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69章 锦官城陈到擒王 努力中继续三更求支持

正文 169章 锦官城陈到擒王 努力中继续三更求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却说这一肚子火的向存下得城来,点起了近千精兵,便提刀上马的急冲出了成都的南城门。

    却听得吴壹于城上高唤:“呔!城外的敌将听着,我成都的上将向存将军已领军出了南门,来与你交战,你若怕死时便不可前去。”

    此时日渐西斜,魏延于满是花香的清凉风中,听了这话,拔马便想向着南城门而去。却突然想到。

    “不对啊!老子在这北城门等了半天,陈登没有任何动静,这敌将却反而跑到南城门去,等着要和我交战,这又是个什么道理?”

    思及此,他眯着一双大眼,侧头略想了一会,却对手下精骑们中的一名领军校尉,低声的吩咐了几句。

    待那校尉点头答应后,魏延于马上挥动掌中的三尖两刃刀,大声下令着把全军两分,一部随他前去南门看看情况,另一部地听从那军候的指挥,留在原地等候命令。

    城头上吴壹见状,心中暗暗叫苦。他本想着让那不听命令的向存出城对战敌将,若是向存能胜固然极好。

    即使是不胜的话,自己也能暗中派人急驰北面之绵竹,通知正引军向成都而来庞羲,让他提前知道成都的情况,也好早做安排。

    孰料,城外这红脸小子看起来年轻,做事却是滴水不漏,竟然还留了人在原地警备。

    吴壹眼见得这些人全都是骑快马、执长弓,根根利前尽上弦,想来当是善射之辈。乃急忙令人去通知亲卫,不得擅自出城。

    却又命扶禁引领千卒去为那向存掠阵,却自引大军把守南面城门,以防那牛吼吼的向存一旦死在了人家的手里,敌骑会乘势冲入南城门。

    却说当成都守军调动之时,魏延也引领着两千精骑,绕成直奔成都南城门外。

    此一时,在成都新建的州牧府附近的民房之中,令得魏延想念不已的陈登,却召集了陈到、刘辟、龚都和麋竺等人,正在急速的布置着任务。

    昏暗的房间中,陈登压低了声音,对着陈到等人道:“城外马蹄声大作,城中上万守军已尽上城头防守。我认为,主公所制定‘擒王计划’的最佳发动时机已经到来。”

    陈到等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陈登见无异议,乃对众人下令道:“刘辟引两千乔装的弟兄们,暗中潜往北门,寻机夺下城门接应我军骑兵入城。”

    “喏!”刘辟压低了声音,点头领命。

    陈登冲他点了点头,又对龚都与麋竺道:“你二人可引两千弟兄们,扮成商会中人,暗中控住州牧府周遭通道,勿必要挡住敌军回援州牧府。”

    “喏!”麋竺与龚都双双抱拳领命。

    陈登目视陈到道:“我与叔至领剩下的两千弟兄们,攻入州牧府,拿下此行之目标刘璋。记住,一定要活的,主公另有大用,可千万别把他给弄死了。”

    “中!”已穿戴齐整的陈到,握紧掌中的丈五龟龙枪,沉声答应。

    陈登随即挥手令道:“行动!”

    正当陈登等人,各自率领麾下精兵分头行动之时。地势平坦的成都南城门之外,两军对圆。向存挥马策马出阵,对魏延大叫道:“龟儿子!你现在可以开腔,说出你叫什么鸟名了,若是再不说时,就休怪老子送你去做个无名之鬼!”

    “去!”魏延摆手冷叱,却眯着个眼看着那耀武扬威的向存,冷声道,“小龟龟你可听真了,我乃华飞麾下的大将,义阳魏延魏文长是也。”

    “龟儿子!”向存大闻言大怒,挥刀怒叱,“你找死!”策马扬刀的便向着魏延冲去。

    满是花香的清凉风中,魏延眯眼提刀的,缓缓策动战马对着向存而行。

    眼见得两马相近百步,向存双手高举大刀,只待再近一些,便要一刀劈这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作两半。

    却不料,当两马相近数十步时,本是缓缓而行的魏延,突然双腿用力一挟座下战马,那马吃痛之下,在“咴律律”的怒鸣声中,蓦然放蹄加速的,便对着疾奔则来的向存疾速冲去。

    这一下由极慢到极快,几乎只在一刹那间,两马便已奔了个马头相近。就在此时,那眯缝着大眼的魏延,突然睁目暴吼一声:“死!”

    这一记暴吼,直如耳旁突炸惊雷,只把个本就因魏延忽然加速,而弄了个粹手不及的向存,给震得心脏猛的就是一缩。

    说时迟,那时快!众军刚刚听得怒吼声起,场内马头相接处,已有两团艳红血光炸现,紧接着向存“啊……”的一声凄厉惨叫,便死状极惨的栽落马下。

    “杀!”魏延头也不回的在腥风中,挥刃大吼一声,便带着一身艳红血迹策马直飞南城门而去。

    “杀……”其身后两千精骑们见得魏延一合斩将,齐齐放声怒吼,刹时八千个马蹄翻飞着,便紧随着魏延前来抢城。

    “不好!龟儿子向存死了,快退回城去……”

    “先人的!那个凶狠的小子冲过来了,快让开……”

    向存死得实在是太惨了,其麾下千军见得魏延冲来,纷纷大叫着掉头便争先恐后的向着南城门涌去。

    奈何,两条腿的人,却如何跑得过那四腿的战马,更何况众军混乱,自相拥挤反把个南城门给堵了个乱七八糟。

    魏延马快而刀疾,转眼间奔近南城门,但见其刀光起处,众军凄惨叫声中,刹时波分浪裂得腥风乱卷血雨。

    眼见得,这骁勇魏延便要杀开条血路,冲入南城门。关键时刻一将策马挥枪的引领着千卒,急奔南城门而至,扬声大吼道:“扶禁在此!都他先人的不要乱,快给退后老子布阵。”

    大叫声中策马冲开乱军,扬枪便急向魏延杀去。妄图以一已之力,阻止这个杀神冲入城门,为自己身后的众军争取布阵的时间。

    却无奈,此一时的魏延杀得手顺,扶禁刚刚接近,扬枪与魏延战不到三招。

    众军只听得“当当”两声剧响,血光并溅中,扶禁“啊……”的凄叫一声,在血雨纷飞内,滚身下马,便紧随向存之后而去。

    “先人呐!那个凶残的小子又杀了扶禁……”

    “他祖宗地,快爬开,莫挡老子的路……”

    众守军见得魏延勇猛无敌,一身血迹的连斩二将,一时大惊之下,连扶禁带来的上千精兵,皆乱吼乱叫着纷纷掉头就跑。

    正于此时,吴壹又率领着四、五千精兵,紧随扶禁之后到来。

    他见得敌将已突入城门,自军纷纷乱蹿,却不慌不忙的挥剑大吼:“盾兵列阵前压;长矛突刺拒敌;弓箭手给向着城门放箭;督战队,凡有扰乱军阵、临战不前者,尽杀之!”

    “嚯!”在这吴壹的铁血指挥之下,众卒放声大喝,各依命令而行。

    刹时,刀盾成排的在“嚯嚯”连声中,向前挤压;根根四米长矛,自盾缝之中向着螺旋突刺,锋利矛尖闪烁森冷寒芒。

    “梆梆……咻咻……’连声中,众弓手不顾一切的拼命向着城门下的魏延,倾洒着夺命的利箭。

    魏延怒吼声中,于腥风中把掌中三尖两刃刀,舞得“呼呼”风响,刀光如练。‘叮当’连声中是上挡万箭临头,下格千矛乱刺。

    竟在城门之下,硬是上护自身,下护战马的防了个滴水不漏,端的是勇猛异常!奈何敌军阵势齐整之后,他却也是再无余力前进矣。

    吴壹麾下的数百督战队,乘机强弩在手,刀剑出鞘的在后方清除乱军,一时成都守军军心复稳,阵势愈发严整。

    正于此时,魏延身后“轰隆隆”闷雷声急响,两千精骑们突入城门,顿时千弦急响,利箭纷飞。

    “竖盾,避箭!”吴壹及时挥剑大叫。众守军大吼声中,坚盾齐举的于‘叮当’乱响声中,却把军阵护了个齐全。

    魏延眼见敌军不乱,又见城门处地形陕隘,精骑们发挥不出骑射的优势。心中又恐精骑冲阵的话,会遭到敌军长矛攻击,死伤惨重。

    乃急扬刃约住精骑们,厉声令道:“众军听令!与我扣弓引弦,待我冲入敌军后乘机射杀敌军!”

    “喏!”两千精骑,闻令齐呼,纷纷约住战马扣箭上弦。

    吴壹乘机宝剑前指的放声大吼;“全军阵势前压,给我射死敌军!”

    “嚯!”众守军放声齐应,竖盾便要前行。

    城门下一身血迹的魏延,见得众军准备妥当。乃目射神光的,扬起掌中冰凉滴血的宝刀,便待策马前冲,以一已之力生生撒开敌阵,为身后的精骑们寻得打击敌军的机会。

    “速让他们弃械投降!否则,某便一枪刺杀了你!”正在此时,城内一将策马大吼而至。

    其声未落,又有一人尖声凄惶惊叫:“别别别,别杀我,别……我是刘璋,我命你们,全都速速弃械投降!”

    此一时的成都南门,风含腥、满城鲜血绕残躯,一城断箭夹弃刃。众军循声望去,顿时为之大乱。

    “怎么可能?他是啷个,如何擒住主公的……”

    “不好喽!主公怎么会落入那黑袍小子的手中……”

    “叔侄!好样的!”

    “陈将军威武!”

    却原来陈到已乘南城门大战之时,引领精兵顺利的生擒刘璋,并及时策马而至的止住了两军的厮杀。

    众军正乱之时,北方人喊马嘶之声大作,却是刘辟开了夺下北门,引领着麾下精兵和精骑们奔南门而来。

    不一时,陈登与麋竺、龚都引领着数千精兵,看押着成都众官皆至。

    吴壹见得刘璋落入敌手,又见敌军大批涌至,自军人人惊惶,心知大势已去。乃“唉!”的长叹一声弃剑率众归降。

    陈登来到南城门前,见得魏延一身血迹,已领军突入南城门,乃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对魏延高声道:“文长!你这小子忒也猛了些,倒险些坏了主公的一番精心谋划!”

    随着‘擒王计划’的完美成功,陈登因成都大事未定,乃自与麋竺抚慰诸官;命刘辟引军接管整顿城防;命龚都引军维护城中治安;又命陈到安抚、整顿、统领上万降卒。

    待得城中稳定,陈登便准备命魏延引领精骑,带着刘璋速去江州,帮助华飞招降赵韪的四万精兵。

    此时,刘璋受擒,成都归降,人人皆以为大事已定,却不知魏延一去,这江州方面竟是又起波澜。(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