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88章 马逝人疯刀欲狂

正文 288章 马逝人疯刀欲狂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赤兔能日行千里,那速度端的是奇快无比的,它几乎只在短短的一瞬间,就奔到了这摔了个七荤八素尚来不及起身的许褚身前。

    登时赤免人立而起的双蹄齐扬,吕布更是在马身上探身而出的,挥戟便向着倒地的许褚狠狠的刺去。

    众军士们眼见得许褚势将无可幸免的死于这一人一马之下,张嘴都只来及发出一声惊叫声,却见得有一道灰影正于此时疾速的掠空而至。

    华飞麾下惊慌的众军士们,但闻得“砰”的一声骨肉撞击声响起,登时耳朵中便听到一阵“灰律律”的痛苦马鸣声扬。

    常言道:“什么样的人就养什么样的宠!”众人皆知这个许褚是个宁死不折的个性,且其忠心不二的性格更是可贯日月,却不料连他跨下的这匹战马,竟也是同样的忠心不二。

    虽然它早已筋疲力尽得浑身尽抖,却在见得其主许褚危急时不仅没有弃主而逃,反而是奋起全身之力的向着狂冲而至的赤兔,就狠狠的撞了上去。

    这一回赤兔因为一心想要踩死那个,胆敢撞它的许褚之原因,却是不曾防备的被那匹忠心护主的灰马给撞了个正着。

    当时两马在痛嘶声中迅速的向着两旁分开,那灰马在救了许褚一命后,本是可以安全的功成身退的。

    却不料那早已反应过来了的吕布,在见得此马竟敢狠撞自己的爱马后,在急退的赤兔身上只“呔!”的一声虎吼,掌中那赤红的方天画戟便迅捷的向着灰马探出。

    那灰马在一撞之下早已无力,却偏偏又碰上了这手疾戟快的吕布,却教它如何能够躲避得及?

    当下众军士们只见得眼前一道赤红血光炸现,那可怜的忠主灰马,只来得及在漫天的血腥气中发出半丝“灰律……”的绝望痛叫声,登时便声息全无。

    却是被这凶残的吕布一戟就给生生的斩断了马首,可怜它忠心护主,最终却只落得了个身首异处!

    “小灰!”许褚却在此时刚自坑中翻身而起,他眼见得爱马为保护自己而被吕布断首,登时在声嘶力竭的痛吼声中,一双虎目刹时便为之赤红!

    此时此刻,与灰马日夜相处的许褚只觉得这心中疼痛欲裂!乃乌发无风自动的挥刀虎吼:“日、他的呀!老子弄死你!”

    声落、人狂、刀怒挥,劲涌、风起、雪纷飞。已经为忠心战马之死而恨满胸膛的许褚,在怒吼声中完全不顾一切的,双手倒拖着那虎口吞天刀,放步如飞的就疾奔吕布而去。

    吕布见得他带着一身杀气的在刺骨寒风中扑来,却是嗤之以鼻的用家乡话嘲讽道:“小茬毛,爷不过就是杀了你只劣马,你还烈着了?你来,看爷抬不抬得死你?”

    吕布正在嘲讽之时,已经进入半疯魔状态的许褚却“啊!”的一声虎吼,登时连人带刀的跃身而起,刹那间空中利光一闪,那虎口吞天刀已经以力断万均之势的疾奔着吕布当头而落。

    却不料这吕布武艺高强,眼见得许褚身起之时空门大露,登时便是一戟凌空,戟化枪招的一式螺旋突刺,直奔着许褚的胸膛狠狠的扎去。

    要说吕布这一戟却是走的直线,自来点与点的距离就是以直线为最近的,此时腾空挥刀而下的许褚却是绝对快不过吕布画戟的。

    可是令得吕布万万料想不到事情,便在这一时刻发生了,要是别人见得要害受到攻击的话,再怎么样也是会回招自救的。

    可是已经进入半疯魔状态的许褚,虽然也觉察到了吕布戟尖那逼人寒气,却依然虎目放光的挥刀直奔着吕布当头而下,竟然是一点也没有顾及到直奔自己胸口的锋利戟尖。

    吕布见状心中大惊!以他的武艺自然是知道自己可以先一戟刺死许褚的,可是却也必然会被许褚力挥而下的宝刀余势,给连人带马的劈成两半。

    此时吕布在瞬间就完全的体会到了,许褚想要和自己同归于尽的心思,可是许褚敢拿命来拼,他吕布却不愿意这样子干。

    要知道吕布可自来就不是一个敢于拼命的人,否则他也不会在见得张飞后便不敢以力硬拼,更不会在白门楼乞求活命了。

    更何况吕布自思,现在那许褚连战马都没有了,自己现在可以说已经完全的占据了上风,又何需拿命去与这莽夫拼命呢?

    因此他便急急的双掌变换了个握式,双臂左压右挑的临时变换戟招。

    登时但见得那锋利戟尖在刚要碰到许褚时,便在吕布力道的掌控下,突然沉把扬尖的急速变刺为挑,疾奔着许褚劈落的宝刀挑去。

    刀戟在电光石火间交接,登时“当!”一声惊雷炸响,火星四溅中吕布立马就因临时变招而吃了一记暗亏。

    因为许褚这一刀当真是全力而落的,颇有那大江东去不复返的一往无前之势!

    而吕布中途变招加上形格势短,本就无法全力的施为,这一下子近乎是只用出了半成的力量,却要来硬碰这许褚的全力施为,其后果当真是可想而知。

    这一下剧烈的刀戟碰撞,直引得那寒冷的空气都为之“赤啦啦”的乱响得焦臭味生。

    而在火星四溅内的吕布,更是只觉得一股子巨力由戟上急震而至,登时双臂便是好一阵的发麻、发胀、乃至于整个人都在马上被震得为之晃了两晃。

    吕布这一戟挑出,虽然说自己也被震得双臂发麻,却也及时的挑飞了连人带刀疾下的许褚,这却也足可见战神臂力之强,的确是威猛无比。

    却不料许褚虽然被挑得凌空翻飞,那虎口吞天刀却也“刷!”的乘势倒撩而起,劲风起处锋利的刀尖便疾如电闪的直奔着赤兔马的马腹而上。

    吕布知道这倒撩之刀,素来便是神出鬼没的难挡难防,而许褚这一下又是战斗中突然施出,端的是更为的诡异难测,且此时的吕布双臂正麻,根本就来不及去抵挡许褚这诡异的一刀。

    眼见得许褚之刀如闪而至,吕布心知这一刀要是撩上了,那自己和赤兔都得生生的被挑斩成两半。

    吕布正自心中大惊时,却不料这赤兔马极有灵性,只一个侧蹦便贴着刀尖生生的让过了半分,却是与那刀尖擦身而过。

    赤兔马仗着速度快而疾闪开了刀尖,却把个双臂麻木得没有知觉的吕布,给生生的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此时赤兔虽然避过了许褚的倒撩刀,殊不料那危机并没有就此完全的解除,反而却是才刚刚开始而已。

    两军将士们但见得那许褚在翻滚中落地后,却更不停歇的只在“呀呔!”的一声虎吼声内,提刀糅身的便带着呼啸的劲风,急速的向着吕布冲去。

    疯狂的许褚步法开处只一个跃步转箭步,放步间人至刀扬,登时“唰唰唰”连声急响声中,刀光如练人化虎扑,那刀在刹那间就给吕布来了个迎风劈雪三连斩。

    吕布却幸得在那一惊之下,这小心肝在在急速跳动中迅速的博血,致使得双臂的麻木之感得到了缓解。

    一见得许褚凶巴巴的扑来,他立马便臂动戟扬,大戟展处钩挑连连,直使得是右刺左钩,上剁下挑,忽啄忽割的尽展着那戟法之防守精妙。

    却只可惜此时的许褚因为怒极欲狂的原因,这刀法施展开来招招尽是只攻不守的博命之势,那架势怎一个疯狂了得!

    不仅如此,因他在疯狂之下正合了刀为百兵之胆的精髓,这狂猛的刀招一施展开来。

    那刀中八法的扫、劈、削、拔、掠、奈、斩、突、与步法相互结合之下,不仅威力不减反而还隐隐的有了突破之势。

    登时那锋利的宝刀便刀随身走的,直施展得是劲风“嚯嚯”、刀气纵横,只在片刻间那刀是上斩人身,下扫马腿的直施展得是如疯似狂。

    而反观那吕布却因为不想拼命而只一味的采取着守势,却是失了戟中的霸气无双之概,登时便被这许褚给逼了个手忙脚乱。

    此时众军士们只见得这许褚刀狂人疯的招招抢攻,整一个的占尽了上风的架势,人人皆在心中暗道:“他娘的!是谁说这许褚是个胖子的?你几曾见过有这么灵活的死胖子?”

    却无人知道那冰冷的冻土上,正有滴滴滚烫的热血在暗落之中,这厮杀场中也早已经是血腥之味渐起。

    却原是许褚早在吕布变招挑刀时,这胸口便已经被那锋利的戟尖透甲而过的划破肌肤,在此一时却早已经是血染征袍透甲红矣!(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