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43章 唬人策对定军心

正文 243章 唬人策对定军心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彼时风正轻凉满山送香,萧关之南的太史慈在听得魏延送粮到来后,本也是心中大喜的想要出帐去迎接这个小兄弟的,却突然闻得法正的大笑之声,乃讶然的转头看向法正。

    见他笑得开心,乃暗自道:“不就是给您送来些粮食吗,您犯得着乐得手舞足蹈成这般抽鸡爪子风的模样?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这是有办法,可破得了那重兵把守着的萧关呢!”

    想着他记起法正出身扶风之事来,乃自思法正可能是饿怕了,所以才会一听得有粮食到来就乐成了这般德性。

    遂极其同情的对法正柔声道:“孝直,咱们主公管辖下的成都和汉中两地,今年都是大丰收,您从今往后就再也用不着饿肚子了。”

    “呃……”法正因连日苦思无策可破关,今日因魏延的到来而豁然开朗,正高兴时突然听得太史慈来上这么一句,倒险些把自己的舌头都给咬了,乃急忙伸手对太史慈道,“你等一哈!”

    想这法正智力是何等之高,正是那种闻弦歌则雅意之人,又岂能听不出太史慈的话中之意?乃哭笑不得对太史慈高声道:“俄不是怕饿肚子,俄这是因为想通了破关之策而高兴。”

    “啥?”太史慈闻言大叫一声的蹦到法正身前,生怕自己听错了的睁圆了一双虎目,紧盯着法正的小心的颤声问道,“您……您刚才说有破关之策?”

    “不错!”法正轻轻一挥掌中拂尘对太史慈问道,“子义认为这关上的敌军们,他们都会怕些啥?”

    “怕啥?”太史慈闻言看了法正一眼,却低头沉呤着道,“怕饿肚子。”

    “你个锤子!颠倒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世上又有几人不怕饿肚子的。”

    法正闻言心中暗骂,却心知太史慈绝不是有意调侃于他,乃轻“咳”了一声又正色问道:“除此之外,您认为他们还会怕些什么?”

    “这个我知道。”太史慈一日追得众敌军屁滚尿流,见问乃兴高采烈的高举着右手大声答道,“他们肯定还会怕死!”

    “先人!这世上双有几个不怕死的,你当人人皆是你太史子义呼?”

    法正闻言微愣了一下,乃暗自的腹诽着太史慈,却没办法反驳于他,因为人家压根就没有答错却如何反驳?

    无奈之下法正只得暗自的冲他翻了记白眼的,和声开导道:“除了以上的两点和大家都有的共性外,您认真的想想他们还会怕些什么?”

    “还会怕些什么?”太史慈闻言乃低头暗思却无奈的是,他连答了数个答案,法正都不太满意。

    焦躁之下太史慈乃对法正跺脚高声道:“嗨!我说孝直,您到底想到了什么直说就是了,犯得在这此处难为我吗?”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又冲着法正抱怨了一句:“您可要知道这世上之人,他并不是每一个都如您法孝直一般的,都生了个长着七个洞的心。”

    “苍了天的!那叫七窍玲珑心好吗,啥长了七个洞的心,这人的心要是长了七个破洞,那还得着抢救了不啦?”

    法正闻言好一阵的无语。他见得太史慈实在猜不出来,遂也不再为难于他的,附耳对他低语了数句,倒把个心火上升的太史慈,给给听得眉开眼笑的连赞:“妙!孝直此计实在是妙不可言!”

    大赞声中,他又围着长身玉立的法正转了一圈,嘴里“啧啧”有声的连赞道:“我说孝直啊!您这长了七个洞的心,那可当真是不简单呐!居然能想出如此妙计,我太史慈算是服了您咧!”

    “什么七个洞的心?”法正闻言没好气的一甩拂尘,在白丝漫飘中高声纠正他道,“子义,你身为主公麾下的第一大将,讲这话容易让人笑话。你啊,依我看来还是乘早都读点的书的好。”

    说着他见太史慈急向帐外奔去,乃伸手大叫道:“还有,那叫七窍玲珑心千万别忘记了,让人听了羞先人!”

    “知道了!”太史慈头也不回的答应着边向外奔去边高声道,“我这就安排攻城之事,您也快些行动吧。”

    叫声中太史慈奔出帐来,正迎上了与众军说说笑笑而来的魏延,乃在大喜之下上前对着红脸的魏延就是一记熊抱。

    而后放开魏延高声笑赞道:“文长,你可真是慈命中的福星也!”言讫拉着因不清楚碰上了啥情况,而满脸懵逼的魏延。亲亲热热的走到一边对着他附耳低语数句,直把个魏延也给乐得喜笑颜开。

    于是当日随着两大猛将的一声令下,萧关之外华飞麾下的一万三千精兵们火速展开行动。是挑人的挑人,寻兵器的寻兵器,找衣服的找衣服,直忙了个热火朝天。

    同时法正召集所有的青壮们,对他们一番解释说明之后,这数万众的青壮们,亦在法正的指挥下一分为二的马上展开了行动。

    他们一部分人急急的在伐木取竹的,打造着简易的攻城器械;另一部分人则是在法正指派的人员引导下,尽取了锣鼓、旌旗等物悄悄的绕到南面,再大张旗鼓的在烟尘四扬中返回营寨。

    法正又特意挑那嗓门大的数百人,每当众人归来时,便在营寨门口齐齐的放声大喝:“站住!来者何人?可报上名来。”

    而后再自问自答的大声应道:“我乃主公麾下大将——甘宁、甘兴霸是也!今日奉主公之令前来支援尔等攻取萧关。”

    如此这般大张旗鼓而来却又偃旗熄鼓而去,往复循环之间不到半日光景间,这军营大寨中便连续有五波大军,各报着甘宁、张任、魏延、何曼、及许褚之名号来援。

    直把个萧关之南给弄得是尘飞漫天、声势一时无两。知道情况的太史慈与魏延二人见得法正命人如此做作,不由得在心中暗自的笑破了肚皮。

    他们两个是看得高兴了,可这关上的众西凉士卒们,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反而因这震天的响声而各自给闹得心慌不已,并且为之议论纷纷。

    “他娘的!这个凶岔岔的小子怎么跑这来了?完了完了,这下子我们全都要惨了……”

    “咋了?你他娘的吓成这德性,到底在说哪个凶岔岔的小子呢?”

    “苍天呐!外边叫那么大声你都不知道,不就是那个甘宁吗?”

    “去,甘宁怎么了,有什么好怕的?看你那幅囊兮兮的怂样?”

    “老子怂,就你球兮兮的?不是老子说你,就凭你这样子的拿十个都不够人家一戟砍的,你是不知道……”

    这帮西凉败军们也有那长安城中逃得性命的;也有那两山口中侥幸末死的;闻得这关下大报数员猛将字号来援后,遂纷纷传说着华飞军这数员猛将的威风事迹,倒把自己给唬了个半死,一时间搞得整个关上是人心惶惶。

    正在心烦着到哪里去搞粮食的贾诩得报,乃卑夷的瞅了一眼闻报后坐立不安的樊稠,拂须对他建议道:“右将军,您身为统兵的大将需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才是,还望将军稍安莫躁,以免影响了军心。”

    “是是是不改色,不改色!”樊稠也知自己有些闻风丧胆,乃在连应了三声后苦着脸的对贾诩问道,“只是眼下吾等的军心乱矣,却要如何是好?”

    “这有何难?”贾诩好整似闲的手抚着三辔胡丝,对双目放光的樊稠道,“将军可晓喻众军知道吾军现在有雄关在手,且此关乃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敌将虽猛需不能肋生双翅的飞上关来,以此来安众军之心即可。”(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