报后,派遣数骑径取慎县。

    在敌军谋划着要置太史慈于死地时,身为其主的华飞,掌中的佛珠亦同样没有停止过转动。凌晨时分,伍旭奉令再引精骑两千渡河东进。同时徐盛接到华飞密令,水军随即进入临战状态。

    许褚策策马提刀,急奔华飞总部听调。陈到令刘辟、龚都紧守颍上县城。提枪上马疾奔固始县城。

    二十六日午时,寒风复起、彤云密布、曹刘袁三路联军调动兵马。陈到与许褚到达固始县城,固始县的万余精兵,尽数进入临战状态。

    二十七日上午,西风风起、中雪飘飞、天气极冷。根据荀攸提出的,用南北两路精骑合击敌军骑射之骑,以长矛坚盾拒骑,用利箭杀敌的策略。

    联军步卒奉令百步一团,连成一条横线,向着符离县城缓缓列阵而行。

    北面曹操出动精骑近万,在夏候元让的率领下,由北向南直取符离县。南面袁术精骑尽出,与曹军遥相呼应。

    霎时,十万联军以步兵在后,精骑突击的方式,呈扇形,向着三百里外的符离县城推进。

    而此时,张飞引麾下近万精兵,已一路急追了太史慈近三百里路程,到达了山桑县的地界。

    眼见得再过去就是符离县城,张飞“哈哈”大笑着吼道:“恁娘的!老子看你这回还能往哪跑?不信尔等还能牛上天去。”

    太史慈正率精骑们,缓缓的吊着张飞的步兵前行间。忽见得前方五千余精锐步卒摆开阵势,长矛与刀盾夹杂在前,正由东向西缓缓推进。

    太史慈见状睁虎目,暗呼:“不好!”

    他善统率骑兵,自知这长矛厉来是轻骑兵的克星。像敌军这般列阵缓缓推进,如果后面再加上利箭射击,那自己的这两千精骑,绝对讨不了好去。

    正在此时,身后不远处响起了张飞猖狂的大笑声:“哈哈……好你个简宪合,身为文官,居然也敢引军出城!当真是让俺老张高看了你也!”

    在两军中间的太史慈闻言,瞪双目失声奇道:“捡线盒?这么奇特名字的人也有?莫非是衣匠出身的人呼?”

    前方一人大声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捡线盒?我乃简雍是也,我本姓耿,幽州人非把耿说成简,我就随大众的改姓为‘简’了。你个贼将倒好,又给老子改姓捡?你究竟想让老子改几次姓呀?”

    张飞闻言“哈哈”大笑,太史慈却不理这人,姓耿姓简又或是要姓捡。

    他见得形势不妙,判断了下风向。乘敌两军未合之时,挥弓“哈!”的一声大叫,率全军加速疾奔东南方向而去。

    张飞见状大叫:“混帐!贼子想跑,给俺追!”引军挺矛急追。

    简雍见状宝剑斜挥大叫:“全军散开,力阻敌军!”五千大军闻令而动,急速分散开来,刹时根根长矛尽指长天,森冷矛尖待饮热血!

    张飞在后面急得放声大叫:“当心,他们会骑射!”

    简雍闻声,吓得眼珠瞪圆!他乃是刘备的老乡,当然会‘骑射’的骑兵是有多么可怕。

    急忙跳脚大叫道:“什么?快阵形收缩,盾兵注意防护……”

    然而,迟了。马为地上风,侵掠如火!只一阵‘邦咻’连响,两千利箭穿空;简雍来不及防护的长矛兵们,霎时在“啊……哦……”的凄惨叫声中,处处热血飞溅得阵形大乱。

    太史慈兵行迅速,引军成锥形阵,乘乱冲入敌军阵中。只一个冲刺,便彻底的给简雍来了个凿穿。

    随即,便在‘轰隆隆’的马蹄声中,扬长而去。只留下张飞和简雍,面对着一地的伤兵,欲哭无泪。

    简雍见得自己麾下死伤惨重,心疼得剑指张飞骂曰:“张翼德你个混帐东西!敌军会骑射,你竟不早点说?”

    张飞闻言,伸手挠着头呐呐着道:“俺哪知道,他会突然冲锋呢,他冲得太快了,俺这哪有时间说吗?”

    简雍闻言更怒,瞪眼跳脚骂曰:“没时间说?那你还在那边咧着大嘴笑根毛?你笑你……”

    张飞见他暴怒,骂得喋喋不休,乃伸手挠头默然无语。他虽凶暴,对名士却是极为尊重的,且他知道这简雍,那是对谁都不怎么买账的。

    别说是他了,就算是对他兄长——刘备,也是照样的该咋咋地。加上他自知有错在先,当下只能是硬着头皮,挨着暴走中的简雍狂骂。

    简雍正骂得解气时,忽闻得‘轰隆隆’的马蹄声复响。

    急与张飞举目望去,不由得转头瞪着张飞,失声问道:“什么?他个混帐东西不是已经跑了吗?这怎么又他娘的回来了?”

    张飞被骂得心头火起,正忍得难受间,听到这么一句。一瞪眼道:“俺哪知道?你不会问他去?”

    简雍一缩脖子,心道:“你当老子傻?我这跑上去问他,那还不得被他给射成马蜂窝了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