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81章 张任徐庶太史慈 下

正文 281章 张任徐庶太史慈 下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麋芬为了能求得华飞的帮助,而强忍着羞涩的对华飞详谈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屡次表白太史慈受挫的原因。

    却原来麋芬一开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因为并非是她自恋,而是常言道女追男隔层纸。

    犹其是像她这样既有才又有貌,而且还钱的女子去追求一个心仪的男人,那本就该就是件手到擒来的事情才对。

    而女人的心又是善感的,她能感觉到太史慈并不是真的对她没有好感,这才使得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太史慈为什么会狠心的拒绝自己。

    后来她经过长时间的探听和思考,终于发现这一切都是因为华飞在作祟。经过她的一番分析后,华飞还真的觉得这个事情确实是因自己而起的。

    因为一开始他在帮麋芬扮死埋名时,给麋芬的化名就是华芬,在姓这上面直接就贯上了自己的姓氏。

    这样的事情他倒是大咧咧的无所谓了,可是落在有心人的眼里,如他的一众麾下们看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因为这个麋芬长得漂亮又温柔善良,而且娘家又是巨富之人,这落在旁人的眼中,那不就等于是华飞已经在麋芬的身上打下了自己的烙印一般。

    试问在如此的情形下,华飞要是不开口的话,那因怕成为剩女而一心急着要出嫁的麋芬,能嫁得出去才怪?

    试问主公的女人谁又敢碰呢?遮莫以为这天下的人个个都是吕布了!所以说这事情还真是因为华飞而起的。

    既然知道了事情因自己而起,那么华飞就觉得休说麋芬与太史慈两人,皆为自己麾下的重臣了,这就算是普通的民众他也没有置之不管的理由。

    于是华飞在太史慈归来后,便暂时屏退了麋芬,却亲亲热热的拉着太史慈的手,两人像亲兄弟般的进行了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

    最终在解释清楚自己所喜欢的并不是麋芬后,也成功的打消了太史慈的顾虑。太史慈和麋芬这对猛将红颜本就相互有意,华飞这个坎一迈过去,也就差不多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那么解决了此事的华飞理所当然的,就又请出了既兴奋又羞涩的麋芬,准备请她去做间谍,帮上可怜张任一把。

    却不料当华飞说出要求时,羞涩难当的麋芬却垂着螓首的道:“主公,非是芬有意推脱,实在是因为这女子的心事各不相同,极为难猜。”

    “说的也是,可是她再难猜不也得靠着你去猜吗?所谓只有女人才了解女人,这事总不能叫我个大男人去办吧?这要是我自己去做唐姬的男闺蜜的话,那张任他还不得恨死我了?”

    华飞闻言大失所望,乃转着佛珠默然无语,却听得麋芬在寒冷的风中低声道:“主公,若是真欲行此事的话,何不请那徐元直前来相助?”

    “啥?”华飞闻言更为不解,乃瞪大了双目的奇道,“徐庶可和我同样的是个男的,并不适合去做这个事情吧?你可莫要乱来,要是引得张任与徐庶将相不合的话,那可就不好办了。”

    “噗嗤!”麋芬闻言掩嘴直笑得花枝乱颤,良久才止住了笑的对着不明所以的华飞笑着道,“主公您想哪去了,我是说您可令徐庶帮忙去请一人前来相助于我。”

    “哦?”华飞伸右手指着麋芬问道,“是什么人?你可速速道来。”

    “此人非是别个,”麋芬细声答道,“乃是那名儒蔡邕之后的蔡琰、蔡昭姬是也!”

    “你说的是她?”华飞闻言大奇,却没有再问为什么请蔡琰却要先请徐庶的问题?因为他想起了当日在初识昭姬时,这昭姬就是巴巴的来寻徐庶询问诗词之事来的。

    徐庶风流倜傥,且又才高八斗,更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想来平日有暇时,定是常与那昭姬吟诗作对的。

    华飞自思此人既有着相同的爱好,那么只怕早就看对了眼也说不定。而且这蔡昭姬与唐姬一般,都是那一等年纪轻轻便守了寡的妇人。

    正所谓同病则相怜!华飞也觉得要是派蔡昭姬去执行此事的话,倒真的是会比派麋芬去要好上许多。也因此,麋芬才会提出让自己去请徐庶帮忙的建议来。

    于是华飞乃召徐庶前来议事,在经过华飞的一番解释后,同样豪爽大方的徐庶亦答应全力相帮而去。

    不久后徐庶回报华飞,蔡昭姬认为成全别人的好事,乃是行善积德之事,因此很愿意帮助华飞去行此事。

    只是她也说明了做这种事情,并没有办法保证一定成功,只能是尽人力听天命而已。她让徐庶禀明华飞,她自会全力相助的去做好此事,只是事若不济的话,也请华飞不要见怪。

    华飞听说了之后,自然满口的表示感谢,并说明绝对没有见怪的道理。至于那始作俑者的麋芬,华飞却也没有轻易放过,而是令她与蔡昭姬一道去对唐姬展开行动。

    不久之后,华飞接得两女的密报,才知道唐姬之所以明明喜欢着张任,却一再的表示拒绝,其实全是因为一句话而起。

    这一句话乃是出自当年少帝临终时的话,原话为:“卿王者妃,势不复为吏民妻,幸自爱!从此辞。”

    华飞听完后为之喟然而长叹,他觉得刘辩实在是太自私了!

    因为这一句话所指的意思乃是:你是帝王家的妃子,必然不会成为官吏、百姓的妻子,如果你能够洁身自好,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到幸福的。

    这他娘的!分明就是即便他死了,也还要霸占着唐姬的心,令得这可怜的女人为他守一辈子的寡。

    这分明就是刘辨的大男子主义在作崇,这是一种宁愿放着烂也不肯给别人的心理,当真是好一句诛心之言!

    然而华飞并没有因此而去强迫唐姬,而是转而让麋芬对唐姬分析起了,若是刘辨活着的话,是不是也会对她集三千宠爱于一身?

    且人生百年,也只不过就是弹指一挥间,又何须为了个不幸的人而去苦苦的折磨自己,折磨张任呢?

    同时他让麋芬转告唐姬,逝者已矣,生者当如斯!意指:刘辨已经走了,若是他在天有灵且又真的深爱着她的话,自会为她重获幸福而感到高兴!

    若是他为此而愤怒的话,那么也足以证明刘辨完全是出于一种自私的心理,因此她完全可以不必要去挂虑逝去的刘辨,而忽略了活着的张任。

    且现在正是乱世张任又身为战将,将来之事正是不可预知的,为何不乘着彼此都活着时,好好的互相珍惜呢?

    当麋芬离去后,华飞并不知道麋芬有没有如实的转告自己的话,只知道跟着华佗学医的唐姬,最终还是想通了的给张任捎去了冬衣和书信,也引得张任来信对自己称谢不已。

    而华飞为了增强鳏夫重娶与寡妇再嫁的策略,乃在一年的最后一天——春节,为互相有意的三对新人举办了个盛大的婚礼。

    是日人山人海的长安城中,虎将太史慈、名臣徐庶、名将张任各自喜笑颜开的披红挂彩着,喜牵着心上人之手的上演了一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好戏!

    同时因唐姬的身份特殊的原因,华飞便根据张任的名而赐唐姬改名为唐杏,取意让二人任性一番的意思。

    而蔡昭姬本人就影响非凡,加上又是名儒蔡邕之女,她与唐杏的再嫁登时引得关中的跟随之风大起。

    许多寡居的女子也都因此而受到了刺激,觉得人家蔡昭姬都再嫁了我又何苦来苦了自己,到是在来年为这关中新增加了许多“哇哇哇”的天使之音。

    而当此事过后,张任带着新婚的唐杏儿返回了北地,太史慈与麋芬各自忙碌,蔡昭姬则是投入了教育事业当中。

    而她的新郎官则被华飞给捉了壮丁的去与法正一道,针对着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展开了详细的计议。(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