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64章 搞定寡妇谋段煨[二] 为汪其羽赏,月夜神隐的月票加更

正文 264章 搞定寡妇谋段煨[二] 为汪其羽赏,月夜神隐的月票加更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段煨心知华飞的这一举动与其说是帮他段煨扬名,不如说是摆明了的告诉全天下的人,他段煨和华飞是一条船上的人。

    试问在这般的情形之下,这天下的诸候们又有谁敢接受他段煨的投靠呢?而且张济等人要是不恨得想要咬上他段煨两口肉下来的话才怪?

    段煨万万想不到,自己本是想要坐山观虎斗再最终给他们来个乘机刺虎,却料不到其中的一虎竟凶猛如斯!只三两下就把另一虎给打跑了,压根就没有发生自己所希望发生的两虎俱伤之事。

    不仅如此现在这打赢了的老虎还想把看戏的自己也给咬了去,这才真叫要了他的老命。刹那间段煨只觉得自己是天旋地转、日月无光。

    他心知到了这个时候,自己的形势势已危。然而心知这乱世之中一切皆虚,唯有手掌兵权才是实在的他,却乃然不愿意轻易的交出手中的兵权。

    想着他乃急速的收拾了心绪,却心存侥幸的对秦宓开声道:“贵使,吾段煨戎马一生素来是不愿轻易的臣他服人的。这样子,吾这边还有些许礼物相赠于贵使,就烦劳贵使在归去后为段某在你主的面前,多多的美言上两句。”

    “将军,”秦宓接口道,“你我一见如故有什么要求您但讲无妨,只要是宓所能办得到的事就一定相帮。”

    “谢贵使仗义相助之恩,”段某苦笑一声的道,“段某不求其它,只求贵主能网开一面的任段某引军离去便行。”

    说着他略停了一下,却突然握拳怒目的高声道:“若是贵主实在不肯相容的话,那段某无法可想亦只得与贵主拼……”

    “将军慎言,”秦宓见他语气转硬,乃急忙开声的打断了他话头的朗声道,“将军乃是带兵之人,舍不得麾下的兄弟们原也是人之常情。”

    说着他略顿着又续道:既然将军已经愿意让出了这重泉县城前往他处屯军,那么这就非是在我主的卧榻之侧酣睡了,事情当有所转机的机会才是,将军放心宓这便回去为将军力求我主便是。”

    “那段某便在此多谢贵使的相助之恩了!”段煨大喜之下连忙挥手高声道,“来人速去备些金银来,也好答谢先生一二。”

    是日秦宓老实不客气的在收下了金银后,便出了城门却在秋风中、毒日下、转身对亲自相送的段煨朗声道。

    “我主甚是欣赏将军的拳拳爱民之心,常自言将军与他有着共同之处。因此特让宓转告将军,若是将军愿意相助时,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遇?我主手中的这安定太守之位,或是奉义将军之职都为将军留着便是。”

    “谢贵主的一片美意,”段煨闻言拱手推脱道,“只可惜段某乃是野惯了的人,倒是辜负了你主的欣赏之情。”

    秦宓见他死不肯交兵权,无奈只得准备率人离去,却在上马时突然的高叫道:“对了,秦某倒险些忘了,我军原来的军师现在的别驾徐庶、徐元直、托我转交给将军一封书信。”

    说着他在给段煨留下了一封徐庶转递的密封书信后,便引着何曼等人自行打马向着长安而归。

    “他娘的!这个徐庶何许人也?老子和他又不熟悉却颠倒给老子写了封信,真不知他这鬼叽叽的葫芦里头,究竟卖的什么药?”

    段煨目送着秦宓一行人远去,心中却是暗自的嘀咕着,伸手便拆开了那书信只张目往信上这么一瞧,却见得这信上写道。

    “镇西将军、南郑候、华飞麾下别驾徐庶,信呈段煨将军阁下,徐某当日身任我军军师之职掌管着军中之要事。

    由于当时将军先聚重兵于华阴县城,为防事情有变徐某便在那重泉县城中设得有一支伏军在内以防将军。

    后来由于将军又临时的决定与我军交换重泉县与华阴县,而徐某又身为华阴战线总指挥。当日在军情紧急的情况下,徐某来不及撤出埋伏在重泉县中的伏军时便已经引军东向的去对阵张济。

    眼下战事已了,还请将军开启西城门,徐某当令太史慈、许褚、甘宁三将引军前来接回当日伏于重泉县中之伏兵,以免他们的存在令得将军不安,乃至于破坏了贵我两军的旧情。”

    “混帐东西!你着三将引那大军兵临城下,却要老子大开西门?”段煨在看过书信后只气一口老血几乎夺口而出,乃破口大骂,“这是让段某等着迎接你们的大军入城吗,你徐庶莫非当老子瓜呼?”

    骂完却又负手转圈的急思:“这徐庶小子信中所说的究竟是真是假?他要是真的伏了一支暗军在城中的话,老子与众麾下们却为何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个消息肯定是假的,是那个姓徐的想用这候消息来哈唬老子的。”

    想着他乃站住了脚步,却突的又寻思道:“不对!当日老子确实因为担心他们会来夺华阴,而集重兵于华阴县。这徐小子身为军师又智计过人的打败了张济的十万联军,或许他当时是别有打算的想要对付老子也说不准,因此这个消息倒也不一定是假的。”

    段煨生性多疑,在看得这个消息之后却让他如何不惊?于是便一会儿认为这消息有假,一会儿又当它是真的疑惑不定。

    他在迟疑难决的一番考虑之后,却突然高声叫道:“来人,速去命令众军们给老子全城展开搜索,凡有行迹可疑之人一律拿下拷问。宁可错捉一百也休要放过一人。”

    正于此时忽有亲卫高呼“报”字而入,双手抱拳的对他高声禀道。

    “报!华飞麾下的太史慈与许褚引领大量骑兵临城,另有甘宁引领着水军上岸亦同时兵临西城门。口口声声称奉了他们别驾徐庶之命,引军前来接回他们在县中的伏军,令我等马上打开西城门。”

    “啥?”段煨闻言大惊,乃急伸手问道,“他们来了多少人马?”

    “属下不知,”那亲卫高声答道,“只知他们人数众多尽打旌旗,以其军之形势推断估计其军的兵力当在六万人上下。”

    “啥?竟然出动了六万之众!”段煨闻言脸色为之煞白,需知他这城中才不过区区二万之兵而已,敌军出动了三倍之敌,而且城中还有一支不知所踪的伏军在内。

    “报!”正于此时忽又有亲卫大叫而入的高声禀道,“敌军兵曹从事太史慈扬言,我军不肯开城门放伏军归去,定是因为暗害了他麾下的伏军们故此心中有鬼,已经喝令其麾下的六万大军展开阵势,准备攻城为其遇难的伏军们报仇雪恨了。”

    “啥?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段煨闻言惊呼,却伸手对亲卫急声问道,“敌军如何布阵?”

    “水军尽数由猛将甘宁率领着尽坚云梯的准备攻城,骑兵们却尽皆不曾下马,由太史慈与许褚各引一半分布于南、北二门。”

    “完了,这下是全完了……”

    久经战阵的段煨听得敌军的骑兵们没有下马后,几乎马上就想到了他们是准备要策马冲入城中的,这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敌军真有内应的伏军,可以打开城门接应他们的骑兵们入城。

    此时段煨事已临头,却突然变得当机立断的放声高呼道:“来人,速去打开西城门全军弃械欢迎敌军入城。”

    这已经是全军投降华飞的意思,却原来段煨自思相比于华飞的数万大军来说,自己的力量无疑是极弱的,在这种内外夹击的情形下,他防得住城头就防不住城门。

    既然如此,与其等人家内外夹攻的来拿下自己,还不如索性降了华飞或许还能得一高官,故此全军而降。

    华飞在得知段煨投降之后与徐庶等人相视抚掌而笑,却也没有辜负了段煨的随即下令,表段煨为奉义将军,命他在交出兵权后调回长安城中听用。

    此战华飞等人依靠着智谋,既兵不血刃的解决了段煨这个隐患,又获得了精兵两万余人。华飞在一番安排之后,把这两万多精兵们打散了补充到各军之中,使得长安城中的兵力随之增加到五万余众。

    而另一面法正与麋竺、华佗等人亦随即就针对增加人口的详细计划,对各势力们暗暗的展开了行动。

    秋九月初二,忙碌中的华飞在听说得关中的良田之内,已经冒出了无数喜人的青青麦苗后喜不自胜!因为这代表着关中这个神器的修补工作,已经得到了极大的进展。

    他在心中大喜之下乃急带着身边的徐庶与何曼等人,前往长安城边的农田里去查看情况。

    却不料正当他们看着,眼前到处麦苗青青的农田而满心欢喜时,警卫却突然送来了一份来自民间的上书。

    当华飞展开一看之后,不由失声惊叫道:“什么?”乃至于惊得连他手中的竹卷,都拿之不住的为之落地。

    这并怪不得华飞会失惊,因为写这份民间上书的主人说得极有道理,而且此事若是真的发生了的话,那们遭殃的将决不只是华飞的关中。

    而是大汉十三州中的司隶、兖、翼、青、徐、扬、荆、七州广大地方的民众们,都将因此事而大难临头。(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