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63章 搞定寡妇谋段煨[一] 为汪其羽赏、月夜神隐的月票加更!

正文 263章 搞定寡妇谋段煨[一] 为汪其羽赏、月夜神隐的月票加更!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鳏夫寡妇之事确定后,华飞又细细的梳理了一下今日商议的事情,发现这三项增加人口的措施中,以诱惑所带来的效率最为高效。

    因为诱惑来的人已经算是成品,马上就可以投入使用,而且这些人的到来同样也会产生娃娃,可以说是一举两得大好事。

    因此他把重点放在了吸引人口来关中的上面,那么既然目标有了,就需要有具体的步骤来施行才能取得最大的成就。

    所以华飞又与众麾下们针对着此事的施行,进行了长时间的详细商议,最终才决定了用内外结合的方法施行诱惑之计。

    在内部他令人择址有规划的建立适合居住的大量民房;同时命令益州牧鲁肃继续向着关中输送粮食;命典工中朗将刘敏尽量多的赶制冬衣……实行先筑巢后引凰的办法。

    又根据华佗神医在内、外、妇等科上皆能的特点,让他整理能使妇人容易怀孕与保全婴儿的方法,而后选择女弟子传授之以提高新生人口的存活率。

    对外他们一面采取的是派出大量的警卫精英们,携带着大量的信鸽混入西凉、弘农、河北等地一边探听各种详细情报;一边暗中实施流言使得各地的民众们尽知此事;这个事情华飞交给法正来具体负责实施。

    又一面令典商中朗将麋竺,根据各地势力所处地区的不同和需要,实行供给以打开商路。在购入自己军中所需物品的同行,帮助警卫精英们混入各地刺探各势力的详细情报。

    当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坐等最终成果的华飞见得天时不早了,乃对众人高声道:“诸位对还驻扎在重泉县的段煨,有什么样的看法?”

    华飞觉得此时的段煨手握着两万重兵,却驻扎在自己的势力之内,如果不尽早解决此事的话,将来一旦战起怕会别生枝节。

    众人一听得他这话,都知道他是准备要解决段煨了,于是堂下一人抢先出列高呼:“主公,只要您给我两万人马,我保证为您克日拿下重泉段煨。”

    众人视之却是虎将太史慈抢先出列讨令,此时甘宁已经奉命前去训练水军,魏延却引军犹末归来,众将中便只有许褚与张任、何曼在列。

    何曼素来是不敢和这几位大将争功的,而张任却在听了华飞的鳏夫寡妇之事后,便不住的向着门外张望,似有急于归去之意。

    唯有那许褚见得又被太史慈给抢了先去,却是急忙出列的抱拳开声道:“主公,子义素来只会马战,这攻打重泉之事乃是攻城之战,攻城自然是要以步军为先,依褚看来还是由褚领兵前往为妙。”

    “恁娘!你这个该死的胖子,你想抢我的功劳你就明说,颠倒说俺不会步战?”

    太史慈闻言大怒!乃暗骂着瞪虎目戟指许褚厉叱道,“许仲康你好生无礼!凡事需有个先来后到才是,慈既然已经先向主公讨了令,此事自然是由慈领兵前去才是,你却为何前来争竞?”

    “咋?你腿快就是你先讨的令,主公可还没有下令让你前去,俺咋就讨不得令去?且对付个区区的段煨,你怎么也好意思开口向主公素要两万的精兵,你是不知道俺们军中现在人手稀少吗?”

    许褚可不悚太史慈,闻言瞪目张嘴的就放声给顶了回去。却又对华飞抱拳高声道:“主公,您只需给褚一万五千的精兵,褚克日便能为您拿下重泉县。”

    “啥?你只要一万五千兵?好你个死胖子算你狠!”太史慈怒骂声中一咬牙,抱拳对华飞高声道,“主公我仅须一万兵马前去,便可为您拿下重泉县。”

    “恁娘!你也就只会和俺抢。”许褚却也抢上了火,怒叱声中便对华飞抱拳高声,“主公,俺也只要万军前去,却能帮您立斩了那段煨。”

    “主公,我可为您生擒段煨。”

    “哇呀呀……”许褚闻言暴叫,却人急生智的对华飞抱拳高声,“主公,无论您是要那活段煨或是死忠明,俺许褚都能为您办到。”

    此时军功在前太史慈更不相让,也抱拳急声对华飞大叫:“主公,此事慈也能为您办得到……”

    华飞微笑的看着两将争竞得都冒了火,乃伸右手对两大心腹爱将高声道:“两军交战从来就是以谋划为先,你们两个且先不要争着讨令,先听听大家有没有不同的意见再说。”

    太史慈与许褚闻言无奈,只得抱拳应“喏!”却相互怒视一眼的俱各发出一声冷“哼!”,这才各自拂袖归列。

    华飞待得二将归列后,又目视众人的高声道:“全城为上,破城为下,诸位对段煨之事有什么看法?”

    “主公,”堂下秦宓闻声出列,对华飞抱拳一礼的朗声道,“宓奉您之命曾与那段煨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又高声续道:“依宓看来段煨此人虽说极有本事,是个上马可治军下马堪治民的人才,然而他却并无野心在内。且依宓看来此人还有个致命的弱点。”

    “哦?”华飞闻言提高了声调的向着秦宓伸右手问道,“子敕,你可是觉得那段煨有些多疑成性?”

    “主公高见!”秦宓脸现佩服之色的对华飞道,“我主竟能由情报中就判断出段煨之心性,宓佩服之至。”

    “子敕过奖了,您才是真正的有识人之明。”华飞边和秦宓互抬着轿子,边自思,“惭愧我只作了个弊而已,却是比不得你见人行止就知人心性。”

    却听得徐庶哑然笑道:“既然那段煨没有野心,且又多疑成性。我主何不就捉住他的这两个弱点,迫使他自动归降从而给他来个全军为上呢?”

    华飞闻言大喜!当下在与众人一番详细商议之后,便命众将依令行事。

    于是在次日的天明时分,太史慈与许褚这两大虎将,便各引一军的策马来到了重泉县城之外。

    并在重泉县外展开了马步两军的训练,同时甘宁的一万水军也顺渭水而下,在重泉县之南面一带实行水战练习,直弄得整个重泉县是人心惶惶。

    这便是徐庶所建议的示敌以威之计,华飞军中的三大猛将引军齐临重泉县,对段煨做出武力威慑的架势。

    而秦宓这个拥有着天辩之才的后世德阳俊杰,却在华飞的坚持下带着何曼与数百警卫们,于次日的午后求见段煨。

    此时正因华飞大军临县而坐立难安的段煨,在听得秦宓求见后急令人请入。

    却虎着一张脸的对秦宓恨声道:“贵使,你家主公这才刚刚打退了张济的大军,便对吾这重泉县施以威压,这脸也末免翻得忒快了些吧?”

    “将军这是何故?”秦宓佯装失惊的叫道,“我主因此次将军高义,在此次大战中让出华阴县城,助我军打败了那张济的联军。所以才准备要表奏将军为北地郡太守,或是奉义将军之职,以谢将军昔日相助之义。”

    说着他略顿着道:“只因我主不知将军的意思,而宓又与将军有过一面之缘,故此才派遣宓前来与将军商量一二,如何将军反怪我主无情耶?”

    “哼!你骗鬼呢?”段煨冷笑道,“想那北地郡亦在你主的治下,且段某听说你主麾下的众人乃是领兵不治政,治政不领军的军政相分的,你们这摆明了想给段某来招明升暗降。”

    “将军,”秦宓见他不识抬举乃眯眼开声道,“常言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枕’倘若您是我主的话,您又会不会任由他人拥兵自重的屯兵于自己的势力之中呢?”

    “这个……”段煨闻言为之语塞了半晌,才唉的叹了口气的对秦宓低声道,“罢了,段某亦知断无此理。”

    说着他抱拳对秦宓恳求道:“既然你主难以相容,那么就烦请贵使回报你主,可看在段某前日相助的份上,放段某一条生路。只要给段某数日的时间,让段某引军前往他处去寻得一落脚之地,便交还贵军的重泉县便是。”

    “将军您有所不知,”秦宓亦叹道,“我主因为太过于感激将军,已令人把将军仗义相助之事通报给了这天下的诸候们,令得世人皆知将军之高义……”

    “你说啥?”秦宓言犹末毕,便被大吃了一惊的段煨惊叫着打断。

    段煨颤抖着对秦宓伸长了右手,不敢相信的凄声道:“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们……你们这分明就是想要逼死段某啊!”(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