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54章 华阴路险战强敌[四]

正文 254章 华阴路险战强敌[四]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这一瞬间,见得两将尽皆落马的两军主帅齐齐的放声怒吼。这一头张济见得宝贝侄儿落马,急挥刀大叫:“杀!”亲自策马扬刀的便向着场中当先杀来。

    那一面的徐庶,则是在同一时刻便宝剑前指:“弓箭手速速放箭阻敌,刀盾兵快去掩护着许将军,长枪兵给我拒住敌军们的战马……”

    然而其声方起,这阵中的何曼早已提棍当先的撒步而出,竟是后发先至的与扬棍急奔而至的胡车儿,“乒乓”连声的又战做了一团。

    另一侧的杨任亦自跃马扬枪的急奔着张济而去,登时敌我两军便在这震天的呐喊声中,各自的挥刃狂冲而出。

    不一时,便在“当当……咻咻……噗哧”的杂乱声里,各自的乱战着保护着自己军落马的主将。

    正与杨任枪刀大战的张济,见得漫天箭雨乱落,自己的众骑兵们又因跑得太快没有组成阵势,反倒被阵形整齐的敌军们给长枪乱捅,利箭飞射得死伤无数。

    且见得张绣已被众军抢回,乃急撇了杨任的大叫一声:“撤!”引着众骑们急急的退出了敌军弓箭手们的射程。

    徐庶却也命众警卫齐声大吼着传令,指挥着大军们护着许褚,在弓手们的密集箭雨的保护下急急的归阵。

    却在这山旁水畔边的染血大地上,留下了一地的人尸和马体,直弄得这个地方腥气乱飘,热血染泥。正在此时令得张济和众人都料想不到的事情,却突然的发生了。

    张济这边引军刚退,阵后却又有一骑“赤啦啦”的急奔而出,一将披头散发、衣袍尽碎的在两军阵前扬枪大叫:“兀那该死的死胖子,你速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今日非得捅死你个混帐不可!”

    众人闻声急拿目视之,却是那落马的张绣才刚一归阵,便自众军中胡乱的抢了一匹马,急急的奔出阵来搦战许褚。

    却原来方才两将交战正急之时,这许褚因人胖体重加上他又一路急奔了二百里,那跨下的战马虽然说有另一匹马可替换着用,却也因急奔了这二百里的路,而早已是疲惫不堪。

    因此在许褚与张绣大战了百余个回合后,便突然的给许褚来了个马失前蹄。

    许褚正战之时不防战马突然跪地,乃“啊!”的惊叫一声,却人急生智的奋力把掌中的宝刀,向着张绣迎面掷去。

    张绣应变如神的急一枪“当”的格开,却不顾那双臂发麻的急待便要来,一枪把这落马的许褚给钉在冰凉的地上。

    不料许褚反应极其迅速,刚一落地便是一个前翻,急速蹬腿拧腰送肩膀的冲着张绣的战马,就是一记力大势猛的急靠。

    登时“砰”的一声巨响声作,刀马尽失的许褚直如彗星撞地球般的,硬是给张绣来上了一招靠马马倒,甚至张济连人都被给他靠跑。

    张绣的战马一倒,他自然也只能是随之扬声惊叫着落马。然而张绣虽然落马,却依然紧捉着掌中的金枪不放,落地后他只一个翻滚便急速而起,欲图要执枪来扎这可恶的胖子个透心凉。

    让张绣万万想不到的是他这才刚一站起身来,那可恶的胖子已带着一道劲风急至,一对双虎爪张处大如醋坛子般大小的拳头伸出,对着自己“砰砰砰”的就是好一通的狂捶啊!

    张绣又怎么可能是个光挨打不还手的人呢?他这心中大怒之下,乃“啊”的放声怒吼着,不顾眼前金星乱冒,身上剧痛无比的挥枪便是一阵乱扫。

    却不料许褚欺负他的枪是长兵器,竟突然化拳为掌的和他来了个近身缠斗,由此捉他全身衣衫尽碎,一头乌发更是混乱得直如鸡窝,就连这脸上都留下了两个大巴掌印。

    要不是张济与胡车儿挥刃引军的急来相救的话;要不是许褚恐怕有失的急放手,先去抢了自己的宝刀的话;那指不定张绣这个北地枪王,今日便得报销在此处。

    想张绣自出道以来便横行于西凉军中,何时曾吃过这样子的大亏?当下心中大怒之下便急提枪抢马的又出阵来搦战许褚,只管一心的要一雪前耻的讨回个场子,这便是突变的由来。

    这一面许褚才刚回到阵中,就见得这张绣又活蹦乱跳的跑将了出来,这心中倒是不由得有了些许的发懵!

    他举双拳狐疑的自看了一眼,却于心中自思:“嘶……不对啊!俺这一拳下去就连那牛都能打死一只,这家伙吃俺的这一顿狂捶少说也挨了俺数十记老拳去,却怎么一点儿事也没有哩?”

    想着他又举目盯着阵前,正虎着一张脸只等自己出去大战的张绣,就是好一阵的打量。

    却突然指张绣张嘴大叫道:“是了!俺知道是咋回事了,你这小子天天乱武,估计这身子板要比那牛还要壮实,故此能捱得了老许数十拳而不死。”

    他这边正恍然大悟呢,那头张绣“噗”的一声响,张嘴就是一口老血喷出,登时就来了个松枪趴马的一动不动了。

    却原是这张绣虽然说身子板因常年练武,而异常的结实。可那再结实他不也是肉吗,如何能够连捱许褚的数十拳而没事呢?

    只因这心中的一口恶气难消,才强支撑着他提枪上马要来大战,不料许褚这一说就如醍醐灌顶般的,就把个怒不可扼的张绣给点醒了过来。

    当下许褚、何曼、杨任见得张绣当场喷血,登时心中大喜的各仗着兵刃的急急抢出阵来,便要乘他病要他命的结果了张绣。

    要说这张绣也是命不该绝,他那边的张济、胡车儿、胡才、韩暹等人见得他吐血,早已挥军急上的一把先给抢了回去。

    是日两军再次混战一通,张济虽然见得胡车儿先抢得了宝贝侄儿到手,却不知道侄儿的生死,乃急急的收兵而回。

    徐庶却出因兵少而不敢引军离阵的对敌军们展开追杀,于是呼是日两军便各自的收军罢战不提。

    却说这张济收军归来便急来探视张绣,却见得他脸庞高肿、面如金泊、就身上的盔甲都被打得陷出坑来,早已日进气时少,出气时多的晕迷得不醒人事。

    张济见了心中大惊!乃急命张绣的亲信们以车马拉着张绣,急去寻医者看护,而后马上送回弘农本宅交与他家婶婶看护。

    是日在一通忙乱后,张济目送着众军们护着重伤的侄儿离去,这心中对那打伤他侄儿的许褚自是恨之入骨!

    正待要起大军全力狂攻来报此仇时,却见得西边已是夕阳西坠,一日的时间竟早已过去。无奈之下,他只得亲引着众军们缓缓而退的自去安营扎寨休息。

    当夜张济在一番细思之后,觉得侄儿张绣在大战之前,对他建议的步军破阵之计可行。乃连夜召见白波军的韩暹等人来中军大帐中相见。

    待得韩暹等人至,张济在对方见礼过后,乃于火光下开声道:“韩暹,你三人明日可引着麾下的步军们,列方阵向前推进拔掉敌军的车阵,帮吾与去卑的骑军们扫除障碍。”

    “这个吗……”韩暹三人对视一眼,却是沉吟着不答话。

    “你等尽可放心!”张济见状摆手高声道,“吾自会派遣胡车儿来军前助尔等一臂之力,更会亲引着大量的骑兵们,随后用弓箭掩护尔等破阵。尔等今日也看到了,那帮子敌军的人数并不太多,总共也不过是万人上下而已。”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又豪迈的高声续道:“想吾等联军足有着十万之众,又何惧敌军这区区的万人精锐?尔等尽可放心,只要本次尔等能与吾齐心合力的拿下关中,吾便把那右冯翊赐给尔等去驻军。”

    “此言当真?”

    张济于艳红的火把光中,斩钉截铁的对喜出望外的韩暹等人高声道:“吾向来说话算话,这一语既出那便四马难追!”

    “好!”韩暹等人得了重诺,当下便大赞了一声的由韩暹带头,齐齐的抱拳对张济深施一礼的高声道,“某等愿为将军效死力!”

    “哈哈……”张济闻声仰面对西的放声大笑,“想当年这混战之计,连那骑着马中赤兔的人中吕布都抵挡不住,吾看你等又要如何抵挡吾这十倍之敌?”

    而与此同时身在华阴第一防线的徐庶,却传令命秦宓中止了第二道防线的修筑,转而带着广大的民众们去忙碌起其它的事情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