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09章 神犬石下饮清酒

正文 209章 神犬石下饮清酒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满山的虫鸣声中,华飞就着满是芬芳的凉风,在朴胡的引领下涉过“潺潺”的流水,踩上“吱呀”作响的栈道,向着賨人生活的地方走近。

    一路上他张目四处打量,但见得这賨人居住的地方极有讲究,那是崇山峻岭、峭壁直立、在各个路陕之处,林险所在到处都设着关卡,无处不在显示着,这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华飞一路行来,山路蜿蜒难行,他见到了带着天光的洞穴,也见到了立在峭壁山腰的吊脚楼,甚至还看到了一座正在做仰天长啸状的石头。

    据朴胡的介绍,那是他们的“神犬石”,据说拥着有极大的神力,能保佑得他们的族人永远的幸福安康。

    而且朴胡还说,即便是那些身在远方的族人们,也会经常抽空来朝拜这“神犬石”。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些賨人很无聊,竟然会去信一块没有生命,长得像狗一样的石头。

    可是华飞不这么觉得,他始终认为人在一些情况下会说真话,比如当一个信徒在他的信仰之前,会有所求。

    而这所求,便是信徒心中最虔诚的希望,即他所想要得到的东西。比如后世之人有很多的人,会去烧香拜佛,他们通常都在许一些同样的愿望,向佛求一些相同的东西。

    比如说,求平安、幸福、健康……其实这些就是那些烧香之人心中,最希望得到和拥有的珍宝,只不过他们通常都在忙碌的生活中,迷失了自己而已。

    华飞暗自的猜测,賨人们拜“神犬石”,拜的并不是石,而是犬,是犬所存在的精神!

    据说,犬是唯一愿意和人类对视的动物。当你有幸拥有一头犬时,你会发现它对你,是有多么的热情和喜爱。

    它会帮你看家,逗你开心!无论你是富是贫、是美是丑、是伤心是快乐,是得意又或是失落,它都始终如一的陪伴在你的身边!

    甚至于在你有危险的时候,它会是第一个奋不顾身的冲过来救你的伙伴……

    华飞觉得犬对人类来说,无疑是最忠诚的、最勇敢的、是最贴心的好帮手和伙伴,它们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最忠诚的守护者!

    当然华飞也知道即便是最忠诚的犬,它有时也会因为发情又或是别的什么原因,而给人类带来麻烦!可那毕竟是少数又或是因为你不了解它们,才会如此不是吗?

    人既然没有完人,犬自然也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华飞觉得只有深入的去了解它们,才能很好的与它们相处。

    轻轻一笑,华飞把不相干的想法甩掉。他觉得賨人们在朝拜“神犬石”,或许是因为,他们佩服犬的精神;又或许是希望自己也能这般的具备着,忠诚、勇敢和热情的禀性。

    又或者说,可能他们同时也希望别人在对待他们时,能做到不欺骗、不背叛、不冷漠……想着,华飞似乎知道了自己该用何种心态,来对待这一个战斗民族。

    当和你成为朋友时,賨人们无疑是热情的。华飞一行人在清彻缓慢的“咚咚”铜鼓声中,穿过载歌载舞的人群,来到了吊脚楼下一块比较平坦的空地上。

    或许是因为华飞能看到賨人们的急需,为他们带来了能帮他们解决病痛的医匠,和其它山中急需的东西。

    此时,花正香、风正凉、纯真善良的人们,纷纷的捧出了自家酿制的清酒,唱着热情的山歌的来欢迎远方的客人。

    一个美丽得像花骨朵一般的少女,代表着全族人,边唱着请酒歌,边向华飞捧上了一壶喷香的清酒。那酒坛子中间,还插着两根芦苇做成的吸管。

    华飞微笑着点头示意,举步上前便准备以口相就着,吸上一口这清香诱人的清酒。

    魏延见状大急,他自思着:“这酒,天才知道有没有毒?主公怎么可以如此轻易的,就去喝人家献的酒?”

    然而通过接触,魏延也知道这样的战斗民族,心思是极为单纯的!如果你不喝他们好心献上的美酒,很有可能他们就会认为你没把他们当朋友,从而会把你当成敌人来对待。

    想着,他乃急急的伸手,一把扯住了举步上前的华飞,高声道:“主公!走了这许久的山路,延这嗓子早已口渴难耐,不如这一口酒就让给延来喝如何?”

    说着他跨步张嘴的就向着吸管噙去,却不料那少女甚是调皮,竟然轻轻一缩酒坛,避开了魏延的大嘴。

    用百灵鸟般的声音唱道:“这一坛子清酒哎,是阿妹亲手酿的咧,只给最尊贵的客人喝一口欸,喝一口欸……”

    悦耳的歌声中,她又对魏延娇声嗔怪道:“你是个什么人?怎么敢在我尊贵客人的前头抢酒喝?”

    “我……”魏延见问一时语塞,却猛的瞪眼道,“我乃堂堂益州牧麾下的征北中郎将,魏延、魏文长是也,难道还不够格喝上你一口清酒?”

    “哟!”少女奇道,“您还是个将军咧,您的武艺很高吗?”

    或许是因为大凡强壮的男人,都有种想在美女面前显示自己强壮的心理存在。魏延“砰”的一拍自己的强健的不比那女子小多少的胸脯。

    高声道:“那是当然!我魏延那可是,能打遍全军无敌手的人。”说着他又垂下了头,低声的呐呐着道,“除了……除了……”

    “除了啥子呐?”少女见他张着一幅红脸膛,又仪表非凡的威风凛凛,却垂头说不出话来,大抵是觉得他非常的可爱的缘故。乃故意挤兑他道,“是不是,还有很多人可以胜过你哟?”

    “谁说的?”魏延骨子里头甚是傲气,闻言抬头大声问了一句,又高声道,“除了那太史慈、许褚、还有个陈到外,就只有一个甘宁我没试过,其他人可全都不是我的对手。”

    “哟哟哟,看不出来你还好厉害的呢!”少女轻脆的嗓音中,魏延为之洋洋自得!却不料少女忽又加了一句,“只可惜还有四个人能胜过你,你暂时还算不得是最强的勇士。”

    “呃……”魏延顿时瞪大了双眼的,为之张嘴结舌。

    华飞见状心中暗自摇头,以他的心思自然明白魏延为什么要抢酒喝?心中感念着魏延的拳拳相护之情,华飞缓缓举步上前。

    他知道这语言,那素来就是女子的强项。要是论打,一百个少女都不一定是魏延的对手,可这要论斗嘴,只怕一百个魏延也不一定能胜得了这女子。

    于是,他乃上前对魏延高声道:“文长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賨人兄弟们,对人向来是表里如一的。他们喜欢你才会请你喝酒,要是不喜欢你的话,那迎接你的就会是别的东西了。”

    说着,他又对围在外面的賨人们高声问道:“大家觉得,你们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说的对是不对?”

    “对!”一众賨人们扬声高喝,并且纷纷七嘴八舌的高声叫道。

    “就是说!哪有可能请不喜欢的人,来喝我们自己辛苦酿的……”

    “自己都舍不得多喝的清酒撒……”

    “我们要是不喜欢一个人时,通常只有请他吃箭头、矛头……”

    华飞微笑着,看着大叫的人群,正当众人大喝声渐息时,却忽然听得一声奶声奶气的声音叫道:“还有我的大拳头……”

    华飞与众人闻声愕然,循声望去却见得是个长得粉雕玉琢的小奶娃子,正在大人中挥着粉嫩嫩的小拳头跟着起哄。

    一名精壮的汉子,急急自人群中奔出,一把抱起孩子高声笑骂:“还你的大拳头,就你这小粉拳,老子一口就给你吞了,快跟老子回去,莫要在这里瞎胡闹。”

    “我不我不……”那娃挣扎着连声大叫道,“我的拳头就是大拳头,就是很大很大的拳头……”

    “哈哈……”华飞与众人见了这可爱的娃子,无不为之哄堂大笑。开心而爽朗的大笑声,在山谷间回荡得经久不绝。

    是日,因为华飞所担心的并不是爽直的賨人们,而是那一锭十两重的黄金。

    判断出賨人心性后,加上又料定自己权高势重,賨人们决不会无头脑的对自己下毒手,而引来报复的华飞,爽快的张嘴就吸了一口,賨人少女送上的欢迎酒。(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