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19章 解浩劫皇帝东奔 二更至请支持!

正文 219章 解浩劫皇帝东奔 二更至请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李维和李进各引着上万人马,在干燥的秋风中急奔着向西城门杀来时,却忽见得前方各路西行的交汇处,一将横枪立马的拦于狭窄处。

    其身后更有数千把利箭,正于毒日之下闪烁着夺人心魄的寒芒。李维与李进见状心中虽决得很不对劲,却犹恐此路军会是郭汜与樊稠的麾下。

    两人急急互视一眼,李维便对着那将微一侧头。于是其侄李进挥刀跃马的扬声大叫:“呔!尔等何人,为何拦住我等去路?”

    “哼!你休管我是啷个?”那将枪指李进冷声叱道,“你们这帮锤子们,都给老子听好了,今日西门不通,凡有不开眼胆敢上前一步者,一律杀无赦!”

    “大言不惭!”李进闻言大怒,乃刀指敌将的再次大喝道,“老子再问你一次,尔等究竟何些人也?若是再不明说时,到时即便是郭后将军与樊右将军归来,也需怪不得老子。”

    那将闻言,却只对李进鄙夷的,轻轻张嘴吐出了五个字:“可怜的哈儿!”

    “混帐东西,你找死!”李进心急着要去救西城门,见他竟是说些自己听不懂的话,乃大声怒骂着便策马扬刀的向那将砍去。

    却说这将却不是别人,乃是那后世人称川中第一大将的张任是也。谅这李进虽然身居副车中郎将的要职,却全是靠着他叔父是李倥的缘故。

    这武艺虽也有,却无奈不高。而张任据说却是那白马银枪赵子龙的师兄,其一身的武艺自是非凡,更曾经在江州城下大战过“虎痴”许褚。

    这两人一相比,可当真是拿西坡比东坡——差多!众军但见得这两马交会间,仅得一个回合,张任便一枪刺李进于马下。

    “进儿!”李维见得侄子落马,直惊得心胆俱裂的扬声大叫。乃挥刀声嘶力竭的怒喝,“杀!为我家进儿报仇,给老子杀光敌军一个不留!”

    西凉众卒们久经战阵,却无一不是自那尸山血海之中爬将出来之人。一听得李维令下,虽然张任斩将立威,却依然悍不畏死的怒吼着、各挥兵刃的便直奔张任杀来。

    张任文武双全,极善韬略。他见得敌军实施混战之法,乃虎目生寒的把掌中银枪,于干燥的秋风中轻轻一招。

    顿时其身后“梆梆梆”惊弦急响,刹那间千支利箭穿秋风,“咻咻咻”连声中给狂冲而来的敌军,便来了一招千箭齐发。

    此次华飞麾下的精骑们在经过换装之后,除了拿着弓之外,却还挎着弩。利箭刚发,强弩又至,虽仅三千余骑,却硬是给西凉众军来了个箭如雨下。

    刹那间,长安城西面便是“噗哧……嗷哦……”声大作,西凉众军在丝丝热血飞溅中,扬得那道道腥风冲长天。

    箭雨方过,张任见得敌军混乱,乃虎目放光的张嘴大喝一声:“死!”霎时,雄峻白马划过染血的长街、锐利银枪舞起万道银光。

    张任于虎吼声中单骑杀入敌群,顿时千朵万朵雪白银花绽放,直杀得混乱的西凉众军,哭天喊地得乱蹿不已。

    李维见得这张任策马挥枪,其所过之处勇不可挡,众军于热血乱溅中挡者披麋,又见敌将身后众军已再次拈弓搭箭。

    乃于浓烈腥气之中,张嘴大叫一声:“贼子休狂!老子一会儿再来收拾你!”叫毕,急拔马扬声大叫,“众军听令!快随老子撤回去布阵。”

    西凉众卒们见得李维先跑,顿时乱纷纷的撒丫子随后急奔。张任乘势引领众骑随后放箭掩杀,西凉众军只顾跑路军无行伍,顿时直被杀了个血流成河、尸塞长街。

    张任心虑着西城门的情况,不敢引军直追。乃在率军冲杀一阵之后,便急止住了众精骑,仍旧回到那必经之地镇守不提。

    却说此时的西城门上,何曼已自一棍砸死了迎出城楼的李利,西凉众卒们亦在民众们和警卫精英们的合击之下,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提着滴血长棍的何曼,乃边急命警卫们引领着民众们出城奔西面急行;边派人火速去通知断后的张任,告诉他大事已成,让他引着不利于巷战的众精骑们,迅速退出长安。

    与此同时,皇宫之中却突然暴动。有国舅董承引领着麾下的数千大军,并一众忠心于汉室的大臣家仆们,聚万余精壮保护着年轻的汉帝刘协,一路杀出了东城门,取道急奔弘农而去。

    却原来汉帝刘协虽然年轻,却是久经磨难,其心智早已不输于成年之人,甚至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虽陷长安牢笼,却无时不想着要逃离李倥、郭汜、樊稠等人的掌控,每日里费尽心思的暗中观察着,可有真正忠心于汉室的人。

    刘协聪明过人,加上又不轻举妄动,在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后,终于也暗中拉拢了一帮大臣,和手握兵马的董承。

    然而刘协虽然年少,却是少年老成。他虽有了心腹和爪牙,却自知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乃一直都是隐而不发的,在暗中等待着机会的来临。

    当他在听得秦宓来奏,华飞送粮之事后,便暗自心思:“华飞与朕,殊无任何瓜葛可言。眼下的这帮诸候们,只怕没有哪一个是不想要挟持朕的。他华飞送粮,恐怕也是没安好心。”

    或许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的缘故,又或是汉室祖宗的保佑。刘协在李倥等人引军离城之后,终于觉得良机已至,乃暗中与其老仗人——伏玩商量。

    伏完亦对刘协言:“陛下此时再不行动,只怕将来再无机会。”于是,这才有了天子刘协,乘着长安城大乱之机,车驾杀出东门之事。

    却说李倥等人也不算太蠢,却为何没有安排手下看管皇帝呢?原来李倥等三人互相猜忌,因此却是各派着得力手下们,在看管着皇宫的。

    这上军校尉李维和副车都尉李进两个人,本来却都是奉着李倥的命令,引军在监视着皇宫之人。

    国舅董承却原是牛辅的麾下,现在正在樊稠的手下听令,却原也是奉命监管皇宫的一个。至于郭汜所派的手下,乃是一个名唤伍习的部将。

    长安西城门乱起,李维与李进心虑自己亲人的安危,乃留下千人令他们的另一个亲人李暹把守住皇宫,却自领人去帮李利平定西城门之乱。

    不料汉帝刘协捉住这一机会,亲引宫人与大臣们自皇宫中杀出,董承也引领着麾下们乘机暴动,登时杀死了粹不及防的伍习和李暹。

    西凉众军顿时失去了统率,与此同时众大臣的家仆们包围了皇宫,汉帝刘协乘机亲自扬声招降混乱惊惧的西凉众卒。

    于是尽收了伍习和李暹的麾下士卒,率众杀奔东门。此时的长安东城门,却是属于樊稠所管的地区,自有其麾下的部将,引领着数千步卒在此处镇守。

    却不料董承以自己人的身份引军先至,假装有要事相商的来寻那部将说话,遂趁机拿之。汉帝刘协以皇帝的身份,再次献身招降西凉众卒们。

    众卒们见得是九五至尊——皇帝亲临,又有董承等人引众相随,其势甚大。于是,东城门众卒亦纷纷投降。

    皇帝遂在抚慰了众卒一番这后,命令董承引军断后,却自与皇后并众宫人与百官们,急奔弘农而去。思欲东归旧都洛阳,再召忠厚臣子,重振汉室雄风。

    不料这刘协前脚刚走,后脚那李维便引着一帮狼狈至极的败军归来,却见得皇宫一片狼藉,李维这心中不由得,便是大吃了一惊!

    他心知定是逃走了皇帝大老爷,乃于大惊之后急令人奔西北城门而出,前去急报于李倥等人知道此事。

    却又急速派人知会长安城中的各门守将,声称:“若是任由皇帝走脱,待得李倥、郭汜、樊稠归来时,大家需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可吃。”

    于是长安城中各军皆起,李维再也顾不得西城门之事,亲引着数万大军向着弘农方向,急追皇帝而去。

    顿时,长安城中为之一空。一东一西三路浩浩荡荡的人马,各自扬起了漫天灰尘的于秋风中埋头赶路。

    长安受尽苦难的民众们,也因此在甘宁的引军接应之下,顺利的奔向太白县城,顺着褒水放筏南下。

    至此,史记中本该是,长安的百万以上人口,被天灾和**给逼得,强者四散、赢者相食、二三年间,关中再无人迹的一场人间大劫。

    便就这般的在华飞与徐庶、阎圃的精心谋划之下;在张任与何曼、甘宁、太史慈、秦宓的齐心协力之下,生生的发生了扭转。至此长安无数民众们的生命,得到了保全。

    却说李维派去之人,刚出了西北城门向着大散关奔不多远之时,却不意一头便撞上了华飞麾下的精骑们。

    原来太史慈早已得了密令,因骑兵在攻城战中作用不大,乃奉命在返回大散关的路上,暗暗命余下的数千精骑们,缀于众人之后的四散而去。

    却于长安城通往大散关的要道之上,成群结队的往来巡逻,以切断长安城和李倥等人的一切联系。

    不料却阴错阳差的反而使得李倥等人不知道,皇帝逃走的消息。而在一时已变得空荡荡的长安城中,富丽堂皇的车骑将军府中,却又一件大事发生。

    有一名被李倥掳掠而来,正关于后院之中的女子,乘乱也设法逃出了车骑将军府。值得一提的是,此女子不仅长相极美,更是无人知道她的身份,却是大有来头的。

    李倥之子李式,闻报大惊!他心知其父极想以此女子为妻,乃急带府中的精壮们,出府向着长安西城门急追而去。

    而几在同时,那个派遣仆人去通知李倥的神秘主人,在得知长安惊变之后,却也在家中同时派遣家仆们,四散而去的展开了行动。

    长安的形势动荡不安,远在汉中的华飞却也没有闲着,他在经过与徐庶等人的连番细谋之后,同样的也在针对着长安城,调兵遣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