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谋定三国前 > 正文 328章 孟起收军怒难消

正文 328章 孟起收军怒难消

作者:欲取鸣琴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于是那个在追击阎行至金城郡后,因见得金城险要且敌军人多势众,而与庞德约兵暂退的WWw..lā

    那一个因收得其父将要兴兵为他复仇的消息,而心中倍感温暖的与庞德先驻兵于金城之东北面的马超。

    那个一心只等着其父的大军到来,便要父子同心的好好教训,那胆生毛得都敢派人暗算他的韩遂一顿的马超。

    在一番苦苦的等候之后,却竟然等来了其所倚仗的父亲令人传来的撤军命令,当时马超心中的那种失望感,当真是可想而知。

    “混帐!”一张俊脸几乎因失望而怒得变了形的马超,大骂声中一把扯得面前的传令亲信双足都离了地的咬牙问道,“是不是你小子给听错了,吾父不是说要来帮吾教训韩遂的吗?如何又传令收兵耶?”

    马超年少成名号称神威天将军,他这一发怒端的是非同小可!

    那传令亲信被其一把给拧离了地面直接就给吓得一股腥臊味扬,两条裤腿皆湿,险些连魂都被吓到天外去。

    幸运的是还有白马将军庞德在旁,见状乃一皱眉毛的急出声道:“少主,传令兵又焉有传错命令之理,定是主公那边出现了变故,您可速放他下来也好问个清楚再做区处不迟!”

    马超闻言其怒虽不息,却也知道庞德说得有理,乃“哼!”的一声双手一松,在“扑通”声响中就把那传令亲信给摔了个屁股着地的“呃”了一声,倒险些儿就背过气去。

    当下庞德见得马超怒得俊脸发红,乃急上去对传令亲信道:“你休要慌张!你可知道主公为何会让你来命吾等收兵返回武威去?”

    那亲信因受惊吓过度,乃只管在那边“唔……”的吱唔着说不出话。

    “吾你个臭烘烘的臭狗屁,再不吱声说个明白,你信不信你马老子就一把掐死你!”

    马超闻言更怒的张嘴只一声怒吼,倒把那亲信给吓得满脸尽白!

    却也因知道马超自来强横无比,端的是说得出做得到之人,或许是因为小命要紧的缘故,这亲信却突然福至心灵的登时说话就又显利索了起来。

    当下他乃连忙张嘴就道:“天将军,具体的情形小人委实不知,只知道这是在那韩遂派人去求见主公后,主公才令吾来此地传令的。”

    “啥?”马超闻言睁大了双目不敢置信的问道,“韩遂匹夫派人暗算了吾,竟还有脸派人去求见吾父,且吾父还就信了他那鬼叽叽的鬼话,派你来传令让吾退兵?”

    “事实确实是如此啊,天将军!”那亲信见得马超不信乃急忙连声分辨到,“小人亲眼见得韩遂之亲信求见主公,而后主公便令某来传令,至于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小人就不得而知了。”

    “混帐!”马超直怒得背手大跨步的转着圈骂道,“韩遂这个该死的奸贼究竟是给吾父灌了什么**汤,竟然能使得吾父不顾吾之愤怒而传令命吾收兵耶?”

    庞德在一旁略想了一会儿后,乃抱拳对马超开声道:“少主,既然主公命令吾等收军,那吾等就不可不遵其命,且现在吾等没有大量援军相助的话,只怕也教训不得韩遂那个阴险的小人。”

    说着他见得马超无动于衷,乃又开声继续劝道:“且现在吾等又不知武威究竟是出了什么变故?何不且先收兵归去一探究竟,若是主公受人蒙蔽的话也好为其分解清楚,却再挥兵前来不迟!”

    马超虽怒却也知道庞德说得有理,乃恨恨的怒道:“也罢!令明你可速去传令命大军们尽数拔寨起的收军回转武威。”

    说着他面向西南面的金城郡切齿恨道:“且等吾先归去询问清楚后,再来寻你这老猪狗算帐不迟!”

    是日庞德接令而行后,马超与庞德遂引了那倒霉的传令亲信并收拾妥当的众军们,急速的向着武威郡便回。

    夏四月二十七,马超与庞德引军在奔了千里之路后终于风尘仆仆的回到了武威郡中,马超在军近武威后,令庞德引军却自己先策马急奔先回。

    是日武威城中的居民们,皆见得那年轻英俊的神威天将军,引着数十亲卫们策马急奔着回府而去。

    马超策马到了那显得富丽堂皇的征西将府时,也不理会众卒们的高声参见,只管翻身下马的直入府中,边急步而行边扬声便问道:“父亲大人现在何处?”

    自有家中的仆人高声应道:“少主,主公正在书房之中,要不要小人前去为您通报一声。”

    “不必了,”马超一挥手高声道,“吾自去见父亲。”说着便头也不回的直奔向马腾的书房而去。

    这才刚一到书房门口,便迫不及待的张嘴就叫道:“父亲大人,吾在外面受了人家的暗算,您却为何不仅不帮吾出这口气,还反而听信了人言的反召吾收兵耶?”

    “哦!是吾的超儿归来了,”长着一个大鼻子的马腾听得马超的声音,连忙大叫着起身便将宝贝儿子相迎着上下打量了一番。

    见得马超完好无损后,这才老怀弥慰的对马超道:“超儿,事情是这样的,你韩叔父派了人来见吾……”

    马超捺着性子的听完了马腾的述说后,才知道是韩遂在令人以金银等物为礼求得马腾的接见后,呈上了他的亲笔书信。

    当下马超在闻言后心中暗怒!却因面对的是自己的父亲,而强捺着性子的抱拳对马腾道:“儿敢求书信一观!”

    马腾见得马超银牙暗咬得眼含怒气,乃取韩遂之书信递与他观看。马超接过在手展开书信细观,但见得其上写道:“寿成吾兄……”

    却原来韩遂先在书信中大谈他与马腾的兄弟之情,并说起自己在当年在与马腾共战李、郭后便天各一方,他这心中非常想念马腾兄弟云云,从而成功的引起了马腾的义气之心。

    随后韩遂又以华飞阴计收购西凉食物,似有对西凉不利的意图在内为由,详细的为马腾分析了此次萧关大战的经过。

    且又一再的保证韩福暗算马超之事,他委实不知内情,且又言若是坑了马超的话,对他并没有任何的益处。

    最后他又云他这心中一直都怀疑那韩福,会不会是华飞歹贼暗中收买去的内奸?

    其目地是为了要暗算马超,从而成功的离间他与马腾的兄弟情宜,好为华飞将来要攻打西凉之时,取得足够的优势。

    马腾又对马超解释道:“为父在接得此信后,这心中着实难以拿捏,于是才暂止了兴兵问罪之事,而令人去召超儿归来,先行商议此事。

    马腾因心中难决而先停了问罪之举,却去召唤马超议事,他这乃是出于父子同心的考虑,想让其子回来帮他拿个主意。

    却忘了这马超乃是当事之人,对于韩福暗算于他,致使得他不仅险些命丧沙场更是最终丢了荣誉之事,那却是有着切肤之痛的。

    当下他看完信后,乃恨得咬牙切齿的怒曰:“父亲大人,您好糊涂也!”

    长着个大鼻子的马腾闻言微愣了一下,才在清凉的风中对丰神俊朗的马超伸手问道:“吾儿此言何意?”

    “何意?”马超切齿的重复了一句他的话,才在屋中握拳对马腾高声道。

    “父亲大人您何不好好的想上一想?那韩文约自来便是以出卖盟友而起的家,他之盟友又岂非是他之兄弟邪?亏他还好意思在信中和您谈什么兄弟情?”

    “对啊!别人不知他韩文约,老子可是清楚得很,这小子确实不是个好东西!”

    马腾闻言悚然自惊,却听得马超又高声道:“且吾父可莫要忘了,眼下这西凉有名的势力,无不在他韩遂的或坑或骗或攻击之下,消灭得仅余下吾马家一支而已,他韩遂会不对吾等动心思?”

    “他娘的!西凉这个好地方老子还想要独霸呢,那韩匹夫定然也和老子存着一般的心思!”

    马腾闻言心中暗惊!却又一想也不对,因为他终究不似马超年轻气盛,终究是多吃了几年饭的人,他随就又想到了华飞这个人像来以多智闻名,却同样的也是狡猾非常!

    于是他乃在略作沉吟之后,就对马超说道:“可是那韩遂说韩福是华飞所派的内奸,也不一定就没有道理。”

    “啥?”马超闻言瞪大了双目,又气又急的马腾叫道,“像这种鬼叽叽之人说的话,那也是能信的?父亲大人,您……您这分明就是在与鬼对话?”

    “混帐!”马腾闻言大怒着“砰砰”拍案叱道,“老子这是在同你说话,又何谓是与鬼对话耶?”

    “呃……”马超闻言无语的自思,“马老子今日却怎地倒骂起自个来了!”

    却听得马腾又高声道:“不管怎么说,那华飞阴谋收购西凉的食物,老子这心里头总觉得韩文约说得对,那华匹夫定然是想要对吾图谋不轨!”

    “却!您老都喏大年纪了,又是个男人,人家对您又有什么好不轨的了?”

    马超闻言又在心里头偷偷的鄙视着自己父亲,却也不禁就觉得马腾说的也有些道理,因为他也想不通,若是华飞不想图谋西凉的话,那他跑到萧关来收购食物又要作什么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