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90章 太史子义战吕布 为shouzhang、醉游记加更

正文 290章 太史子义战吕布 为shouzhang、醉游记加更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太史慈与吕布正准备大战时,远在西面三十余里的华飞也接得了太史慈所派出的警卫,传来的急报。

    当华飞在得知有敌到来时,他的心中也是吃了一惊的。因为他料定以张济的胆量和智谋,是绝对不会也不敢对他施展这一记回马枪的。

    而此时既然在东面有敌军来到了弘农,那就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那便是东面的情况必然有变。

    虽然华飞心惊于东面的变故,却极其冷静的转动着佛珠,在温暖的火堆边高声令道:“文长听令!”

    “末将在!”红脸的魏延闻令高应。

    华飞手握佛珠的想了一下后,招手令魏延上前,而后附着耳朵的授以密计。魏延在听后眉开眼笑的随即拔步出门,引领着麾下的山地精兵们迅速的离去。

    华飞却对边上手执拂尘的法正高声道:“孝直,速去传令命警卫们详细的探听,洛阳一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属下明白,正这便去办,请主公放心便是。”

    在法正的高应声中,华飞又留下两千精兵们随法正坐镇弘农城,而后亲引着许褚余下的五千步兵们,迅速的赶往东面。

    而在此时,太史慈业已经策马挥枪的与飞将吕布,在那北临河、南靠山的百里绝涧之前,战得是风声“嚯嚯”白雪尽荡,刃光激闪得耀人眼目。

    这太史慈之所以在武力与他相差不远的许褚败阵后,依然敢于纵枪跃马的搦战吕布,便在于他的跨下有着的卢的存在。

    太史慈自得的卢之助以来,这一身武力早已经力压华飞麾下的众将们一头,即便是那坚如磐石的陈到,在没有好马相助的情况下也难是他百合之敌。

    且他又心知这阵前单挑最是关系到两军士卒们的士气,虽然华飞麾下的士卒们因为久经训练的缘故,而不再是那等将若败、兵便逃的散兵可比。

    然而他亦自思在军中久负盛名的许褚,今日在阵前被敌将给杀成了重伤,却也是会对己军的士气产生打击的,因此他才会愤然的欲为许褚出头。

    此时天正冷、雪乱飘、太史慈奋一身武勇的枪化银白游龙之势,与这吕布的红色方天画戟,在那战场中直杀得天风翻滚,白雪乱飞。

    众军士们则是继续的摇旗呐喊着为己将助威,却见得此番大战与方才的又自不同。

    此时吕布在连败二将后乃是气势正足之时,这戟法展开旋刺斜割、迅挑速剁、忽钩忽啄、当真施展得霸气十足是威风无比。

    而太史慈自随华飞以来,因在彭城战典韦时曾得到华飞无心的指点,且后来又与许褚等猛将常相切磋,如此一来却正合了“熟能生巧!”的常言。

    太史慈在这般情况下,这武艺早已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复仅是当年之勇而已。

    也是因这个原因,才使得本来只能战吕布三四十回合便不敌的许褚,才能在发狂之下力战吕布良久而不至于丧命。

    且因为太史慈乃是用枪之人,却与那许褚的刀法又大不相同,枪能被称为百兵之王,自有其长处。

    吕布在交战中但见得这太史慈枪法开处,其杆只在双掌方寸之间腾挪,却把那枪直使得拦似急崩之苍龙摆尾,点如万浪击石碎玉粉飞,却又突有一点寒芒屑中现,正是夺命扎枪飞旋!

    偶见得拿枪式发,霎时枪缨急旋之中千朵万朵银花急现;忽观杆作青龙绕柱力为旋,绞力拿刃真个悬!

    突又见其轻轻一撇枪尖疾现,打蛇七寸破千均,任你风狂雨急意自闲!

    又见枪式使到急骤处,突然激甩如棍,狂扫得寒风厉啸,直个是把这枪法使得拔格不定,难锁难防!

    太史慈亦自觉得吕布的戟法霸气非常,方见得其大戟化斧力劈而下,一时虚空碎裂、力道无边。

    然而这一斧去势犹未完,其力却早已忽生变,突然直劈化斜圆,小戟银尖变化多端,忽戟忽枪、时棍时斧得令人难以捉摸。只一根戟在手中,竟使得直如十八武器尽全!

    两人皆因对方武艺奇高,而在全身心的凝神应战中。却不知这边上观战的众军们,早已经被这一番大战给看得人人提心,个个吊胆。

    只因这两将不仅自身枪疾戟快,更兼那两匹不世出的神驹也是在“哒哒”声中,快得如同马蹄不着地般的在疾疾狂飞。

    致使得众军士们都只能见得这场中,是红白两色在交叉飞射的往来疾飞,又岂能看得清这两将的武功招式?

    乃至于都在“当当”的急响声中,为之旗儿不摇声不喊的直看了个目也瞪来口亦呆。

    且说这两将各施神勇的在“当当”剧响声中,枪戟乱摇的直杀得火星飞溅焦臭味生,却因皆是马疾刃快之人,而致使得两百回合将过仍是难解难分。

    两将正在激战之中,华飞这边的军士们却忽见得那太史慈突然撇了吕布,策马如飞的向着己阵而来。

    众军这耳朵中登时便听他虎吼声扬:“全军听令,前军做后阵速撤弘农!”

    众军听得这个命令,虽不明所以却依然的听令而行,登时大军中各都尉便放声大吼的,引领着全军急速后撤而行。

    原是这太史慈虽然武艺大进且又有的卢相助,却依然自觉难挡吕布之勇,因此命令大军先撤,以防自己再败的话,大军会因无人能挡吕布之威而导致溃败之势。

    且说吕布与太史慈力战了二百余个回合,此时正是杀得兴发之时,见太史慈欲走又哪里肯舍?

    当下乃大吼一声:“小茬毛,你待走到哪里去?”便急急的挥戟策马着,向着太史慈急杀来而来。

    却不料他正策马急追之时,忽听得前方一阵“梆梆梆”的弓弦炸响,登时寒气中“咻咻”连声,天空中十二根利箭齐发,势成三三之势的直奔着自己穿射而至。

    却是这太史慈因见得久战吕布不下,想起了当日彭城外华飞曾经对他说过,要以己之长攻彼之短的话来。

    因此才在败阵之时先令大军撤退,从而引得嚣张的吕布不以为备的追来,却乘机给他来了招马背返身十二连射!

    此一射势险且节短,前有三排利箭成大形“品”字****,后有三根箭羽独前成小“品”字形疾疾而飞,分取着吕布并其跨下赤兔的要害处急射而至。

    吕布见状大吃一惊!此时他跨下的赤兔因受他的催促奔行正急,前方利箭飞射更速,正是急急对撞之势。

    只可惜若是寻常人等,只怕要尚来不及反应时,便要丧命于这十二根突发的利箭之下。可这吕布却端的非常人可比,只在一声狂吼声中掌内画戟如飞,登时幻化成了烈焰焚天之式。

    瞬间就在“当当当”的急响声中,戟旋如飞的把太史慈的夺命利箭全数格下。

    太史慈的这一轮急射,虽然不曾伤到这人中吕布,却也把他给吓得非同小可,这大冷的天额头上的汗都成了珠了!

    当下由怖而生怒的吕布,咬牙切齿的扬声怒喝:“小茬毛,就只你会射箭耶?”声起挂画戟取宝弓的,对着策马疾奔的太史慈引弓便射。

    刹那间劲风忽起惊雷炸,虚空尽碎利箭飞!只在“梆梆梆”的惊弦声中,吕布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把随身的一壶箭,全数向着太史慈背后急射而去。

    太史慈此时刚射完了箭,却是正自任马急奔的睁一双虎目,在看着有没有射中吕布?见状只“呔!”的一声虎吼,急把身上的另一壶箭也全数射出。

    登时空中“咻咻”急响,二十四根利箭相对着急急而飞,但听得“叮叮叮”的好一阵急响,那根根疾飞的利箭便双双的对撞着在火星中纷纷落地。

    这太史慈竟是一箭不落的横空拦截下了,那吕布的射出的复仇之箭。

    太史慈在拦下了吕布之箭后,却因见得众军们尚在急退之中,只怕这吕布去追击众军士们,乃勒马掉头的执枪再来力战那急追而来的吕布。

    吕布见他还有胆复来,乃怒目圆睁剑眉竖的虎吼着挥戟便刺,太史慈却银牙紧咬着一声不吭的挥枪斜拦,两个登时又在这大河之旁,雄山之侧枪戟齐出的杀了个天翻地覆!

    看看又过得四五十回合,太史慈虽猛却终究难挡这吕布之勇。

    他在眼见得众军已经退远后,乃“呔!”的大喝一声,奋起全力的逼开了吕布急攻的画戟,便倒拖长枪的策马便向着弦农方向急退。

    吕布正杀得兴起又见他再无箭可射,这心中又岂肯让他逃走,乃扬声大喝着:“小茬毛,且给爷留下命来,再走不迟!”登时挥戟策马急追。

    两人一红一白,一追一逃的在“赤啦啦”风刮战袍声中急去,却把吕布军中那在观阵的张辽和高顺都给吓了一大跳!

    其实这也无怪张辽和高顺会吃惊,因为这个地方乃是一个鼎鼎大名的险地!他二人只担心吕布追敌后,会中敌奸计的一去不复返!(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