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60章 楚山三月伤别离 求支持

正文 160章 楚山三月伤别离 求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春二月下旬,华飞在认定自己的判断无误后,传令潜伏于西川的警卫精英,继续探听详细~щww~~lā

    同时命令陈到为主将,龚都和刘僻为副将,率领六千精兵保护着麋竺、王连与陈登先行。

    这一路人马以陈登为行动总指挥,打着‘江夏商行’的旗号。带上了大量的山核桃、青皮豆、漆器等荆州特产。

    借口欲带这些特产前往蜀中贩卖,并行收购蜀锦等物。一路上和所过之地的蜀中的官员们,大打交道,创建了便于往来的商会驻地。

    阳春三月,华飞把中路大军分成三批,准备行进至荆门山附近。

    却不料一颗芳心深悬于他身上的,痴情女子张得梅。却因眼见得大军启程入川。自思,若再不动身只怕便再无机会,可以去为‘太平教’清理门户;为心爱的人儿出这口恶气。

    并且她自为华飞执掌情报工作以来,********的想要帮助,这个能帮自己和父亲实现心愿的人儿。

    经多方打听,她知道在北方还有很庞大的‘太平教’势力存在。眼下华飞势弱,正好自己可以先去看看这些势力,看能不能利用自己的身份,帮上华飞一把。

    又自思,华飞的身边已是人才济济,少了自己一个,不会影响到他的情报工作的。至于身体方面,华佗的医术比起自己是只高不低。

    思来想去,在诸般思量后,她终于夜间留下亲笔书信一封,命人在天明后交与华飞。

    却自带着伍德并三百名原黄巾力士出身的麾下,狠下心来离开江陵连夜北上,要去兖州刺杀那叛徒何仪。

    天明后,华飞得书大惊!他与张得梅乃是自生死边缘中,走出来的恋人。得知她竟然为了要帮自己,出一口恶气就率人深入那龙潭虎穴,心中如何不惊。

    连忙大叫着,派人四处去寻找张得梅的踪迹。

    却奈何佳人早已远离,诸军将遍寻无果,华飞惟余得一卷,满含着张得梅一片深情厚意的,殷殷嘱托冰凉竹卷在手。

    华飞举目东顾,惟见得一座楚山披着漫天的细雨,孤独的立于长江之畔。华飞忆起自和张得梅相识以来的种种柔情,不由得悲从中来。

    待要策马去追,只恐误了大事,却待不追,却又委实心中难舍。良久之后,华飞一声长叹,强压心伤的收起了满腹的离愁和担忧。

    急令徐庶接手情报工作,同时引领大军按照原定计划启程西行。华飞一路上闷闷不乐,随行的徐庶、太史慈和魏延等人,自是尽力开解。

    华飞不想他们担心,乃强颜欢笑。却无奈谁都看得出来他在心伤。

    大军一路行进中,偶过枝江县地面,却见得有一队送葬的人马,于漫天细雨中抬着一口薄棺向着虎牙山方向缓行。

    一名青年手扶棺材,直哭得肝肠寸断。想是,心伤其亲人之逝。

    华飞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场景,再次勾起满怀的离愁!乃自思:“他这是死别,自此与亲人阴阳殊途。我却是生离,今生不知是否还能勾得相见?却不知究竟是谁比谁更心伤一些!”

    他越想越是心伤,终于悲从中来。乃轻声对徐庶等人道:“人生最大的悲伤,莫过与生离死别!我本不识得此棺中人,却偏偏让我遇上了,这便是缘,且让我送他一程也好。”

    说着遂下马赶至青年的另一边,跟着他扶棺而行,借机狠狠的伤心了一番。徐庶等人眼见他心伤,亦是纷纷的红着眼眶,牵马随行。

    华飞正与那青年,各心各伤的扶棺一路前行时,却不料行不到半里路程,送葬的人马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却原来早到了风水宝地。

    华飞怔怔的看着那一口薄棺入土,却如同见得自己的爱情,也即将随之埋葬一般的伤心欲绝。乃随着人家捉了两把土,道一声:“一路走好!”轻轻的扬入坑中。

    说罢,强自收拾了心绪,转身便待离去。却见得那青年,红着一双眼睛站在细雨中,对华飞施礼动问道。

    “尊驾一路引人相送我兄,执意甚诚既悲且伤!请恕霍某眼拙,却不识得尊驾,不知尊驾是否与我这苦命的兄长有旧?”

    华飞只闭了双眼,摇头不答。

    那青年又抱拳问道:“尊敬之名讳可否示下?”

    华飞心伤之下,只觉得脑中迷蒙蒙的,一心只想着要早些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却见得青年一再动问,乃挥挥衣袖顺口轻声答道:“华飞!”

    只这两个字一出,场中数人大惊!太史慈与徐庶急对望一眼,徐庶高声叫道:“子义、文长、与众兄弟动手,今日在场之人一个也不许走漏!”

    太史慈和魏延闻声,各挥兵刃指挥着三千军士,‘呼啦’的便把这数百人给围了个瓷实。那送葬的队伍,见得如此情况,纷纷大惊失色。

    亦有两,三百人自身上‘呼!’的擎出兵刃在手,却是长短不一、各形各色、端的是刀枪剑戟样样皆有。

    这伙人想是突遇惊吓,纷纷近刃作势,大呼小叫着张牙舞爪相向。

    华飞的麾下们,却皆是历经血战余生之人。眼见得对方拔刃相向,虽仍是鸦雀无声,却皆自双目中放出精光来。一时,双方剑拔弩张。

    太史慈突出军前挥枪高叫:“全都别乱动,我们就不会伤害尔等,若是乱动时,就休我等手下无情。”

    华飞见得大军尽动,脑中瞬间恢复清醒,乃挥手高呼:“都给我住手,把兵刃放下,不要伤害到无辜之人。”

    那青年亦同时放声大叫:“全都不要动手,且稍安勿燥。”双方主事者开口,这才即时的止住了一场即将爆发的无谓争斗。

    华飞止住众军后,把佛珠举到鼻端,深深的吸了一口含着檀香的味道。心中暗自责骂自己:“怎可为了一已的感情私事,而如此迷糊的险些坏了大事。”

    责怪完自己,他用力摇了摇头,努力使得自己的头脑更为清醒。乃自思,眼下自己说出了姓名,行踪已经暴露。

    而身后却还有大军未曾离得这南郡地面,若是因此而被刘表所察觉,只怕免不了一场争端,甚至于还会坏了潜伏入川的计划。

    而且眼前的这些人,大部份皆是精壮之辈,送个葬都不忘随身带着刀枪,分明也不是一般的民众。

    不如且请他们随自己入川一行,并先对他们言明,待事后必给以银钱粮食等物,作为耽误生活的补偿。

    一来,不至于泄露消息。二来,也可使他们安心随行。如此一来,便算是两全其美了。虽说这帮人的家人难免会为此而担些心,却也实是无法可解之事。

    思及此,华飞便抬头待对那青年,说出自己心中的打算。

    却见得这青年怔怔的盯着自己打量,突然,施礼开口问道:“尊驾可千万莫要诓我,您可当真就是那为了救百万平民,而弃汝南郡于不顾的华府君呼?”

    华飞已拿定了主意,乃不作隐瞒的挥手笑道:“华飞亦不过就是个,一头双臂的普通人而已,我又何须冒他之名?来来来,我为你介绍一下。”

    说着他手指青盔白袍的太史慈等人,一一的为青年介绍了一番。

    青年见得他这许多杀气凛然,阵列严整的士卒,心中早就认定了他便是华飞。之所以有此一问,不过是为了安全起见罢了。

    待得华飞为他介绍身边之人后,心中更无一丝的怀疑。乃挥手招呼那些犹自手仗着兵刃,紧张兮兮的,在华飞的士卒对峙中的人道。

    “嗨!你们快些都过来,这位便是你们时常念想的的华府君当面了,还不都快些过来参见大人?”

    大叫声中不再理会众人的自己抢先转身,双手互拱着便对华飞深深的施了一礼。(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