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45章 因敌制胜夺萧关

正文 245章 因敌制胜夺萧关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众军三呼响应:“杀无郝!杀无郝!杀无郝!”直惊得关上本就人心惶惶的西凉众军们,脸色又自白了三分。

    大叫声中太史慈等六将齐齐翻身下马,各执兵刃的放声大吼:“盾阵推进、城梯紧随……”

    “嚯!”万军高应声中,大盾齐举的随着六大猛将缓缓推进;中军处法正拂尘轻举,缓慢而激昂的“咚咚”战鼓声再起,中军大部队随之缓缓前进。

    关上的西凉众军们见得无数敌军浩浩荡荡的逼向关墙而来,又见得是六大猛将带头前行,这心中如何不惊?

    关上樊稠听得敌军攻关连忙以手撑地的站起身来,却被关下太史慈再复一箭射来,急忙“啊!”的大叫一声的又缩了回去。

    西凉众卒们一见得主将尚且如此,顿时更是惊惶得人人的脚尖尽向北。

    城楼上率着三子并众仆在观战的贾诩见状,急令众仆高呼:“右将军可速回城楼来指挥众军作战!”

    “对啊!老子这是木事干了才蹲在这里,躲那太史慈的神箭?”

    樊稠闻声醒悟的急速蹲着身子,向着城楼作鸭子走路般的回到城楼之上,扬声大吼:“督战队听令,凡有临阵脱逃者斩!遇敌不前者斩!扰乱军心者斩!”

    “喏!”众亲卫闻令高应一句,转声便吼,“右将军有令,凡临阵脱逃者斩……”

    贾诩听得暗暗点头,心想这三斩令一下当可使得众军们不至于自乱了阵脚。

    可惜其声方响关外那本来缓慢的“咚咚”战鼓声,突然加速疯一般的急聚响起,刹时已经逼近关墙百余步的太史慈与魏延虎吼一声“杀!”,众军齐齐发喊声中,盾阵蓦然加速前行。

    转眼间数之不清的攻城梯便在敌军们不及反应间,迅速的搭上了关头,太史慈与魏延挥刃奋勇的急速循梯而上,身后“甘宁”等人急速相随。

    本就心惊肉跳的西凉众军们一见得这数员猛将登城,哪里还来管你临阵脱逃者斩?眼见得敌将已挥刃如飞而至,心中皆知这一旦碰上他们那是必死无疑!

    刹那间,太史慈和魏延登城所对方向的众军们,先齐齐发一声喊的掉头就逃。樊稠麾下众亲卫见状放声大吼:“站住,再逃就放箭射死你们!”

    “他娘的你瞎啊?看不到那太史慈杀上来了吗,有本事你和他打去……”

    “九四滴说!还不都给老子快滚开,再不让老子一刀砍死你……”

    “杀!砍死这帮瓜兮兮的的怂货们……”

    纷乱的大叫声中西凉众军们为了夺条生路,反与督战队们大打出手。顿时放声怒骂威胁者有之;挥刃相向者亦有之;拔腿乘乱就逃者更是多不胜数;关上顿时为之大乱。

    贾诩见状悠悠一叹的眼望着北方,拂袖冲急得在城楼上大吼大叫的樊稠高声道:“右将军,眼下士气已经尽失关不可守,吾等若再不急走的话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樊稠也知大势已去,却急声问道,“要是让敌军们得了关,却再纵兵追来又当如何是好?”

    “放心!”贾诩边引着三子并众仆们急向关下跑去,边头也不回的大声道,“敌军只想要萧关是不会纵兵追击吾等的,且吾等全是骑兵他们也追之不及。”

    樊稠闻言尚自犹豫不决,早见得太史慈与魏延挥刃开步,挡者披麋的边急奔城楼而来,边吼声如雷的大叫着:“兀那樊稠休走,且把首级给俺留下再说。”

    于是呼樊稠也见势不妙的赶紧开撩,引着众亲卫们挥矛急奔关下,上马大叫一声“撤!”的引军便向北急逃。

    众西凉败军们见状更是争先恐后、自相贱踏的惊惶奔走,不到一时三刻便只留下数千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跑了个人去关空。

    于是这一座极其重要的西北重镇——萧关,终于在历经波折后由法正巧妙的针对着敌军的胆寒设计,命人冒充甘宁等四大猛将,从而造成华飞军六大猛将皆至的假像。

    令得敌军们在无人可挡众将的情况下,造成人人自危的情形,最终迫使得敌军们不战而逃的为华飞的势力所拿下。

    萧关一到了自己等人的手中,法正也为之大松了一口长气,他心知从此之后西北的众敌们,除非是能夺下萧关才有机会再入侵关中,此关一到手代表着关中局势的稳定,必将因此而再上一层楼。

    法正边命令众军们迅速的打扫整治着关防;边令人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飞报长安,告知华飞萧关大捷的消息,并请示下一步的指令。

    却不知在长安城中的华飞早于八月十五,便已经在长安城中迎接并有序的安排着,众多逃难的民众们归来。

    当他在得知张任重伤时,心中大吃一惊的急去探望。却得医者告知,张任只是失血过多仅须静养一段时间后,便可回复并无大碍。

    华飞听了这话心中大松了一口气,乃好言抚慰着令张任好好养伤,而后自率着警卫们回到了五层楼的旗亭居处。却又见得忙得人都瘦了几圈的徐庶,正背着双手在厅中等候。

    华飞心知徐庶这几日是既要忙碌军事,又要管理民政当真是把他给忙坏了,乃边急步上前的放声招呼着徐庶道:“元直,你怎么跑我这么来了?”边对警卫高声道,“快让他们奉上香茶,再弄些好吃的来招待元直。”

    “庶参见主公!”徐庶闻声回头,见得是华飞归来急忙便要大礼参拜,却被华飞挥手制止着一把拉住请入厅中。两人在一番客气后,各自分头而座。

    华飞乃于炽热的秋风中,望着徐庶开声问道:“元直有什么事情吗?”

    “主公,”徐庶闻言起身抱拳道,“近日严颜将军对右扶风;张卫将军与朴胡对京兆郡;两地的扫荡盗贼和抚民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而且杨任将军也已奉命到达了郑县,正与甘宁将军有进行交接中,甘将军已经准备要引军前去右冯翊巡视,只是……”

    徐庶正说间警卫送上了香茶和此许食物,华飞乃挥手止住了徐庶的述说,举杯对他相邀着道:“来,元直且先进些食物,咱们呆会再谈不迟。”

    “谢主公!”徐庶拱手一礼,却不吃东西的续道,“只是甘将军令人急报说,华阴的段煨集聚了两万余精兵屯于华阴县城,他担心在自己离开郑县后,杨任会因为只有三千精兵镇守郑县,而难以应付突变之事。”

    “哦?”华飞闻言转着佛珠诧异了一声,却对徐庶缓声问道,“前日派往华阴的警卫们,可有关于段煨的消息回报?”

    “时间太紧,警卫们暂时尚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回。”徐庶应声而答,却沉吟着道,“只是天子的车驾已经东行数日之久,若是我们等待警卫的回报再做行动的话,只怕会耽误迎帝驾西归长安的时机。”

    “唔……”华飞闻言立起身在淡淡的檀香味中,沉吟着道,“这华阴县城南依秦岭、北靠黄河、地处要冲、易守难攻。又是长安至洛阳的必经之地,眼下段煨拥重兵而守明显是对我军已存敌意。”

    徐庶心中知道华飞考虑得极有道理,却缓声对华飞道:“主公,虽然段煨拥重兵阻断了我军的迎驾之路,可是若我军能迎得天子西归长安,主公便可奉天子以讨不臣,敦轻敦重还望主公细思之。”

    华飞闻言也默然了,他的心中自然也是想把皇帝先捉在手中以获得大义的,甚至他都早已想好了要如何来对待皇帝。

    现任皇帝刘协在华飞的心中,倒不失为一个心存百姓的好皇帝。

    旁的先不说单只长安城中的许多百姓们,若不是刘协下令放太仓之粮救济的话,恐怕大部份都等不到他华飞来救,便得先饿死无数人。

    若说要攻打华阴的段煨,华飞本也没有太多的顾虑。

    因为华阴县城地处后世潼关的西面,若是不拿下华阴县城的话,关中这四塞之地便会成为少了一塞,而变成残缺之地。如此的关中是不完整的,是会随时面临来自东面敌军之威胁的。

    可是华飞的心中又确实不愿意起兵去攻打段煨,因为这段煨虽然身为董卓的麾下,据说却是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