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80章 张任徐庶太史慈 上

正文 280章 张任徐庶太史慈 上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是日已是年岁将尽的时节,太史慈在听得华飞相召又没有明说是什么事后,乃在疑惑中策马前来长安城中求见WwW..lā

    却原来华飞之所以要召太史慈归来,乃是因为他最近刚接到了驻守北地郡的张任,发来的一封求助书信。

    华飞知道张任在夺取长安城之战中,曾经因机缘巧合而救下了当年少帝刘辨的女人——唐姬。对于这个年纪轻轻就做了俏寡妇的可怜女子,华飞还曾经亲自接待过她。

    当然来自后世的华飞,并没有想过要利用此女的身世而来大做文章,仅仅是在询问一番得知历尽沧桑的她只想做个普通人后,便放任她来去自由的做了一个普通人。

    却不料智勇双全的张任,后来因为在两山口独对敌军的连番冲击而英勇负伤。当他被送归长安城后,这名可怜的女子为了报答他救命之恩,便对华佗自荐着前去服侍张任。

    她因感念张任相助之恩,对张任自是尽心服侍,张任却是个出身贫穷的人,他从来就不曾受过这般温柔的对待。

    所谓是日久了则生情,又有云:“英雄难过美人关,温柔乡便是英雄塚!”这一来二去之下——张任就对这女子情有独钟了起来。

    这也是为何张任当日在听得华飞发布鳏夫重娶,寡妇再嫁令时,会********的想要归去的原因之所在。

    却不料当张任鼓足了所有的勇气,对唐姬提出了要娶她为妻的请求时,这个唐姬本是大喜的张嘴便要答应下来,却又眩然而泣的拒绝了张任的要求。

    这令得智勇不凡的张任,为之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据他的观察来看,唐姬对他也是有意思的,却不知她为何又会哭着拒绝。

    正当他不解时却又接得华飞的调军命令,以大事为重的他只得无奈的引领着麾下们奉令前往北地镇守。

    然而他在练军之余,却也并没有就此放弃对唐姬的追求。而是屡屡的托人给居住在长城的唐姬捎回了无数的情书和物品,却都被唐姬全数退回。

    无奈的张任在包受打击后,却想起了自己的主公足智而多谋,或许他能助自己一臂之力也说不定?因此他便鼓起勇气的向华飞,发来了一封求助的书信。

    得信后的华飞又是好笑,又是感动!好笑的是张任这个智勇双全成都名将,居然会猜不到唐姬的心事。

    而感动的却是因为张任向他救援,这使得他回忆起了当年在后世时,众兄弟们每当追不到心仪的妹子时,就会来向他请教办法的事情。

    于是为了兄弟着想的华飞,便义不容辞的召来了自己当年汝南的大功臣,现在身为治中从事为他总管着府内文书案卷,掌府内事务的麋芬。

    之所以要召麋芬来见,乃是因为华飞也料定了唐姬是有意想要委身于张任的,而麋芬身为女子又聪明过人,正是探听唐姬心思的不二人选。

    华飞自思:“所谓女人心海底针”,因此在不是非常清楚唐姬心思的情况下,他想派麋芬去和唐姬做个“闺蜜”。

    却不料当风华出众的麋芬来听得华飞说起此事时,先是为之“噗嗤”的掩嘴而笑,却是笑那华飞自己的大事都八字没有一撇,却关心起了下属的终身大事来。

    却又轻蹙蛾眉的对华飞轻声禀道:“主公,芬本身还是个云英末嫁的女子,却如何能懂和唐姬的心事?主公只怕是托错了人也。”

    “也是,这有过男人和没过男人的女子,估计这个心态也是不一样地。”

    华飞闻言转着微凉的佛珠,暗自的嘀咕了一句。却又自思:“可是我不派麋芬打入敌军的内部去探听消息,却要找谁去办这个事呢?”

    想着他便想开口请麋芬勉为其难的,看在身为同僚的份上伸手帮上张任一把。

    抬头却见得这麋芬低着头,粉脸尽红的吱唔着问道:“主公,您是不是……是不是一直都在挂念着张得梅姐姐?”

    “呃……”华飞闻言无语,不知道这事怎么就扯到自己身上来了?却很大方的笑着道,“得梅为了我而去刺杀那叛徒何仪,到现在一直踪迹全无,我这心中对她自然是挂念得很!”

    “真的?”麋芬闻言大喜的抬头睁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对华飞急声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华飞有些不好意思,罕见的老脸微红的摆手道,“我骗你做什么?”

    “那……”麋芬却雀跃得两眼发亮的急声对华飞问道,“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您是对张得梅姐姐情有独钟呢?”

    “靠哦!我喜欢张得梅,又不是喜欢你,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华飞心中暗自的感到奇怪,却因为他向来就认为爱就是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所谓敢爱敢恨才是真男人。

    因此他却是老老实实的对着麋芬点了点头,大大方方的表示自己确实是,喜欢张得梅这个顽强而独立得像朵梅花的女子。

    却不料他刚才一点头,那向来都是端庄稳重的麋芬,便跳脚舞臂的放声高呼道“哦!太好喽!主公喜欢的是得梅姐姐……”

    “哇擦!”华飞见她转着圈的大喊大叫,生怕会被全天下的人都给知道了此事去,乃连忙放步跑到得意忘形的她面前,以指竖唇的连道:“嘘!嘘……”

    麋芬见状才会意过来,乃连忙伸素手掩红唇,有些心虚的瞪着一大眼睛向着门外瞄了一眼,却轻声对华飞道了个歉。

    华飞嗔怪的板脸撇唇的斜了她一眼,却朗声问道:“你为什么听了我的事后,便如此高兴?可速速从实招来。”

    “没有了啦,人家哪有高兴?”麋芬闻言忙瞪大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扭捏不安的给华飞来了招瞪着眼睛不承认。

    无奈却因见得华飞笑眯眯的盯着她,加上她自己心虚的缘故,只得语作蚊子声的道:“是……是这样子的,主公您听了可莫要生气,当年汝水河畔……”

    麋芬细声而谈华飞细听之下,才了解到原来或许是因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原因,这麋芬所喜欢的男子类型,却并不是华飞这种智慧温柔型的,而是那种强壮威武型的,就是所谓的猛男……

    遥想当年麋芬为接其兄长的物资,在华飞出动所有精兵与黄巾军大战时,率人离开汝南八县前去接应其兄。

    不料路上突遇变故,遭到了袁术军的劫击,她虽用尽巧计的保护着自己和兄长的安全,却无奈因为力弱而最终不得不,以自己为诱饵来保护其兄逃走。

    正在危急关头,是青盔白袍的太史慈一马当而至的杀入众军,自敌将的手中把她给救了回来。从那以后,她这一颗少女的芳心就不再自由了,而是紧紧的缠绕在了太史慈的身边。

    虽然在归来后,麋芬这个聪慧的女子便数次用暗示的方式,像太史慈委婉的表达了自己喜欢他的意思。

    只可惜却一直都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带落花。空落得个几次表白屡屡受挫,一番心绪难承受。可谓正是错!错!错!

    华飞万料不到像麋芬这种入得厨房上得厅堂,是既聪慧又温柔善良的女子,居然也会屡次表白太史慈受挫。

    他不知道太史慈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在听完后见得麋芬羞涩无比的样子,又听出她有着一颗急着要出嫁的心,却是忍俊不俊的张嘴无良“哈哈”大笑。

    “你……你还笑!这全都怨你!”羞涩难当却因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而强忍着羞的告诉华飞这些事的麋芬,见他没能体会自己的意思,不由气得咬银牙、跺玉足的对华飞怒目而视。

    “?这又关我何事?”华飞闻言大惊,边急忙出声相问于麋芬却不料此事居然真的与他有关,而且他还是处于罪魁祸首的位置,更是因此而把徐庶都给拉扯了进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