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35章 勇张任力据山口 一更至请支持!

正文 235章 勇张任力据山口 一更至请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李傕命令着他麾下的西凉铁骑们,对着张任等人发动攻势时,两山巍峨相对出的峡谷口,一场生死大战瞬间便于刮得“呼呼”急响的阴凉穿谷风中展开。

    烈日下李傕狂挥刀:“第一千人队给吾上杀死那帮球兮兮的小子们,冲进谷去把民众们全都给老子夺回来!”

    李傕麾下的虎贲王昌,很不幸的被派为第一千人的领头者,他在听得李傕令下后,便满眼皆红的挥刀怒吼:“弟兄们随吾上,想活命就仅有杀死敌军决无二路可走,冲啊……”

    “杀!”怒吼声中千军扬刃,已无退路的西凉众军们紧随着王昌,策马挥刃的急向着张任等人扑去。

    在他们的身后郭汜麾下的第二支千人队,马上在将领的指挥下紧随着他们对着山谷发起冲锋。

    群山响应的震天“杀!”声中,张任银枪高举、虎目微眯的望着如浪潮般扑而来的敌军们,待得敌近二百步时,他那高举的银枪猛然前指,刹时其身后便是“梆梆梆”的千弦齐响,根根夺命利箭急穿空。

    虽然说箭如蝗急,然而马背上的王昌等人却或是只管挥刃急挡着箭雨;或是纷纷开弓放箭反击;却硬是一丝也没有放慢马速的,迅速向着山坡上的敌军们冲去。

    在这般的狂冲之下;在两军的迅疾对射之中;西凉铁骑们在被射倒了无数人后,终于在王昌的率领下,带着阵阵腥风和热血迅速的冲近了张任等人。

    一直在挥枪指挥着的张任见得敌军猖狂而至,突然咬牙发出一声暴吼“死!”随即策马扬枪的便疾迎着,距离自己已经不足五十步的敌军先锋而去。

    张任这一动突然而迅捷。众军但见得其马方动枪刚扬,狭窄的山谷中瞬间便已是万朵银花绽放之势。

    “不好!”策马跑在最前方的王昌见状,心中大吃一惊的放声大叫着,急忙挥舞着手中的宝刀全力乱架,期盼能挡住这迅捷无比的枪法。

    奈何其武艺虽然不错,却不比这张任之强。当两马相对奔近时,王昌只觉得自己这眼前光芒大放,随即便觉得喉间一寒,那白马银枪将已风一般的从自己的身边冲过。

    “呃……”王昌怎么也想不通一个人的出枪速度,是怎么快到让自己都来不及反应的。他伸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喉咙,徒然无功的想止住那滚烫的鲜血狂喷,却最终无力的带着一身的腥风撞落于马下。

    千军对冲内张任策马狂冲敌阵,其掌中银枪疾展疾收间万朵枪花疾绽,顿时西凉众军们热血狂洒西风,当真是挡者披糜。

    西凉军前的李傕见状大惊!乃手指于万军中匹马纵横的张任,对贾诩急声发问:“此子是什么来头,咋如此的凶岔岔?”

    “老夫亦不知其来头,”贾诩抚须摇头道,“只知此人来自成都。只不过车骑将军大可放心就是,想那大漠之中的狂沙能掩没一切。此子即便再猛,老夫料他也断然挡不得众军的狂攻。”

    贾诩并没有料错。张任虽然勇不可挡,无奈已知不进皆死的西凉众军们,为了能够搏得一条活路可走,皆是奋不惧死的前扑后继而来。

    不一时在连挡了敌军的数波千人队狂冲后,张任跨下的战马已为众军所阻得无力前进,只有他掌中的那把银枪,依然迅速的带得漫天的红血乱飘。

    当张任的战马无力纵横驰骋后,西凉铁骑们这狂奔的洪流,马上自其身边冲过,顿时便对张任身后的众军们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然而即便他们很聪明的避开了血染征袍的张任,这些冲向敌阵的西凉铁骑们却避免不了,一死的命运。

    因为张任身后的六千余大军们,在大战打响后见得自家的将军所向无敌,他们的眼早已红、血也已沸、冲天的战意更是在熊熊燃烧。

    于是他们在坚盾硬挡、长枪疾刺、利箭给飞中;在热血飞溅、腥风乱起内;在人惨叫、马狂厮间、硬是如身处洪流中的磐石一般的屹立不倒。

    然而人力终究有穷时,将军毕竟也会累。当欲求生路的疯狂敌军们,在纵马把一地的人尸马体全踏成了血泥,向着张任等人连冲了十余波的千人队后,张任的枪法终于不再迅捷,而他身后众军们原本的紧密的阵形,也因力竭而渐湿散乱。

    激烈大将中枪法渐慢的张任,突然觉得背上一阵刺痛,他知道自己负伤了。阴险的敌军们不知用什么样的武器,从后方偷袭伤到了他的背部。

    然而负伤的张任,心知自己决不能后退更不能倒下。因为将为兵之胆!只有自己在,身后的这六千大军才不会军心溃散;只有自己在才,才能使得这道保护民众们的阵线不失;只有自已,可怜的民众们才会有人保护。

    于是心中存有大爱的张任并没有因伤而避战归阵,反而是在剧痛之下张嘴发出“啊!”的一声虎吼,其枪法再次变得迅捷无比。

    在张任忍痛死拼的这一刻,带着鲜血狂流的背部奋力死战的张任,硬是以一已之力生生的截断了这一波敌军的狂潮。为其身后阵形渐散的众军们,迎来了重整阵线的宝贵一刻。

    当疯狂的敌军们再次冲破张任的拦截冲向山坡时,张任所率的千余精骑们也弃马加入了的大军的行例,并迅速的重整了阵形。

    于是舍生忘死的两军便在这毒辣的秋日下;在这扑鼻尽是血腥的秋风中;在震耳欲聋的大叫声里;奋死搏杀得满谷尽红、骨肉成泥。

    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当日渐中天时,身负重伤的张任硬是脸色苍白的率领着麾下勇敢的士卒们,死死的扛住了疯狂敌军们的连续二十七波狂冲。

    然而当他们在拦下敌军的第二十波狂冲时,在西凉军阵前看得满脸尽白、心脏狂跳的李傕便已眼望着贾诩的急声问道:“这帮凶岔岔的敌军们如此的顽强,吾等该咋办?”

    “三九天的驴子还不过河喽?”脸上古井无波的贾诩,老神在在的右手拈须着反问了一句。却又续道,“眼前的敌军们虽强然则其力已弱,吾等却尚有着十来万的人马,将军只管再安排人手冲击便是。”

    于是在贾诩的建议下,李傕等人早已再拔了三支万人队,准备着要继续对这伙已是摇摇欲坠,却依然顽强的敌军们展开第二轮攻势。

    战到此时张任因一直要快速的出枪,其背后的伤口根本就无法愈合。那鲜红而滚烫的热血一直就在源源不断的泌出。

    此时此刻他早已到了将要油尽灯枯的地步,其身后的大军们也已经死伤惨重,坚强的张任却依然在奋力的挥枪不止。

    当他的枪法越来越慢时,他的心中隐隐的有了种不详的预感。他知道或许今日的这两山口,便将是他张任和兄弟们的葬身之地,然而他却依然没有放弃!

    密密麻麻的敌骑们依然在“轰隆隆”的震天马蹄声中,狂冲乱叫着奔来,张任却已无力再战,他只是用力的握紧了手中冰凉的银枪,机械的施展着自己的枪法。

    正在此时他身后的山谷中,突然传出了千余人的齐声大吼:“弟兄们,百姓们已全部入谷了,你们速退这里就交给我们来。”

    在这齐声大叫声中,张任突然见得眼前落下了,无数巨大的艳红火把,炽热的高温烤得他本已萎靡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撤!”张任心中自己的任务完成了,自己的援军终于来了。乃奋全身余力的大叫一声,便伏马而回的乘敌骑们为烈焰所逼的短暂时间,急急的撤回了山谷。

    当引军奔入山谷后浑血都已被鲜血浸透的张任,终于因为失血过多而紧闭双目的自浑身通红的战马上摔落。

    在他失去知觉前,他只听到一阵慌乱的大叫:“快!张任将军受伤了,快把他抬起来……”便就此双眼紧闭的人事不知。

    而在谷口外的李傕在众军迅速扑灭燃烧的大火时,却欣喜若狂的扬声大叫:“快!你们这帮怂货们,都快给老子快冲进谷去,那个凶岔岔的白马将军和敌军都已经不在了那了,你们还在等甚?”

    “慢!”众军闻言正欲冲锋,却被贾诩扬声大叫着阻止在了原地。

    “咋?”李傕大急的放声,冲着贾诩瞪眼大吼!心道,“这他娘的!好不容易才把那帮顽强的敌军们全给打跑了,你咋还不让追了呢?”

    却见得贾诩以手遥指着相对而出的两山高处,对着李傕皱眉低声道。

    “车骑将军此处地形险要乃是两山夹一谷的险地,若是吾等就这般领大军进入内中,到时敌军一旦卡住谷口,那么吾军只怕就要全军都被堵在里头出不来。”

    “那可咋办?”李傕闻言大急的反问着,却在心中自思,“你娘的!让老子引军抢民众的是你,不让老子派人进谷的也是你,你这到底是要老子追还是要老不追呢?”

    “此事易办耳!”贾诩抚须轻言道,“反正此处地形狭窄大军施展不开,车骑将军可自引大军于外头镇守以保吾军之退路,却令部分人马分成小股部队入内探查便是。”

    说着贾诩略顿着又道:“如此一来不仅吾军后路无忧,即使敌军在此谷之中设有埋伏,将军也可引军接应,吾军便可处于万无一失之地也。”

    “好!”李傕闻言拍腿大赞着道,“文和果真妙计无双!”

    于是李傕乃转头与郭汜等人商议,便派本打算用来冲锋的第二波三万人队,依次进入山谷之中,却自与贾诩等人引着大部队于谷外驻扎。

    却不知那手执拂尘的青年正于山间高处观看,见状乃击掌叹息曰:“可惜这帮凶残得木有人性的敌军们着实狡猾至极!竟使得俄之大计小用也!”(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