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17章 韩遂谋马超中计

正文 317章 韩遂谋马超中计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华飞在与徐庶、法正和张松三人,在一起商议着两大计谋以及西北第一勇士之战等事情时,韩遂手下的韩福也已经带着酒肉等物和准备好了的一肚子奉承话,来到了马超的帐中。

    或许是因为人人都爱听奉承话的缘故,当马超在听得这韩福是因为自己白天骂得敌军们都缩在关上不敢出来,觉得他大涨了西凉人的威风,是西凉人的英雄!

    因此才特意的带着香喷喷的大量酒菜,深夜前来拜访并卑词而有礼的请求自己赏脸接见于他时。

    马超便心情很舒畅的挥手对来报的亲卫高声道:“既然有客来访,那便不可失了礼数,可速速有请客人进帐来坐,并速去令人备下香喷喷的酒菜,好用来招待朋友。”

    于是那奉了韩遂的密令要克意来接近马超,才好对马超施计的韩福,便因说话中马超心意的原因,而顺利的被马超给接入了帐中。

    韩福乃是个中年壮汉,在见了年轻的马超后便急忙快步上去的一礼到底,并对马超高声说道。

    “小马将军小小年纪便已经如此的英雄无敌,不但早已被羌人称为‘神威天将军’,今日更能令得那敌人们连关都不敢下!真是令韩某这枉活了数十年之人,又是佩服又是惭愧呀!”

    “哈哈……哪里哪里,尊驾过奖了!”马超闻言乐得合不拢嘴的急起身相迎着道,“马某不过是为咱们西凉做了一点该做的小事而已,又安敢有劳尊驾深夜送酒肉来耶,来来来,快快里面有请!”

    说着马超便相让着这居心叵测的韩福入了大帐,又令人送上了酒肉来款待着,那嘴上像抹了蜂蜜的韩福。

    于是在所谓千穿万穿是马屁不穿的情况下,韩福在送上了大量的奉承话后,便胜利的与这年轻气盛的马超混到了一起。

    这韩福善于逢迎拍马之道,而马超又只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当下在篝火高燃的温暖帐中,被在韩福的克意逢迎下,酒到杯干的显得极为豪气。

    韩福却小心的伺候着马超,直到见得马超吃得俊脸微红,玉额冒汗时,才试着以言语试探着问道。

    “今日吾在阵前见得天将军不仅自己长得英气逼人,是银枪白袍宛如天神下凡,就连您那跨下的俊马也是雪白得没有一根的杂毛,当真是银枪白马得英气逼人,却不知您那马它是……”

    “哦,”马超斜倚着桌案又进了一碗烈酒,才一抹嘴唇的摆手道,“吾之马唤作‘千山雪’,乃是吾父以重金自西域求得之千里良驹。”

    说着他把空酒碗“砰”的往案上一放,又“呃!”的打了个满是酒味的嗝,才眯着醉眼的对韩福高声道。

    “你倒是好眼力,吾那‘千山雪’确实这浑身上下都是雪一般的白闪闪的,委实没有一根的杂毛在内,吾能得之实乃是人生之幸也!”

    “诶!”韩福满提着酒坛子的边帮马超满上,边开声道,“常言道宝马配英雄,也只有将军您这样的英雄人物,才能骑乘如此的俊马!”

    说着他略停着把酒坛放下,又双手捧酒奉与马超的续道,“可话又说回来了,此马能得到天将军这般英雄无敌人物的厚爱,却也是它之幸也!”

    马超闻言心中暗爽,却摆着手的连道:“哈哈……哪里,哪里,您太过奖了马某人可愧不敢当啊!”

    “当得,当得!”韩福却举着酒碗的在喷香的酒味中道,“似吾这等庸碌之人这一辈子,休说是骑此等好马了,能看到一眼就不错喽。”

    说着他与马超相对着一饮而尽,这才又边帮马超满酒,边“啧啧”的咂着油嘴对马超轻声赞道。

    “小人今日能有幸的见得天将军如此的英雄人物,并得天将军赏脸的与小人共饮,小人这一生就都不枉了!”

    说着他略停着又试探着道:“要是小人能再亲手摸一下您的‘千山雪’的话,那小人可真就可以对着别人炫耀上一辈子的喽!”

    “这个吗……”

    马超沉吟着有些难决,千山雪那可是他的宝贝,他并不太想让别人去接近它。

    却听得韩福又笑道:“哈哈……试问这西凉又有谁有吾韩福这般的幸运?既能与天将军共饮,更曾亲手摸过天将军的千山雪呢?”

    于是当前往巡视军营的庞德引着从人归来缴令时,却发现马超那温暖的中军大帐内,已经是明火高燃得空无一人。

    庞德见得帐内杯盘狼藉,酒味冲天不禁虎目怒睁着对守在帐外的亲卫怒问:“明日或许就有大战,是何人敢与少主共饮?”

    亲卫见得他一部不侵脸庞的络腮胡无风自动,不由得为之惊惧!乃急抱拳答道:“回庞校尉的话,是那……”

    “岂有此理?”庞德闻言大怒道,“想韩福乃是韩遂之人,如何随意的就请入中军大帐并与其共饮也?”

    怒声中庞德听得马超引那韩福去摸战马,乃急握拳喝道:“左右,速随庞某去阻止少主。”

    “阻止什么?”庞德话音刚落就听得一声喝问,回头视之却是马超已在众亲卫们的拥护下就着火把光归来,因闻得庞德的喝令,才开声询问。

    庞德见状急拱身抱拳高声道:“少主,战马乃是您的宝贝,正如您的双足一般的重要,如休可让外人随意靠近,更何况是乱摸呼?且那韩福……”

    “够了!”庞德言犹未毕,马超已自皱眉摆手叱道,“吾父令你相助于吾统率军卒,你便只管去管好士卒们便是,吾之事不需要你来操心。”

    庞德大急的上前一步急声道:“少主,那韩福乃是韩遂之人,您不可不防之。”

    “大胆!”马超虎目放光的逼视着庞德叱道,“吾说了吾的事不用你来操心,军营巡视之事已毕的话,你可速与吾退下!”

    “少主……”

    “令明,你敢抗命不遵?”

    “未将不敢!”

    “那便与吾退下!”

    “喏!”

    是日因马超不听劝告,进献良言反遭叱喝的庞德无奈,也只得引着亲卫们自归。却又因心中实在放心不下,遂又亲自前往马超的战马处,想要近前一看究竟。

    却奈何那‘千山雪’**一栏并有军卒专们伺候着,没有马超的命令,根本无人可近。

    于是庞德只得远远的看了一会儿,见得这‘千山雪’安安稳稳的在嚼食着夜草,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放心归去。

    而另一侧的马超却是邀请韩福再饮,韩福却因自知要是把马超的给喝醉了的话,那庞德要是急了指不定会令人急报于马腾,到时反而不美。

    于是遂借口马超身负西凉之重望,或许明日便有大战,必需得善保身体为由告辞归去。

    在归去后,却又令人多贲银钱的去备些,据他今日观察马超所喜欢的食物,以待来日再去拜访马超。

    阎行知韩福去见马超这心中自是不满,乃来寻韩福以言语责之,却被韩福告知此乃是韩遂之令。

    阎行闻声乃询问韩福,欲知是何种命令?却又被韩福以韩遂严令不得泄露为由的婉拒,阎行无奈只得怏怏不乐的归去不提。

    是日在望着阎行自行归去后,韩福只在心中冷笑道:“哼哼,似你彦明与那马超虽然勇名遍西凉,亦不过是一介粗鲁的武夫而已,又安能知主公之妙计呼?”

    却又眼望马超营寨方向,目射凶光的喃喃道:“马孟起,老子今日在你的面前当了回龟孙子,可来日你小子就算是想管老子叫爷爷,老子也不认你这蠢材当孙子……”(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