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18章 长安之难[下] 继续三更求支持

正文 218章 长安之难[下] 继续三更求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农历八月的西安,白日的天气依然非常的燥热,李傕等人拥着秦宓刚刚出了长安城的西城门,便闻得在干燥的秋风中,传来了一阵响亮的高唤声:“池阳候且住!”

    李傕闻声于毒辣的太阳下停马回望,却见得有一名仆人装束的中年汉子,正满头大汗的自城门下急奔而来。乃开声问道:“贾于!你寻我有何要事?”

    “禀……禀车骑将军!”那仆人气喘兮兮的奔至李傕的马前,抱拳开声道,“我家主人急命我前来,有一言要相告于候爷,却不知候爷可愿一听?”

    “哦?”李傕闻言只对那仆人,诧异的提高声音惊讶了一声,竟然真的翻身下马,屈尊降贵的于那一身汗臭味的仆人身边侧耳细听。

    秦宓见状心中暗自的纳闷道:“不知此仆之主又是何方神圣?居然只凭着一句话,就能让这连天子都不买账的李傕,下马倾听。”

    秦宓又暗暗自思,眼下的长安城虽然恶臭弥漫,却仍然是大汉的帝都。内中的人才着实不少,若不急催已中了计的他们前行,只怕会有所变故也说不定。

    想着,他乃抬头搭手的于“吱吱”的乱叫的虫鸣声中,装模作样的打量了一眼天色,却对身边的众人高声道。

    “此去大散关路途遥远,距离这长安城足足有着三百余里的路程,我等虽说皆骑着骏马,若是不急速赶路的话,只怕今夜便得露营于城外了。”说着,他还对太史慈暗使了个眼色。

    “就是的说。”一身青甲白袍的太史慈,见状乃马上高声喊道,“既然车骑将军还有要事待办,不如就不要去了,只由我等先行便是。”

    “好!那就我等先行。”一名长着满脸络腮胡的强壮汉子,在马上扬鞭大叫一声,又转头对李傕高声道,“稚然你放心,我等一定会把粮食全部都搬回来的。”

    说着见得秦宓已一马当先的打马先行,乃急挥鞭大叫道:“小的们,都快给老子跟上。”于是在无数兵卒的高声应“喏!”声中,络腮胡率众打马急奔西面而去。

    李傕见状,霎时就顾不得刚听到一半的话,急忙抬头挥手的怒叫道:“郭阿多,你他娘的!这是几个意思?”

    说着他再也顾不与那仆人多言,急急的便上了马。对还立在原地的手下们挥手大叫:“一帮混帐东西!你等还呆头呆脑的站在原地做啥子,还不都快点给老子追?”

    大叫声中,李傕引领着无数铁骑“轰隆隆”的扬尘便追了下去,倒把那来传话的仆人给呛了一嘴的灰尘。

    “啊呸!”那仆人张嘴吐口唾沫,跳脚指李傕等人的背影骂曰,“你们这帮蔫头耷脑的怂货,不听我主之言,将来吃了大亏,就别哭得哗啦啦的回来。”

    倒霉的仆人骂完后,又恨恨的照着地上唾了几口,这才转身拔腿的归去向他家主人,禀报此事不提。

    且不说秦宓急计得逞,引着李傕、郭汜和樊稠等人放马急奔之事。却说这张任与何曼,自打扮成秦宓的随从,跟着进入长安城后,便分头联络上了潜伏于城中的警卫们。

    这俩大猛将统率着近五千人马,见得李傕等人离城后,长安城中已变得空荡荡的。却只担心李傕等人会因听得城中的响动,又转头回来。

    乃又耐心的多等候了一个多时辰,直到估摸着李傕等人已经走远,这才各自按计划的分头行事。

    此时的长安城中满地皆是污移,到处都有白生生的人骨头,一只只烦人的苍蝇在那恶臭阵阵的骨头边上,“嗡嗡”乱叫的飞来飞去。

    此等环境可以说是恶劣到了极点,然而居住在这里,已经饿得前心都贴了后肚的人们,却早已顾不得这些了。

    程平就是这城中的一个普通人,此时他正和他的伙伴们,警惕而茫然的望着长安大街小巷中堆得到处都是的,被人啃得一丝肉也没留下的白色人骨。

    已饿得骨瘦如柴的男人们,浑身都因饥饿而在颤抖,却依然呼朋唤友的聚集在了一处,他们的身后,便是他们在这世上唯一的宝贝——家人!

    他们努力的紧握着一切能保护自己和家人的东西,棍棒、石头、甚至是捡来的一块被人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

    他们很想到城外去采些野草树皮,来稍微的填充一下早已空荡荡的肚子,却愣是半步也不敢离开身后的家人们。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只要一离开,也许和身后那孱弱的家人们,将会是永远的别离。

    这满地的白骨就是明证,他们很清楚的知道,那些全都是弱者或是落单之人的骨头。惶恐、不安、茫然、无助的心绪在他们的心中弥漫。

    突然,他们听到城中到处都有人在放声大叫。

    “大家听好了,益州牧华飞已经令人调拔了大量的粮食,并于汉中准备好了药品和房屋,在等着要救助大家。大家都快往西边跑啊,城外有州牧大人派来的人马,正在等着接应大家呢,留在这里只能是死路一条……”

    程平他们动了,对于饿到极处的人们来说,早已不知道要去判断消息是否准确?更不会去多想,事情对他们是不是有利?

    此时的他们,就像是那溺水之人一般,哪怕面前漂浮的只是一根脆弱的稻草,也会死死的捉住不放。

    于是,他们拖家带口的,便大呼小叫着向着长安的西城门涌去。

    此时的长安,虽然说历经了董卓和李傕等人的连续摧残,境内的人口数已经锐减了到了,仅余得数十万户之多,却依然是人山人海得犹如浪潮一般的涌动。

    城已不可住,家亦无法保!长安的民众们在听得大叫声之后,便全数暴动了。

    几乎只在片刻时间内,人们便呐喊着、大叫着自四面八方的涌现出来,迅速的汇聚成了一股洪流,急急的向着长安西城门涌了过去。

    然而,李傕等人虽然离开了长安城,长安城中却依然留得有数万的精兵在镇守。

    这长安城却是向来就由,李傕、郭汜、樊稠三人分区而守的。眼下镇守着西城门的不是别个,却正是那李傕的侄子李利。

    他的手中掌控着有四五千的善战步卒,一听得城中暴动,乃扬声怒吼:“这帮一文不值的贱民,竟敢擅自冲击城门?来人!快给老子高声传令,凡有胆敢无令靠近城门二百步者,一律当场射杀!”

    “喏!”其身边数百亲卫闻声高应,急急的派人便向众军传令,于是西城门上空无数人扯直了脖子的放声大吼,“大人有令!凡无令靠近城门二百步者,尽皆射杀!”

    四五千人放声大吼的声浪,直如闷雷炸响一般的,把长安西城门的上空,击得“轰隆隆”作响。其声势惊得一帮手无寸铁的民众们,无不脸色苍白的纷纷收住了急奔的脚步。

    “杀你娘!”正于此时,城门边上一将放声怒吼着挥棍大叫,“弟兄们!都快跟着俺上,斩关落锁、打开城门、好保护大家出城。”

    却原来身长九尺的何曼,早已率领着上千名警卫精英们,早早的便埋伏在了城门的两旁。大叫声中,速度奇快的何曼一棍当先的便向着城楼之上杀去。

    “杀!”其身后众军各执刀盾的放声大吼着,紧紧跟随而上。于是,一场立见生死的,殊死搏杀瞬间于长安西城门展开。

    何曼在华飞麾下的众将中,虽然说实力是属于较弱的一个,然而他终究是个能与曹洪大战四五十回合的人物,加上其力大无穷,大棍展处直舞得劲风“呜呜”乱响。

    李利麾下的步卒们,虽说亦皆是久经战场之辈,却奈这何曼的速度奇快,其掌中的大棍又是一把最适合群战的利器。

    一时其声方扬、大棍已至、直杀得西凉众军都来不及布阵,便被何曼的大棍给扫打得“喀嚓”骨折声急响,“啊嗷”惨叫声尽起。

    白色脑浆夹杂着热血飞溅间,形如夜叉的何曼带着一身的腥风血雨,挡者披麋的挥棍直打得西凉众军四处乱蹿。

    何曼身后的众军们乘势而上,仅在短短的片刻时间内,便斩关落锁的打开了紧闭着的长安城西城门。

    “快!有我们掩护着你们,他们伤不了你们的,大家都别害怕,速出西城门……”

    顿时,干燥而腥臭的秋风中,华飞麾下千挑万选出来的千余警卫精英们,于毒辣的艳阳下,边挥刀执盾的相互配合着,与数倍于已的敌军们大战;边放声大吼着招呼着惊惧的民众们,急速离城西奔。

    霎时,无数懦弱的百姓们,但见得那西城头上,刀光烈、战意宏、壮士挥刀热血浓,头可断、志不屈、为救万民舍残躯!刀似电、盾如山、“叮当”声急响,狂奏一曲护民雄音……

    “走!大家别愣着,莫让壮士们的血白流……”

    “啊……老子和他们拼了……”

    “杀死这帮狗娘养的,冲啊……”

    仗义每都屠狗辈,人心都是肉长的!平日里善良得直如那绵羊般温顺的百姓们,在见到警卫精英们边舍死怒战,还边大叫着让他们走时,终于被感动得发出了震天的怒吼!

    长安的人都是好样的,无数骨瘦如柴的汉子们,舍下了身边的妇孺,挺身而出的高叫着,声嘶力竭的呐喊着,奔向了城头。

    于是,在一涌而上的人潮中;在狂舞着的棍棒、石头和骨头里;本就难挡何曼之勇的李利,和他的麾下们顿时就陷入了人民的汪洋大海之中。

    然而,正当胜利的天秤向着民众们和警卫精英们倾斜时,城中的守军动了。

    李傕的兄弟上军校尉——李维,和他的侄子副车中郎将——李进,各自引领着麾下的大军们,急速向着西门冲杀而来。

    与此同时,长安城中那残破的皇宫内外,也有着一场惊天之变正在发生。(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