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297章 旧关城高顺论事 为首长、gosboy、醉游记加

正文 297章 旧关城高顺论事 为首长、gosboy、醉游记加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众将见得吕布发怒,乃登时纷纷依令的闭嘴归列得不敢大声喘气,登时这篝火高燃的温暖房中便为之一静,甚至都能听到屋顶那雪落瓦面的轻声。

    吕布睁虎目极威严的扫了噤若寒蝉的众将们一眼,才复又就坐着朗声道:“你等有事就说事,吵个什么劲的格哇?”

    说着他在看了一眼魏续后,高声问道:“魏续,你对华飞书信中所说之事,怎么看?”

    “姐夫,”魏续满脸不爽的高声道,“我们现如今在曹公的麾下呆得好好的,为啥一定要听高顺的话,跑去投靠那个华飞呢?”

    “嗯!”吕布听了轻轻的点了点头,却又把一双虎目转向张辽,也开声问道,“文远,你向来极有主见,对此事你又有何看法?”

    “回温候的话,”张辽闻言出列的抱拳开声道,“嚷以为华飞虽然说得有些道理,可是温候也莫忘了眼下曹公已经接到了天子,故此嚷以为实在没有必要再去投靠华飞的徒然惹人笑话。”

    “不错!”吕布听了点着头的高声道,“眼下天子既然到了曹公的手中,那将来爷与尔等定然是高官得做,骏马任骑的。”

    说着吕布不再理会张辽的看向宋宪,又高声的问道:“宋宪你呢,又有什么看法?”

    “温候,”宋宪连忙出列抱拳的禀道,“无论如何宪都不敢苟同,高顺那投靠华飞的说法。”

    “哦?”吕布侧目而视的看着宋宪,高声问道,“你又为何这样子说呢?”

    宋宪闻言抬头高声答道:“温候,您可莫忘了您与我等的家小现在都在何处?”

    “嘶……”吕布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的心中为之一凛!这才想起自己因为急着要来找那张济报仇,此番出行得急却是把家小全都落在驻地之中,不曾随军带来。

    而那驻地却又是在曹操的地盘上的,自己这要是一个不慎的话,那岂不是要连累得她们尽皆丧命?

    吕布自认不管别人是说他三姓家奴也好,是六姓家奴也罢,却唯独不能否认自己对家人极好的事实。

    当下他在听了宋宪的话后心中已有了决定,却依然不声不响的继续对着众将们问去,却见得众将大部份都是反对投靠华飞的。

    直至最后一个,他才把目光看向了孤零零的站在一旁,对他忠心不二的高顺。却高抬着下巴看都不看一眼高顺的傲慢开口问道:“高顺,你为什么一直要爷去投靠那华飞呢?”

    “主公,”高顺却是不以为耻的恭敬抱拳答道,“顺方才所说之意,并不是要主公前去投靠华飞。”

    “哦?”吕布闻言奇道,“那你又为何一直都在说华飞那厮的话?”

    “主公,您误会顺了。”高顺直起腰来双目无喜无悲的望着吕布和声说道,“顺只是认为华飞的书信说得在理,恐怕诸将会因为他是个敌对之人而对他存在误解,从而使得主公听不进其中的好言而已。”

    说着他略顿着又开声道:“而且既然华飞有心招揽主公,那么这事情对主公也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哦?”吕布闻言双目大亮的急对着高顺,倾前身伸右手的问道,“有何好处?你可速速给爷道来。”

    高顺对吕布微微一礼的开声道:“主公,顺闻若是有两男争娶一女为妻的话,则那女子即便是生得再丑,她也会因此而身价百倍。”

    “大胆高顺!”吕布尚不及开言,魏续早跳出来指着高顺厉叱道,“你安敢把我姐夫比成女子耶?更可恶的是,你这厮竟然还说我姐夫是个丑女?”

    “魏续不得无礼,与爷退下”吕布虽然无谋却也知道高顺这是打个比喻,当下乃挥袖叱退了胡搅蛮缠的魏续,又对高顺道,“你可继续为爷道来。”

    “主公,”高顺也不去理会魏续的又对吕布道,“顺以为主公可设法令曹公知道,那华飞亦是极有诚意的想要招揽主公的,从而提高主公在曹公心目中的地位,促使得曹公因怕失去主公而对我主委以重用。”

    “嗯!”吕布闻言点头着开声道,“很好,这事情爷就交给你去办了,你可一定要给爷办好喽!”

    “末将领命!”高顺拱手一礼的答应了一声,又开口道,“除此之外,顺以为华飞的书信中还有一事可为主公所借鉴。”

    “哦?”吕布闻言虎目睁得更大的对着高顺奇声问道,“那信上还有什么事,可以让爷拿来借鉴的?”

    高顺在满是木柴燃烧味的屋中,仍然古井无波的抱拳道:“主公,顺以为华飞说得极有道理,以我主之神勇无敌,当行那镇守异族保汉民甚至开疆扩域之举,则不仅功名易得,更能万世留芳!”

    “嗯!”吕布闻言点着头的看着眼前那艳红温暖的火舌道,“爷亦觉得华飞的话非常在理,这数年来爷总是觉得这中原的花花世界虽然非常的繁华,然而爷却住得不怎么舒服。”

    说着他略顿了一下,又在“啪啪”轻响的火花爆声中抿了一会儿嘴唇,突然开声对高顺问道。

    “不过那都是将来的事了,高顺你觉得若是爷乘那华飞想招降爷的机会,让那有着许多金银财宝的华飞给爷送些财宝过来,你说他会不会答应呢?”

    “主公,”高顺闻声答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华飞并非是个傻子,否则他就不会只让人送信,而会转而派人来与主公商谈归顺之事了。”

    吕布闻言睁虎目的盯着高顺,声音转冷的道:“你是说他怕爷会把他的人给扣下,然后再找他索要赎金?”

    “这还用得着问吗?人家华飞那边摆明就是信不过您,要不他早派人来。再说这种事您这位爷,自认是不是能干得出来呢?”

    高顺心中暗嚎着,却也听出了吕布的话头不对,当下乃不去触他霉头的道:“或许华飞因为多智的原故,因此才不愿意授人以把柄也有可能。”

    “哼!”吕布闻言嗤之以鼻的挥了下手的对众将道,“尔等也都累了一天了,现在都下去休息吧,且先养好了精神,明日一早就随爷前去问那华飞给不给咱们金银珠宝。”

    高顺闻言心中大吃了一惊!乃急忙抱拳拦在了吕布的身前高声道:“主公,您万万不可如此行事呀!”

    “又咋了?”吕布不耐烦的一拧剑眉,对着高顺挥手道,“你既然说那华飞不会送金银珠宝给爷,那爷便领军自己去取也不行吗?”

    说着他略停着又“哼!”了一声的道:“他华鹏展若不是惧爷之勇,又何需书信一封的对爷招降?既然他心惧于爷,若是爷有所求他又安敢不答应?”

    “主公呀!”高顺欲哭无泪的对吕布深施一礼的道,“咱们不是还要借着华飞有意招揽主公之事,去引起那曹公对主公的重视吗?您这边要是先和华飞干起来了,那曹公他又安肯相信有这回事?”

    “呃……”吕布闻言才记起这茬子事来,当下乃摆了下手不耐烦的道,“这也不行,那也不成,真他娘的麻球烦!”

    说着他背着手在原地转了两圈后,却突然抬头双目大亮的高声道:“眼下这里便只有爷和华飞的两路人马在,只要咱们都不说出去,谅那阿瞒也不会知道爷在威逼着让华飞交出金银财宝之事。”

    说着他握起右拳猛的一击左掌,在发出“啪!”的一声响亮后高声的道:“不错!就这么办!”

    高顺张嘴忙劝道:“主公,此事万万不可……”

    “行了!”舍不得那些金银财宝的吕布不待高顺说完,就猛一挥手掌的打断了他话头,并厉声道,“爷已经决定了,此事就这么定了,你无需再劝!”

    言讫便抽身先行打开房门,在呼啸而入的寒雪中迅速的出屋而去。

    “主公您且等等,顺还有话要……”高顺伸右手张嘴呼唤着拔步便待急追,却冷不丁的被一人伸手拉住了肩膀。

    高顺急转头视之,见得拉他之人却是那与他同样极有见识的张辽,乃怒声道:“文远为何拉住高某?莫非连你也认为主公应该去威逼那华鹏展不成?”

    “唉!”张辽看着他满眼都是黯然之色的摇了摇头,轻声道,“高大哥,您再这般劝下去的话,只怕主公对您的反感会越来越深的。”

    言讫不待高顺答话的便摇头向着门外而去,登时众将皆散,唯余得高顺孤零零的一人在屋中发呆。

    当吕布不仅不感激华飞的真诚相待,反而误以为华飞是惧怕于他,而准备要对华飞施以威逼,却不知此一时的华飞却也没有闲着。(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