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67章 且与苍天定个约

正文 267章 且与苍天定个约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秋九月初三凌晨,旭日方露细细弧,长安城中已惶惶。因为警卫急报别驾徐庶:关中和益州的共主——华飞,突然间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了。

    徐庶闻报直惊得魂飞天外!他连忙边传下急令,命太史慈与许褚等信得过的大将们,于府中、城内、各地方引军四处搜寻;边严令众人不得走漏风声;边又亲自引着人急奔向华飞的居处进行查看。

    由此长安城中各军尽动,直整得众乡亲们都以为又有什么大战即将来临,而无不为之心中惶恐!

    却不料众军正乱之时,忽然听得负责搜寻南城门那一带的猛将许褚,略带着哭音的大叫声响起。

    “主公?可算是让俺老许找到您了,您咋一个人孤零零的跑到这来了?您这是想要干些啥,弄得这一身的泥?都快把俺老许这心脏,它都给吓得不能再跳咧……”

    “吓死你才好!叫你昨天不听我的命令,还他妈特别能装病!”

    细若烟丝的晨雾中华飞暗骂着的瞪了许褚一眼,却不说话的身穿着一袭满是露水的黑衣,外带着一身的泥土,带着芬芳的泥土之味向着长城中走去。

    许褚连忙引人放步跟上,却张嘴对身边的警卫高声道:“你,速去通报徐别驾就说主公回来了,除了弄得一身泥的脏了点外一点其它事也没有,让他不要慌张。”

    “喏!”

    警卫高应一身的转身便待急奔京兆府而去,却听得华飞忽然高声道:“且慢,你可顺便去转告徐庶,令他通告全长安城中所有的人,今日我有大事要在旗亭之顶宣布,令凡是有时间者都来观看。”

    “喏!”警卫闻令高应一声而去。

    华飞却又边走边高声吩咐道:“仲康,你速令人去为我准备一些油、盐、筷子、碗、柴禾等物,我要煮些好东西。”

    “是主公!”许褚闻言抱拳低首的高应了一声,却又抬头对华飞问道,“主公想是肚子饿了才要亲自做饭,要不末将这就让人先给您送些吃的来?”

    “我不是要做饭。”华飞闻言头也不回的向着,长安城中最高的建筑物旗亭而去,却高声道,“让你准备你就速去准备就是了,不要多问。”

    许褚无奈,只得令人速去备好了一应物是,却自带着人寸步不离的跟着华飞保护而行。

    过不得多时,得知消息的徐庶等人,便也急急忙忙的向着旗亭而来。在见得华飞没事后,众人这高悬着的心才总算是落了地。

    却原来华飞昨夜经过一番细思量,自思那蝗灾一起可就是铺天盖地的情形,就凭他一个人即使他能有三头六臂,那也是休想能捕捉得完的。

    因此想要对付蝗灾,还是必须得依靠众人来发挥人多力量大的策略才行。

    然而众人的思想如果没有转变的话,那就休息指挥得动信蝗灾为天遣的众人们。他的脑中在这一个深沉的夜晚,转过了无数个的念头。

    最终才于天色将明时分,终于针对着众人们之所以不敢捕蝗,是因为认为蝗是上天的使者,怕捕了蝗后会受到上天惩罚的恐惧心理,而想到了一条妙计。

    他在反复思量后,认定此计一出即便是不能完全的扭转人们的思想,也可以多多少少的取得一些作用,从而使得防蝗的工作能够顺利的开展。

    又因考虑到身边的这些人,虽然对自己是忠心梗梗的,可惜却无一例外的全都是古代之人,难逃这精神枷锁。

    要是让他们去做这个事情的话,只怕他们不但不会去做,反而还会力阻自己去做。

    所以他才悄悄的溜出了居住的地方,自己一个的跑到了城中的草从里面去,好生的忙碌了一番。

    直到终有所得才急急忙忙的由草从中钻出,却不料迎头就碰上了正带着军士们到处搜索,急得跟个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许褚。

    是日,在徐庶等人到来后华飞并没有对他们多做解释,只是让他们在一旁候着观看便是。却令人在旗亭之上,弄好了柴禾架上了铁锅。

    直至日上山岗时分,长安城中的人们因听得镇西将军、南郑候华飞召集众人,要在旗亭之顶宣布一件大事。

    而纷纷好奇的互相打听着消息,三三两两的来到了旗亭周围,倒把个高耸的旗亭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华飞在高处俯视着下方,见得四周已经是密密麻麻得人山人海,心知人来得差不多了。

    才命紧随在身边的警卫精英们把火点燃,又把油倒入锅中加热得青烟直冒,却又在铁锅之旁设立了一桌备满了牲礼的香案。

    待得一切就绪,华飞乃高声令下:“旗亭之上的所有人听令,全部都撤离旗亭,无令不得上楼。”

    下着命令的华飞又略想了一下,为防止自己的事情做到一半就被人们所阻止。乃突然再次高声令道:“我要以赤诚之心来禀告上天要事,为防止被人打乱……”

    说着他扫视了亭下的众人一眼,突然语气森严的高声喝令:“太史慈、许褚听令!”

    “末将在!”太史慈与许褚闻令齐齐的出列抱拳开声。

    华飞目视二将的高声令道:“令你二人引军围绕旗亭而守,凡有不听命令枉图冲上旗亭来打扰我与上天进行沟通者,斩、立、决!”

    “末将领命!”太史慈与许褚轰然而应声中,随即转身各仗兵刃的喝令着随身警卫们,把旗亭围了个瓷实。

    华飞却又亲自下楼把旗亭的门窗由内部全都关死,而后才上楼整衣拈香的对天祷告曰:“苍天在上!信民华飞诚心祷告,今人世间有可怕的蝗灾将起,若起之时民必无所可食。”

    此时众人见得华飞带头求天,于是人人合掌个个虔诚的跟着祈求苍天,却听得华飞语声朗朗,直贯长天的朗声说道。

    “更有一事飞诚心禀明于上天知晓,现今世人皆误解了天意,只以为这万恶的蝗虫乃是上天您所派的使者,因此人人见之惊惧无人敢动,只因皆怕动了此虫便是亵渎天意,从而会遭到报应。”

    说至此华飞略顿了下,突然放声大叫道:“今日华飞便在此地禀告苍天,与苍天您作个约定。若是此虫真是上天您所派之物时,那便在今夜子时之前让报应临于华飞身上;若是不临之时,那便证明此虫非是上天所派之物。”

    言讫突然在众人的大叫“不好!”声中,变戏法般的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串蝗虫并扬手示众的厉声高叫道。

    “你们大家都看好了,这便是你们说的上天的使者,我今日就炸了它们。你们就等着看一看,上天他会不会有惩罚降临到我的身上吧?”

    声落便把那串好不容易逮到的蝗虫,在众人惊惶至极的目光中,全都给扔进了那沸沸直滚的热油锅中油炸。

    刹时“滋滋”之声微起,楼下被惊得都痴住了的众人听得这个细小的声音,却无不是有如那巨雷在耳旁炸响一般,直惊得肝胆俱裂!

    邴原、任安、张鲁等人见得蝗虫入锅,无不惊得顿足捶胸的放声哭嚎。

    “苍天啊!我主自来聪明过人,为何今日竟然做此蠢事啊……”

    “苍天在上,我主一心为民并无意冒犯贵使,求苍天看在我主一片仁心的份上饶恕我主……”

    “无量天尊!弟子张鲁诚心祷告,我主华飞因一时之失失手炸死了那上天的使者,求道尊……”

    顿时无数心感华飞活命之恩的百姓们和军士们,全都纷纷的跪地磕头的求告着上天,不要惩罚华飞。一时声震长空,百里皆闻。

    华飞这厮见了无数军民在为他向老天爷求情,却一点儿也不领情的暗思这样不行。

    因为到时要是自己没事的话,那众人们不得以为是他们的诚心感动了老天爷,老天爷才把自己这个杀死了‘上天使者’的凶手给放过了吗?

    要是如此一来的话,那自己忙碌了这大半天的辛劳,岂不是要全都付之东流得一点儿效果也没有?(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