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24章 张任甘宁事行绝

正文 224章 张任甘宁事行绝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却说当夜李维顾不得众将以及自己家属们的性命,下令命西凉众军们点起火把,准备全力攻打防守薄弱的长安东面三门。r?a?  ?nw?en?w?w?w?.??

    甘宁所留之统兵都尉,却也是个心智坚忍之人。他在见得城外艳红色的火把光亮起时,便挥手高声怒吼:“弓箭手准备!”

    “嚯!”其麾下仅有的三百余名弓手,昂然不惧的大喝一声,纷纷搭箭上弦。

    都尉再次声嘶力竭的挥刀大吼:“刀盾兵!给老子把李傕、郭汜、樊稠以及众将的家属们,全部按官职高低给老子一字排开,敌军那帮龟儿子们胆敢每进一步,便杀一排!”

    “喏!”其麾下的刀盾精兵们齐声高应,顿时在凄厉惊惶的惨叫声中,把敌军的家属们全都撕扯着在城头上方一字排开。

    顿时惊慌失措的哭喊求饶之声,便乱纷纷的响彻了长安东门那漆黑阴凉的夜空。西凉军卒们听得城上的哭喊之声,顿时便在众军官的呼喝之下,急急的收住了前进的脚步。

    无奈李维心意已决,见状乃呼喝着亲卫督战队们上前,监督催促着众军攻城,稍为迟后的便杀之。西凉军卒们被逼无奈,只得含泪的扛抬着巨木,放声痛吼的向着城门冲去。

    城上的统兵都尉见得威吓无效,乃暗暗咬牙的高举起右手,“咕!”的吞了一口唾沫,这才竖眉皱鼻子的大叫:“斩!”

    杀令一下,霎时城头之上千刀齐扬,城门上下无数人在放声惊叫。

    正在此危急关头,城门内忽有数十人齐齐放声大吼:“刀下留人,且慢动手!”其声直如惊雷炸响,声震长空。

    都尉与众卒闻声回望,却见得是张任麾下的警卫们,正策马扬鞭的沿着长街急奔而至。是夜警卫们急速登城,传达镇南中郎将——张任的命令。

    却原来张任因心思,华飞的大军素来就有善待俘虏的良好名声。

    此次自己虽然情非得已的驱赶着,那帮作恶多端的李傕等人的家属上城头,却只能恐吓之而不可真杀之。以免得坏了己军来之不易的,不杀俘虏之良好名声。

    因此才急急的令人前来传令,命镇守东门的众卒们,急弃东面城门轻而奔向南面城门防守。至于那帮俘虏们,则任由他们去自生自灭。

    于是,得令后的都尉,马上引领着东门千卒急奔南面城门而去。其实张任之所以会弃各门,而转守南门,完全是因为汉代长安城的南面,乃是皇帝和高官们的居住处和办公场所。

    也就是说整个长安城的重要建筑,几乎全都座落在南面。至少那眼下最为重要的粮仓和武库,便在未央宫和长乐宫之间。

    是夜,当张任与都尉领军迅速的撤离东、北两处城门后不久,李维等人便在贾诩的出色谋划之下,行以众击寡之计成功的,率领着大军重新占据了长安城。

    而张任则与甘宁指挥着八千余麾下们,在选择了地形后,迅速的推倒房屋隔绝了往来通道,使得长安城的南面成为了一个小形的防御圈。

    如此一来,贾诩虽然令得西凉众军重新进入长安城池,并救回了众多惊魂末定的家属们,却无奈,其最终的目地终究还是没能达成。

    因为,盛放米粮的太仓就在南面,而且所有高门大府全部都在南面。更可怕的是张任做得非常之绝,他倚仗着骑兵们的速度,几乎把城中所有能吃的东西,全部都给运送到了南面去。

    张任的这一招可谓是断子绝孙般的狠辣!你不是要城吗?行,老子给你便是,只不过一粒粮食都不给你留。

    于是好不容易才进了城的李维众人,在险些泪留满面之后,只得引领着大军呼啦啦的,就把长安城的南面给围了个瓷实。

    话说他们为何只围了个瓷实,却不挥军攻打呢?其实李维真心想打,因为他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直叫的饥渴难耐了。

    可是,他又真心不敢下令。因为那帮万恶的敌军们,不仅把整个南面都给堵得厚墩墩得难以通行;更不仅仅是刀枪弓箭直指前方的防守森严。

    犹为可恨的是那个面带着邪笑,右肩扛着把大铁戟,左手却还拿着把烈焰腾腾火把的万恶小子。他就领着一帮子和他一样手拿热腾腾火把的人,就站在那盛放米粮的太仓外面呐!

    此时的李维只觉得自己这心里头直发着苦,鼻子根他还泛着酸,这心里就甭提得有多么的窝心了。

    李维知道那可恶小子的意思,摆明了就是一个,“来!你们要敢过来,老子我就敢烧!”

    李维倒抽着凉气的暗中自思道:“这他娘的!要是真让他给烧了粮,却叫老子和这许多的人马,当真去喝那呼啦啦的西北风去不成?”

    于是在看了这等像是被蚊子给叮着了蛋般,是打也不成,不打也不成的情况后,李维苦着一张脸的转头,就向着艳红火把照耀下的贾诩看去。

    三络长须的贾诩本来是骑着马,混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见得李维向他望来,乃无奈的摇了摇头。

    郁闷的对着李维“唉!”的叹了一口气,又恨铁不成钢的道:“吾说李校尉,您就不兴先问问那小子,他到底想要干就么?”

    “我问个屁!他那不是都已经摆明了,就是想放火烧粮吗?”

    李维暗自腹诽了一声,却听话的转头,冲着甘宁就吼开了:“嗨!那个拿火把扛戟的小……壮士!只要你不放火烧粮,咱们就还是好朋友,有啥子话都能好好的说,你可千万莫要做傻事!”

    李维命根子都握在人家的手里,他本想开口叫小子的,却愣是生生的拐了个弯的,改口称壮士。

    贾诩闻言却是两眼冒烟的直盯着他,心中怒骂道:“你娘的个囊兮兮的怂货!你这咋还哪壶不开提哪壶捏?”

    一时贾诩这心中,真恨不得马上就冲上前去,狠狠的踹上这李维两脚丫子,才能出得了心中的这一口恶气。

    贾诩正在愤怒之时,却听得微凉的秋风中传来了甘宁,那满含着嘲讽的讥笑声。

    “哼哼……好朋友?做傻事?有啥子事都能好好说?你先人的个板板地!你个龟儿子带着四五万的人马,凶巴巴的来和老子说这种话?”

    “呃……”李维一时无言以对,自思,“你娘的!你带着人把老子的窝都给占去了,你还想老子咋滴?”

    此时无数炽热火把高燃,众军见得艳红火光中的甘宁,突然扬臂把手中的火把,猛的向上抛起。

    那火把“呼呼”作响的打着旋,远远的望去便像是直奔着太仓落下,这一下直把个西凉众军全都给惊得,齐齐张嘴“啊……”的就放声惊叫!

    震天的惊叫声中,却见得甘宁伸手一把,又稳稳的捞住了下落的火把。顿时,长安城之南便响起了一片“呼”的长长出气声。

    西凉众军们只觉得自己这小心肝,是“哧通哧通”的跳得那真叫一个快啊!李维更是给惊得,都险些湿了裤。

    却见得甘宁睁一双大眼,很无辜的盯着众人高声道:“格老子的!你们这帮龟儿子叫什么叫?不知道老子胆子小,一受惊就会乱扔东西吗?”

    说着,他作势猛的把火把向着太仓方向,作势欲抛。又把西凉众军给吓得齐齐放声大呼,却又急急的各自伸手掩嘴不吝。

    心中都只怕真的惊到,或是触怒了眼前这个嚣张又可恶的小子,他会真的把炽热燃烧的火把给丢进太仓,那自已等人非得活生生的饿死不可,到时可就真的是无处去喊冤也。

    此时,华飞的麾下们在见得,把坏事做得比张任更绝的甘宁,戏耍西凉众军后无不放声“哈哈”大笑,战前紧张的气氛为之一扫而空。

    而西凉众军们,自是又急又怒又不敢得罪甘宁。却唯有那贾诩手拈胡须,老神在在的于一旁冷眼旁观。

    表面他是古井无波,其实心中却在急速的盘算着,在经过甘宁与李维的这一番对话和动作后,他这心中,却是已有了定计。

    因此,他伸手便准备让李维过来。却忽然于艳红摇曳的火光之下,发现了一个人。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竟然引得向来镇静的贾诩,都不由得失声惊呼。(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