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18章 功夫下深发现针

正文 318章 功夫下深发现针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像韩遂这般精明的人,自然不会是那种只知苦等着机会降临的人了,他更为的崇尚于自己去创造机会,因此他密令韩福对马展开了WWw..lā

    而在华飞这一边,亦在韩福对马施展韩遂计谋的时候,也在不断的商议着关于西凉之事,只不过他们更多的是偏向于大方针的作战方略。

    且他们远在千里之外的长安城,也不可能知道韩遂在针对比武而设下了要引起他们与马腾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之毒计,正在施展当中。

    当夜华飞在与徐庶、法正和张松详细的商议了法正与张松所献的两条妙计后,便因如果不按时举行西北第一勇士之战,势必会失信于民众们的缘故,而对三人提出了询问。

    失信于民众们显然是万万不行的,因此他们一致的都认定了太史慈与马之战势在必行。所以张松的退身引虎争之计,也必需是要在大比之后才能施行。

    华飞便认为既然大战势在必行的话,那就必需要确保太史慈的安全,于是他便手转佛珠的对着三人说出了自己心中的顾虑。

    华飞刚说完自己的担心,便听得法正在皎洁的月光下“哈哈”大笑着道:“子义弓马娴熟得能与那人中吕布力战二百余回合,谅那马虽勇,子义又何有惧哉?俄主却是多虑了也!”

    “孝直所言不差,”徐庶亦扶剑而立的眼望着西北,在清凉夜风中朗声道,“何况张任与伍旭两将眼下皆在萧关,以他们的勇猛足可为子义掠阵,我主无需忧虑!”

    “对啊!这个伍旭是不会弓箭,用他掠阵的话或许还不太保险,可是有张任这个成都名将在,他那一身的武艺可是弓枪皆能且又身具帅才,那我还担心个屁!”

    华飞闻言心中暗自高兴着醒悟,随即因见得夜色已深,要是再不放三人归去歇息,犹其是徐庶归去的话,只怕自己会遭到那独守空闺之人的怨念。

    于是华飞乃于淡淡檀香味中对三人挥手道:“今天我们就先商议到这里,现在大家累了一天都辛苦了可先退去休息,要是有什么新想法的话,可随时来找我商量。”

    是日在三人告退后,一袭黑衣的华飞在长时间的思索下也略觉困乏。且他独自一个的在守备森严的空荡荡的旗亭之内,不免的也觉得有些孤单。

    于是他在“啊……”的伸了个懒腰后,踱步到卧房之中拿起了一瓶泡着百年杜仲的美酒,感觉着那略带冰凉的触觉。

    华飞独自一个的望着这一瓶药酒,怔怔的出了一会儿神,心中却浮起了一句名词:“十年生死两茫茫,何处话凄凉?”

    随即他又“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的把这瓶由张得梅当年在自己犹是落魄时,亲自冒着生命危险去那大别山深处采药,又亲手泡制的美酒轻轻的放了回去。

    张得梅离开已久,却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这令得痴情的华飞思念在所难免。

    难而他很快的就又甩掉了这些思念的情绪,因为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每天只有一点点儿思念的时间而已。

    于是他在拿起华佗为他泡制的另一瓶酒,喝了一小口后,便再次回到厅中手转微凉佛珠的继续在艳红摇曳的灯火下,继续的看着各项计策进行复查。

    孙武大人曾经说过一句话,历来都被华飞奉为经典中的经典,那便是“多算胜,少算不胜,何况于无算呼?”

    华飞先是提笔阅览了众多必需由他批示才能执行的奏章后,又再次重查了一遍,把一些他认为还有疑议的地方做上了记号,以便在明日早会时和众多的麾下们进行商议。

    而等他批完奏章时已经月上中天,然而他依然没有休息的,只是令人打来一盘冷水,把脸浸在冰凉的水中略微的冷静一番后,就又再次细细的看起了法正所说的计策来。

    于是他在法正所献的计策边上,提笔先写下了魏延与朴胡两人的名字,随后在略想了想后,又在笔墨香味中,再次添上了法正、何曼与胡车儿三人的姓名。

    最后搁笔执纸细看一番,随即再次提笔又给这条计策添上了镇西中郎将严颜和安西中郎将昌奇两人的姓名,这才在又看了一番后,将此策收起。

    随后他侧头头想了想,又在“叽叽”虫鸣声中,伸手取出了张松所献的“退身引虎争”之计,再次的认真细查。

    所谓的“退身引虎争”,指的乃是因为华飞介入西凉之争的话,将会引得韩遂与马腾的心中存在危机感,会有一种如虎在侧的感觉。

    因此张松认为他们会因此而各据势力的不相互争斗,还有可能会联合起来对付华飞。

    华飞认为这个是极有道理的,因为有外部的威胁在,通常别人是不会内斗的,因此他很赞成给松让自己在西北第一勇士之争后,就马上撤回太史慈使得西凉回归到最初之形态的建议。

    然而他又总觉得这条妙计妙是妙了,可是总让人觉得有一些美中不足,因为这不能保证在自己撤回太史慈后,韩遂与马腾就一定会打起来。

    而且指不定他们还会在今年冬季来临时,就联手一道兵进关中的来关中避避寒冷也说不定,况且谁也不能保证关中这一年内,就会始终不生任何事情。

    即便诸候们不来进攻关中的话,那不还有个天威难测吗,谁又敢保证今年就不会再来个蝗灾或是地震什么的呢?

    要是在自己有难的时候,韩遂和马腾又联手来攻的话,那么自己和这关中大地可就真的是危险了。

    因此华飞又提笔在这条计策上写下了:“继续商议无论如何要引得西凉内斗,并尽早平定西凉从而解除西凉对关中的威胁。”这一句话。

    随后他便就此搁笔的准备且待明日,再与法正和徐庶商议此事,却又再次的看起了准备在明日就向萧关,令太史慈准备迎战马的命令。

    随即他便闭上双目静静的站在了清凉的风中,那充满了花香的夜风自东南方拂来,似乎带着他的思绪轻轻的飘到了西北面那巍峨的萧关之北。

    在这一时刻,华飞觉得自己似乎能够看到,正有两路黑压压的敌军们,泾渭分明的屯扎于萧关之北。

    他知道,随着自己的命令传递,这里将要生一场龙争虎斗。自己那青甲白袍,银枪雕弓的得力大将太史慈,将要迎战狮盔兽带,银枪白马的西凉锦马。

    然而此时在华飞的脑海中,出现的并不仅仅是他们两人而已,还有同样是银枪白马的张任,还有那白马将军——庞德,以及长矛锋利的阎行。

    “等等!”华飞突然轻唤一声的睁开了双目,眼中精光四射的在佛珠轻转中,喃喃的低语着,“阎行、阎行……”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这令得他悚然而惊!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觉得自己和徐庶以及法正都疏忽了。

    他们低估了韩遂这个人,虽然华飞并不知道韩遂将会对这次的西北第一之争,做出什么样的安排。

    然而万分幸运的是功夫终究不负有心人,华飞在详细的复查时,由阎行让马来与太史慈争夺西北第一的事情上,判断出了韩遂必有阴谋。

    于是他随即就转动微凉的佛珠,在淡淡的檀香味中陷入了沉思之中,在经过一番长时间的将心比心之后,华飞判断出韩遂这个阴人肯定也在想着办法的要对付自己。

    可是华飞随即又自问:“他会如何对付我呢?”

    良久之后,华飞提笔在洁白的纸上写下了无数个可能性,最终所有的目标全都指向了一个人,那个西凉霸主之一马腾的长子马。

    倒非是华飞不知道韩遂要是暗算了太史慈的话,同样能达成让自己与马腾大战的目地。

    而是因为他知道太史慈居住在守备森严的萧关之中,这想来非是韩遂的魔爪所能伸及的地方,他韩遂想动也动不着,所以华飞认定了韩遂只能是去动马。

    华飞最终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韩遂肯定是想要让马在出战中事,因为只有如此他才能利用马腾的爱子之情而与自己大战一场,他也才有机会能从中得利。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