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33章 张任奋勇阻万骑 二更到请支持!

正文 233章 张任奋勇阻万骑 二更到请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中秋清晨的阳光,颇有着那么一丝暖洋洋的春日味道。幸运的又逃过了一难的民众们,就在这驱散了阴冷带来温暖的阳光下,披着清凉的风互相搀扶着向着武功水,向着斜谷前进。

    智勇仁义皆全的成都名将张任,心知自己等虽然倚仗人数众多,暂时吓跑了敌军的先头部队,然而敌骑行动迅速,其后续的大部队定然马上就会到来。

    他见得民众们行动迟缓,乃挥枪高喝:“临时组建成骑兵的兄弟们,眼下百姓行动缓慢且敌军将至,尔等可可速速回复步兵阵形,而把战马让出以驮载着老弱和妇孺们,加快百姓们的行动速度。”

    “喏!”众临时组成的骑兵们,闻令在齐应声中纷纷的翻身落马的,让出了跨下的骏马,而后在各领军都尉的呼喝下,迅速而快捷的组建着步军方阵。

    万幸的是,这关中的民众们久经战乱,却都基本上通晓得一些基本的马术。

    于是在张任的急速命令下,无数的关中青壮们便牵马执蹬的护着老弱和妇孺们,速度大升的急急奔往斜谷方向而去。

    张任又高声喝令:“众精骑听令!马上组成阵形向着东北方向急行哨探敌军情况,一旦敌军大部队到来,即刻扬声示警,不得有误!”

    “喏——哈……”高应声中千骑扬尘奔东北方向急去。

    张任急急下马,让自己的战马能有片刻时间的累歇,以菲复战马的体力。

    不料众军尚来不及整好阵形,那些奉令前去哨探的精骑们,已于“轰隆隆”的马蹄声中,边向后方拼命的放着箭;边策急奔而回的连声大吼着:“敌军大部队来袭!”

    “你等用最快的速度整军!”张任急声吩咐中,再次提枪上马的对各都尉说道,“整好军后,全军徐徐而退,休管前方之事。”

    “喏!”各大领军都尉高应声中,张任已自挺枪跃马的,急迎着已方退回的精骑们而去。

    “众精骑听令!”张任在策马急行中放声大吼,“速度撤至后方,三百人为一队,三百步之遥、间隔三骑、列横阵。风筝战术——准备!”

    大叫声中张任排众而出,单枪匹马的立于众军之前,边挥舞着银枪拔打敌军射来之箭;边于“叮当”乱响声中张嘴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入腹,随即扬枪大吼:“成都张任在此!贼军谁敢上前一战?”

    其力发自丹田,其声高震旷野,是声若龙吟、状似虎啸、一时众军皆闻。

    追来的敌骑们见得前方,是那员在长安城中力战万军的白马骁将阻敌;且又见其身后众军急急列阵,人数着实不少,乃纷纷惊惧着勒马收矛得不敢前行。

    此一时东方的旭日渐升渐烈,张任于烈日是,银枪斜摆耀朝阳,衣衫“猎猎”迎西风,虎目放光镇万军,英雄气慨贯苍穹!

    不一时李维与贾诩皆至,李维见状惊惶,贾诩却抚须冷笑,乃对李维张嘴轻轻的道出了四个字:“混战之法!”

    “对哦!”李维闻言醒悟,乃挥剑大吼,“弟兄们!此处不是长安城而是平原地带,是我们骑兵的天下,敌将虽勇却仅一人千骑,又有何可惧哉?只要杀了他们,前方就是斜谷了,那里可有着无数的食物的在等着吾们呢,给吾杀!”

    “杀!为了吃的和他拼了……”

    “弄死他,抢粮抢人去,大家一起冲啊……”

    “对!他也就一个人两条胳膊而矣,怕啥?弟兄们杀啊……”

    乱叫声中,万余凶残的西凉铁骑们挥刃齐齐大叫着壮胆,向着张任冲杀而来,准备要来个群殴张任。

    以一已之力阻敌布阵的张任见状,目光转冷的扬枪大叫:“风筝战术——起!”

    要说这张任不愧是能在内忧外患之下,力阻刘备、庞统、黄忠、魏延等人的盖世豪杰,华飞收服他算是捡到宝了。

    当他令下之时,因为心知敌骑们亦是极其善长骑射之术,自己所率的精骑们对敌军没有一丝一毫的优势可言。

    乃应变如神的在张嘴发出“杀!”的一声虎吼后,便单枪匹马的在“咻咻”连声中,挥枪冲阵敌万军。

    张任勇武非凡,其银枪动处,在朝阳之下崩发出了万道夺目光芒。

    自古谁人不惜命?西凉众军见得前方无数枪花暴闪,一时这心中无不惶惶!乃纷纷的于大叫声中,竭尽全力的想要闪过疾冲而至的张任。

    地奈何,此时乃是万马奔腾之时,西凉铁骑们虽然极善骑术,于闪避之中却也不免的为之阵势大乱。众军控马尚来不及,又岂有闲心再去拉弓放箭。

    于是呼,前有张任跃马挥枪,带一身枪光冲乱敌阵;后有众精骑们乘势,全力搭弓放箭;直杀得西凉众军在“噗哧……嗷哦……”的杂乱声中,道道热血起腥风。

    然而,西凉铁骑们终究身经百战,即便张任勇武无敌的往来冲突得众敌军们挡者披糜;却在李维急命身边的众近卫们策马上前后,再次的陷入了敌军的困将圆阵之中。

    西凉铁骑得此一支生力军之助,乃纷纷绕阵而过的张弓搭箭着,乘机向着张任身后不远处的千余精骑们冲去。

    华飞麾下的精骑们虽然久经战阵,又有风筝战术相辅助,却无奈众西凉铁骑们,更是善长于骑射奔袭之术。

    且他们的人数众多,千余精骑们刹时就处在了极其不利的情形之下。

    正于此时,华飞军六千余重做步卒的大军们,在各大都尉的指挥下迅速布阵完毕。刹时,在这千里平原之上,便呈现出了,面面坚盾拒秋风,把把长枪耀烈日的景像。

    华飞军阵势一成,各大都尉指挥着众军齐声大吼:“精骑绕阵!步军拒敌!”

    精骑们正因人数稀少,交叉后退中不时因与敌骑对射,而有人不时中箭着伤,闻声乃急急策马绕过已军盾阵,直奔后方重新列阵。

    精骑们才堪堪接近已军盾阵,华飞军中的都尉早已挥刀下令:“风催箭速行——射!”顿时在“梆梆梆”连声中,千箭穿空。

    西凉铁骑们仓促之间,来不及防备。顿时,无数人在“咻咻咻……噗哧”连声中,痛叫着中箭着伤;更有无数人因收势不及的连人带马,冲至阵前。

    “坚盾急撤!”

    “长枪疾刺!”

    各大都尉连声怒吼间,华飞军枪盾两部紧密配合,刹那间刀盾兵提盾急退,长枪兵千枪疾捅。一时不闻“砰乓”剧烈撞击声,但听“噗噗哧哧”连声急。

    短短一刹那的交锋,连遭张任冲阵,精骑箭击,而阵形不整的苍促应战之西凉铁骑们,便在阵形严整的华飞军步军之下,被强弓、利枪给捅射了个人仰马翻血狂飙!

    与同时早在在长安城中,便在敌军的困将圆阵之中,吃过了一次亏的张任,这一次却只管挺枪纵马的,认准了一个方向奋力狂冲猛杀。

    要说这圆形急旋之阵,可扩可收,本没有那么容易为敌将所冲破。可无奈,西凉铁骑们日夜奔驰,其跨下的马力早疲。

    这才刚转不得几转,阵势早已出现了些许的破绽。因此竟被曾让战马略微歇息的张任,带着一身的腥风血雨直直的破围而出。

    死伤惨重的西凉铁骑们,见得前方敌军坚盾再扩,长枪复退的阵形重整;又有无数飞蝗漫空飙射,箭冷声寒得动人心魄;且又闻得身后震天虎吼声声急,似乎是那个凶岔岔的张任已经破阵追来。

    西凉众骑闻声,无不于心中自思:“这个可怕的凶神!居然连号称军中最精锐的亲卫们都拦不住他,老子如何是他对手?”

    又见得敌军前拒后追,明显是要前后夹攻自已的形势,众军心中如何不惊?乃于乱叫声中急急的拔马乱逃。

    步军阵后的精骑们,乘势策马掩杀,没有了一丝士气的西凉铁骑们,顿时溃不成军。

    贾诩见得大军已乱,乃暗叹一声:“若有强将拒敌锋,吾等又至于如此狼狈耶?”乃急对李维叫道,“事急矣!李校尉可速引亲卫们断后,吾先去后方收聚败军。”

    “想得美!那个张任勇不可当,你让老子上去送死呼?”李维闻声怒叱,挥剑大叫一声,“撤!”先拔转马头的向着东北方向急退。

    “你……”贾诩怒指李维背影,只气得险些昏过去。无奈身边乱军狂涌,敌骑将至,想想还是老命要紧,乃急急打马的随后狂逃。

    张任乘势策马挥枪的大叫“杀!”引领着众精骑们,随后追杀出近十里路程,直杀得西凉众骑死伤无数。

    是日,张任因心忧民众们的安危,乃急急收兵自回的,一面令众精骑们军分两队轮流哨探敌军情况,以节约战马之力;一面引领着打扫完战场,收得军马数千匹,军械无数的步卒们,向着民众们放步急追。

    却说贾诩与李维等人,心惊张任之威直奔出四五十里路,才约住战马收拢败军。一番计点之下,发现本就不足两万人的西凉铁骑,竟在一战中折损了五千余骑之众。

    李维欲哭无泪,乃只得厚着脸皮的望向贾诩,苦涩的作声道:“光禄大夫!您看眼下吾等仅余得这万余的铁骑了,却该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这要兵没兵,要将你他娘的倒是带头逃跑,吾哪里会知该如何是好?”

    极度窝心中的贾诩闻言,在心中放声怒骂,恨不得不理会这囊兮兮的怂货的,掉头就抽身而去。

    却无奈身在军中,也只得抬头望天的缓声说道:“李校尉莫要慌乱!眼下日渐东升,想来车骑将军他们也该得到吾等所传递的信息了,想必他们已经启程赶来。”

    “对哦!”李维闻言转忧作喜的大声叫道,“大散关距此极近,骑兵们转眼及至。待得吾兄长他们一来,那咱们可足足有着十余万的铁骑,却再也不用怕那个球兮兮的张任,能上天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