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196章 葭萌失子义送信 明日加更求支持!

正文 196章 葭萌失子义送信 明日加更求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许褚眼巴巴的望着太史慈,志得意满的接了军令Щщш..lā(?〈?瞪一双虎目瞅着他的背影,直恨得把牙齿都磨得“喀吱”作响,只恨不能冲上去狠狠的咬他两口才能解气。

    又于心中暗骂道:“他娘的!不合让你领了支骑兵,每次都叫你抢了先去,你他娘的又得意个什么劲?”

    却听得华飞再次高声道:“许褚听令!”

    “啥?这还有我的份呢?”许褚一听虎目放光的暗叫一声,连忙抱拳高应:“末将在!”

    华飞无奈的冲他翻了个白眼,边用手捂了捂自己“嗡嗡”乱叫的耳朵,边高声令道。

    “命你统领中军的一万步军,多带攻城器械即刻启程,随太史慈之后前去接应兴霸。注意!若是敌军已得葭萌县,万不可轻举妄动的挥军攻城,可先引人据住嘉陵水,等我与徐庶到来后,再做安排。”

    “末将领命!”许褚虎吼一声接令转身,“呼!”的起一道劲风,便急奔出县衙前去点军拔营而去,却留下一屋子的人,全在那县衙内狂捂着“嗡嗡”直鸣的耳朵。

    且不说华飞这边,先令陈到领着七千兵曹卒们,坐镇梓潼县城对两万余降卒们,展开了整训;又令严颜领本部巡视梓潼诸县。

    一面又要令人去催促接应何曼引军前来;一面又要与徐庶商议诸事的烦忙不已。却说这梓潼县城却离那蜀中最早建立的古县——葭萌县,有着三百余里的距离。

    凌晨便引军出的甘宁,虽说一路上是倍道兼程的在赶路,此时却不过才刚走了百余里的路程而已。

    而另一侧的汉中援军,却是不出华飞与徐庶等人所料的,乘船顺汉水南下,其前部先锋军已将近葭萌古县的北门。

    而太史慈在接了华飞给甘宁的密信后,却是令其麾下的领军都尉们,率领着七千精骑前进。自己则是提枪上马,当先向着葭萌县城急策马而行。

    夏,五月二十二近午,甘宁等人在跋山涉水、倍道兼程、喝山泉、食野果、配咸鱼干下,一路上历尽千辛万苦的,终于兵至葭萌古县之南。

    甘宁见得众军们疲惫,乃寻一隐秘所在先令众军休息着将养精神和体力。却派出得力人手,前去探查葭萌县城的情况。

    风尘仆仆、衣衫破碎的众人,在按排好了警戒之后,便纷纷的倒头便睡。他们连日末曾休息,实在是疲乏得紧。

    却说甘宁睡得正熟之时,却忽然被人摇醒。却原来他手下的弟兄们已探得了葭萌县情报。

    原来汉中援军的前部先锋杨任,已引领着五千大军进驻了葭萌县城,正在待候着后续人马的到来。

    甘宁得报乃“嘶!”的,倒抽了一口满是花香的凉气,却狠狠的一拳打在泥土之上,把整个拳头都陷入了土中。

    想他率领着弟兄们不眠不休的赶来,谁知即便是如此努力的赶路了,却还是比敌军慢上了一步,葭萌重镇终究还是落入了敌军之手,甘宁这心中不免觉得是异常的憋屈!

    他转头向着北面望去,心中却在喃喃自语:“先祖啊!难道说您的子孙就真的没有办法,再重现您昔日的荣耀了吗?”

    随着甘宁的亲人们一个又一个的离去,或许这世上,除了他和那个来自后世的作弊器——华飞之外。

    早已没有人能知道,甘宁其实是当年战国名将,秦国左相甘茂的后人;更没有人会知道甘宁有多么的想要帮助华飞平定汉中地。

    因为他的祖先——甘茂,也就是那个因十二岁就做了丞相,而名闻天下的甘罗之祖父,就曾经助人略定过汉中。

    昔日那个风光一时的甘家早已不复存在,往日的荣耀也早已远去。然而甘茂的后人们却从来就没有忘记过,要重振门楣,一代又一代乃至无数代人,都在为此而努力。

    甘宁的心中更是深深的,以能有这样的祖先而荣幸!然而,常言道一代不如一代,甘家的情形却是越混越差,直到了甘宁这一代,更是只能依靠凶名,来博取些许声名。

    或许那些不曾身负过家族重望的人,是很难理解甘宁这种把家族往日的荣耀,全都背在自己身上前行的男人,心中的那种感觉。

    自他懂事以来,就一心想着要扬名天下,然而,虽然他凶名在外,却终究是到处都得不到重用。

    直到他遇到了华飞。华飞答应要帮他扬名,并任命他为独领一军的镇北中朗将后,他才觉得自己的春天终于是来了!

    随后董扶不领华飞的情,执意要把梓潼郡独立出去。甘宁的心中是大喜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扬名立万,和重现祖先荣耀的机会终于来了。

    所以他急急的便向华飞献一计,华飞采纳了他的计策,计策也成功了,可是甘宁并不满足于暗取梓潼郡的成功。

    因为他想要和敌军堂堂正正的一战,以使自己名扬四海!他觉得要是能独引七百军,孤身拒葭萌的战退数万敌军,这便足以令得他甘宁甘兴霸,名动八方。

    可惜他来迟了……敌军比他先一步占领了葭萌要地,一切的打算都将,无从谈起。他知道就凭自己手下的这七百名弟兄,就想要攻取葭萌雄关,那简直就是疾心妄想!

    甘宁知道华飞给了他足够多的信任和机会,可惜造化弄人!他终究失去了先机,此时此刻的甘宁沉默了……

    风拂得深山老林中的树叶“沙沙”乱响,满山的“吱吱”蝉鸣声,甘宁觉得这一切的声响,都似乎是在嘲笑着他的失败。

    甘宁的心中满是伤心、失落!然而他并不知道,此时高坐在葭萌县衙中的那一个敌军的先锋大将,同样的也觉得心情烦闷得很。

    杨任是汉中人氏,他全身心的信奉着张鲁,尊敬的呼之为师君,可惜的是师君师君,他却是这般的任人唯亲。

    每一次有军事行动敬爱的师君大人,都是让他的亲弟弟来担任主帅的职务,而他杨任却只能当个先锋大将。

    这先锋大将说起来好听,其实就是干个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打探敌情的苦差事。到时要是打了胜仗,自然是张卫指挥有方。

    可杨任知道,这万一要是打了败仗,嘿嘿……他杨任就得是那个,负责背黑锅的人。不仅如此,真正让杨任觉得委屈的是,他觉得这张卫处处都在防着他,死活就是不让他去立功。

    这不,他都已经拿下葭萌县了,张卫却不让他乘机挥军前进,反而命他领军在此等候。把个杨任给气得,连进了三大碗凉白开,才算是压住了心中的忿慨。

    压是压住了,可杨任还是忍不住的自思:“他个张卫难道就没听说过,兵贵神这一句话吗?老是防着老子顶根鸡毛用?这前后左右都是山沟沟的,老子还能变成金凤凰飞了不成?”

    然而怒归怒,杨任知道不管怎么说,人家张卫那可是师君大人的亲弟弟。这张师君弟弟的话,就是张师君的话,他再有一万零一个不服,那也得憋着。

    当日渐西斜时,伤心失望得牙紧咬,脖子的血管都突突直跳得满心不甘的甘宁,却碰上了个怪事。

    那就是堂堂的征东中郎将——太史慈大人,居然亲自骑着匹白马,冒着大太阳的给他送来了,华飞的亲笔密令。

    当时,接得密令的甘宁就傻了眼了,他的七百弟兄们也傻了眼了,这征东中郎将亲自送信的事情,他们压根就没听说过。就更甭提,今日竟然还亲眼得见了。

    他们是傻眼了,可送信的太史慈可不管这些,他只是对甘宁高声道。

    “我说兴霸啊,要说从葭萌到梓潼县的这一段山路,那可真是凶险异常,要不我有这日行千里的‘的卢’宝马,早就该把你们给追上了。”

    说着他伸手抹了把额头上咸湿的热汗,对甘宁猛一瞪眼的续道:“你还愣着干么?你倒是快拆开书信,看看主公他到底都说了些啥啊?”

    甘宁闻声惊醒,连忙道:“哦哦,好,甘某这就拆开看看。”说着三两下的就拆开了书信。

    甘宁凝目一看之下,登时就乐得是眉也开了、眼下也笑了、就连那脖子上的血管也不再“突突突”的乱跳了。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