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66章 许褚力战猛甘宁 三更求支持!

正文 166章 许褚力战猛甘宁 三更求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开山断江戟?”华飞闻言暗道,“好霸道的武器名!看来这甘宁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呐!”

    华飞看着城下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重庆猛将一眼,心中暗暗付道。

    “这甘宁是个义气深重、胆大包天的人。且他现在还年轻,正是个无法无天的年纪,若想要收服他,就得先让他心服才行。若是他不服的话,他身后的这帮人只怕也不会服,到时免不得要死更多的人。”

    思及此,他乃抬头远望,见得青翠群山尽披锦花。却又想到,早先安排下的计划,只怕再过不久便要发动。若是现在不缠住这甘宁,一会肯定会对计划的施行有所影响。

    他见得时间已不容自己多做考虑,乃在这三面环江的城头,对着甘宁高声叫道:“兴霸!既然你依仗一身的武勇,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山外有山!”

    言讫,他突然提高了声音大声唤道:“仲康听命!”

    “未将在!”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许褚,闻得华飞相唤,抱拳高声答应。

    华飞望着甘宁那在阳光照耀下,银光闪闪的大铁戟,自思:“在后世曾听说过这戟,乃是百兵之中的霸主,最是变化多端、霸气无双、最是难挡难防。”

    想着他乃低声对许褚轻言了几句,随即下令道:“令汝出战,城下这个狂妄的家伙。”

    “未将领命!”许褚闻得要他出战,乃双目放光的答应一声。却又对华飞问道,“不知主公是要活的,或是要死的?”

    “这个吗……”华飞闻言登时就为难了!这战场斗将最是凶险不过,一个不慎的话,那可就是生死两茫茫的事。他虽心喜甘宁之勇,却也不敢拿许褚的命来开玩笑。

    想着,他乃高声令道:“能拿则拿,不能拿的话,就斩了也没有关系。仲康!你只管全力以赴便可。此贼英勇无匹,你万万不可轻敌。”

    “喏!”腰大十围的许褚高应一声,转身提着那把‘虎口吞天刀’转身便下了城头。

    华飞心中不放心,乃又高声叫道:“文向!你的箭法极高,可率领千军去为仲康掠阵,千万不要让他有任何的闪失。”

    “喏!”徐盛闻令抱拳答应一声,转身又对身长九尺的何曼道,“眼下形势混杂,你勿必打起精神,全力保护主公安全。”

    何曼眼中神光四射,紧捉着手中的生铁棍,对着徐盛用力的点了点头。又长大了些的徐盛,这才放心的点起士卒,取弓在手的急步下城而去。

    华飞望着这个年方十七岁,却是最早跟随自己的小伙子的背影,双眼之中满是感激之情。

    正于此时,江州的西南城门在,令人听得牙酸的“吱呀”声响中,缓缓开启。城门开处,许褚跃马扬刀、吼声如雷的引军出城。

    甘宁闻声望去,见得这将极其雄伟。生得是面容雄毅、身长八尺、策马奔腾间,一袭虎袍披清风;两颗虎目射神光。隐隐间,竟似乎身带着一身的虎威。

    然而,他甘宁乃是个天不怕、地无惧之人。见得敌将到来,乃挥戟大喝:“敌将,可通名受死!”

    “呔!你这邪门的小子听真了,别到时见了阎王,竟不知是谁送你下去的?”许褚勒马挥刀大喝,“本将乃是谯县许褚、许仲康是也!”

    “你先人板板地!”甘宁大怒,挥戟策马的放声大叫,“老子倒好心问你名,你个龟儿子开腔就想送老子去见阎罗王?给老子看爬开!”

    许褚见得甘宁奋勇,清凉风中起烟尘的挥戟杀至,乃闷不作声的策马挥刀策马疾迎。

    城头上,华飞大叫:“擂响助威鼓!”

    两军前,沈弥高声:“抡起扬威槌!”

    刹时,急骤昂扬的‘咚咚’战鼓声,擂得群山尽应。江州城外、三江河畔、两将于万卒军前,策马对冲而至。

    “呀呔!”马头相近,甘宁嘴放厉声,扬手冲许褚便是一记‘分心直刺’。森冷戟尖,作螺旋急转之势,迎头便向许褚当胸刺去。

    “嚯啊!”许褚目射神光,虎吼声中力臂扬,宝刀疾速倒撩而起。“当!”的一声剧响,震得甘宁铁戟斜扬。

    火星四溅中,许褚“唰!”的顺手拖刀,拧臂就是一招“横扫千军”,夺命刀光如电光石火般的,便直奔甘宁腰间。

    好个甘宁,戟头被荡却犹自不慌不忙。但见其顺水推舟的搬戟头现戟尾,间不容发之际,铁戟划圆,“当!”的又是一声剧响,却同样的撩得许褚宝刀斜飞。

    此一时马头交接,勇甘宁厉喝声起,开山断江戟抡开胜惊电,式式抢攻;“当当”急响声内,猛许褚大吼声震,虎口吞天刀舞动起龙旋,寸招不让。

    艳红火星四溅间,丝丝焦味已冲天!两将奋一身神勇,刀来戟往的杀得沙飞并石走、风卷若龙旋。沙尘弥漫之内,众卒纷纷挥刃呐喊着,为自军大将助威。

    “甘将军,快用力砍死那个龟儿子!哎呀不好!快挡住!‘呼!’幸好接住了,把得老子给吓的湿了裆……”

    “许将军,加油弄死那个狂小子!哇草当心!速招架!哎呀……我地个亲娘,险些吓坏了我的小心肝……”

    众军乱吼惊叫声中,两将策马奔腾八个马蹄翻飞间,四臂翻飞。只杀得招招凶险无比,式式惊心动魄。

    直把那城头上的华飞,看得紧握双拳的捏满掌冷汗!两军前的沈弥,亦是看得瞪目切齿得,头脸青筋尽突。

    这两将尽是马快刃猛、招沉力强、直杀得天欲崩来,地将陷。转眼间已大战了五十余合。众人却分明见得这两将却是越战越勇,精神愈发抖擞、气势更是张狂。

    正在此时,那甘宁见拿这许褚不下,戟然突变。不再硬砍狂劈,而是变得忽啄、忽钩、时刺、时挑的变幻不定起来,招招尽锁许褚狂刀,倒是尽显戟法多变的特性。

    几在同时,许褚见得五十回合已过,却依然战不倒甘宁,却也记起了华飞叮嘱他的话来。

    “仲康!你的身重刀沉,战马又不够神骏。要是在五十回合内拿不下甘宁,只怕你的马力不够支撑。因此五十回合一过,你就要转变招式,只管给我尽力缠住那甘宁就行。”

    当下许褚为保马力,其刀法也是猛的一变。不再奋一身的神力狂劈怒斩,而是变为突斩、突捺、或掠、或拔的使起巧劲来,倒招甘宁拿之不着。

    这双将招式一变,顿时漫天尽显戟光似电,虚空唯见刀光如练!尽显出了,双方招式的精妙之处来。

    倒把个众军都给看得是目亦瞪口也呆;是眼中光乱闪,目内尽缭乱;反倒一时尽给看得,鸦雀无声。

    转眼间,两将又战了五、六十回合,犹自不分胜负。城头上的华飞,却是万分的紧张!

    他心知许褚实在是太强壮了,壮得腰大十围。自己又没有一匹好马,可以给他骑乘。在这般高强度的大战下,他跨下的那一匹瘦马,委实是难以支撑的。

    正当华飞,因担心许褚再战下去会来个马失前蹄,而挥手准备着,要下令鸣金收兵时。却忽见得,西南风方向风尘大起。

    华飞见状扬手大喝:“众军听令,列阵出城!”

    诸军闻令而动,纷纷疾速赶下城去。不一时,便刀盾在前、长矛紧随的涌出城门来,在军前布下了阵势。

    紧接着,无数利箭上弦的弓箭手,迅速的涌至阵后,根根利箭尽指敌军。刹时,森冷杀气直冲长天。

    “不好了!这帮龟儿子,他们要做啥子……”

    “他先人板板地,快给老子结盾阵,快……”

    沈弥麾下的众军,见得敌军尽出,不到一时三刻间,便布下了阵势。不由得,皆是纷纷惊得乱吼乱叫。

    “都给老子不要乱!”沈弥于震耳欲聋的乱叫声中,放声大叫道,“全都给老子快布阵,快布阵……”

    众军正乱吼乱叫着布阵,却不防身后,突然‘轰隆隆’闷雷声响。却是虎将太史慈已引领着四千余精骑,风一般的向着沈弥的后军杀至。

    “不好啦!龟儿子们从后面杀过来了……”

    “我****个先人板板地,这下前后受敌喽,这可咋耍……”

    “还耍个球?快跑啊……”

    沈弥正关注城前的华飞众军,冷不防后背受此突袭,全军顿时大乱。众卒见得骑兵杀来,无不大呼小叫的纷纷乱蹿。

    沈弥扬声大吼:“不要乱,快分军拒敌!我日你们的个先人的,都快不要乱啊……”

    几在同时,华飞于城头上放声大叫:“全军听令,凡弃械而降者不杀!众军,列阵前行!”

    九千精兵闻令,边齐声大吼着:“弃械而降才不杀!”边刀盾在前的,列着整齐的阵形,向着混乱中的敌军压去。

    几在同时,已引领精骑洪流,奔至沈弥后军的太史慈,拱弓上箭的放声怒吼:“马近三百步,不降者杀!”

    “马近三百步,不降者杀!”其身后众军随即高声喝应,刹时千军扬刃,声震长天。

    “你先人板板地!老子不玩了,老子投降……”

    “****的个祖宗!你投降也不叫老子一声,老子也投降……”

    “老子没得兵器在手,莫射我……”

    眼见得两军夹击而来,而自军阵势混乱,敌军更是根根利箭上弦,有那一等聪明不想给沈弥陪葬的士卒,纷纷大叫着扬手就扔了兵刃投降。

    太史慈马快,转眼间奔得距离沈弥不足三百步。‘梆!’的一声惊弦炸响,犹自挥刃大叫着指挥众军的沈弥,“啊……”的一声惨叫,应声落马。

    太史慈挥张大叫:“沈弥已死,降者不杀!”

    “沈弥已死,降者不杀!”其身千军扬声齐喝,随即华飞众军万人齐吼。

    随着沈弥的被太史慈一射箭死,众军纷纷弃刃投降,这一战无一丝悬念的,以华飞军的全胜而告终。

    唯有,那依旧在与许褚放声力斗的甘宁身边,还有着八百余个锦衣少年,依旧执刃布阵的严阵以待。

    而在此一时,魏延所率领的四千精骑,却也已迅速的奔近了雄伟的成都城外。(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