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24章 异变生子义护超

正文 324章 异变生子义护超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却原是当太史慈再次以枪化力棍的甩杆下劈着冲马当头直砸,而马也暴喝一声“开!”的挥枪上拦,两将在“咣咣咣”的对了三记硬砸硬接щww..lā

    马跨下的那匹千山雪,却蓦然“咴律律”一阵狂嘶着人立而起,登时就把刚震开了太史慈一枪三连击之势,正待要挥枪反击的马就给晃得自马上措手不及的甩落到了马下。

    只这一下的惊变,登时就引得马和阎行阵中的两例骑兵们,都疾的在“枪下留人!”和“休伤吾主”的大叫声中,“轰隆隆”的抢进线来疾奔着厮杀的双方而至。

    伍旭与张任亦同时怒喝着“无耻!”的各自策刀挥刃便引众军们急上,马的阵中登时也全军尽动的皆向着场内涌来。

    眼见一场混战及将开启,却闻得场中一声虎啸声扬:“都给老子别动!”只这一声虎啸之声就直震得两军将士们大半皆停。

    因为在马被千山雪掼落马下尚来不及起身之时,太史慈就早已一枪逼喉的出了虎吼!萧关众军们闻得太史慈令下,自是依令而止。

    而庞德见状,更只恐他枪尖只轻轻的一送,就能要了自己那少主的性命,登时也就急挥刀勒马的大吼:“停,当心伤了少主,都给老子快停下!”

    只一通急喝,就急急的喝住了身后急上的众军们。

    却不料另一面那同样是引众急上的韩福却兀自的在挥刀大吼着:“快!趁那太史慈停下了,快去抢回吾们的神威天将军!”

    “入娘的!你们这哪里是想救人,这他娘的分明就是想要害死吾家少主!”

    庞德见得这百余号人马们不管不顾的策马持弩直奔场中而去,登时直惊得掌中宝刀险些坠地的张嘴大吼:“停下,都快给老子停下,你们这帮混帐东西……”

    然而他虽是吼得声嘶且力竭,却无奈那韩福等人因所奉的乃是韩遂的密令,意在阴谋害了马后再要了马的命,甚至最好是能连太史慈也一并的干掉的引得马腾与华飞两家大打出手。

    于是他们压根就没有理会那庞德的大叫,只管大呼小叫着要去救马的向着场中的二将策马疾奔。

    转眼间在那“轰隆隆”的作响的马蹄声中,韩福等人便在灰黄色的烟尘乱起间,奔近了太史慈与马两百米内。

    韩福眼见得众人已经进入了射程之内,只挥手就是一声大叫:“放箭!射死太史慈,救回天将军!”

    霎时百余精兵们抬手就是“梆梆梆”的好一顿弦声急响,只刹那间就已经是百弩尽飞的可怕形势。

    “混帐!你们这帮歹贼这样子是救人的吗?”

    太史慈见在凉风中得这百余根闪烁夺命寒光“咻咻”急来的飞箭,竟是半取自己半取,不由得心中为之怒骂不已。

    然而他却也登时就反应了过来,这帮人绝对不是来救人的,而是想来取马和自己的性命的!

    于是道义为先的太史慈在心知马不能死的情况下,张嘴便是“死!”的一声虎吼,瞬间收回银枪再策马扬枪的便向着百余根疾飞的利箭冲去。

    众人们在这艳红如血的残阳之下,但见得的卢飞蹄子义枪挥。

    登时“唰唰唰”的万点寒光崩现,太史慈的银枪急刺间,众人但只听得“叮叮当当”的一阵急响,那太史慈登时就把这百余根的夺命利箭全数接下。

    不仅如此,他更是马不停蹄的挥枪便杀了入那百余名精兵之中,登时枪化繁星现,血带腥气飞!

    韩福这帮乘机想要马和太史慈性命的阴险小人们,刹那间就在“啊……嗷”的惨叫声中,纷纷的中枪着伤着滚落马下。

    说时迟那时快,太史慈只一个纵马间就到了那韩福的马前,这韩福倒也甚是悍勇,见得太史慈杀至,却竟然犹自挥刀大吼着“死!”的一刀就向着太史慈狠狠的劈去。

    却奈何他与太史慈这武艺的差距,那实无异于是天地之别,太史慈只一挥杆“当!”的一声巨响,便震得他手中的大刀为之飞天。

    随即太史慈张嘴只一声厉吼:“给我过来吧你!”

    就在两马交错间,展雄腰伸力臂的只轻轻一拿,那韩福登时就如小鸡碰上了雄鹰一般的,轻飘飘的就到了太史慈的腋下。

    却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被这与马力战了许久的太史慈腋下的,那一股子又酸又臭又闷的汗臭味,给直接熏死过去了还是怎么地,反正他是立马就老实了。

    而另一边那脱离了太史慈枪口的马,却乘势一把揪住了因他摔落马下,而急来到他身边的忠诚宝驹千山雪,只一个翻身便又倒了那千山雪的马背之上。

    这千山雪登时就又是“咴律律”的痛鸣着人立而起,马这回却有了防备,只管死死的控着千山雪急奔本阵而去。

    庞德同时亦挥刀跃马而出的引军来接应马,而另一边的张任与伍旭也引军急来接应太史慈归去。

    此时两军各自分开,却有那金城阎行因见得马落败,且韩福被擒乃急策马挥矛而出的放声大叫道:“兀那太史慈休走!”

    因被马乘机逃脱的而有些闷闷不乐的太史慈此时已经到了城门之下,闻声只“通!”的一声响,就把那挟于腋下的韩福一把抛下。

    自有士卒们一涌而上的将他五花大绑了去,太史慈却勒马挥枪的对策马疾来的阎行喝道:“你是何人?此来所为何事?”

    阎行见得太史慈不上关而去,乃于清凉的风中立马挥矛的高声叫道。

    “吾乃金城阎行、阎彦明者是也!你今日虽然战败了那马孟起,奈何吾这心中只是不服,你若有种时可再与吾一战!还有,你所擒之人乃是吾之麾下,可放来还吾!”

    “哼!”太史慈闻言嗤之以鼻,却或是因为久随华飞的缘故,突然福至心灵的心思电转着就高声对阎行喝道。

    “本将早就言明,今日只会那西凉的第一勇士。你若是真想与本将对战时,可先去寻那马一战,若是你能胜得过他时,本将自会再与你一战。可若是你连马都打不过的话,那还是莫要自寻死路的好。”

    太史慈在扔下了这么一句,要挑得阎行去和马打个头破血流,甚至死于非命的挑动韩遂与马腾大战的挑拔离间话后,便策马引军的急回关而去。

    因为太史慈在马落马时,就由马那匹良驹的身上现了一桩异状,且这两日来警卫们传回的情报,也令他怀疑这事情正是出在自己生擒而来那韩福的身上。

    因此他才一门心思的想要早早归去好好的审审那韩福,好搞清楚他到底在马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竟然能使得马在与自己大战近二百个回合后,方才突然因马惊而落马败阵?

    太史慈带着人回关了,可是那阎行却登时就愣在了原地,因为他知道“完了!”这西北第一勇士的名头,算是完全的落到了那获胜的太史慈手里了。

    因为太史慈说得话,他能听得清楚,那意思就一个:“早干就么去了?想挑战我可以,先把马打败了再说!”

    阎行知道除非是马这小子肯当众承认败在了自己的手中,否则他就休想太史慈会和他交手。

    可是那马小子年轻气盛得紧,他有可能做这么丢脸的事吗?良久之后,这片天空下响起了阎行凄厉的叫声:“主公你误吾呀……”

    而另一侧逃回了本阵的马,却是气得虎日喷火的跳下马来,伸手紧抓缰绳的冲平日定则得不得了的千山雪,怒骂了一句:“你这该死的畜牲!”

    登时就对着那雪白忠诚的千山雪,挥鞭便是一顿狠抽,千山雪直疼得“咴律律、咴律律”的惨叫着蹦个不停,一双明亮乌黑的大眼瞪着它的主人,那眼神中充满了不解和委屈。

    正在此时,却有那南安庞德猛的一伸手就捉住了马挥鞭怒抽的右手。

    马意外败阵之下,正一肚子的怒火无处泄,见状猛的一转头双目怒瞪庞德的怒叱:“庞令明,你想要干就么?”

    “少主你看!”庞德伸左手指着浑身鞭痕,颤抖哀鸣的千山雪对马高声道。

    马闻言顺其手指方向望去,登时就被气得浑身尽抖,俊脸扭曲!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