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85章 却思何计收甘宁 三更求支持

正文 185章 却思何计收甘宁 三更求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严颜见状乃抱拳对华飞直言道:“只是故主刘璋与颜有着君臣之名份,若是府君能答应颜,将来善待刘璋的话,某便愿为府君效犬马之劳!”

    “哈哈……”华飞闻言,直放声大笑得前仰后合,即便严颜没有这个要求,他也会善待刘璋的。当下他乐得顺水推舟的做个顺水人情,乃一口答应了下来。

    严颜再不迟疑,抱拳施礼的对华飞高呼:“巴郡严颜参见主公,谢主公看重之恩!”

    华飞急忙伸手扶起,良言抚慰。是夜,华飞收得这连刘备都收不着的‘断头将军’,自是心情畅快!而严颜自感得遇明君,这心情却也高兴。

    一时君臣两相视而笑,爽郎愉快的笑声,在这清凉的垫江夜空中经久不绝。

    当晚,华飞为安严颜之心,乃急召刘璋前来,良言抚慰。并当着严颜的面,对刘璋高声承诺道。

    “季玉对平定蜀中多有功劳!将来只要季玉不负飞,飞便不负季玉。待得蜀中安定之后,当表季玉为官,年给俸禄月给米粮,季玉只管安心的过自己的安乐日子便是。”

    刘璋本无大志,一心只想要过那安乐日子,今夜得华飞亲口承诺,登时喜笑颜开的连声称谢不已。

    是夜在安排完刘璋之事,安抚了降将严颜之心后,华飞却又打起了那个,刘备同样收不到手的成都名将——张任的主意来,

    乃乘热打铁的又令人,去急召那张任前来相见。准备要乘胜追击的拿下这员,忠、勇、智、信、俱全的成都名将。

    结果,因为张任与严颜的情形几乎一样,在华飞照猫画虎的一番劝说下,加上又有刘璋和严颜两人从旁帮忙相劝,张任这员出身成都的名将,最终也顺利的归入了华飞的麾下。

    华飞在连收名将之后,解决了明日巡视诸郡问题的他,又充分的发挥了,宜将剩勇追残寇的精神。

    他在送别了刘璋、严颜和张任之后,马上令人召来和自已打赌打输了的甘宁,准备索要赌约,把这员出身重庆的江东虎臣,也一并收入麾下。

    殊不料,当甘宁大咧咧的奉召而来是,华飞才发现自己当日,因事情紧急,虽然赌赢了甘宁,却是犯了个极大的失误。

    当时华飞见得甘宁来到,乃以礼相请着入座。甘宁不用华飞请的拿起茶盏,张嘴就吃了一口香茶,先“啧啧”有声的品了两下,张嘴赞道:“好茶!令人齿颊留香。”

    说着放下手中温热的茶盏,翘着二郎腿的对华飞开口问道:“我说府君,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召甘某来又有什么事啊?”

    “无他!”华飞摆手对甘宁得意的微笑道,“不过就是为了,当日你我在江州城下的赌约而已。”

    “啥子赌约?”甘宁猛的放下二郎腿,对华飞倾着上身奇声问道。

    “咦!”华飞闻言侧着头看了甘宁一眼,却也奇声问道,“都说巴郡甘兴霸是个讲信用的人,难道你竟然想不认帐不成?”

    “啥子不认帐?”甘宁闻言摆手叫道,“当日甘某人是和你打赌了,可你当时也没说输赢了要怎么样啊!”

    “啊?”华飞闻言张大了个嘴,半天没能合拢。

    他侧头斜眼的细细一想,还真他娘的没有错。当时赵韪大军将至,自己又被这甘宁绕晕了头,真的是只打了个赌,却压根就没有下赌注。

    “哎啊!”甘宁伸右手拍了拍自己结实的胸膛,有点后怕的道,“你龟……那个你可真够厉害的,一下子就拿下了成都,搞定了赵韪的大军,还好甘大爷聪明,当日没和你下赌注啊!”

    他本想叫华飞龟儿子的,然而他自思,现在的华飞乃是兵多将广之人,自己又不哈儿,却为什么要去得罪他呢,因此才改了口。

    说着,他见得华飞一脸的苦色,乃又一摆手大声道:“我说你也莫要这个样子了,这样吧,甘大爷在此向你道个喜,祝贺你顺利的拿下成都,这总行了吧?”

    说着他冲着华飞一抱双拳,华飞却自己伸右手把下巴轻轻合上,满嘴苦味的对甘宁抱拳回礼道:“有劳兴霸前来相贺,飞在此谢过了。”

    甘宁大咧咧的一摆手道:“不必客气,那要没什么事,甘大爷就先回去睡觉了去了。”说着他起身便走。

    却听得华飞急声叫道:“且慢!”

    “安?”甘宁闻声止步的扭头对华飞问道,“你还想要做啥子?”

    华飞的心中恨死了自己,要是当日记得下注,又何至于今天收不到这个既猛勇无敌,又熟读诸子百家的甘宁呢?

    此时夜色已深,连那大公鸡都“喔喔喔”的叫了过了第一遍。华飞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猛将兄,他知道这年轻的甘宁,还不是后世的那个江东虎臣。

    据华飞所知,甘宁读书乃是在他二十多岁后,才发生的事。而现在的甘宁还不过就是个,十八、九岁的青年而已。

    望着眼前打扮得花团锦簇的甘宁,华飞心中暗暗的分析着他的性格。

    却对甘赔着笑脸道:“兴霸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要走呢?眼下月明星稀,正是大好时机,你我何不畅谈一番心中志向?”说着便肃手又请甘宁入座。

    “月明星稀个鬼!”甘宁心中暗骂着,抬头看了一眼乌漆漆的夜空,心道,“今日都四月二十八了哪来的月亮?这龟儿子不知道又想做啥子,却待老子先听听再说。”

    当下甘宁也不拆破,只管再次入座的拿着茶盏品茶,华飞东一句,西一句的扯得漫无边际。却暗转佛珠的急速分析着甘宁的性格,想着要拿下甘宁来弥补自己的失误。

    据说,甘年在少年时,喜欢游侠。如果人家对他好,大摆宴席的接待他,他就可以赴汤蹈火的为人卖命。

    相反的,若是你得罪了他,他就率人把你抢得一无所有。由此可见,甘宁是个好面子、喜人尊的人物。

    或许甘宁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才跟着沈弥混也说不定。当然,俗话说树要皮、人要脸、面子这个问题,几乎是没有人不要的。

    可是这其中,还能反映出甘宁的另一个性格,那就是甘宁这个人,那绝对是个恩怨分明的人物。

    在满是花香的清凉风中,华飞转动着微凉的佛珠,脑中急速的回想着,自已所知道的有关甘宁的一切事情。由甘宁的事迹中,一点一点的分析着甘宁的性格特点。

    “投靠刘表、相助黄祖、不得重用、义救苏飞、百骑劫曹营、千人拒关羽……”

    蓦然,华飞猛的握住了手中急转的佛珠。通过对以上事情的分析,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收服甘宁的办法。

    华飞通过对甘宁事迹的分析,得出甘宁是个勇猛无畏、恩怨分明、讲义气、要面子、重然诺、既有才能可独挡一面,却又狂放傲上的人物。

    甘宁的勇猛多智,自不必多说,这一点从他敢率领一百骑兵,就敢去劫四十万大军驻扎的曹营,就显得得淋漓尽致。

    至于恩怨分明,这从他义救对他有恩的苏飞身上,就能看得出来。另外,他少年亡命,如果人家尊他敬他,他就可以为人赴汤蹈火的卖命。

    反之,他便会率众将别人抢得一无所有,甚至还会伤人性命。这也足以显示,他这一个性格的特点。

    同时以上的两件事情,也能反映出他的讲义气、要面子、重然喏等性格特点。

    说到独挡一面,在史上他仅以千军,就敢独自对抗武圣关羽亲自引领的五千精兵,并使之无功而回。这也足以说明,甘宁是个有才能的人。

    至于说到狂傲上,他投靠刘表和黄祖,即都得不到重用,多多少少可以看出他是个不屑于奉迎上级的人物。

    而且,据说他有时连孙权的命令,都不怎么听从。甘宁的这一个性格特点,也令得华飞大为头疼。

    他的军队纪律第一条,就是要一切行动听指挥。试问对一个不怎么听命令的人,却要如何应用呢?

    当然,华飞在转了一阵子的佛珠后,把这一切的事情都计算在内。想着他乃针对甘宁的第一个特性,爱面子、好显摆、做了对策。

    他伸手掩嘴轻“咳!”了一声,在清凉风中对甘宁开声说道:“兴霸!你有一身的本事,却不知道有没有想过将来要名扬四海,字动八方呢?”

    “嗯?”甘宁闻言微愣,捧着温热的茶盏就愣在座上。要说他甘宁不想出名,那绝对是骗人的,他少年时搞那么大的排场,为的不就是出名,受人尊重吗?

    想着,甘宁突然记起,据说华飞麾下那名扬四海的仁将——太史慈,碰上这华飞可还不足一年呐。

    可眼下人家的名声,却已经连这偏远的蜀中都传遍了!这要是搁在以前,那也没听说过有太名慈这么号人物啊!

    甘宁正自思间,忽听得华飞又道:“兴霸若不是想辜负了自己的一身武艺,和大好的青春年华,那便来助我华飞一臂之力如何?”

    说着他略顿着,又开了张空头支票。对甘宁续道:“只要兴霸保证服从我的命令,我敢保兴霸将来定然能名满于四海,字动于八方!”

    “此言当真!”甘宁闻言,瞪目相问,却于心中自思,“反正眼下老子也没得去处,不如且随着他混,这龟儿子硬是滑溜得紧,指不定真能成大事也说不定。”

    华飞一听也为之,微愣了一下。他也没想到收服这后世鼎鼎大名的江东虎臣,竟然是这么简单的事。

    然而能够得这员虎将的青睐,对他来说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件大好的事情。想着他乃急伸手到:“自然当真,我敢与你击掌为誓!”

    “好!”甘宁放声大叫着,“甘大爷便信你一回!”说着他伸手与华飞“啪”的互击了一掌,倒把个华飞给震得“啊!”的惊叫一声,连连后退。

    何曼见状大惊,正要急速上前相扶,却见得甘宁早已“唰!”的一声,到了华飞身后,一把扶住了华飞。

    并急声问道:“主公!是宁太鲁莽了,一时忘了主公不会武艺之事,竟致用力过猛,主公无事呼?”

    “呃……无事无事。”华飞得收虎将,心情高兴之下连连摆手高声。

    说着,他站稳了身体后,却又原地蹦了两下,对关切着自己的两将道:“你们看,这不是好好的吗?我这身体虽非铁打铜铸,却也结实着呢。”

    当夜,兴奋得睡不着的华飞,又在灯下写了一封亲笔书信,命人连夜送往成都,交给陈登。命他依命行事,不得有误。

    随即又与送上人事任命拟定单的徐庶,商议了一夜。直到天明时分,太史慈和魏延令人来报忧,已奉命集合好军队,马上就要依令前往巡视诸郡。

    华飞这才伸了个懒腰,引着徐庶和何曼,前出城门相送。却不料竟因此而发生了,一件极其怪异的事情。(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