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16章 金城地势藏玄机

正文 316章 金城地势藏玄机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事实上韩遂所料的并不差,因为当华飞在满是花香的清凉风中打发了,那高兴得嘴都快咧到耳根上的许褚щww{][lā}

    又就着“叽叽喳喳”得像在唱歌的鸟鸣声步回旗亭议事厅时,他这心中确实是存了准备让太史慈与马超战上一场,以完成西北第一勇士之争的打算。

    这是因为众所皆知的一句话:“人无信则不立!”普通人失信的话,尚会让大家对他失去信任,何况华飞现在已经是手握重兵的一方诸候了。

    因此他不敢失信于民众们,所以他准备让太史慈在张任与伍旭的陪伴下,与西凉锦马超好好的战一场。

    当然了,像太史慈这样忠勇智信俱全的勇将,应该是没有任何一个拥有着他的人,会轻易的让他去涉险的。

    而西凉锦马超这个人,虽然在后世有人说他的一身武艺仅次于那人中吕布,也有人说他并不足以称为超级猛将。

    然而华飞却认为这个马超很危险,一来他既然能在号称天下强勇的西凉军中号称“健勇”,就证明了他绝非是个易与之辈,二来这马超不仅能使得一手好枪法,更会使用暗器“流星锤”!

    因此不想令得太史慈有失的华飞,便准备要先去与法正和徐庶商量出一个万全之策,再传信让太史慈出战。

    却不料当他刚步近议事厅时,远远的就听得厅中传来了大嗓门张松的大叫声:“你说啥子?你这个连眉毛都相连的法孝直,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反倒胆大包天的敢说起老子来喽?”

    “锤子!”法正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俄地眉毛相连,可也总好过你伙计仅只三寸丁的身高,心里头却还藏着一把刀要好吧?”

    “哇擦!老子这才刚离开了这么一小会儿,这两位怎么还吵起来了?”

    华飞听得这两位在吵架,那心中当真是吃惊不小的!因为他知道这两位虽然说都是才智出众之人,可惜却一个是有名的睚眦必报,而另一个也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

    故此华飞心知这两位要是吵起来的话,那可当真是了不得的事情,还指不定能闹出什么妖蛾子来呢。

    于是他乃三步并做两步走的就急急的奔入了议事厅中,却见得那两位正撸袖子、伸胳膊、比拳头的在大眼瞪小眼的争执不休,而徐庶则正横身于中间力劝不止。

    华飞乃急忙“咳”了一声,这才及时的止住了这两大人才的斗殴事件发生,当下华飞乃沉着脸的对三人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主公,是法孝直他先笑话松是人小嗓门大整个就是一蛤蟆,而且还冤枉松会泄露……”

    “主公,您休听张子乔在那恶人先告状,事情是这个样子滴,当时俄等商量出来了个计谋……”

    华飞话声一落,张松便连忙跳着脚的就戟指着法正向华飞先告状,法正亦随即开口分辩,两人公说公理,婆说婆有理的,且又是东拉一句,西扯一句的,倒把个华飞给听得一头雾水。

    再说这二位左一句右一言的说个不停,这是个人他都得受不了,因此华飞同样是觉得耳朵里“嗡嗡”乱响得头脑轰鸣。

    乃连忙高举右手的大喊一声:“停!”其声直震苍天,同时也震住了脸红脖子粗的张松和法正,华飞与徐庶这才算是得了个清静。

    当下华飞在制止了两人之后,才喘着粗气的对一旁的徐庶问道:“徐庶你来说,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主公的话,”徐庶闻言拱手开声道,“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当您离开之后我们苦思无策,却不料孝直突由子乔所献的平西指掌图上,发现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哦?”华飞闻言双目大亮的登时就顾不得去理那两位吵架的事,而是对徐庶伸右手倾上身的急声问道,“什么机会?”

    “是这样子的,”徐庶闻声走到平西指掌图前,伸指着金城的位置对华飞朗声道,“孝直发现这金城郡实乃是个分割点,在它的西南面是皆为群山环绕之地。”

    华飞见说,乃对着那平西指掌图看去,果见得直如徐庶所说。

    却听得徐庶又续道:“而它东北面却是平坦之极的平原地带,因此孝直便认为我等正可依此地形,而施行以己之长攻彼之短的计谋……”

    随着徐庶在浓郁的茶香味中侃侃而谈,华飞渐渐的听得喜笑颜开,却也逐步的听明白了张松与法正的争执来源。

    却原来当时法正在想出奇谋后,因见得华飞犹未归,乃对二人轻声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想要一起商量个妥当而无失的办法,好等华飞归来后禀报给他知道。

    却不料这张松极其聪明,更在他所献之计上又加了个退步抽身的使得敌军以为安全,从而促虎相争之策。

    法正听了也正合心意,乃对他戏言道:“想不到子乔你这小小的身子里头,居然也如元直般的藏着一颗歹毒之心!”

    法正这话本是因为开心而想在打趣张松的同时也打趣徐庶,却不知凡那身体有缺陷之人,最是怕人家拿自己的缺陷说事。

    当下张松随即就反唇相讥,而法正这人却也是个不退让的主,于是当沉浸在妙计中的徐庶反应过来后,两人已经吵到了势成水火不可相容之势了。

    万幸华飞及时的到来,否则这两位只怕是得君子动完口后,就变身为小人的动起手来了。

    华飞在听完了此事后,因为平定西凉的事情又有了转机,这心中自然是心花怒放的,却见得那两位依然在两边握拳瞪眼的气呼呼不止。

    当下心知这事情还必需得马上就解决,否则的话依这两位这等都是睚眦必报的心性,早晚是非得出大事不可的。

    况且他也不愿意这对本在历史上是一对好朋友的人,因为自己到来的原因,反而变成了一对仇敌。

    本来要解决此事不难,以他华飞主公的身份下个命令,华飞谅他们俩也不敢不听,只是华飞也知道这种方式,只能治标却不能治本。

    凭这两位的心性在听了自己的命令后,绝对只是在表面上相安无事,却依然在心中千方百计的想要算计对方的。

    华飞当下大感头痛,乃转着微凉的佛珠在淡淡檀香味中问自己:“该如何才能让这俩小心眼的助手和好如初呢?”

    蓦然他想起了方才许褚的事情来,当下乃眉头一皱计上心头的就对三人说起了许褚的趣事,倒把个法正和张松都听得不住的笑。

    说到最后华飞却负手“叹”的发出一声轻声,轻轻的叹道:“想不到我麾下那帮识字不多的武将们之间,尚且能如此的相亲相爱得令人敬佩!”

    法正与张松两皆属于人精之辈,闻言如何听不出华飞的话中之意乃是说:“反而我这才离开不久,你们这些饱读诗书的出色助手,就因一句戏言而吵得不可开交了。”

    当下两人不由得皆是双双的为之脸红,张松还在那边略显踌躇,法正却已经先对他抱拳开声道:“子乔是俄错了!俄枉读诗书,却忘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还忘子乔休怪!”

    张松见状更为惭愧,当下亦连忙拱手为礼着诚恳的向法正也道了个歉,于是两人再次和好如初。

    华飞也乘机“哈哈”大笑的拉着两人的手朗声道:“今日我华飞的麾下们将相和睦,这是我这身为主公的荣幸,仲康找兴霸喝酒去了,我们也在这旗亭之中小酌两杯?”

    于是在华飞令警卫们迅速安排下,四人再次于喷香的饭菜香味中,欢笑着举杯畅饮醇厚的美酒。

    直至酒足饭饱后,华飞才在艳红摇曳的油灯火下,与三人再次详细的计议着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和退步促虎之计。

    次日一早华飞便传下令来,其麾下众将们开始依令而行。

    同时那萧关之外的韩福,也在接得韩遂之令后,便对着马超开始实施着阴谋诡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