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89章 军锋急临金牛道

正文 189章 军锋急临金牛道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夏五月十八,华飞军至刘焉故治绵竹,见得绵竹已为天火所焚,随即下令大军驻扎于两山之间,声言要等候着大军的粮草到来,并准备令大军着手清理废墟修复绵竹。

    同时传令大军暗中多设旌旗,以三万人诈称五万之众,用以震慑董扶麾下们的军心。

    绵竹至梓潼郡约百余里路程,其间多沟壑纵横、中以栈道相连,此地道路甚是蜿蜒崎岖难行,俗称金牛古道。

    而董扶在驱逐了华飞派来的使者后,他自己亦心知势力大涨的华飞,是定然不会善罢干休的任由他,占据着军事要地梓潼郡的。

    早已一面派人急速前往汉中,去与张鲁进行交涉。阐述若是他的梓潼郡有失,则张鲁的汉中郡,也必将失去西南面的屏障,而直面与实力大增的华飞势力相对,到时汉中郡必然危险的道理。

    请求张鲁看在唇亡齿寒的份上,派兵马前来助他一臂之力,共同对抗这一股,来自成都的邪恶势力。

    一面又分军五千急令得力的心腹手下统率着,前去把守住绵竹至梓潼郡的险要关隘。

    五月十九,天气渐转炎热,得知华飞亲引大军五万,兵至绵竹消息后的董扶,却只觉得自己的浑身上下,都发着冷。

    他虽名满蜀地,终究不过是一介文士而已。在听得华飞麾下的善战之强将尽至,且兵力又比自己足足多出两倍有余时,却让他如何心中不惊。

    董扶正自忐忑不安之时,其日前派往汉中救助的使者,却给他带回来了个大好的消息。

    原来汉中张鲁自奉刘焉之令,助刘焉的别部司马张修,统大军攻杀了原汉中太守苏固后,又杀死了张修,而统其众。

    刘焉见其势众却封他为汉中郡太守,以安抚其心。又令他相助自己杀死朝廷使者,断绝成都与长安的往来。

    而自从刘焉死后,刘璋又杀死了张鲁的母亲幼弟,张鲁便素有西取蜀中之心。当日,张鲁在接得董扶的求助后,随即召功曹阎圃等人商议此事。

    这阎圃乃是巴西安汉人,素以智计闻名于乡中,后为张鲁征僻为功曹,素得张鲁之倚重。闻言乃劝张鲁道。

    “蜀中乃是天府之国,师君本就素欲取之。奈何刘焉在日就对师君素所顾忌,刘焉去后又有董扶引兵拒住要道。今侥天之幸,令董扶遣使前来求援,师君何不乘机良机,借口出兵相助,派军先进入梓潼郡,而后再做其它的打算?”

    张鲁闻言大喜,乃急召董扶的使者前来相见。

    使者到来后,张鲁对使者言:“某与众将商议后,觉得董府君言之有理。”

    说着他略作沉吟,又挥手对使者道:“这样,你可速速归去禀告董府君,言我即日便派我弟张卫为大将,领军两万前来梓潼郡,助他抵抗华飞大军。你可速让董府君做好,迎接援军到来的准备。”

    使者闻言大喜,乃再三的对张鲁称谢不已,什么大恩不敢言报的话,那是如汉江之水滔滔而不绝。

    张鲁心中暗自冷笑,却也做足了样子的亲送使者出城不提。

    正在心惊肉跳中的董扶,得了使者这个喜讯,乃仰天“哈哈哈”的放声大笑。直笑得声如老枭夜啼一般,却突然“呃……”的一口气没接上来,倒险些就此归西。

    万幸其身边亲卫们,闻声及时发现。乃急忙把住胸口扬掌对着这老货的背部,“啪啪啪”的,便是好一顿的狠拍,直拍出一口老痰来,方才及时的保住了董扶的一条老命。

    殊不料董扶刚“啊啊”的喘得两口粗气,却又戟指那救命恩人,勃然变色的厉声怒道:“竖子!你如此用力拍老夫,莫非是想把老夫拍死不成?给老夫滚!”

    那亲卫心中大怒,却又拿他无可奈何,只得于心中暗自恨恨的骂道:“老子就不该多事的,出手救你来,呛死你个老王八纯属活该!”

    正边骂边退时,却见得董扶又戟指西南方,猖狂大笑:“华飞竖子,徒逞兵将之威,现在老夫有了汉中太守张鲁的两万雄兵相助,我看你又能奈老夫何?”

    笑毕,乃一面急令人安排房舍、准备粮草、万不敢得罪了援军大老爷们;一面又担心梓潼郡,会援军未至而敌军先来,乃再次调派精兵五千前去帮忙防守金牛古道。

    五月二十晨,华飞麾下的前锋大将征北中郎将魏延,引领其麾下新组建的七千山地精兵们,突然出现于古道隘口之前。

    倒把那董扶所派的领军亲信,和其麾下的五千大军们,全都给吓了一大跳。

    是日艳阳高照,猿啼隘口。红脸膛的魏延见得敌军早有准备,乃大怒着挥刀于隘口之下,破口大骂着搦战。

    守军见其威猛乃一面紧守隘口,一面派人急报董扶。魏延见守军不出,数次挥刀冲至隘口之下,却无奈山峻路险,皆被守军乱箭射回。

    当日下午,旌旗漫卷中,华飞麾下的大军陆续到来。太史慈、陈到、许褚等猛将各自引兵至隘口之下,轮番侮辱骂战。

    险隘守军见了这数员猛将出阵,又见敌军人数众多,无不为之暗暗心惊。却仗着地势之利,只管紧守隘口,不加理会。

    太史慈等人骂了快一天时间,奈何众守军们闭耳塞口而守,打死也不下隘**战,无奈只得收军自回。

    傍晚时分,守军们突然闻得隘下钟鼓齐鸣,喊声大作。乃急忙视之,却见得无数精兵捧着两人涌至隘口之前。

    此时日渐西斜,众军忽见得一人出马,于隘下扬鞭大:“隘上的兄弟们听真,我就是最近刚代领益州牧的华飞。”

    “啥子?他就是那个华飞……”

    “我的个苍天咧,他怎么亲自来了……”

    “安?龟儿子快让让,让我来瞧一瞧,华飞长什么样子……”

    隘口众卒闻得华飞亲自,顿时就炸了窝了,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乱纷纷的涌向关前,争相一睹华飞的真面目。

    却听得华飞又高声叫道:“我知道你们来守此隘口是逼不得已,是被董扶那个野心家给逼着来的。”

    说着他略停着一指身后大军,继续高声叫道:“我身后这五万余大军,全是百战余生的善战之人,就凭你们这么点兵力,那是绝对抵不住我军的攻击的。”

    “天呐!五万多人,我……”

    “还全都是百战……”

    隘上众卒闻言,议论之声再起,满隘皆是惊慌之音。董扶的亲信急忙引人,连声喝止。

    却听得华飞又大叫道:“我华飞并不想让大家流血伤亡,我答应你们,只要你们弃械出降我必定厚待你等,不仅郝你们无罪,还放你们回家去和家人团聚。”

    “安?他说的是真的吗……”

    “老子看,这事错不了,老子听说这华飞军纪极严,素就是厚待俘虏的……”

    “你龟儿子可莫要蒙我,我可好久都没见过我家老娘了……”

    正在此时,又有一人出马大叫道:“我蜀中的弟兄们,我乃刘璋刘季玉是也。我向你们保证,华使君他说的,全都是真的,你们看我不就没有事吗?”

    叫着刘璋伸脖子吞了口唾沫,又扬鞭大叫道:“现在我们蜀中就要分派田地了,是按人头划分的,你们的父母妻小,可全都在家里头,等着你们回去帮忙种地呢。”

    刘璋身为益州旧主,他这话一出口,隘口上的守军们登时大乱。无数守卒大叫着,便要弃械归降。

    却无奈董扶的亲信们,见势不妙急引领督战之军,连杀数十人,这才止住了乱势。

    是日,华飞又于隘下大叫:“兄弟们!现在有人威逼你们,你们先不要急着投降,只要明日我军攻隘之时你们不做抵抗,我华飞也会领大家的情,今日的承诺明日依然照样的兑现。”

    喊完话后,华飞以手中马鞭虚点隘上那些督战之人,高声令道:“全军听令,收军回寨,明日一早全军夺隘。”

    当夜,梓潼郡中的董扶,便连续接得其心腹亲信的三道急报。(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