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47章 为定关中谋华阴[二]

正文 247章 为定关中谋华阴[二]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庞大的长安城中已是万人空巷,东城门外人潮涌动,大家伙在人喊马嘶战鼓“咚咚”声中,目送着在秋风中漫卷着旌旗,顶着毒日在徐庶的率领下渐渐东去的九万之众。

    徐庶与华飞因为时间紧迫,并没有因那身背古琴的女子而多作停留,只在留下一句话和一名警卫后,便抛下女子急急的去点起人马向着东面开拔。

    至于那女子有没有在秋风中凌乱?华飞估计是有的,毕竟秋天的风还是很大的,想不凌乱都有些困难。

    当然这只是他偶尔的想法,当在他目送着徐庶等人远去后,便马上就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长安残破、百废待兴、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管这些闲事。

    而当长安城万众离城时,一路打马急行的秦宓却在日渐西斜时分,到达了距离长安不足二百里路的郑县。

    此时的郑县因为正临着众军云集的华阴县城,而守备森严。秦宓等人才刚一接近西门,便闻得城门紧闭的城头上有人放声大喝:“来者止步!”

    何曼闻声急忙纵马而出的大叫着通报姓名,又待甘宁与杨任亲自来接,这才算是进了郑县的西门。

    一进城门秦宓便对甘宁高声道:“甘将军,主公有令命您尽管率领本部精兵,马上前去巡视冯翊地区以迅速的稳定该地区的形势。”

    “可是华阴那边……”

    “将军勿忧,”秦宓伸手阻止了甘宁的疑问,却对他解释道,“主公的心中已有定计。军师祭酒徐庶很快就会引领大军到来,且我此来也是为了解决华阴之事而来,您尽管放心前去执行主公的命令就是。”

    “哦?”甘宁闻声诧异的问道,“主公可是命子敕,前来招降那华阴县城的段煨?”

    “非也!”秦宓摇手轻笑道,“主公的心中自然是希望能够招降那段煨的,然而他也心知段煨手握重兵非是容易招降之辈,故此我此次奉命前来另有他计,将军无须多问只管奉命行事便可。”

    “那好吧!”甘宁闻言不再迟疑的对秦宓和杨任吩咐道,“二位可小心在意,甘某这便领军前往冯翊。”

    是日在甘宁去后身付着外交使命的秦宓,自己在郑县中略作休息的养精蓄锐,准备要打一场漂亮的外交战,却命何曼引着从人们前去华阴县城投贴求见段煨。

    与郑县遥遥相对的华阴县城同样的守备森严,当何曼等人刚一接近时也受到了警告。

    然而何曼为人粗鲁兼县又身为益州的副使,自是不买这个帐的扬声大叫道。

    “呔!城上的人听着,俺家主公益州牧、镇西将军、南郑候华飞,派特使前来求见段将军,眼下特使正在郑县中等着来见你家将军,你等可速去通报一声,见是不见俺在此就只等一句回话。”

    “什么?益州牧华使君派特使来了,快,快去通报……”

    “将军且请稍待些时,吾已派人火速前去通报了,还请您稍候片刻。”

    华阴城上闻声一阵慌乱,何曼却并不答话的,在马上抱棍养神的静等着回音。

    镇守着华阴的段煨,在听得是拥有着两川之地并新得关中的华飞派人来见,这心中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不过一时三刻,何曼便以要马上回去回复特使的理由,婉拒了段煨要殷勤招待的好意,率人急报郑县而回。

    当夕阳渐落天边时,秦宓便衣冠楚楚的带着何曼等人,备着礼物的来到了华阴县城。

    是日秦宓这个绵竹才子在与出身凉州姑藏的段将军见面后,自然是免不得的要双方好一通客气的。

    直到段煨率人隆重的迎秦宓入县衙,在吃过香茶后段煨命人点上照明的火把,才在满室的松香味中对秦宓满脸堆笑的问道:“贵使一路辛苦,敢问贵主有何事吩咐?”

    秦宓查言观色心中已有定计,见得段煨动问乃起身抱拳的做足了礼节的道,“将军应当很清楚天子东归之事?”

    “不错!”段煨点头道,“当日天子的车驾由华阴经过,本将还奉送了许多的粮米,以尽人臣之本份。”

    “将军高义!”秦宓先对段煨高赞了一声,却拂袖叹道,“可惜,将军一番好意,却是因好心而办了坏事也!”

    “哦?”段煨闻言不解,乃瞪目伸手而问,“贵使何出此言?”

    “将军,”秦宓抱拳高声道,“您当年曾跟随过董卓,又久镇华阴县城,自然清楚东都洛阳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呃……”段煨闻言为之语塞,他身为董卓的旧部当然知道,当年董卓一把火将那盛极一时的洛阳给烧成了白地,这数年间洛阳一地早已残败不堪得荒无人烟。

    他正思虑间,却听得秦宓语声朗朗的续道:“眼下的洛阳情况已是如此,即便天子能够安全的东归,却不知将军以为天子与百官们又当以何物来渡日?”

    “这个……”段煨闻言略沉呤了片刻,乃对天抱拳道,“天子乃是这大汉天下之共主,吾以为待天子东归洛阳后,自然会有诸候们为其奉上礼品,又何愁难以渡日?”

    “哈哈……”秦宓闻言放声大笑。

    直笑得段煨拂然不悦的沉声道:“先生何以发笑?莫非段某这话中有何不妥之处?”

    “非也!”秦宓略喘息了两下调整一下呼吸,才摆手对段煨朗声道,“将军话中非是不妥,而不妥至极?”

    “哼!”段煨闻言勃然变色的伸手便欲拍案而起,却突然又放下了抬起的手掌,深吸了一口气的问道,“有何不妥之处,还望先生不吝赐教。”

    秦宓抽眼旁观已知道他不想得罪华飞,因此才强按下了心中的怒火。

    却抱拳高声对段煨道:“将军您莫非不知道这天下的诸候们,自您那旧主董卓废少帝又经李、郭兵犯长安之后,便早已是各自的拥兵自立。”

    “这个……”段煨提他声声句句的提起往事,心中极其不悦!却因他说的是事实,而无从反驳。

    秦宓不理他的语塞,却自顾着续道:“我主知道将军勤政而爱民,自打到华阴县城后便使得华阴县城的民众们安居乐业,与那董卓、李、郭之辈非是一类人,倒是与我主颇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说着他略顿着看了一眼,面现喜色的段煨一眼又续道:“故此我主特派我前来,对将军有一言相告。”

    段煨素以勤政爱民而自诩,并常因曾经助纣为虐而梗梗于怀,在听得华飞并不认为他是和那董卓一路人时,这心中不由得便大起了知音之感。

    乃笑呤呤的伸手对秦宓和声道:“贵使请讲!”

    秦宓正色高声道:“我主以为目前这天下纷乱,天子此次东归洛阳必然要历经艰辛,甚至还会有生命之危。以其让天子回那残破洛阳去吃苦受罪、待人施舍、倒不如请将军与我主共迎天子西归长安城。”

    “嘶!”段煨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心知这华飞说得好听,其实他这分明就是想要劫驾西归。

    却听得秦宓高声道:“若是此事能成,则将军便有从龙之功!可与我主共相辅佐天子以期中兴大汉,使得这天下的民众们不再因战乱而受苦受难。”

    段煨闻言大为意动,乃对着秦宓伸手倾前身的急声问道:“贵主的意思是?”

    “奉天子以令不臣!”秦宓抱拳高声而应,却又放低了声音的对段煨道:“将军,此事若成的话,将军必然会因迎驾有功而名垂青史。到时世人必然是说将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又何虑当年曾**于贼,声名尽坏呼?”

    “嘶!”段煨闻言再抽了一口凉气,想起自己一生只因一步之错导致与董卓等贼为伍,这事不仅使得自己身负骂名,只怕就算是自己在百年之后也难免要得拖累子孙后代们,为人所指指点点。

    又自思眼下难得有这等大好机会,可以洗清骂名重为汉室之忠臣,不由心中大动的便待张口答应华飞的要求。却不料他才刚张嘴时,便听得外面有人大呼着“报!”声急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