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36章 受迫青年设毒计 二更至求支持!

正文 236章 受迫青年设毒计 二更至求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站在高处背披秋日面向深谷的青年,在浓郁的血腥气中伸手轻抚着,那被阵阵凄凉阴风吹散的洁白拂尘。

    当他在见得西凉众军们并没有马上全部追入狭隘的深谷,而只是令三万大军下马步行入谷时,他的心中是极为失落的!这是一种眼见成功在望,却终究难以达成的痛苦感觉。

    没有人知道,久见家乡的父老兄弟们饱受这帮没人性的家伙摧残的他,是有多么的想要把敌军们全部都坑杀在此谷之中。

    他乃是名门之后,掌中洁白的拂尘代表着一个时代的风光。也因此他自年少时便想要名扬天下,以重现这把拂尘旧主的风光。

    当他随着大家逃到此谷,并见到了在此地安抚民众的华飞军时,他一开始其实只是想要借机做出点事情,聊以成为自荐的资本而已。

    因此他在深思之后,便向朴胡进献了肉干阻敌与扬已之长上山避敌之计,并借此机会获得了,负责指挥乡亲们逃难以及筑隘坚守的指挥权。

    然而当大量的敌军来临时,他知道自己一直在苦等的扬名机会终于来了。饱读诗书战策的他,深知时势造英雄的道理。

    因此他知道此次的大战虽然极其凶险,难而华飞军的威名他亦素有耳闻。正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他相信以华飞和他麾下的赫赫威名,定非泛泛之辈。

    况且他在负责筑隘时便曾详细的观察过此谷,此谷两山险峻高深无比,足以埋下敌军那十余万人马,更何况这两山之中还有个巨大的深潭。

    是故他便自思,若是自己能够借华飞的势力,在此战中一举坑杀这十余万凶残的敌军们,那么则不仅可以保护乡亲们,他的名字也必将因此战而名扬天下。

    甚至还能在大量杀伤敌军的情况下,帮助华飞就此稳定关中局势。

    至于将来会不会有人说自已一战就坑杀十余万众太多于歹毒,甚至说自己堪比那人屠——白起,青年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

    因为青年认为这些肆虐他的家乡,逼迫得他流离失所的人,都该死!

    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西凉众军们并没有按他的设想全数追入谷中来,而是在贾诩的建议下,一分为二的派出三万大军鱼贯着,不情不愿的向着谷中缓缓而行。

    从事情发展程度来看,他的计策似乎是失败了,然而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当青年轻挥拂尘的在山上远望着遥远的北面时,他的眼光似乎透过深蓝的天际,看到了北面那一座弯弯曲曲的大山。

    同时一阵诱人的浓郁饭菜香味,驱散了这肉泥遍地山谷中的血腥之气。谷中激战了半天的士卒们,正大口小口的在狼吞虎咽着美味的食物,

    当然此谷风向不定,有时难免会有一阵阵的香气外飘,从而引得久战肚饥却依然奉命要进谷查控情况的西凉众军们,也都一个个的馋涎欲滴的皱着鼻子猛嗅不已,并顾不得其他的纷纷的放声嚷嚷着。

    “吾滴个天爷爷的!吾闻得到了啥?这香喷喷的味道,它分明就是鱼干炖菜的浓香味……”

    “放你的个臭哄哄的臭狗屁,那分明是香喷喷的香肉味,鱼哪有这等香味……”

    “他娘的!你们这帮囊兮兮的怂货们,还在这瞎哔哔个臭哄哄的屁,快到里头去抢吃的……”

    “对对对,快去抢好吃滴……”

    乱叫声中西凉的三万前锋军们,大呼小叫的互相连声催促着,向着深谷中行进。倒把在后方扯直了脖子在观看的李傕等人,给引得也颊生津沫空肚齐鸣。

    “他娘的!”李傕伸手摸着自己经有些累赘小肚子,粗声对身边做同样动作的郭汜道,“阿多,吾想亲自先引军进谷去探探敌情,你就引着大军在此护住吾军的后路如何?”

    “吾呸!你探你的个臭哄哄的屁情?分明就是想抢先进谷去弄些好吃的,却当老子好糊弄不成?”

    郭汜暗暗的腹诽着自不要脸的李傕,却满脸堆笑的对李傕道:“稚然您位高而权重,谅此等探听敌情的区区小事,又怎能劳您的大驾亲自前去呢?汜也不才原代稚然先走上一遭。”

    “混帐!让你先去?那你个盗马贼还不得把那里头的香喷喷的食物,全都给老子咆光光喽才出来?”

    李傕闻言大急!乃急急挥手道:“算了你郭阿多爱咋咋滴?反正老子也管不着。来人,速随老子速速进谷前去一探敌情。”

    郭汜与樊稠亦同样的是,在操着粮食会被李傕给抢光的心思。三人各自放声大吼着,便要尽起麾下众军的抢在他人之前入谷。

    一时驻扎在谷外的西凉众军皆动,眼见得那执拂青年的妙计将成,却不料贾诩冷眼旁观,早已知道了三人的鬼胎。

    乃恨铁不成钢的急驱马拦在三人的马前,大声冲正要带人入谷的三人大声道:“眼下谷中情况不明吾等万不可轻易入谷,若不然的话要是误中了敌军的奸计,则悔之晚矣。”

    李傕三人一听也有道理,却听得贾诩又高声续道:“老夫也已经肚饥多时,眼下这战场上尽多战死的良马,将军们可令士卒们前去取来,升火烤食以免肚饥难忍。”

    李傕一听这话也在理,放着眼前大量好好的马肉不吃,却做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跑到情况不明的山谷中去抢食物?

    想着,他转头便要下令命众卒去取那战死的良马之肉,升火烤食。却见得樊稠皱眉高声道:“可是那些马都和战死的士卒们被踩成一团了,那上面指不定就沾着某个人的肉哩。”

    “他娘的!人肉不是肉吗?就你珍贵!”

    李傕与郭汜对樊稠的话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却听得贾诩拈须笑道:“无妨!此事易办耳,吾等仅须令士卒们挑选出大块的马肉,而后再去那河水中清洗干净极可。”

    “可那河水它……”樊稠望着泛着丝丝惨红之色的武功水,胸口泛酸的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续道,“全让人和马的血给染红了。”

    “此处河谷北高南低,河水尽向南流。”贾诩摆了摆手道,“故此可令士卒们拿了马肉,前去北面清洗便可。”

    樊稠皱了皱眉却没有再说话,于是李傕与郭汜高声下令:“来人!速去拾捡大块的马肉到北面的河流去清洗干净,而后生火造饭。”

    于是驻扎在谷外的西凉大军们,迅速的分出了一部份人马,在那一堆的血泥中开始挑挑捡捡起来。于是青年针对敌军肚饥而精心设计的诱惑,再次失败了。

    可此时山上的执拂青年却无空暇去理会这些,此时他正在山上双眉紧紧相连的望着谷低,就连紧握着拂尘的双手都已经青筋为之暴露。

    因为敌军先锋军已经抵达了山谷中的隘口,山谷中的战斗即将打响,他心中因为难以抉择而万分的紧张。

    青年心知如果因张任晕迷而换成张卫统率的华飞军精兵们,和朴胡等人所率的賨人勇士们,能够挡下西凉军先锋军狂攻的话,那么他就有机会等到敌军大部队进谷后,再发动最后一击。

    可万一他们要是挡不住的话,那么他就真的只能大计小用了。

    青年选择筑隘的地方是在一个葫芦腰的地形上,此地前窄而后宽,在己军的后方是一片开阔地,在其东面更有一个深不见的深潭存在。

    此时那仅容三五个人并列通行的隘口,早已被张卫等人给堵了个结实。张卫听青年的话把大军一分为二,轮流镇守着险隘以节省大军的体力,使得战士们能够轮转不息的战斗。

    不一时本次奉命领军出击的李傕部将——宋果,便领着第一千人队抵达了临时用石木堆积成的隘口。

    当饥肠辘辘的宋果在领军突然见到险隘时,先是心中大惊的举刀大叫:“停!”而后半弯着腰的惊恐举目四望着。

    因为有险隘说明敌军早有准备,他担心自己和身后的众人会受到敌军的突然伏击。

    然而他身后不知道情况的西凉众军们,可不管这些。饥肠辘辘的他们正急着要去,抢上两口热呼呼的好填饱空荡荡得都“咕咕”乱叫的肚子呢,于是各种问候语开始在山谷间激荡。

    “停你娘的个臭哄哄的屁啊!快点走你娘的,要不然老子一刀砍死你……”

    “你娘的!前面的那帮怂货们,你们木事干了?老子都快饿死了,还不快……”

    “你们这帮囊兮兮的家伙,停你娘啊!再不走的话给老子麻溜溜的滚到一边去……”

    与此同时睁眼四处打量着的宋果,突然看到前方本是空无一人险隘上方,突然探出数十颗人头向着他这边张望了眼,而后尖锐的“敌袭!”大叫声顿时响彻了空谷。

    却原来伏在险隘上的张卫见得敌军不前,只怕他们会发现了己军埋伏在山上的人们,乃故意令人如此为之。

    当示警声响起的同时,数千精兵们纷纷的各执着强弓硬弩现身,并乱纷纷的扬声大叫着。

    “****的敌军在哪?我滴个神!这么多的敌军都摸进来了,大家速度……”

    “苍天呐!这帮龟儿子是啷个时候混进来滴……”

    “我滴个娘!还好咱们发现的及时,要不然老子们只顾得吃东西,还不得让敌军们给……”

    于是西凉从军们顿时就不干了,纷纷的扬声怒骂着宋果是个混帐东西,竟然延误战机的使得敌军们有了准备。

    宋果见得四周半晌没有动作,加是身后大军又群情涌动,无奈之下只的挥刀大叫:“给老子冲!攻下隘口抢吃的,杀……”

    “杀啊……”大叫声中早已饿得受不了的西凉众军们,挥刃紧跟着扬刀冲锋的宋果,冲向简易低矮的隘口。

    隘口上张任面无表情的紧盯着,大叫着冲杀而来的敌军们,待得敌近五百步时突然剑指前方的大叫:“全军准备!”

    “坚金色呈白!”

    “刀盾固如山!”

    “长枪徐如林……”

    在各都尉的大叫声中,众军齐声呼应着各作准备,顿时面面坚盾紧拒隘口,根根长枪斜指长空,“吱呀”声中利箭上弦。

    与此同时浓烟刚刚升起的狭谷之外,正咽着口水在看众军忙碌的李傕,却突然伸手直指着东北方向失声惊叫道:“那是啥?速度咋会如此电闪闪的快?”(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