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80章 一纸书信引心思

正文 180章 一纸书信引心思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温暖艳丽朝阳驱散了无边的黑暗,鸟儿们清脆的鸣叫声赶走了沉寂。暖阳、花香、鸟语、这一切都表示着这是个朝气蓬勃的早晨。

    然而,赵韪身边的亲卫们,却全都紧紧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稍微的出一口。

    因为,那立在中军帐中的赵韪,正把手中的那一卷卷薄薄的锦帛,捏得浑身都在打摆子般的抖擞个不停。亲卫们甚至于,还能听到他所发出的“喀吱喀吱”咬牙切齿声。

    不错,赵韪很生气!亲卫们都知道后果很严重,更担心自己会成为他发泄怒火的出气桶。赵韪手中那捏得快要出水的锦帛,正是来自刘璋的招降书信。

    他们在紧张得快要室息的气氛中,等待着这愤怒不已的赵韪,做出最后的决定。

    连夜出城的太史慈于天将亮时,率领着探明了敌军扎营之处的警卫们,把这些书信全都用利箭射入了赵韪的军寨。

    他们清一色的全是轻骑快马,射个箭后马上就离去。赵韪是无论如何也追之不及的,因此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战斗。

    真正让赵韪生气的是,刘璋这个扶不上墙的烂泥,竟然在他引军平叛之时,降了那个被曹操打得如同丧家之犬般的华飞。

    是的,刘璋在劝降的书信中,说得明明白白,那夺走江州城、打败沈弥的人就是那个前汝南太守华飞。

    令得赵韪又急又怒的是,此人不仅仅夺走了江州至白帝城一线的县城,更是连成都至垫江的所有县城都已全数拿下。

    良久之后,赵韪满脸狰狞的转身望着西边,他无声的对那苍天伸出了两只颤抖的胳膊,心中愤怒的在哀嚎着、在咆哮着。

    “老天爷啊!我好不容易才熬到刘焉死了,他那两个有勇无谋的儿子也死了,只留下了个无胆无谋的刘璋继位,我本以为你开眼了啊!可你为何,却对我赵韪,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

    最终赵韪无力的,一屁股坐倒在冰凉的土地上。他欲哭无泪的自思:

    “成都没了,江州也没了,自已所率的这四万大军又被抢走了军粮,生生的给夹在了中间,这个自己为之奋斗了许久的蜀中,自己还有什么,又还能得到什么?”

    此一时,赵韪的心中满是不甘、满是不服!

    他暗想当年,自己年纪轻轻的,可就已经是朝廷的太仓令了啊。可自己又了为什么,要跟着刘焉入蜀呢?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混得更好,爬得更高吗?

    这些年来,他觉得自己没有白混啊,这官是越做越大,那钱他也是越攒越多。

    犹其是在刘焉死后,他在那一瞬间,都觉得自己的春天终于来了!虽然刘焉不是让位于自己,可刘璋是个什么货色,自己那是心知肚明啊!

    在他想来,刘璋这人是一无胆气,二无智谋,一心只想享富贵、图安乐的人而已。

    所谓人一走茶就凉!他清楚的知道,只要待得刘焉的影响削弱后,这刘璋他就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这天下三大州之一的益州,那终究早晚有一天得是他赵韪的才是啊!

    “为何,为何会是如此?”赵韪的心中在滴血、在狂叫、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不对!”赵韪蓦然的,就醒悟了过来。他能混到今天的成就,那绝非偶然。

    伤心不甘的他,很快的就想到了:“华飞当日先是兵败于汝南,又暗中进入蜀地,他又能有多少的兵力?安能既占了江州,又占成都?”

    红日已不再羞涩,它慢慢的爬上了高岗,放射出了令人想脱去衣服的光芒。

    处在警卫们重重守护中的刘璋,满头是汗的在马上紧握着潮湿的双拳,不住的探头向着东面望去。

    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太史慈也早已率领着警卫们归来多时,可是东面却迟迟的没有来人。

    刘璋知道,自己的劝降终究还是失败了!他只是不死心的一再期盼着,那让他望眼欲穿的东面,能够来个人。

    因为,这能证明自己还有些可供那华飞利用的价值存在,这样华飞这个益州的新主,就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了。

    可惜他失败了,这也令得他很为自己的将来而担心!

    赤手空拳的站在,满副武装警卫们中间的严颜,望着那在平坦的土地上,严阵以待的八千骑兵,一张如同刀削斧劈的脸上,同样的写满了担忧。

    只是他所担忧的并不是他自己,又或是刘璋的前程,而是那即将到来的,四万蜀中兄弟的命运。

    敌军太狡猾,太可怕了。垫江县至江州城的路上,那是有山、有水、有平原的。可他们哪里也不选,却偏偏选择了这个适合骑兵突袭,而不适合步兵作战的开阔地带。

    严颜对赵韪非常的了解,赵韪玩手段是个一流的高手,可若论到带兵打仗,那可就是草绳串豆腐——提都提不起来。

    此地距离那古老的垫江县城,足足还有着四、五十里的路程。他几乎可以想像得到,赵韪所率领的四万大军,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在这里。

    “唉……”严颜长长的出了一口长气,喃喃的自语着:“以逸待劳、出其不意、攻敌不备、以已之长击彼之短……”

    他在心中暗暗的计算着,赵韪虽有四万大军,可这里有着八千利箭上弦的精骑,在没有防备突遭打击的情况下,试问又能挨得过几轮箭雨?

    更何况,还有旧主刘璋已经在警卫的护卫下,准备好了在高处招降蜀中兄弟。

    严颜满嘴苦涩的抬头看了一眼,那各提刀弓立马于阵前的太史慈和魏延一眼。暗暗的猜测着他们俩,究竟是谁想出的这么可怕的主意?

    他突然发现,那个一身青甲白袍,手持雕弓的太史慈,今天竟然换上了一匹,神骏异常的白马。

    是的,今天的太史慈跨上了那一匹,据说不详的‘的卢’。因为在华飞的书信中,详细的说明了赵韪的重要性。

    赵韪若是被擒,或是被杀,那么这数万敌军誓必,要陷入混乱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加上刘璋的招降,和八千精锐骑兵的武力逼迫,敌军当可一战而定。

    相对于生擒来说,直接射死赵韪,无疑会更加的容易,大军的伤亡也会降得更低。因此,太史慈准备好了,要以自己的神射之术,用最快的速度击杀四万大军的领头者——赵韪。(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