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86章 风寒雪急飞将至

正文 286章 风寒雪急飞将至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华飞很清楚自己之所以会不安,是因为他一直都没有接到早就奉令暗中潜行着,先去东面的甘宁传回任何功成的WWw..lā

    华飞觉得在古代凡是能被命名为关的所在,那都是易守难攻之地。比如虎牢关、汜水关、剑门关等等。

    因为古人对地势的应用,实在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们凡是立关必然是选择对已有利,而对敌不利的地形进行建造。

    因此为了能够顺利的抵达洛阳,他在此次的军事行动上却是施实了一明一暗的两手准备,而甘宁所部便是负责在暗处行动的那一支奇兵。

    他的目标乃是在张济被华飞给压迫逼退之后,便引兵直取那弘农县之东面的汉代新建函谷关。

    若是甘宁能顺利的拿下此关的话,那么华飞的后续大军便能源源不断的开往洛阳城,如此一来则大事可期,迎帝将成。

    然而甘宁在华飞大军行动之前便已经前往此关了,若是按远近路程来计算的话,早就应该传回信息了才对,却奈何一直都是无声无息的。

    于是心中不安的华飞,因为弘农新定诸事需理的原因,便边亲自在弘农县城安排着弘农诸事;边令许褚引着三千步军们先行前往东面去探听和接应甘宁。

    同时边又传令命太史慈引着精骑们,随后出发接应许褚的行动。

    华飞却并不知道,其实甘宁虽然一早就出发了,却因为要隐蔽部队的行踪,以及其麾下的士卒们因新学那滑冰术,技术尚不熟悉的原因。

    从而导致了大军的行动缓慢,却是比他的速度还要慢上了一拍,到此时还不曾到达函谷关。

    倒是许褚与太史慈在奉令兵出那千山万谷尽披白的弘农东面时,却遇上了一桩子大事。

    正月的最后一日,“呼呼”作响的西北风漫卷着雪花扑打在人的身上,令人觉得似乎连骨头都在生寒。

    许褚与他麾下的三千步卒们,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口喷着乳白色烟云的在满是冰碴的冻地上行军,却忽见得前方有那负责前哨的警卫正打马急来。

    “许将军,”警卫人末至声已扬的高声大喊,“前方十里之外,发现有大量的骑兵们正向着此处急来,请速做准备!”

    “骑兵?难道是那挟着尾巴跑了的混蛋张济,又率着人杀回来了不成?”

    许褚闻言心中暗吃了一惊!乃急在寒冷的西北风中,口吐白烟的挥刀高声下令:“盾兵在前、长枪兵混杂其中布成刺猬阵,弓箭手——准备!”

    “嚯!”大喝声中心知已经来不及撤退的众军们,纷纷的依令而行,霎时便在这凝冰的黄河南岸边上,布下了阵势的严阵以待。

    许褚又高声令道:“警卫听令,马上去后方告诉太史子义,就说前方遇敌且敌情末明,请他速派人转告主公,好早做准备!”

    “喏!”

    见得警卫接令而去,虽然在军中屡次挑选却一直找不到能支撑自己重量好马的许褚,急急下马的换过了一匹备用的马匹,却横刀立马于众军之前,静候着不明骑兵们的到来。

    不一时东面“轰隆隆”闷雷声响中,无数铁骑口喷白烟的拥着一员强壮至极的大将而来,在刺骨西北风中吕字大旗更是迎风招展,冰霜遍布的大地上,万颗铁蹄已经踏碎天冰而至。

    许褚见得那员当头之将,头戴束发紫金冠,身披西川飞凤锦,手执方天戟,坐跨赤兔马。正是那三国赫赫有名的飞将——九原吕布!

    吕布在见得前方有军拦路后,乃急挥戟勒马的止住了身后急奔的众骑们。却听得前方那员胖子放声大喝:“呔!汝等是何处兵马,为何前来弘农?”

    “哼!”吕布一摆掌中方天戟,对许褚喝道,“你又是何人?焉敢拦住爷的去路?可速去与爷唤那张济匹夫出来答话。”

    “你寻张济何事?”许褚听得对方语气不善的直呼张济之名,想来与张济是敌非友,乃在答应了一声后,又和声道,“那张济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原是这吕布当年杀了董卓立下大功后,便在长安城中好好的待着,可以说是享尽了荣华富贵,却因被李、郭、樊、张四人联军攻击,而被打得落荒而逃的离开了长安。

    这数年来他是先投袁术,后奔袁绍的居无定所,可以说是受尽了白眼和辛劳,他这心中无时无刻的不把此四人恨之入骨。

    当他因在袁绍的麾下不如意,而率人转抗曹操后便因充、豫二州地近弘农,而常思着要引军前来复仇。

    此时好不容易得机引军先至弘农县,却听得那张济竟然早已经走脱了,登时他这心中便不由得是因失望而转愤怒的切齿而骂:“胆小如鼠的缩头乌龟,竟一孬至此……”

    “呔!你小子怎地张嘴便骂人?”

    吕布言犹未毕,许褚早已须发皆张的挥刀怒叱。却原是吕布因一时心怒,忘了自己正与许褚说话,此时张嘴就骂的情形,倒一如是在怒骂许褚一般。

    若是别人骂错人了吧,大抵都是会陪个笑脸的道个错的,可吕布何许人也?当下不仅没有笑险相陪,反而眼一瞪的对着许褚怒喝道:“爷便骂了你这胖子,你又待把爷怎地?”

    “嗯!你这邪门的小子胆敢在老子面前瞎贺?”许褚闻言大怒,乃虎目放光的大吼一声,“老子弄死你!”

    声起刀扬的便起一道劲风,登时便给吕布来了个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在漫天的风雪中高举着虎口吞天刀,“呼”的便向着吕布头顶猛的斩落。

    “来得正好,给爷开!”吕布见状更不策马的立于原地,方天戟在大喝声中急架向许褚的宝刀,却是要一试许褚的力气。

    却不料只这一下,吕布登时便吃了那大意之亏,因为要真论武艺的话或许这许褚并非吕布之敌,可要光论力气的话,那么许褚却是在吕布之上的。

    需知这人体的腰部却是极其重要的部位,大凡是练过武的人都知道有一句话叫做:“拧腰送臂”,而这许褚与众不同的地方的就在于他腰大十围,这足以想像他的力气得有多么大。

    说时迟那时快,两将只一个刀戟交接间,霎时火光四溅,在“当!”的一声惊雷炸响声中,吕布只觉得一阵巨力传来,双臂剧震之下登时便是好一阵的酸麻。

    他心中大惊之下,乃连忙“咄!”的一声虎吼着奋全力,猛的震开了许褚的宝刀,却扬声大喝道:“好大的力气!敌将可通名报姓。”

    许褚不知吕布是想借机调匀气息来缓解双臂的麻木之感,乃扬刀喝道:“某乃镇西将军华飞麾下征南中郎将许褚、许仲康是也!”

    说着他略顿着以刀尖指吕布喝道:“贼子,你能硬接俺一刀而不倒,武艺倒也高强,你可速速通名受死!”

    其实许褚看他的装束和大旗,早已经知道他是那个号称无敌的吕布,有此一问也不过是放心下,想要再确认一番罢了。

    “哼!”吕布却心中暗叱的因这许褚的力大,且彼此之间又无什么冤仇,而不想来与许褚死战,乃抬着下巴的以戟指许褚高声道。

    “爷乃人称飞将的九原吕布、吕奉先是也!爷此来乃是为了寻那张济复仇的,你既然是华镇西的麾下,那便与吕某无仇。不如……”

    “啥?”吕布言犹未毕,许褚却早已瞪大了双目的讶声喝道,“你当真就是那个连杀二父,却又勇不可挡的六姓家奴?”

    却原来当日华飞于长安城中在与徐庶等人分析情报时,因听得这无敌的吕布又投了曹操的原因,乃因吕布虽神武无敌,却无奈命运不济而导致颠沛流离而感叹了一句。

    “吕布先杀丁原、董卓二人,后又投于二袁的麾下,今日又归入到了曹操的手中,他这已经不再是三姓家奴所足以形容的了,这是足足的翻了一倍了。可惜他虽然英勇无敌,却都已经成了六姓家奴了,这可当真是可惜了他那一身无敌的武艺!”

    这本是华飞因惜吕布之勇却命运不济才有感而发的感叹,却不料世上无不透风之墙,且这也算不得是什么军事机密。

    于是或许是因守卫们的互相议论,加上这吕布又有着名人效应,从而导致了长安一地已经是人人皆知的情形。(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