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21章 子午道险取长安

正文 221章 子午道险取长安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却说在秦宓出发的当夜,华飞等人在商议后一致认为,长安城宽广而巨大,若是只靠着甘宁、张任、何曼以及他们的麾下的不足万人之众。

    是绝对不足以抵挡住李倥等人的反扑,并防守住长安城的。因此,他们一定要有后续支援才行。

    于是,华飞乃于艳红的火光下,开口询问久居汉中的阎圃道:“阎从事!你可知道汉中都有哪些路径可直通关中?”

    “回主公的话!”阎圃抱拳于淡淡的油烟气中答道,“长安至汉中的道路,最西面的为陈仓道,而后为我等接长安民众离开长安之褒斜道,再往东便是最为难行的子午道了。”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才又接口道:“若是再往东面便是库谷与武关二道,只不过此二处却并不在汉中的管辖之内。”

    “哦?不是都说秦岭有六道吗?却为何阎圃只说了五条道?还有一条道跑到哪里去了?”

    华飞闻言,心中暗自诧异。却很快的想到秦岭六道毕竟是后人的说法,或许在这个时代因为地形没有产生变化,或是人们还不曾发现这条路也说不定。

    想着,他乃开口说道:“这么说来,除了我军大散关所在地的陈仓道之外,我们就只余下褒斜道和子午道两条路可走了。”

    “正是!”阎圃施礼高声答道,却又沉吟着接了一句,“只不过圃建议主公,最好不要让大军去走子午道这一条路。”

    华飞正暗自的想到史上有名的子午奇谋,闻言乃双目大亮的伸手对阎圃问道:“阎从事,为什么反对走子午道呢?”

    “主公!”阎圃抱拳正色道,“子午道本是先秦时期便有之径,后来高祖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后,就命留候张良烧毁了栈道,直至王莽时期方才命人凿道重修。”

    华飞闻言,心中暗自的腹诽着刘邦的做法,却对阎圃急声问道:“有没有修好?”

    阎圃点了点头,却对华飞禀道:“修是修好了,只是此道它除了山高路险之外,却还有着一桩奇处,因此此道难以通行。”

    华飞心中暗道:“岂止山高路险而已,记得后世曾有名言,‘秦岭六道、子午为王。’据说这条道自修成以来,就有无数人想由此偷渡,却愣是一个都没有成功过,甚至连那赫赫有名的第一代闯王——高迎祥都死在了这里。”

    想着,他却对阎圃问道:“哦?这条道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吗?”

    “是的!”阎圃朗声答道,“此道之中的天气变幻莫定,完全不以风云为依据,山谷中的雨那是说来便来,说走便走,有时大太阳照耀着也能给人来上一场倾盆大雨。而且……”

    “而且什么?”

    阎圃闻得华飞相问,乃高声答道:“而且据说此谷之中,雨水极密。若是一旦在山中遇上雨水,入谷之人往往便要困在山谷之中许久才能出山。”

    “嘶!”华飞闻言睁大双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觉得自己的牙根都在发浮。

    至此,他方才知道当年为什么诸葛亮,宁愿带着大军在崇山峻岭之间穿梭,也不答应魏延的子午谷奇谋。

    人人都以为诸葛亮是因为谨慎,才拒绝了魏延的奇谋,甚至连华飞本人,都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却不知道原来还是诸葛亮,计高一筹啊。需知有一句话,叫做山高路滑,雨天难行。这子午谷这么奇特和危险,别说是诸葛亮不同意了,华飞觉得这就算是换成了自己也不敢同意。

    思及此,华飞的心中却是暗自的庆幸,因为华飞认为眼下李倥等人既缺粮又相互猜忌,心中认定了他们是不可能会去,防守子午要道的。

    要不是阎圃识途的话,他还准备着要让魏延带着朴胡等人,走上一趟子午谷,来它个奇袭长安城,以完成这千年的夙愿呢。

    没想到这子午谷竟然这么危险!而且这长安六道有两条不在境内,有一条还不知所踪,另一条又危险难行,那么就只剩下了褒斜道可走了。

    想着,他乃暗拍胸口的对徐、阎二人高声道:“这么说来,就没什么好想的了。我们只余下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径奔褒谷,直取长安!”

    于是在出兵的路线确定之后,华飞一边下令命麾下们连夜尽可能多的准备干粮;一边与徐庶、阎圃二人,商议着调兵遣将之事。

    最终华飞以徐庶为主帅,引魏延与张卫二将,统领着魏延麾下的山地精兵和中军的一半健卒们,以及已经移居汉中的宗人兄弟们,共计三万之众取路褒斜道直取长安城。

    前去会合甘宁等将,找准机会一举拿下长安城,而后固守坚城,已待敌军粮尽自乱。

    当然,华飞更秘密的嘱咐徐庶,此去长安除了要“好好的”保护好天子之外,更要万分小心的提防着另一个人。

    待得徐庶领命后,华飞又急调镇守上庸的严颜领麾下的八千精兵们,前来汉中做镇。并命阎圃辅助严颜,全力安排救助来自长安的流民们。

    随后又传令成都的别驾鲁肃,全力调动粮食北上,以支援汉中救助流民和支持华飞北伐。

    至于华飞本人,则是领着许褚以及余下的一万中军健儿们,打起大旗前去大散关,准备要以已为饵的吸引住李倥、郭汜与樊稠等人。

    却说徐庶于次日天明之时,奉令引着魏延、张卫和朴胡等人,尽取汉中的干粮出行。行军过程中徐庶却发现年轻的魏延变化极大。

    此子本是个除了对华飞和太史慈等有数的几个人之外,对谁都爱理不理的骄傲好斗小公鸡,现在却变成了个爱笑的小绵羊。

    一张红通通的脸庞,现在是无时无刻的,不面带得微笑得让人,在这秋天都觉得有阵春风刮过。

    徐庶大奇之下,乃靠近了魏延悄声问道:“文长!这才多久没见,你这脾气怎么就变得这么好了?”

    “真的?”魏延闻声瞪圆了双目的对徐庶大叫道,“元直!你可不要诓我,你是真觉得我的脾气变好了吗?”

    “是啊!”徐庶郑重点头,表示自己说的是真话,又看着魏延奇道,“常言道,‘江山易改是禀性难移!’主公究竟给你吃了什么仙丹妙药,居然能让你这个傲气的小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生生的转了性?”

    “主公啥药也没给俺吃。”魏延咧着大嘴笑道,“只不过主公每次在闲下来时,都会来找俺聊天。”

    说着他满眼小星星的,望向西面的崇山峻岭。满带感情的说道:“主公只是像个最亲切的兄长般的,跟俺说做人要有傲骨,但却不能有傲气……”

    在魏延那充满崇拜的话声中,徐庶明白了,原来不仅是华飞有空就会教魏延做人的道理,就连华飞麾下的预备军官们也会时时的找魏延聊天。

    因此,明白了事理的魏延才有了这么大的转变。知道了缘故的徐庶,心中暗赞华飞和他的“引导者”们,做思想工作就是厉害。

    待得大军进山后,徐庶又人尽其能的命令朴胡,引领着他那帮登山涉水如履平地的“神兵”们在前头开路,取道急奔长安而去。

    却说这褒斜道距离长安却是,秦岭六道中最近的一条道,全程仅有四百七十余里路。徐庶得了“神兵”们的帮助,在崇山峻岭间连行了数日时间。

    其中山路难行一路辛苦自不待多说,却于甘宁前脚离开太白县城之后不久,便也引领着疲惫的大军,抵达了太白县城。

    于是,徐庶在得知甘宁已引军前往长安城后,乃边令大军捉紧时间修整,边派人前去长安城探听,具体的消息不提。

    却说李维引军东行,一路急赶天子。却于离城五十余里外追上了出逃的刘协等人。李维命令数万长安守军一拥而上,天子与百官却幸得董承引众军奋力死战得脱。

    李维等人尽杀董承的麾下以及百官的家仆们,奋力断后的董承却得亲卫拼死相护着向东面走脱。李维见得天子走远,心中大怒。

    正待挥剑叱喝众军急追时,却闻得身后忽有人放声高呼:“李校尉且慢!”

    李维闻声回头望去,正见得有数十骑拥着一名三络长须飘飘的老者,在干燥的秋风中急速到来。

    “是你!”李维见得来人失声惊呼,却又急忙下马恭立于道旁,高声问道,“光禄大夫!您老怎么亲自来了?有事您只需令人传个话便可,李维一定照办就是。”(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