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59章 兵进江陵窥西川

正文 159章 兵进江陵窥西川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却原来,麋竺与王连皆是善于相马之人。△,他们见得此马浑身尽白,唯独在那双眼之下,马额正中却生有一簇旋毛。远远的望去,便似眼生泪槽一般。

    麋竺与王连对视一眼,王连抢先开口道:“子仲!既然你识得此马,那便由您来对义说明吧。”

    麋竺以指虚点王连笑道:“好你个文仪,忒也狡猾!明知武将皆爱宝马,你亦识得此马,却要竺去做这恶人耶?”

    王连冲着麋竺笑得两眼尽眯,却只不答话。正在此时,太史慈听得两人惊呼,已牵马至二人身前,开声向着麋竺问道:“子仲!你二人何故惊呼?”

    麋竺见得太史慈向他询问,恨恨的瞪了王连一眼。王连心中得意,遂于马上“哈哈”放声大笑。

    麋竺无奈,只得亦苦笑着以手指着那神骏的白马,对一脸茫然的太史慈道:“子义!此马虽然神骏异常,可以日行千里,我亦知子义对它,定是极为喜爱的。然而……”

    “然而如何?”

    麋竺又瞪了王连一眼,才开口道:“然而,此马恐非将军所能骑乘也!”

    “为何我不能骑?”太史慈闻言大急,乃瞪目伸手的对着麋竺急声询问。

    “子义休急!”麋竺索性不再迟疑,乃对太史慈一礼高声道,“此马眼生泪槽、额生白斑、旋毛入口、乃是马中之极品,名唤‘的卢’者是也。”

    太史慈奇道:“子仲既言此马乃为马中之极品,却又为什么独言我不可骑呢?”

    麋竺“唉!”的一声长叹,于马上摇头道:“子义你不知道啊,相马经中早有明言,的卢马,若是奴乘则客死,主乘则弃市,乃是大大有名的凶马,是绝不可骑乘的。”

    太史慈闻言,登时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他知道所谓弃市,乃是一种在闹市执行死刊,并将犯人的尸体,曝尸街头的刑罚。

    而且相马经,那是极为有名的典籍,其中对马的评论大半皆准,却是容不得他不信。

    只是,这匹的卢宝马神骏异常,却叫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丢弃。一时却是牵着心喜的卢马,怔怔的愣在了原地,当直是取舍两难。

    王连见他为难,乃于马上笑道:“子义!你既然喜欢这马,便留在身边照料,只是不可骑乘便可。”

    太史慈闻言亦无可奈何,只得把那的卢马带在了身边。

    此时,另一边的陈到却已问出了,这拦路打劫的强人来厉。原来这两人乃是张武、陈孙、本是山贼出身,在襄阳一带活动,后来才归顺刘表并被封了官职。

    孰料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近日,因听得有大客商经过,便起了歹心。

    又因这太史慈名扬八方,更是近日方才兵败汝南郡,这张武便起了冒他之名,装扮成他的样子,一心想要借太史慈的威名来吓唬别人。不料,竟因此而命丧正主的箭下。

    是日,麋竺等人在处置了这一伙贼人后,便继续启程前往江夏郡。

    麋竺按华飞的吩咐,化名为安丰富豪王祖。并按着华飞根据黄祖贪婪成性的性格,而制定的计划,按部就班的以大量的钱财,和以分配利润的方法说通了黄祖。

    随后麋笠便打着黄祖的旗号,在江夏郡和黄祖合伙大做药材、食物、旅馆等生意。麋竺与王连经商有道,又有黄祖罩着,自是财源滚滚而来。

    而黄祖在麋竺生意开张后,也是日进斗金的笑得合不拢嘴。由此,麋竺等人遂在江夏站稳了脚跟。

    在半个月后,麋竺把生意向着江陵一带延展,华飞则是源源不断的安排着后续人员,暗暗的随着麋竺的商道,向着西川潜进。

    正月底华飞转移至荆州的南郡地面,开始调动大批警卫精英,秘密潜往西川,探听益州方面的消息。

    二月上旬,华飞军粮告急,其麾下的屯田军出现惶恐不安的情绪。华飞的知已,麋竺与陈登遂皆尽献家资入公,采购军粮以安稳军心。华飞亦亲自引诸将安抚,劝慰众卒不要慌张。

    虽然如此,仅余的两万余屯田军中,依然不时有人于夜间乘黑逃离,各级军官皆阻之不住。

    待得华飞得知消息时,两万屯田军已散去大半,仅余得不足一万之数。华飞担心主力作战部队,也会随之出现逃亡的情况。

    乃急把一直随在他身边中的四百军官预备营,只留百人于身边,把其余的三百人分派到各主力军中,协助诸将和士卒们交心谈话,以稳定主力部队的军心。

    华飞又因担心逃卒们,会泄露军队的行踪。遂连夜命诸将率领着余下的部队,向着白帝城方向悄悄的转移。

    这一夜华飞和徐庶,在一处临时的居住地,忙得焦头烂额。直至天明时分,方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却见得肤白貌美的张得梅,带着一身的细雨,匆匆的来到面前。对他微微一笑,转声报道:“主公!益州方面传来最新的军事情报。”

    华飞伸手急声道:“念!”

    张得梅对华飞一礼,双手展开情报念道:“阳城候、益州牧刘焉,统辖益州十二郡、一百四十六县。”

    华飞闻言心中就是一突!暗道:“这益州不愧为汉未三大州之一,管辖的县居然高达一百四十六个之多,无怪刘备据之能力抗曹操那么多年。”

    却听得张得梅又念道:“其手中有由三辅与南阳地区,流入蜀中的难民,组建而城的东州兵一支,兵力四万余人。另有其本部麾下精兵八万余,总兵力达十三万余人之众。”

    “嘶!”华飞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刘焉此人,华飞是知道他的。若不是刘焉建议朝廷设立,集军权与政权于一身的州牧一职,大汉只怕也不会乱到如此地步。

    所以在华飞看来乱大汉的罪魁祸首之人中,这刘焉必须也得算上一个。只是华飞万万料不到这刘焉,竟然屯积了这么多的士卒。

    无怪刘表会上奏长安,说刘焉有想自立为皇帝之野心了。看来,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刘焉,私造了高达千辆的天子才能骑乘的銮车,用来骑乘的问题了。

    刘焉的兵力如此之多,这令得华飞大感头痛。两万对十三万,那就不是五个打一个的问题了,而是他娘的达到了六个打一个的程度。

    加上这益州自古以来,便是易守难攻之地。正所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华飞的心中,难免的就为之有些忐忑难安。

    是日,张得梅在禀告完情报后,见得华飞已疲倦至极,却仍然强撑着与同样疲劳的徐庶,商议着益州军情,遂悄悄的退了下去。

    徐庶见得张得梅退去,乃起身抱拳对华飞一礼道:“主公!敌军势大我军恐非其敌,不若南取交州如何?”

    华飞眼望西北,缓缓的转动着掌中的佛珠,良久之后才开声道:“元直!刘焉的兵力虽然众多,然而这益州也不是个极安稳的地方。”

    说着他略停了一下,又续道:“益州之南面有南蛮时常作乱;西边又有西羌常常犯边;在其北部更是邻近长安;至于东面刘表的这个荆州,本就和刘焉不合,他更是要分兵把守。”

    徐庶闻言,皱眉沉思良久,才开口说道:“主公所论,固然在理。只是以我等这余得不足两万之兵力,若要强取西川,庶之心中委实难安。”

    华飞听了,在淡淡的檀香味内摆手笑道:“元直不要担心,我并没有要强取西川的意思,我的心中别有打算。”

    徐庶闻言欲问,却见得华飞摆手道:“元直不要多问,你只管帮我安排人手,把大军分批潜入江州附近便可。”

    徐庶见得华飞主意已定,无奈只得抱拳应“喏!”

    却听得华飞又道:“元直!我方才听得张得梅说,那刘焉的治所是在绵竹没错吧?”

    徐庶闻言抱拳道:“回主公的话,刘焉的治所确实是在绵竹没错。”

    华飞挥手高声叫道:“那就好!”

    瞬间,便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并没有失误。于是便信心满满的和徐庶,就针对派兵遣将方面的诸项事宜,展开了详细的商议。

    忙碌中的华飞,并无从知道一件事关他,终身大事的事情,正在悄悄的发展中。(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