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38章 两山口魏延抢功 一更至请支持

正文 238章 两山口魏延抢功 一更至请支持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却原来青年在空灵琴声响起时,便对朴胡与张卫献计。他充分的发挥宗人们登山跃岭如履平地的长处,让朴胡率领着三千宗人们先行登上两山高处。

    而后青年更以关中多年的仇恨为由,成功说动了家乡的无数青壮们,使得无数关中的民众们都怒气冲天的要为复仇而战。

    最后才在宗人们的帮助下把青壮们接上高处,并令各自准备好大量的木石,伏在暗处静等着复仇的机会来临。

    当那美味诱敌之计失败后,本以为已经要大计小用的青年,失望之下正要下令命众人扔石垒断谷口,尽坑深入谷中的西凉三万大军。

    不料阴差阳错的是太史慈居然在此时策马疾奔而来,更是引得无数敌军们为了抢夺的卢这匹千里良驹而狂追入谷,这才有了这一场声势惊天的伏击之战。

    此战惨烈无比得连天地都为之风云色变!乃至于连谷外阻止不成的贾诩,都是面色惨白得连手中的马鞭都为之落地。

    要说贾诩的心机极其阴沉,倒不至于是被这地动山摇的气势所惊吓,而是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事情,才会惊吓到如此程度。

    贾诩心中自知经此一战后,尚余得不足六万的西凉大军们士气必将要低落到极点,然而在他看来这并不是最严重的后果。

    他所真正担心的是敌军用石块垒断了谷口,而且居高临下的乱抛石块,令得他们已经没有一丝的机会,可以让众军们迅速的打通道路。

    这也将会导致这千里关中的根基——百姓们的大量流失,也就说他们所占的关中地区已经没有用处了。

    除非是他们能把大军全数当民众来使用,才有机会生存下去,可是这可能吗?

    贾诩在心惊着西凉众军大势已去,而李倥、郭汜与樊稠那三个始作俑者,更是哭天嚎地的在放声急叫着,令众军们速度前去搬石救人。

    因为他们知道要是没了这些凶残大军辅助的话,那们他们三就是个连屁都不如的东西。

    然而此时漫天尽是高空飞石,加上未曾追入谷中的数万大军们,又已尽皆被吓得心胆惊裂!逃跑还来不及呢,又哪里还有人敢冒着高空飞石的危险,上前去搬石救人。

    由于这些西凉铁骑们,乃先随董卓后跟李倥等人的,对关中地区造下的孽实在是太重了!即便迅速退到后方的太史慈等人放声大叫:“降者不杀!”亦无济于事。

    因为满心仇恨的关中百姓们恨不能生吞活扒了这些仇人,又岂有轻易放过他们之理?于是在此战中,追入谷中和先前进谷的西凉众军们无一生还。

    据事后统计,此次伏击大战共计取得了,坑杀西凉大军高达五万之众的成果!

    如果再加上先前张任引军所击杀的近三万敌军,以及长安城大战中的损失,李倥等人麾下的兵力损伤已高达近十三万众之多。

    本次的天降飞石一直持续了许久,直至日渐发红时民众们的手边再无石头可扔,本场山降陨石的大戏才算是完全的风停石止。

    “快!石雨停止了。”惊得手足尽软的李倥、郭汜和樊稠三人见状便如赌徒般的,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大叫道,“快上去搬开石头弄条路,把我们幸存的人全救出来。”

    “豚犬!”贾诩心中暗叹的骂鄙视道,“这等情形之下,又焉有幸存之人?即便是有又能有几人呢?”

    他心中已有了对策,却只是不说话的看着众军们在忙碌。因为他一直觉得李倥等人都是贱骨头,要是自己凑上去献计,他们不仅不会领情,反而有可能会对自己大加驳斥。

    因此他在静静的在等着李倥等人来向他求教,他才好施展自己的谋划与打算。

    所谓人多力量大,在近六万西凉大军下马接力狂搬之下,两山口堆积的石头渐渐的被搬到了山谷外面。

    李倥等人巴巴的望着满是血腥之气的阴冷山谷,满心的期待着奇迹的出现。却不料他们不仅没能等来奇迹,却反而先听得东北面隐隐的有“轰隆隆”的马蹄急响声传来。

    贾诩侧耳细听之下大惊失色的放声惊叫道:“不好!听声音仅有数千骑兵到来,张济不会只带这丁点儿人马到来,来的必定是敌军,快!都别搬石头了快让大家速速上马准备迎敌。”

    李倥等人闻言大惊乃急声挥手大叫着传令众军备战,搬得一身臭汗的西凉众军们闻令,连忙乱纷纷的便向着自己的战马跑去。

    然而当贾诩放声大叫之时,秋日下凉风阵阵的西北不远处,突然一阵喊杀声大作,一支装备精良约四五千人的步军们,在一个胖大汉子的率领下风一般的向着谷口疾速杀来。

    原来华飞早就已经和许褚,统领着麾下的万余精兵们带着大量的辎重车辆,急急的赶到谷口不远处多时了。

    只是他在听得前方哨探警卫回报的敌军情况后,便边令人继续隐蔽着监视敌军动静,边令大军们捉紧时间休息着吃些干粮恢复体力。

    同时华飞也存着要让敌军多多消耗体力的打算,因此才没有马上率领大军杀出。直至麾下的步军们略微回复了些许体力后,才命许褚引领着半数精兵们悄悄的向着敌方大部队摸来,准备着要打西凉众军们个粹不及防。

    华飞却又自引着余下的半数精兵们,推着尽绑尖锐长木的辎重车辆列阵前行,准备要随时接应许褚。

    却不料当他们正要行动时,就听得东北风中马蹄声大作,西凉众军又在大叫“敌袭!”的抢向马匹,华飞乃当机立断的传令许褚及时出击。

    却说这许褚策马出阵狂如下山之虎,在连连的虎吼声中一马当先的,直奔想要上马的西凉众军而去。

    众军在震耳欲聋的虎吼声中,但见得其掌中宝刀舞得直如泼风儿般急的,一骑直冲入乱奔的西凉众军之中。

    刹那间便真个是,声声“唰唰”劲风起,道道白练迅疾飞。古语有云:刀为百之胆!刀的杀伤之力最大,中刀而死的惨状也最是震慑人心。

    许褚这一番挥刀狂攻之下,其所过之处西凉众军们,可不仅仅是挡者披麋的情况,更是热血飞溅得惨叫声凄厉,腰斩肠断得腥风气四起,乌发四扬带头飞,残肢断臂血穿空……

    其形直如恶魔临凡,其状堪比凶神降世!只一番杀便惊得本已士气低落的西凉众军们是,人人丧胆、个个惊叫!

    或有那手脚麻利者上马便逃,也有许多顾不得马匹者拽腿疾奔。当真是人人逃命惊声吼,个个求生奔行急!

    却说李倥等三人见得众军惊惶!乃急急的挥刃放声大吼:“混帐!给老子站住敌军才几个人怕个啥……”

    此三人本是妄图收复军心好整军与敌军交锋,却不料这阵大叫声却倒提醒了,正引军挥刀的追着敌军们乱砍乱杀的许褚。

    “恁娘的!”许褚闻声拔马扬刀的指着三人,放声怒叱道,“呔!原来你们三个才是那领军的将领,给俺拿命来!”

    虎吼声中猛许褚扬刀策马的便直取三人而去,李倥、郭汜与樊稠亦非是那等,见得敌军杀来便逃之辈。

    “鼠辈找死!”大吼声中西凉军三大头领齐齐的策马而出,李倥急挥手中宝剑,郭汜狂舞一柄宝刀,樊稠则是手挺长矛,三人齐奔狂冲而来的许褚而去。

    许褚勇猛无双!虽见得敌军三将齐至,却是虎吼一声挥刀力战三将。

    但见得满是血腥气的秋风中,四人互相奔近时许褚蓦然虎吼一声“斩!”掌中宝刀“唰!”的就由右向左的疾奔三人而去。

    许褚这一下先声夺人,倒把三人都给吓了一大跳!这李倥三人皆是有一身武艺在身这人,在听得“斩”字后正待挥刀急架时,却见得许褚宝刀拦腰疾至。

    乃又吃了一惊的急急避过要害,却尽皆张嘴乱骂许褚的挥刃还击。

    “混帐!你这分是横扫千军,怎么愣是喊个斩字……”

    “他娘的!你这该死的怂货竟敢骗老子耶?”

    “岂有此理从上往下才叫斩,你这分是扫……”

    猛许褚更不答话只管挥刀格挡架攻,间或放声虎吼一句,或曰斩、或曰削、或曰劈……招式却是或真或假直杀得三人暴跳如雷。

    四人战不得三五个回合间许褚已尽占上风,三将只觉得许褚刀沉力猛的难以招架,眼见是再战下去必然难以幸免,乃各动脑筋的想着撇下对方急速走脱。

    却突听得有人于马蹄声大作中,放声大叫:“仲康休慌,延来助你也!”却原来魏延引精骑随后接应太史慈,此时已率领着千余精骑们杀至。

    “滚蛋!日、他的得啊,这小子分明是想来抢老子的功劳,没得说得比唱还好听的还助老子呢?”

    许褚闻言心中大急的狂骂着魏延小子的不厚道,却边扬声大叫道:“魏小子你少来跟老子瞎贺,速去寻别人晦气去,这三个老小子俺一人就能对付。”

    大叫声中却见得魏延策马不管不顾的奔近,他心中大急之下,乃蓦然虎目放光的冲着三人张嘴“吼!”的一声大吼,直惊得三人微一愣神。

    许褚却乘机奋一身的神力,“唰!”的便迅猛出刀。这一刀许褚全力出击,李倥三人正分神间顿时再难抵挡。

    但闻得一阵“咔嚓、咣当、噗哧、”声乱响,李倥三人霎时剑断、矛飞、刀冲天。更惨的是处在最左边的李倥,竟避之不及的被许褚一刀给拦腰扫成了两截。

    而宝刀脱手的郭汜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的,被策马追来的魏延一刀给削去了头颅,两将登时命丧沙场。

    唯有那长矛飞得都没了边的樊稠,幸运的逃得一命的急急伏身打马而逃。至于老奸巨滑从来就是保命要紧的贾诩,更是早在三将大将时见得军心已乱,早就跑得连影都看不到一个。

    当下许褚见得魏延抢功心中大怒!正待要放声怒叱时,却见得魏延伸手一把抄住郭汜人头,挥手大叫一声:“众精骑随俺杀敌!”竟是领着众精骑们急急的追杀着,溃逃的西凉众军而去。

    许褚自知自己体重马慢却是追他不得,只得无奈的大叫着引众步军随后掩杀而去。

    这西凉众军们正急逃间,突见得华飞引一军于西北边一字排开,乃急急拔马向着东北方向而逃。

    华飞见得敌军阵形尽散,正待下令命众军追击时,却忽见得太史慈策马急奔而来的扬声大叫:“主公且慢!有关中大才求见。”(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