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46章 桐柏一将千古冤

正文 146章 桐柏一将千古冤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冬,十二月щww{][lā}汝河上游冰凝,伏牛、桐柏两山尽披白雪。在徐盛水军的接应下,全军撤过汝河西岸的华飞,引领大军与曹操隔河相对。

    此一时,华飞在遭遇背叛与突袭后,计点军马。发现北路大军损伤极重,一万五千人的部队,仅余得六千余人归来。

    更让他心痛的是徐开所部,和奉令镇守汝阳的两部屯田兵,上万的兄弟手足尽没于此役。其它各部屯田兵,亦皆有所损失。

    眼下他麾下的精兵唯余得不足四万之数,而八部屯田军的总和也已不足两万人。两部相加,其总兵力已不足六万人。

    而根据警卫们的情报,曹操在得到兖州接应后,已尽调其麾下的十万大军,尽皆屯于汝河之北的濯阳县城,对着南岸的隧平县虎视眈眈。

    北面的曹操不仅仅是占据了兵力上的优势;更是陈兵于北岸,占据了西北风这个天之利器;且其麾下谋士众多、猛将如云、

    另外,刘备在整顿了败军之后,也已率领着四万余的徐州军西来,正屯于平舆一线。

    据情报所知,徐州曹豹已再次搜刮了徐州大族的私兵,为刘备再增大军三万人,正启程西向平舆县城。

    预计刘备的兵力将会达到七万余人,然而,他的麾下并非是百战精兵,在华飞看来了,刘备真可怕的,还是他有那两个万夫不敌的兄弟。

    这两路大军的总兵力,目前就有十四万余之众,将领方面更是有着,关羽、张飞、典韦、夏候兄弟、曹仁、乐进……这令得华飞极为头痛。

    然而,生活有忧必有喜!正当华飞愁眉不展的望着远处,在白雪纷纷中矗立于汝河北岸的濯阳暗自发愁时。

    身后传来一声“主公!”的轻唤,令得他转头回身。却见得身长九尺的何曼身边,站着一个身长七尺余的红脸少年。

    华飞见了这少年,顿时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和忧愁,伸手就问:“你就是文长?”

    红脸的魏延见得华飞动问,连忙上前一步抱拳施礼答道:“回府君的话,小子正是魏延魏文长!”

    “文长快快请起,在我这里不用多礼!”华飞快步上前伸手相扶着问道,“文长既然来到我的军中,又帮助我安全的带回了漯河的金城所部,想来当是已知道我的心意。”

    说着他松手转着佛珠,在淡淡檀香味中问道:“却不知文长可愿意来帮助华某,为这天下的百姓们尽一番心力?”

    “承蒙主公看重,派遣人员专们于家中久候魏延,延之心中感激不尽!”说着他略停了一下,突然再次抱拳深施一礼,高声叫道,“义阳魏延参见主公!”

    “好!好!好!”华飞连道了三个好字,满脸笑容的忙伸手相扶着道,“我得文长相助,实乃一大幸事。”说着,他看着眼前这年方十六的红脸汉子,不由得感慨万千。

    世人皆知魏延英勇善战,又或是以为魏延脑后有反骨,乃是个不忠之人。却不知道这个出生于河南桐柏的汉子,实际上是个集忠、勇、仁、义、智、于一身的真英雄。

    华飞知道,历史上的事情很难说得清楚。然而魏延并没有投靠曹操,这也是事实;因此说他不忠,实在莫大的冤屈!

    能征善战是为其勇;善待士卒是为其义。另外不为人知的是,这魏延不仅上马能治军,下马却也能治民。

    他在任汉中太守期间,把个被曹操两迁人口之后,几乎成为无人区的汉中,治理得井井有条,这难道不能足以说明,他也有着一颗善待百姓的仁心吗?

    至于,他后来献策诸葛亮,要亲引五千士卒,出子午谷进取长安之事。华飞觉得虽有些冒险,却也不失为一条妙计。

    公平而论,子午谷乃是秦岭连接西南六道之中,最为险要的一条险道。在历史上,确实就从来没有人能偷渡成功过。

    然而,前人失败并不等于后人就不能成功。当时镇守长安的乃是夏候楙,此人并无用兵之谋略,魏延针对敌将提出这种建议,不能不说他是个有勇有谋的人才。

    像这样一个有勇能谋,又能打仗又能治政的文武双全型人才,却生生的被人说成了反骨仔,并最终死于自己人的手中,这不能不说是个千古奇冤!

    想着,他看着眼前的魏延,深深的为他的遭遇,感到极为的不平!并暗自立誓,要让魏延这等难得大将,在自己的手中,绽放出本就该属于他的光彩。

    想着,他移转目光向着魏延的脑后望去,想看一看诸葛亮所说的魏延脑后有反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果不其然,他入目处就见得,魏延的脑后高高隆起,看起来好像确实是比别人,多出了一块“问号”形状的骨头。

    “主公!延因出生之时遭遇难产,故此脑后形状怪异,还望主公不要……不要……”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后脑生得与众不同,实在太有特色,致使得魏延有些自惭!见得华飞看他的脑后,不由得抱拳低头着,呐呐说不出话来。

    华飞看出了他的意思,伸手拍着结实的臂膀笑道:“文长!上天赐你身带问骨,这是让你凡事多看多问、多思多想、这是天大的好事,又有什么好惭愧的呢?”

    嘴里安慰着不安的魏延,他的心中却暗自的啐道。

    “他娘的个诸葛神棍,人家这明明是难产所致的头骨,你非得说成是反骨。你既素识阴阳五行八卦之术,难道却连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等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思及此,他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需知盛名之下无虚士!这诸葛亮乃是不世出的大才,像他这种人虽有些爱装神棍,却无疑是个超一流的智者。

    他既然说魏延有反骨,那就肯定不会无地放矢,必然是事出有因。然而,绝不是像他嘴里所说的寻样,是从脑后这个问骨判断出来的。

    那么,他是因何而说魏延久后必反的呢?华飞盯着魏延看了半响,奈何他对相术这门知识,所知着实不多,终究一无所获。

    他刚刚才因何仪之反,而落到如此田地。不仅没能顺利的夺取淮南,还落得在此死抗曹刘联军的地步。

    其心中,不由得对这“反”字极为敏感。思虑再三,他决定还是先把魏延带着身边,暂时让他充当自己的警卫统领为佳。

    一来可以慢慢观察思索,诸葛亮为什么要说魏延久后必反的迷题;二来魏延年轻,正可以让他先跟着自己好好的学习一番,将来也好去独挡一面的为自己分忧。

    思及此,他扔伸手搭着魏延的肩膀,对头带反骨的魏延说道。

    “文长啊!别的人或许是十八武艺样样精通,我呢却是个休说精通了,就连稀松都沾不上边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说着他略顿着,又道:“眼下正当大乱之时,我极需要有个像你这样的勇士,来保护我的安全,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屈就我的警卫统领呢?”

    魏延年纪虽小,却极为聪明。闻言自思:“主公的警卫统领,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担任的,这可是把我魏延当心腹来看待啊!”

    思及此,他连忙抱拳高声道:“谢主公看重,延誓死捍卫主公安全!从此往后,只要延在主公就在,延即便万死也誓不会让敌人,伤害到主公的一根寒毛的!”

    “哈哈……”华飞放声大笑,开心至极的拍着魏延的肩膀,连声道“好!”

    开心过后,他又和声对魏延问道:“我听说文长善于用刀,可惜却没把好武器,对夏候渊一战,更是把手中的大刀都砍缺了。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主公!”魏延挺起胸膛高声道,“延的一身武艺,乃是个野路子,都是自小在这莽莽桐柏山中打猎练出来的。”

    说着他略停着续道:“延不仅会使刀,还会使枪、剑、戟等各种武器,而且延还能射得一手好箭法。”

    说着他低头“唉!”的叹了口气,眼眶微红的哽咽道:“只可惜,延自幼便父母双亡,打小就自己一人孤零零的讨生活,却是无钱置得一柄好武器,倒让主公见笑了。”

    华飞听他说起身世,方才知道他孤苦零丁,无亲、无故、无人疼爱,自思他一人生活在这乱世之中,正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不由得动情的说道:“文长不要伤心!你到了军中自然明白,咱们这里的人全都会是你的兄弟姐妹,我华飞更是会像个长兄般的疼爱呵护着你。”

    说着他一挥手对何曼道:“何曼!既然文长还没有乘手兵器,你又用不惯那一把得自纪灵的三尖两刃刀,可拿来给文长看看。”

    何曼拱手应“喏!”自去,不一会儿便一手棍一手刃的,拎来那把重达六十二斤的三尖两刃刀。伸单臂直举到魏延面前道:“给你!”

    魏延伸手接过,单手称了称重量,却是不轻不重刚刚适用。举着舞了两个刀花,又举起三尘两刃刀细看一番。

    却突然,自那一双朗星般的双目中,直放出异样的光彩来。更是失口对华飞惊道:“这这……这把兵刃,主公却是自何处得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