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15章 甘兴霸仗义赠宝

正文 315章 甘兴霸仗义赠宝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却说当日那腰大十围的许褚在奉令进得亭来,自然是免不得的就遭到了不明就理的华飞之好一顿训斥。

    直接就被华飞以他身体刚好,且关中因粮食缺少的原因,众人不得酿酒更不得无故饮酒等事,给训得一愣一愣的。

    要说一般的人在碰上了被上级训的这种情况吧,那就得敢紧的解释一番,自己要酒并不是想自喝等情况才是。

    可惜腰大十围的许褚本就有些四肢方达头脑简单的趋向在内,加上这才刚一进来尚来不及施礼,就被华飞好一阵的当头炮,直接就给打得晕了圈。

    他也不知道华飞这么厉害,一张嘴巴比那外面的群鸟“叽叽喳喳”声还要脆,还要响,还要烦人……

    万幸的是他虽然头脑简单了些,但是那却不是笨,因此过不得一会儿就反应了过来,当下许褚乃急忙抱拳道:“主公,褚来向您要酒需不是自饮的。”

    “哇擦!你不自饮,难不成还想要聚众酗酒?你这家伙是抗令不遵了这是!”

    华飞一听更怒,却听得许褚高声道:“褚向您要酒,乃是想要送给兴霸的。”

    “甘宁?”华飞闻言心中大奇的盯着许褚道,“不对吧,我可知道仲康你向来就是好酒如命的,你这有了好酒会自己不喝却反而拿去送给兴霸,我咋就不知道你有这么好呢?”

    “主公,”许褚被华飞给说中了心事不由得粗脸微红,却老实的呐呐道,“这个……要是主公能多褚给几坛的话,褚自然是留点自饮的,可主公要是只能给褚三坛的话。”

    说至此他却顿住了,华飞不由得好奇的问道:“只给你三坛的话,你又想要怎么样?”

    许褚闻言满脸失望的叹气抱怨着道:“唉!主公您忒也小气了些!那俺也只能是全送给兴霸了。”

    “哇靠!什么叫做我小气,你不知道吃酒误事吗?想当年在历史上你要不是贪着酒肉,乃至于喝醉了的话,凭你这一身的武艺和肉,又何至于在护粮食时被张飞给挑下马来?”

    华飞闻言暗暗腹诽着许褚,正想告诉他自己当年抄来的酒也不多了时,却见得许褚满脸忧愁的续道:“谁让兴霸如此仗义的送了褚一匹好马呢?”

    “好马?还是甘宁送的?”华飞闻言大奇,当下乃急忙对许褚询问一番,这才知道甘宁确实是个义薄云天之人。

    原是甘宁当日在奉华飞之命伏击吕布时,虽然没能捉住吕布或是赤兔,却也拿下了高顺并夺得了吕布妻舅魏续所骑的那匹灰马。

    却不料此马非但长得雄壮异常,更是大有来头。据俘虏们所言,此马名为“驮山!”意为此马有驮得山峰之力。

    乃是当年董卓这个大胖子,在把赤兔送给吕布后,因自己身重体胖没有良马可乘,才令人远赴西域去以重金收购而得一匹神驹。其速度虽然略逊于赤兔,却胜在力大无比。

    甘宁得了此马后,虽然知道华飞的军中有规定,那是讲明了一切缴获都要归公地,可他依然是喜不自胜的就把这马拿来就自己骑了,至于其它的倒是全都归了公。

    一切缴获要归公这句话,通常呢也只是说说而已。华飞也知道是不可能做到完全都上缴的,因此对缴获这个事,他向来都是跟瞄准一般的睁一眼闭一眼的,学着那历史上之夏候惇的。

    故此他对此马到了甘宁手里的事,也是一无所知的。

    却不料甘宁这个人虽然平时嚣张得跟个二五八万一般,却在归来后听得许褚受伤,便极有兄弟义气的前去探望。

    因此他就知道了许褚是因担心战马之力不足,才弃马力战而导致受伤的,他又因见得许褚在失去了爱马之后而闷闷不乐。

    当下乃自思,自己的身体并没许褚那么重,而这驮山倒似乎正适合给许褚用,当下乃一咬牙的就来了招忍痛割爱,直接就把“驮山”宝驹转赠给了痛失爱马的许褚。

    许褚得了此马自然是喜出望外的,因为他从今往后就再也不用担心会马失前蹄,而可以把一身的武艺可着劲的施展了。

    于是他就想要投之以杏报这以李的来感谢甘宁,可是他又确实没有什么稀罕物可以回赠给甘宁的,故此他就把主意打到华飞这里来了。

    “甘兴霸,当真是义气深重也!”

    华飞听了之后暗自的为甘宁的赠马之举而感慨不已!需知在这个年代,没有哪一个武将是不爱宝马良驹的,因为在拥有了一匹好马,那武艺就相当于是提高了一个档次一般。

    想当年吕布为了赤兔都能杀死他的义父丁原,而关羽更是得金不谢曹公,得美女亦不谢曹公,唯独在得马后对曹操百般相谢!

    试问在这般的情况下,又有哪个武将会舍得把到了手的宝马良驹再送出来呢,可是甘宁他却做到了,而且还是在自己并没有多余的宝驹之下,就硬是送给了许褚这唯一的好马。

    当下华飞一为甘宁的义气所感动,二为许褚解决了战马而实力大增,导致自己的实力也会为之大增而高兴,乃大手一挥的就想令人去搬三坛子酒来赐给许褚。

    却忽又想到,许褚这一送酒给过甘宁还提招待于他,而许褚又是个见酒不要命的货,可别又把甘宁仅得这三坛酒全又给喝回来了。

    那岂不是要辜负了甘宁的一番好意,于是他乃下令命人赐酒四坛给甘宁,再给许褚拿两坛酒去与甘宁共饮。

    华飞认为这样一来才能使得义气深重的甘宁,不至于落了个马酒两空的结局。

    于是既得了“驮山”宝驹又得了好酒的许褚,自然是喜出望外的连声称谢而去,华飞却也心情欢畅的再次回到了旗亭中来。

    然而他心情舒畅了,却不知道此时远在西北的一个人,却因西北第一勇士之比迟迟不开战,而使得自己的计划不能顺利的施行,而异常的不痛快。

    这个人毫无疑义的就是那长着两撇漂亮小胡子的韩遂了,因为也只有他这个一心想让马腾和华飞掐着互踹的人,才会对此感到极为的不爽。

    哦!也许不爽的人也并不止是他一个而已,或许那些一心想着要看太史慈和马超大战的勇士们,也是对此满心不爽的。

    然而这些想看比武的人们,想来是绝对不会有韩遂的那种歹毒心思的,之所以这样子说,是因为韩遂一门心思的盼着马超或是太史慈在此战中丧命。

    因为当他在想要两家火拼时,就扪心自问了许久要怎么样才能令得这两家打得不可开交?最终他在苦思良久后,想到了马超和太史慈的身份。

    这两个人一个是马腾的长子,而且是勇武非凡的长子,常言道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来丧子,是男人不可触摸的剧痛。

    因此要是马腾大人在老来才失去了这个被尊称为“神威天将军”,令他引以为荣的长子的话,韩遂不敢相像马腾是不是会因此而痛到发狂?

    而太史慈的身份同样不简单,韩遂由情报中知道此人,可以说是最早跟随华飞的猛将,自彭城就相从华飞于患难危险之际。

    而且在后来的日子里,无论那华飞是成功、是失败、是得意又或是失落,从来都是忠心耿耿得不离不弃。

    至于华飞此人,韩遂亦是素有所知的,他觉得像华飞这种能为死去的兄弟们立英雄碑、建英雄祠的人,无疑是最念旧情的人。

    困此如果太史慈不幸运的失手于马超的手中的话,韩遂同样不知道华飞究竟会怎样?然而他认为归少那华飞也誓必是会因此而深恨马腾的。

    故此只要这两人之中,有一个死或是留下了不可挽回的重伤,他便有机会挑得马腾和华飞两家誓不罢休。

    要说韩遂所在的金城离萧关肯定比萧关离长安要近,论理说他该比华飞早一步得到消息才对的。

    可惜人家华飞传信那是在用信鸽在天上飞的,而他韩遂传信却是骑着马在地上追的,所以他比华飞接到消息的时间要晚上那么一些。

    当然了韩遂虽然不高兴,却也还没有到心急如焚的地步,因为时间还没有到四月十五,最后的期限还没有到来。

    更何况他料定了华飞竟然夸下了如此海口,终究是要对民众们有个交代,而不可能就此草草收场的。

    因此他传令命他的心腹亲卫——韩福,只管按计划实施的去想办法接近马超,而后施行自己早先所按排下的计谋就可。(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